羅蘭·德斯欽

羅蘭·德斯欽Roland Deschain)是斯蒂芬·金所寫的奇幻小說黑塔》的主角,他登場於《黑塔I 最後的槍客》,是一名來自基列地的槍客。史蒂芬·德斯欽和嘉珀麗之子。為白界丁主亞瑟·艾爾德的後裔。這個角色的靈感來自於羅勃特·白朗寧的《公子羅蘭來尋黑塔》。

羅蘭·德斯欽
黑塔小說系列角色
首次登場黑塔I 最後的槍客
最後登場黑塔VII 業之門
作者史蒂芬·金
資料
物種人類
性別男性
頭銜槍客
家人亞瑟·艾爾德 (祖先) 史蒂芬·德斯欽 (父親) 嘉珀麗·德斯欽 (母親)
重要他人蘇珊·戴嘉多
兒女莫德瑞·德斯欽 (子)、蘇珊·戴嘉多也曾孕有羅蘭的孩子,但來不及出世就隨母親被燒死。
親屬血腥之王
國籍基列地

年輕時期编辑

羅蘭從小就接受訓練,成為一名見習槍客,而且還是非常出色的一個。訓練他的老師寇特曾說過羅蘭是『二十年來首見的奇葩』。在《最後的槍客》中,他十四歲時,羅蘭父親的參事馬登·寬斗篷(真實身份是『大善人』法爾森的首席魔法師華特·歐汀)決定在他茁壯成一個可怕的敵人前剷除掉他,於是馬登故意讓羅蘭發現自己和他母親嘉珀麗有染,羅蘭受到羞辱,也完全像馬登推測的一樣,他提早找寇特接受槍客試鍊,但馬登沒預料到的是,羅蘭並未在試煉中失敗而被流放西方。羅蘭利用自己的老鷹大衛打敗了寇特。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槍客。

不久之後,羅蘭的父親史蒂芬擔心『大善人』會派其他人來對付羅蘭,好完成馬登失敗的任務。於是他父親決定以任務之名派遣羅蘭和他的兩個共業夥伴卡斯博·艾爾古德艾倫·強斯,到梅吉斯領地的漢伯利去避難。

梅吉斯编辑

在《巫師與水晶球》中,羅蘭化名為威爾·狄爾勃和他的共業夥伴到達梅吉斯後,佯裝成聯盟派來的使者清點物資。而羅蘭則意外認識了他的初戀蘇珊·戴嘉多,一個被許配給漢伯利鎮長的年輕女孩,並和她秘密地展開一場戀情。另一方面,羅蘭在進行清點時,於西特郭意外發現一座老舊但仍秘密運作的油田,法爾森的石油來源之一。

但羅蘭與他的共業夥伴先後惹上了棺材獵人和女巫莉亞,讓法爾森和華特相信他們三個是棘手的問題,於是他們派遣棺材獵人暗殺漢伯利的鎮長和秘書,再嫁禍給羅蘭和他的共業。三人被關在警長辦公室的牢房,不久後,蘇珊持槍救了他們。羅蘭一行人脫逃後,立刻前往西特郭油田,用鞭炮炸毀全部的鑽油塔。後來,又因為羅蘭殺死了棺材獵人艾爾卓·瓊那斯,而奪得當初法爾森讓女巫莉亞保管的粉紅水晶球,十三顆被稱為『梅林的彩虹』的水晶球中的其中一顆。羅蘭在拿到粉紅水晶球的瞬間,就立刻沉浸在其中,他在裡面看到了他的未來,也看到了黑塔的存在。從此以後,黑塔就成了羅蘭唯一的執著。而在莉亞的煽動下,鎮民們燒死了蘇珊·戴嘉多。

返回基列地编辑

在《黑塔漫畫系列:背叛》(The Dark Tower: Treachery)中,悲傷的羅蘭和他的共業回到基列地後,神志持續在水晶球中遊蕩。直到精神恍惚的他差點殺死了來探望的卡斯博,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於是卡斯博和艾倫在宴會前一晚陪同羅蘭去找他父親史蒂芬,並讓他把粉紅水晶球交給他父親。

羅蘭這段時間在水晶球中看到的更多,包括到黑塔的路、基列地的淪陷和一個可怕的陰謀,法爾森派人帶一把淬毒的短刀到基列地,交給一個刺客,羅蘭也看到了誰是那個刺客,他的母親嘉珀麗。

宴會結束後,羅蘭帶著他父親交付給他的檀木柄雙槍進入他母親的房間,並在床上意外地發現粉紅水晶球,羅蘭在水晶球反射出來的映象中,把身後那正走過來的母親誤認為持武器的女巫莉亞。然後他立刻轉身開槍,殺死了他母親嘉珀麗·德斯欽。

基列地的淪陷编辑

許久之後(此段落在《卡拉之狼》中被提到),槍客們聚集在耶利哥丘(又譯傑瑞柯山),準備對『大善人』的軍隊做最後的抵抗。羅蘭的共業們在此役中相繼死去。潔米被葛瑞森的兒子狙擊身亡。於半夜帶消息回來的艾倫則被誤認為刺客,死於羅蘭和卡斯博槍下。而卡斯博在混戰中遭多槍擊中死亡。其餘的槍客們全死了,但只有羅蘭躲在其他人的屍體下,並趁夜晚離開,就在敵人燒掉那些屍體之前。除了共業夥伴,羅蘭在此役還失去了他交由卡斯博吹響的艾爾德的號角,這稍後將在結尾處成為一個重要的象徵。

