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援

二战期间,美国向中华民国提供的援助总称

美國援助,即美援,在廣義說法是指美國政府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開始,對中華民國政府正式提供的貸款和軍事物資等援助。

美援在台灣的通用標誌之一
二戰期間國民革命軍遠征部隊駐印軍士兵在瓦魯班戰役中操作美國支援的75mmM1榴彈炮

而狹義說法是指蔣中正主導的中華民國政府遷移臺灣後,在美国国会通過「共同安全法」(Mutual Security Acts)從1951年10月10日開始到1965年6月30日為止,臺灣島成為美国亞太地區防堵共產勢力擴張的第一島鏈一環,同西歐日本韓國等形成國際中的反共陣營,而在經濟上繼續獲得美國的援助[1]

歷史编辑

 
時任美國總統艾森豪於1960年6月18日訪問中華民國時與時任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搭敞篷車前往圓山行館途中接受熱情群眾夾道歡迎。蔣總統夫婦親至臺北松山機場迎接,艾森豪總統並於傍晚在總統府前廣場對50萬群眾發表演說。兩國總統發表聯合公報,穩固邦誼,譴責中国人民解放军金門縣隔日砲擊之惡行,也依《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共同抵禦中共在本地區之挑釁」。艾森豪與蔣中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分別擔任歐洲及中國戰區的盟軍統帥。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國民革命軍日軍作戰時,美國將中美關係定位為「中美兩國並肩對日作戰」[2],透過《租借法案》開始對中華民國進行援助[3]。1937年-1949年美國對中華民國援助總金額為35.23億美元,其中,15.15億美元為中日戰爭相持階段的援助,佔比為40%;20.07億美元為國共內戰時期的援助,佔比為60%[2]。開始時在對日作戰時所得的美援物資,在同盟國當中屬於最少的:1941年先獲得援助金有2600萬美元,僅達年度美國對外租借總額的1.7%;1942年的援助比例為1.5%;1943年與1944年都保持在0.4%;到1945年大戰結束前,才提升到11.07億美元,比例為8%[3]

1948年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間,中華民國政府首都南京市成立了行政院美援運用委員會,美國則在上海成立美國經濟合作總署中國分署(Economic Cooperation Administration, Mission to China)。1948年12月30日,行政院美援運用委員會台灣辦事處成立;1949年國民政府播遷台灣之後,美援運用委員會也隨之遷往台灣,並且由陳誠擔任主任委員,同年停止援助[4],直到韓戰爆發才在1951年繼續。美援計畫由中華民國與美國聘請美國懷特工程顧問公司(J. G. White Engineering Co.)擔任審查,懷特公司並派出經理狄寶賽(V.S. De Beausset)於1949年來臺擔任負責人[5][6]

從1951年到1965年,中華民國大約每年自華府得到大約一億美元的貸款;1951年,因中國共產黨勢力擴張引發韓戰,在這背景下第一批的美援物資運往台灣。1954年,中華民國與美國簽定《中美共同防禦條約[6],並且成立了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USTDC)以及駐台美軍顧問團(MAAG),駐台美軍開始協防台灣。美援的內容除包括民生物資與軍事戰略物資之外,也包括基礎建設所需的物資,例如建築道路、橋樑、堤壩、電廠及天然資源的開發等[6],台中縣(今台中市德基水庫便是美援貸款之下的產品。另外,美方除實質上的物資援助中華民國之外,各種技術合作與開發亦廣泛的進行,同時,華府亦鼓勵台灣的大學與美國境內的大學進行學術合作與人才交流,更以實際資金來協助中華民國的大學興建校舍。另外,戰後美國對中華民國傾注的大量貸款,解決了當時中華民國外匯資金不足的發展問題。

