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羊权(?-?),字道舆[1]泰山郡南城县(今山东省新泰市)人,西晋侍中羊忱之子,东晋官员。

生平编辑

羊权的伯父羊秉任抚军参军,有很好的名声,虚龄三十二岁时就去世。夏侯湛给羊秉作传,对他极力赞颂和哀悼。羊权任黄门侍郎,陪侍晋简文帝司马昱时,晋简文帝询问:“夏侯湛给羊秉作传,非常让人想见。羊秉是你什么人,有后裔吗?”羊权潸然泪下,回答说:“我去世的伯父一向名声远扬,可是没有后裔;尽管皇上都知道他的名声,在当代已经断绝血脉了。”晋简文帝感叹了很久[2]

其他编辑

晋穆帝升平三年己未十一月十日(359年12月15日)夜里,有个叫萼绿华的女仙降临到羊权家中。萼绿华年纪大约二十多岁,穿着一身青色服装,面容非常整齐,自称是南山人,不知是什么仙。自从这次以后,萼绿华一个月内六次降临羊权家。羊权家族世代潜心修炼道家精要,沉溺玄真修仙之学,直到羊权的孙子羊欣都是如此。萼绿华说:“我本来姓杨。”又说是九嶷山中得道的罗郁,前世的时候,曾经为自己的师母在玄洲毒死乳妇,因为前罪浸有消除,所以暂时贬降到下界,来补偿自己的过错。萼绿华赠给羊权诗一首,还有一条石棉布手巾、金玉手镯各一枚。手镯似指环,而比指环大,异常精美。萼绿华对羊权说:“不要泄露我下凡的事,泄露了你我都会获罪。”萼绿华又趁机说:“修道的人,视锦绣如破布,视爵位如过客,视金玉如沙石。既不思索也不考虑,没有事情也不干什么。做人所不能做的事,学人所不能学的东西,努力于人所不能努力的方面,得到人所不能得到的好处。为什么?世人追求肉体需求,我做孤独寡欲的事;世人忙于俗务,我学的是恬静淡泊;世人追求声名利禄,我努力内心修行;世人得到衰老死亡,我得到长生不老。所以我修行已经九百年了。”萼绿华传授给羊权尸解的药,羊权也隐影化形而去,位于湘东的大山之中[3][4]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儿子编辑

孙子编辑

  • 羊欣,刘宋中散大夫
  • 羊徽,东晋西中郎将、河东郡太守

参考资料编辑

  1. ^ 《世说新语注·言语第二·65》:羊氏谱曰:“权字道舆,徐州刺史悦之子也。仕至尚书左丞。”
  2. ^ 《世说新语·言语第二·65》:羊秉为抚军参军,少亡,有令誉。夏侯孝若为之叙,极相赞悼。羊权为黄门侍郎,侍简文坐。帝问曰:“夏侯湛作羊秉叙,绝可想。是卿何物?有后不?”权潸然对曰:“亡伯令问夙彰,而无有继嗣;虽名播天听,然胤绝圣世。”帝嗟慨久之。
  3. ^ 《太平御览·卷六百六十四·道部六》:又曰:愕绿华者,女仙也。颜整,晋穆帝升平三年己未十一月十日,降於羊权家,自云南山人。权字道学,即晋简文时黄门待郎羊欣之祖也。权及欣皆潜修道要,耽玄味真。绿华云:凡修道之士,视爵位如过客,视金玉如瓦砾,则得长生。因授权尸解法,亦隐景化去。
  4. ^ 《太平广记·卷第五十七·女仙二》:萼绿华者,女仙也。年可二十许,上下青衣,颜色绝整。以晋穆帝升平三年己未十一月十日夜降于羊权家。自云是南山人,不知何仙也。自此一月辄六过其家。权字道学,即晋简文黄门郎羊欣祖也。权及欣,皆潜修道要,耽玄味真。绿华云:“我本姓杨。”又云是九嶷山中得道罗郁也,宿命时,曾为其师母毒杀乳妇玄洲。以先罪未灭,故暂谪降臭浊,以偿其过。赠权诗一篇,并火浣布手巾一,金玉条脱各一枚。条脱似指环而大,异常精好。谓权曰:“慎无泄我下降之事,泄之则彼此获罪。”因曰:“修道之士,视锦绣如弊帛,视爵位如过客,视金玉如砾石。无思无虑,无事无为。行人所不能行,学人所不能学,勤人所不能勤,得人所不能得,何者?世人行嗜欲,我行介独;世人行俗务,我学恬淡;世人勤声利,我勤内行;世人得老死,我得长生。故我行之已九百岁矣。”授权尸解药,亦隐景化形而去,今在湘东山中。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