追捕黑衣人编辑

在《最後的槍客》中,獨自追尋黑塔將近二十年的羅蘭在荒漠得知黑衣人華特就在附近,他認為華特知道一些有關黑塔的事,所以開始追蹤他。在追尋的過程中,他遇到許多不同的人,穿越無數個小鎮。有一次羅蘭因脫水而昏倒在一個驛站中,驛站中一位來自1977年紐約的男孩傑克·錢伯斯給他水喝,救活了羅蘭。羅蘭很好奇傑克從哪裡來,但他記得的不多。於是羅蘭用子彈催眠傑克,讓半睡半醒的傑克道出他的過去。傑克說出他的家庭、紐約的日常生活和他死亡的過程。一個男人伸出了手把他推倒在馬路上,然後傑克被一輛凱迪拉克輾死。羅蘭深信那個男人就是黑衣人。

隨後傑克便和羅蘭繼續前進。離開荒漠後,他們到達一座山脈。羅蘭在那裡遇見一名神諭,一種古老的惡魔。她幫他算出他的未來。羅蘭的命運之數是三,且在不久的將來會遇到囚犯、陰影之女和死神(但不是找羅蘭的)。隔天,他們繼續上路。不久後便抵達了山脈中的洞穴。

當他們即將抵達洞穴的出口時,華特突然出現在出口。這時傑克底下的鐵軌逐漸崩塌,傑克即將隨著軌道墜落。但羅蘭沒有理會他,跳過他,往黑衣人走向出口。傑克立刻就摔了下去。在羅蘭往後的旅程中,他的犧牲永遠縈繞在羅蘭的心頭上。

黑衣人和羅蘭於髑髏地交談。華特用自製的七張塔羅牌幫他算出了他的未來,分別是倒吊人(象徵羅蘭)、水手(象徵傑克)、囚犯(象徵艾迪·狄恩)、陰影之女(代表歐黛塔·霍姆斯和黛塔·渥克)、死神(代表羅蘭的共業們總是與死亡為伍,或羅蘭本人)、黑塔和生命。談話結束後,黑衣人催眠了羅蘭。羅蘭醒來後,發現自己老了十歲,而黑衣人則成了一具白骨,不過羅蘭懷疑華特是否真的死去。

新共業编辑

在《三張預言牌》中,羅蘭抵達了西海海岸。並於海邊睡眠時遭到龍蝦怪的襲擊,槍跟彈藥則大部分被上漲的潮水浸濕而無法使用(羅蘭似乎未曾見過海,所以不知道潮汐的事),情急之下羅蘭只得用石頭攻擊龍蝦怪,並因為傷口發炎而命在旦夕。

這段路上,羅蘭經過了三道門。

第一道門他牽引出囚犯艾迪·狄恩,來自紐約海洛因毒蟲。

第二道門是陰影夫人,她是一名斷腿的女黑人,有兩個人格,兩個名字。分別是歐黛塔·霍姆斯和黛塔·渥克,前者和善帶點虛假,後者凶惡但充滿槍客的膽識及天份。羅蘭把她們帶到他的世界,結合了兩個人格。成為蘇珊娜·狄恩。

第三道門是推人者杰克·摩特,當羅蘭進闖進他的世界時。他正跟蹤傑克並陰謀著哪天要把傑克推向馬路,讓他死於奔馳而來的車。羅蘭立刻控制了他,並在稍後了解到華特的死神說的就是自己,因為他將帶給摩特死亡。羅蘭在故事結尾處讓摩特自殺死於地鐵軌道上,阻止了之後傑克被殺死並抵達羅蘭世界的命運。

追尋與救贖编辑

羅蘭更改了業(傑克的死亡)這個舉動造成了他在《荒原的試煉》一開始時的精神分裂,因為傑克如果沒被摩特殺死,他就不應該出現在荒漠。一部分的他認為傑克是真的,另一部份則認為傑克從來不存在。腦中喋喋不休的兩個聲音讓羅蘭相信他逐漸發瘋,他甚至把他的壇木柄雙槍還有刀子交給艾迪,好防止他自己釀成悲劇。

在他們於通靈圈的門把傑克從紐約的荷蘭丘拉到中世界後,他們成了完整的共業,羅蘭腦中的兩個想法也終於合而為一。

盧德城编辑

堪薩斯编辑

業之門编辑

最後一集《業之門》中,羅蘭的共業們中艾迪與傑克及仔仔死去,蘇珊娜則選擇由派崔克·丹維爾所畫出的門前往有艾迪與傑克活著的紐約,在那個世界中他們兩人是兄弟,並且同樣地夢見蘇珊娜的到來。羅蘭最後獨自面對黑塔,並在呼喊了每一個他所背負的人的名子之後進入黑塔。至於羅蘭找到的最後一名同伴派崔克·丹維爾,則在羅蘭要求之下從黑塔前離去,從此不知下落(作者描述他的未來為陰影所蔽)。

黑塔编辑

羅蘭到達了黑塔,但他在塔頂房間的發現卻不如他想像的。塔頂的門及業殘酷地手帶他回到荒漠。他必須再次追尋黑塔,但這次他有他的號角(在耶利哥丘之役中,被卡斯博丟在地上,因而失去),而這成為羅蘭可以從自己的地獄中解脫的象徵,即是說他可以不再贖罪,因為他已經被允諾救贖,只要他始終如一的追尋黑塔。而這次追尋將是最後一次,也是真正的追尋(詳見《最後的槍客》中最後一段羅蘭所做的夢)。

改編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