1957年,美援由原本的贈與性質改為贈與及貸款並行;贈與性質的援助款由主持援外事項的國際合作總署主管,而生產性的經濟開發計畫則由美國設立的開發貸款基金貸款[6]。1959年,美國對中華民國的金援逐漸減少。1962年後,美國認為臺灣的經濟開發程度已高、不再適用防衛資助,美援方式大部分改為貸款;以貸款後的第十一年起,分三十年無息償還[6]。1965年7月,華府停止對中華民國的援助貸款。中華民國自從1951年到1965年總計15年間接受美國的經濟支援達14.8億美元[7],還有冷戰時期美国对中華民國的軍事援助約42.2億美元(大多是二戰裁減下的船艦及新開發待驗證的噴射機)。2004年1月,中華民國積欠美方的貸款已全部清償完畢[8]

由第二次中日戰爭開始對中華民國的支援编辑

1937年7月中日戰爭爆發,僅僅一個星期後美國就向中華民國提供了5000萬美元的貸款,當時中方是以每盎司0.45美元的價格把存於美國準備為貸款擔保的6200萬盎司白銀出售給美國,再用這筆資金購入黃金,將黃金存入美國聯邦儲備銀行來作為擔保。而6200萬盎司白銀在當時最多不過價值2800萬美元,所以美國所出貸款明顯高於擔保價而帶有援助性質。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面的四年多時間,美國還有繼續大量收購中華民國持有的白銀,僅在1937年到1938年間就收購了3.12億盎司,總價值1.572億美元。同時美國還放棄了在《中美白銀協定》中要求中方必須保持貨幣準備金的25%是白銀的規定,以放寬對中華民國出售白銀的限制。另美國甚至把舊金山造幣廠已為中方所鑄造好的300萬盎司銀元也一併收購。時報章評論此舉是「既能幫助中國,又不刺激日本,還能避免國會與最高法院麻煩的少數好辦法之一」[9]

除此之外,美國還分別有過多次「貸款」援助:包括1937年的黃金抵押貸款,再到1938年的桐油借款,1940年的華錫借款、鎢砂借款,最後的則是1941年的金屬借款和平准基金貸款,而借款的條件是隨時間而越來越優惠。累計上述貸款本金總共2.4億美元,中華民國是僅還款半數,剩餘資金相當於變相贈款。而美國在正式參戰後的1942年還向中方提供了5億美元貸款,用以穩定國民政府的戰時財政[9]

到1941年4月中旬左右蘇日中立條約簽署後蘇聯正式結束援助中華民國對抗日本入侵,美國羅斯福總統即在5月初宣告中華民國被納入《租借法案》(Lend-Lease Act)的適用範圍之內,從而取代蘇聯、成為中華民國對日作戰的主要援助國,從美國手中獲得包括技工、卡車、燃料以及道路修築設備等重要的人員與物資支援,也開啟之後更長而廣泛的合作關係[10]。。

物資和交通支援编辑

在台灣的投入编辑

項目编辑

 
早期美援火車有DT650及CT270型,為當時最快的臺鐵客運火車。

美援的項目非常龐雜,包括軍事、電力、交通、肥料、水泥、製糖、造紙等,政府機關及公營事業皆是受援單位,其中交通運輸被列為優先發展的項目──包括鐵道、公路、港口、民航的修築與改善,以及電訊的擴等等[6]。此外美援亦提供民營工業的小型貸款,教育計畫及師資訓練、人員進修計畫等[6]。在美援時期,基礎建設工程中平均有74%的總投資額來自於美援,為美援投資項目中所佔比例最高者[6]

基礎建設编辑

以基礎建設開發為例,臺灣電力公司是美援重點資助的機關,其中位於大甲溪天輪發電廠是台電第一座獲得美援的大手筆資助之工程,台電公司於1948年成立天冷工程處,1950年動工興建,並獲得美援支援工程費用及運輸設備及鋼管,工程於1952年9月21日竣工。第二座美援發電廠是位於台灣東部立霧溪畔的立霧發電廠,由台電設立霧工程處,獲得美國經濟合作總署撥款資助,於1951年修復原來的發電廠,1954年6月21日第二部機組完工。其他美援的建設項目包括:霧社水庫龍澗發電廠南部火力發電廠西螺大橋中橫公路麥帥公路石門水庫民生社區中興新村光復新村[6]。美援更以實際資金來協助臺灣的大學興建校舍,包括國立臺北科技大學第一教學大樓、東海大學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系館[11]臺灣師範大學樂群堂臺灣大學圖書館國立臺灣大學農業陳列館[12]

