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采莲南塘秋
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
莲子清如水

羊侃(496年-549年),字祖忻南朝梁泰山梁甫(今山東泰安東南)人。

家世编辑

汉南阳太守羊续后裔,出身山东高門泰山羊氏。祖父羊规之,原为南朝宋任城县令,后归降北魏,赐爵钜平子,任雁门郡太守。北魏赠镇军将军、兖州刺史羊祉第六子。

生平编辑

羊侃少而雄伟,身长七尺八寸(1米9左右),所用弓达到十余石。他曾经在兖州尧庙蹋壁,一直向上达到五寻高(一寻等于八尺,5个羊侃高度),横向行得七迹(七步?)。泗桥有几个石人,长八尺,大十围,他扛起来相互撞击,全部被打破碎。又精通《左氏春秋》及《孙吴兵法》,文武双全。弱冠随父羊祉梁州从军。北魏正光年间升为别将,后為萧宝夤偏将,曾暗中潜伏射殺秦州羌族酋長莫折念生。以功迁使持节、征东大将军、东道行台,领泰山太守,进爵钜平侯。

北魏孝庄帝建义元年(528年),中书舍人徐纥尔朱荣结怨,尔朱荣领兵进逼洛阳时,徐纥逃往泰山郡依附羊侃,并劝说羊侃举兵。羊侃又受父亲遗命影响,遂聚兵反,率众归附南朝梁,北魏遣使授侃骠骑大将军、司徒、泰山郡公,承诺羊侃终生担任兖州刺史。但矢志南归的羊侃斩杀使者以明决心,并包围兖州。兖州刺史羊敦,为羊侃从兄,其效忠北魏,据州防守,羊侃率众三万攻城,未能攻破,只能先筑城十余座而守,以等待南梁的援军。梁武帝则派遣羊鸦仁王弁率军接应,李元履运给粮食甲仗。

尔朱荣命侍中于晖为行台尚书左仆射,率军数十万,先行攻击羊侃于瑕丘(今山东兖州),徐纥逃往梁朝求援。尔朱荣再派高欢尔朱阳增援,羊侃再次向梁朝求援,但于晖將羊侃重重围困,梁军无力接应,羊侃营中箭矢用尽。十一月,羊侃率军突围南下,且战且行,一日一夜之後,逃出魏朝境內,至于渣口,手下部众还剩下一万余人,马两千匹。在进入梁朝境内时,士兵因要离乡,整夜唱着悲伤的怀乡歌曲。羊侃听后知道将士难以割舍自己的故乡,于是对他们说:“你们怀念自己的故乡,我也不便挽留你们,想要回去的就回去吧。”将士遂拜辞散去。

羊侃带着宗族于大通三年(531年)到达南朝梁京师建康城(今南京),被梁武帝授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瑕丘征讨诸军事、安北将军、徐州刺史,兄羊默及三个弟弟羊忱羊给羊元,皆拜为刺史。不久羊侃被任为都督北讨诸军事,出镇顿日城,以接应陈庆之北伐军。同年诏授持节、云麾将军、青、冀二州刺史。

中大通四年(532年),诏为使持节、都督瑕丘诸军事、安北将军、兖州刺史,随太尉元法僧北伐。大军至官竹时,攻占谯城(今安徽滁州市)的元树被魏军樊子鹄击破,元树和谯州刺史朱文开被擒。元法僧、羊侃遂退军。

羊侃卸任军职后,进入朝中担任侍中。五年(533年),封高昌县侯,邑千户。六年,出为云麾将军、晋安太守(今福州),前往福建任职。他强硬镇压当地时常叛乱的土豪,斩其渠帅陈称、吴满等,肃清了郡内的不安定分子。不久羊侃又被任命为太子左卫率,回到金陵。

大同三年(537年),梁武帝在乐游苑大宴群臣,时少府奏新造成一支两刃,长二丈四尺(5米9左右),围一尺三寸(30公分左右?),梁武帝赐给羊侃骑着河南国进贡的骏马紫骝让他试试新槊。羊侃执槊上马,左右击刺,武艺十分精妙。看的人围成了一圈,有些看的人为了看清楚甚至爬上了树。梁武帝说:“这棵树肯定要为你而折断了。”果然不久树因为不能承担重量而断了。于是将这把槊称为折树槊

大同六年(540年),迁司徒左长史。八年(542年),迁都官尚书。九年(543年),出为使持节、壮武将军、衡州刺史。

太清元年(547年)征为侍中。梁武帝准备大举北伐,任命羊侃为持节、冠军,监造寒山堰(今江苏铜山县),不到一月建造成功。

羊侃性格豪侈,精通音律,曾自造《采莲》、《棹歌》二曲。姬妾侍立,穷极奢靡。他府上有一个弹筝人叫陆太喜,著鹿角爪(弹筝用的工具)长七寸。儛人张净琬,腰围一尺六寸,时人咸推能掌中儛。又有孙荆玉,能反身弯腰帖地,用嘴巴衔得席上的玉簪(杂技)。还有歌者王娥儿、屈偶之,都是妙尽奇曲,一时间没有可以与之匹敌的人。他在任衡州刺史时,将两艘船联在一起,船上各起三间通梁水斋,饰以珠玉锦缋,盛设帷屏,陈列女乐。乘着涨潮解开缆绳,对着水波置下酒宴。当时来看的人挤满了岸边,都来一睹他的风采。大同年间,北魏使者阳斐来梁国,因与羊侃是同学,梁武帝命羊侃邀请阳斐同宴。来的有宾客三百馀人,食器都是镶嵌宝石的金器玉器,奏三部女乐。到了晚上,让侍婢百余人拿着贴金花的蜡烛来照明。

羊侃酒量不高,却喜欢招待宾客交游,又性格宽厚,有次返回建康,至涟口设宴,有一个客人叫张孺才,醉酒后碰倒火烛,将七十余艘船烧毁,损失金帛不可胜数。羊侃知道后,也不放在心上,继续宴饮,张孺才害怕逃走躲藏,羊侃派人贴告示让他回来,待之如旧。

太清二年(548年),侯景之乱爆发,兵臨建康(今南京),羊侃受命都督守城,贼兵以火攻东掖门,羊侃率眾以水灭火,又引弓射杀数人,贼兵乃退。梁武帝加侃侍中、军师将军,送金五千两,银万两,绢万匹,以赐战士,羊侃推辞不受,却自己拿出家财来犒赏部曲数千人。

侯景军士作尖顶木驴车攻城,羊侃派人用铁箭做雉尾炬,浸满麻油,於城上投於木驴之上,木驴全被烧毁。他与侯景叛军一攻一守,占尽上风。侯景俘虏其长子羊鷟,押至城下,要羊侃投降。羊侃竟引弓射子。侯景感其忠義,遂赦其子。太清二年(549年)十二月,羊侃病逝于建康台城,时年五十四岁。随着羊侃的去世,城内再无主持大局之人,不久之后,叛军攻入建康,梁武帝最后饿死于台城。然而侯景最後被羊侃另一名兒子羊鵾殺死。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