農業和糧食编辑

因為美國的小麥產量很大,美援麵粉自1948年援華法案簽署後即對台灣開始出口。然而由於腐敗的國民黨高層官員當時正在忙於倒買倒賣,美援麵粉實際上加速了國民黨政府敗退來台的進程。1950年代韓戰爆發,為防止共產主義滲透,美國對臺灣援助了大量麵粉[13]。因爲美國政府選擇對基督徒有關的台灣基督教福利會作爲救濟麵粉的發放窗口,實際執行業務的長老教會門前自然也人頭攢動申領救濟,長老教會也被戲稱為「麵粉教」 [14]。自1951年起,美國透過中國農村復興聯合委員會給台灣帶來了先進農業技術,促進了家畜和農作物的品種改良,奠定了台灣經濟發展的基礎。1953年以後,政府決定不再直接進口麵粉轉而是進口小麥,以扶持農產品加工業。由於國際米價攀升,政府隨之推行「以麵代米」運動,鼓勵農民以少量白米換取更多量的麵粉,經濟提振也收效顯著[15]。政府同時主導成立了台灣區面麥食品推廣執行委員會,對臺灣以稻米為主的飲食習慣帶來了根本性變化。委員會給予營養學家管道,以便於傳播北方人高大的原因即是常吃麵食,小麥相比稻米的營養更高;同時委員會安排師傅巡迴講授展示各類麵食製作方法與技巧,中國北方的麵餅、饅頭和包子等,以及西餐的麵包、餅乾等就是那時起在臺灣流行開來[16][17]。貧苦百姓還會將麵粉袋改作爲内衣内褲,因上面的「中美合作」握手標識,還戲稱為「中美牌」内褲,成爲了台灣的時代縮影[18]

效果编辑

1950年代的台灣相當貧窮,美援對台灣社會經濟的發展發揮了舉足輕重的影響[7]。美援直接增加當時的物資供給,平抑物價上漲的潛在壓力,促進了臺灣的整體經濟成長,控制了臺灣二戰後的通貨膨脹,減緩了外匯短缺的困境,並且促進中華民國政府的穩定與再一次的資本形成[7];另外,依照當時中華民國政府的財力,很難迅速重建或擴張有關電力、通訊、道路、港口、水利灌溉等經濟發展的基礎建設,而美援在整個50年代電力固定資本形成毛額中佔了一半,在交通運輸固定資本形成毛額中也佔了4成,對基礎工程建設貢獻很大[7]

總體而言,由於美援的支持,得以推動以民營中小企業為主的進口替代工業,促進產業轉型,隨著美援使台灣對美國的依賴加重。同時對美國而言也像是投資手段,利用美援培養台灣作為美國的支持者,且台灣在日後經濟起飛富裕,美國便停止國防武器上的援助,改以軍購形式提供。

運用爭議及流言编辑

當時以美援成立了「美援運用委員會」,其人員薪資均來自美援,已高於一般公務員,但該會秘書長王蓬等人卻濫權違法曲意徇私、擅定特殊待遇及私自折支美金與港幣等外幣圖利自肥而遭監察院懲戒。[19][20][21][22]自由中國》亦於1957年的社論〈美援運用問題〉對當時政府運用美援之浪費提出批判[23],但1957年《自由中國》第十七卷第七期之「美援運用問題」之原意[24],此社論從美援打平財政收支以及物質援助兩方面著手,認為中華民國政府在美援運用上,未達到當時中華民國政府所稱提高國民所得目的,反而受到中華民國當時國家財政狀況所累,應當著重於計畫性建設之上[25]

部分觀點認為,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第二次國共內戰失利後,美國政府認為國民黨政府對美援上下其手,導致美援的資金運作遭到嚴重虧空,且美國國會聯邦調查局稱發現中國國民黨大老孔祥熙宋子文家族的洗錢行為時,美國政府對此十分不滿。

多數引用美國作家默爾·米勒《直言不諱》(Plain Speaking)一書:

有一次採訪美國總統杜魯門,杜魯門就氣得大罵說:「他們(中國國民黨)都是賊,個個都他媽的是賊……他們從我們給蔣送去的10億美元中偷去7.5億美元。他們偷了這筆錢,而且將這筆錢投資在巴西聖保羅,以及就在這裡,紐約的房地產。」[26]

甚至還出現38億美元的版本,然而其為杜撰的可能性極高:

  1. 時間點上美國總統杜魯門擔任總統時期是在1945年4月12日至1953年1月20日,與國民黨政府敗退到臺灣後,從1951年到1965年獲得美援上時間點上有所出入,且流言散布者未考量蔣介石政府1948年美國總統選舉時期支持杜魯門的對手杜威,導致選後杜魯門對於蔣介石政府有所不滿。[27]
  2. 另外應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大陸史學界也認為,中國共產黨國共內戰期間,為了達到政治宣傳戰之目的,以御用文人陳伯達為首,寫下「中國四大家族」一書,影射為首的國民黨貪腐集團,從對日抗戰國共內戰搜刮民脂民膏以及貪汙外國援助,此一部分已經被中國大陸史學界認為只是政治文宣,不具備一手資料之價值性[28]
  3. 近年來部分學者研究認為,關於美援挪用的指控至今沒有或無法提出實質證據,比如宋子文去世時非固定財產只有100多萬美元,加上20年間大為升值的房產,也就七八百萬美元不過百萬美金級別,跟美國政壇跟媒體所指控的數億美金存款和所謂世界首富相差太大,也有美國學者表示找不到宋子文的貪污證據[29][30][31][32],而孔祥熙移民美國後,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美國聯邦調查局開始調查孔家、宋家在美國的財產,並對孔祥熙實施秘密監視,但最後結果也不了了之。[33]
  4. 再來說到作者默爾·米勒這本書的可信度,1961到1962年間,米勒受雇籌畫一部有關杜魯門的電視影集,從而累積了相當多的訪談紀錄,然而各家電視台無一青睞,後來米勒決定利用這些資料寫本書,但並非寫成傳記。在哈里·S·杜魯門總統圖書館暨博物館有一筆記錄:1963年米勒把口述自傳的草稿給杜魯門,聲稱將刊在報紙上,杜魯門看了之後請律師發出聲明,表示自己不贊同這份有著錯誤描述的文章,並以提告威脅要求他不得刊出。然而1974年、杜魯門去世的兩年後,這部口述自傳「Plain Speaking」出版了。書中他和杜魯門一搭一唱、口無遮攔、粗口連連,再加爆料內幕牽扯到麥克阿瑟德懷特·大衛·艾森豪喬治·卡特萊特·馬歇爾赫伯特·胡佛理查·尼克森約翰·甘迺迪等當代名人,一時大賣估計超過一百五十萬本以上。
  5. 米勒在死前把相關大約七小時四十分的錄音和近八千頁的文字捐給了杜魯門圖書館。資料公開後,1995年專研杜魯門總統的權威歷史學者羅伯特·休·費雷爾(Robert Hugh Ferrell)在對這些資料考証對比之後,宣稱米勒書中有太多杜撰和捏造。杜魯門傳記作者大衛·麥卡洛也批評了書中關於麥克阿瑟與杜魯門在威克島會晤的歷史準確性[34],書中說麥克阿瑟在和杜魯門的單獨會議遲到45分鐘,於是杜魯門麥克阿瑟罵到臉紅如豬肝(甜菜),之後會議中便對杜魯門唯唯諾諾。事實是麥克阿瑟早一天到達威克島杜魯門黃昏時到達,麥克阿瑟在機坪迎接,而且記錄上並沒有過只有兩人的會議,明顯看出多處杜撰與誇大痕跡。據他研究米勒的作品,發現其筆下的杜魯門比起當下記錄往往更為嚴厲、苛刻。
  6. 美國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援助同盟國的租借法案,從1941年到1945年,美國透過租借法案給英國的物資,一出手就是300億美元,其次是蘇聯109億(蘇聯實際收到98億)。被打得全境淪陷,在英國的一間辦公室成立流亡政府的自由法國,也拿到32億。至於捲入戰爭最久,獨自力抗日本4年半的中華民國,只分到16億。當時杜魯門的美國國務卿迪安·艾奇遜(Acheson) 在1949年中美關係白皮書中稱戰勝後對華援助為20億,歷史學家黎東方所著《細說抗戰》,則描述中華民國只收到8.6億美元。其內容為軍械物資和運輸服務為主要,且戰後需償還。
  7. 英國學者Freda Utley在其著作《The China Story》中寫到:
China in 1946 reduces the total of postwar "military aid" to China to about $360 million. This total is disputed by the Chinese National Government. According to its calculations, China received $110 million worth of "effective military aid" prior to the 1948 China Aid Act, which, together with the $125 million allocated by that Act, brought the total to $225 million. Whichever figure is correct, the total sum is far less than the "billions" which are popularly assumed to have been squandered to no purpose.

The Facts About "Aid to China" (關於中國金援的真相)--Freda Utley 《The China Story》1951
末段提及:雖然大多數的說法是杜魯門總統金援國民政府10億美元,但是實際上到位的金額僅2.25億元,遠不及3億元,蔣介石甚至他的親信、政府要員都不可能從2.25億元中偷走7.5億元,美國作家默爾·米勒出版名人訪談《Plain Speaking》內容明顯過於誇大不實。

諺語编辑

  • 「美國出打馬膠,台灣出土腳」(美國出柏油,台灣出土地),說明美援對戰後台灣重建交通建設的貢獻[35]

参考文献编辑

  1. ^ 美援:教育百科. [2019-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9). 
  2. ^ 2.0 2.1 自美國國務院編《中美關系匯編》,也稱《美國與中國的關系白皮書》,1949年8月美國國務院出版。
  3. ^ 3.0 3.1 美國用《租借法案》拉了中華民國一把,也為雙方長達80年的合作拉開序幕 2021-05-06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4. ^ 38年帶來黃金 隔年已花光 - 焦點 -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8-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8). 
  5. ^ 林炳炎.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 臺北市: 三民書局. 2004. ISBN 9574120430.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互助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臺灣營造業百年史. 臺北市: 遠流出版. 2012年: 136頁. ISBN 9789573269854. 
  7. ^ 7.0 7.1 7.2 7.3 美援與台灣的發展. 教育部歷史文化學習網. [2014-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7) (中文(臺灣)). 
  8. ^ 走過美援台灣記憶:美援 15 年,讓體弱的臺灣開始長骨轉大人
  9. ^ 9.0 9.1 战史记︱德援、苏援、美援:抗日战争期间的外国援助,周明,澎湃新闻 2017-07-28
  10. ^ 《日蘇中立條約》80周年:讓蘇聯在二戰中確保東部安全,得以集中火力席捲東歐,關鍵評論網 2021-04-13
  11. ^ 傅朝卿. 戰後初期現代主義建築 (PDF). 傅朝卿教授建築與文化資產資訊網. 2005年 [2014-01-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5-17) (中文(臺灣)). 
  12. ^ 鍾瀚樞. 一九五0年代台灣的美援教育計畫. 臺中市: 東海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 2005年. 
  13. ^ 走過美援台灣記憶:美援 15 年,讓體弱的臺灣開始長骨轉大人
  14. ^ 做完禮拜拿麵粉: 淺談戰後美援下的台灣教會 鄭睦群博士 淡江大學歷史系
  15. ^ 吃麵強身:國人飲食習慣的轉變 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16. ^ 美援麵粉改變了台灣主食? 
  17. ^ 台灣麵食演進歷史
  18. ^ 【中美牌時代】麵粉袋大內褲! 美援時代台灣縮影
  19. ^ 新聞辭典/中美基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自由時報, 2010-09-17
  20. ^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26號解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01.06.01
  21. ^ 監察院公報171期988頁, 1957
  22. ^ 監察院公報171期989頁, 1957
  23. ^ 李筱峰, 雷震與台灣民主運動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24. ^ 自由中國社. 《自由中國: 【全套22冊】》. 獨立作家-秀威代理. 2013: 195. 
  25. ^ 李筱峯. 《臺灣民主運動四十年》. 自立晚報. 1987: 64. 
  26. ^ Merle Miller. 《Plain Speaking: An Oral Biography of Harry S. Truman》. Berkley Publishing Corporation. 1974-02-04. 
  27. ^ 杜魯門拒絕援助國民黨,真的是為了報復蔣介石選錯邊?. [2019-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3). 
  28. ^ 蒋宋孔陈四大家族 在国外的惊人存款. [2019-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3). 
  29. ^ 揭秘:「世界首富」宋子文留下了多少遺產. [2016-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9). 在紐約遺產法庭關於宋子文遺產分割執行書中,我們看到了那次調查的結果:宋子文的非固定財產只有100多萬美元,加上20年間大為升值的房產,也就七八百萬美元(一說其財產總值為10485729.47美元)。這樣的財產在遍地富豪的紐約簡直不值一提。 
  30. ^ 宋子文晚年的美国生活. [2016-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5). 中国大陆最权威的宋子文研究专家吴景平接受笔者采访时说:“在宋子文所处的那个时代,不要说全球范围,即便在中国,宋子文也谈不上是最富有的人。”他强调,现在的宋子文档案,经有关方面核实,在1940年左右宋子文的财产为200万美元,到1971年宋子文去世时,加上房产等变卖他的总资产达800万美元,扣除200多万美元税款后,宋子文留给夫人张乐怡的遗产为500多万美金。 
  31. ^ 出處為羊城晚报. 专家:未发现宋子文贪污材料 巨富只是传说. 新華網. 2016-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6). 坊间传言,宋子文一度大发国难财,财产有7000万美元之巨,是“民国首富”。对此,吴景平教授指出,宋子文逝世后留给妻子的遗产、根据美国的公证资料只有500万美元。“蒋介石的情报机构对官员都有监视,学界暂未发现有宋子文贪污情报的材料;蒋介石不喜欢宋子文,对宋的指责也只是不听话、狂妄自大,但没贪污这一条。” 
  32. ^ 朱強. 檔案裏的宋子文. 南方週末. [2016-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1). 南方週末:《宋家王朝》披露,宋子文的資產多達數億美元,他的檔案中對此有沒有記錄或特別說明?吳景平:宋子文檔案對此有非常清楚的統計與記載。宋用鋼筆親筆書寫了他自己名下的資產是多少,包括哪一項債券值多少錢等等;他的妻子張樂怡則分開記錄。我印象中,他去世時檔案中的記載其總資產為七八百萬美元,包括房產,絕不是什麼億萬富翁。 
  33. ^ 揭秘:孔祥熙曾密会希特勒购买抗日军火(图)-中新网. 中新网. [2021-10-22]. 
  34. ^ Around the world to meet you, but dont worry about that.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I dont give a good goddamn what you do or think about Harry Truman, but dont you ever again keep your Commander in Chief waiting. Is that clear?" His face got as red as a beet, but he said, he indicated that he understood what I was talking about, and we went on there.... He was just like a little puppy at that meeting. I dont know which was worse, the way he acted in public or the way he kissed my ass at that meeting.
  35. ^ 《從台灣諺語看台灣歷史》,戴寶村、王峙萍著,台北:玉山社,2004年。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