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网络审查

通过技术手段访问被封锁的服务器
(重定向自翻墙

突破网络审查突破网络封锁,俗稱翻墙[1][2]科學上網[3]等。突破网络审查的软件通常被称作翻墙软件,俗称梯子

背景编辑

因少数国家出于维护执政党的统治地位考虑,实行了高強度的网络审查,同时大多數國家都有一定的網路規範與監視系統存在,許多人為了確保信息安全与个人隐私,利用了原本設計用來金融交易或是公司、團體保密通訊等的各種加密傳輸手段。這類破网技术的出现出于反对政府进行网络审查封锁,透過這種方式以抵制政府的監控、封鎖等。互联网的分布式设计从体系上使得任何一个政府或组织完全控制互联网极其困难。与网络审查的技术发展相对应,很多简单有效的绕过审查、突破封锁的技术、方法和软件被希望绕开审查的人们发明出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伊朗等設計了多樣化的封鎖手段應用於資訊化社會,以明确实行网络审查制度的中国大陆[4]为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通过其在網路建設的「防火长城」限制或阻止境内居民访问其境外的色情网站(例如草榴社區)、当局无法管控的的新闻网站(例如BBC中文网)和社交网站(例如FacebookTwitter)甚至如維基百科等百科網站。(Google搜索引擎常被误会为中国政府的封锁,实质上为Google退出了中国市场,关闭了在中国的伺服器,参见谷歌退出中国大陆事件)。若中国大陆居民需要访问这些被屏蔽的网站,則需要翻墙

从理论上说,审查部门完全可以用技术手段切断所有代理服务器和VPN连接。但因为大量的國內外银行金融交易和企业在跨国通讯时,都必须使用安全和经济的VPN来传输加密数据,出于经济的考量,进行网络审查的国家还不可能完全切断所有的代理连接和VPN连接,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即使是撇除經貿或軍事方面的問題,全私人網絡也會有加密需求。一般來說,投入在封鎖技術的費用也十分昂貴,單單一人所開發的翻牆工具就需要數個大型研究團隊投入多年進行破解,因此官方投入網路封鎖的時候,反而引起黑客興趣,讓網路突破封鎖工藝技術大幅成長,這也就解釋為何多數網路管制的國家都有封鎖不完全現象,畢竟效益是十分低的,大量的稅金被花費在阻擋信息的自由傳遞上。但是,对于一些流行的免费VPN服务,由于使用者人数與流量众多,常會暴露出了公共網路服務的特質,加上部分可能會提供敏感內容的VPN服務已經触犯法律,因此這些過於明顯的網路端口会一起遭到来自政府的屏蔽[5]

相关工具编辑

是指通过网络代理(比如VPN技术)突破某些国家政府对于的网络屏蔽。常见的翻墙软件分为两种,一种是服务提供商打包好直接给用户使用的VPN工具,市面上以VPN命名的软件都属于这一类,另外一种是服务商只提供可供连接的服务器,需要用户自行下载软件配置的工具,较著名的此类工具有 Shadowsocks , ShadowsocksR , V2Ray 等。

相关事件编辑

相关规定编辑

  • 随着1996年1月份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全国骨干网建成,2月1日国务院第195号令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为首次对接入国际互联网颁布正式管制规例。时邮电部紧接着颁布《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国际联网管理办法》。6月份,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也宣布成立[6]
  • 2017年1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规定未经电信主管部门(各一级行政区通信管理局)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VPN等其他信道开展跨境经营活动。这也意味着中国大陆的企业和个人如需要建立VPN服务器提供翻墙等服务,必须取得各一级行政区通信管理局的批准[7][8]。然而,中国大陆的一些网民通过翻墙访问Facebook发表反「台獨」等言论,也受到官媒的讚揚,使得人們認為,因宣揚共產黨等理由翻牆,才是被默許甚至有時被鼓勵的行為。不過依然有外界指出,新规出台后,可能会提高翻墙上网的难度[8]
  • 2017年3月27日,重庆市政府公众信息网发布了修订后的《重庆市公安机关网络安全管理行政处罚裁量基准》。根据该规定,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行为者,责令停止联网、警告并处以罚款。对此《重庆晨报》报道称,这一规定宣告了“翻墙”成为非法行为[9][10]。不过,据新加坡《联合早报》在4月份的报道称,至目前為止,在重庆使用VPN“翻墙”浏览境外网站的用户并未受到任何影响。该报援引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沈逸的说法称,规定所称的“擅自使用非法定信道”,不但包括个人“翻墙”行为,还包括网络攻击、非法跨境财务流动等活动。沈逸认为,以重庆人口规模而言,要家家户户追查个人翻墙行为并不合实际和情理。《联合早报》後來称,該撰写“重庆翻墙违法”这一报道的记者因发出的消息“与实际官方条文不符、具误导性”而被扣发薪金,相应文章在《重庆晨报》官网也被撤下[11]
  • 2017年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提出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自行建立和租用专线(含虚拟专用网VPN)等其他信道开展跨境经营活动[12][13][14]工信部发言人对此表示,主要是对那些无证经营的、不符合规范的进行清理[15]。2017年下架事件後,仍有眾多VPN營運,似乎不受影響,推測是因為近年來政府宣布網際網路出海,讓國內的電商、自媒體到全世界宣傳,比如說網紅到youtube賺錢,國內企業到臉書開拓用戶社群等,國家許可的VPN使得近年來中國在海外發展成果豐碩,並獲取許多重要信息與素材。但這些VPN不能保護客戶隱私,使用VPN涉及政治的,抓到了恐會被記錄在案[16]

相关案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只剩下门缝的VPN何去何从. 新华网. 北京商报. 2017-02-07 [2018-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6). 
  2. ^ 翻墙,突破各类限制的尝试. 南都周刊. 2009-07-03 [201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01). 
  3. ^ 貝銳蒲公英X5一分鐘異地組網. 新浪新聞中心. 2019-12-07. 
  4. ^ 34個國家網絡自由不同程度下降,中國連續兩年倒數第一,端傳媒,2016年11月16日。
  5. ^ The Connection Has Been Rese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文译文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8-03-25.)
  6. ^ 1996年尼葛洛庞帝的《数字化生存》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中国互联网博物馆
  7. ^ 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2017-01-22 [2017-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8. ^ 8.0 8.1 內地工信部禁自行建立或租用VPN 上網「翻墻」將被嚴控. 香港01. 2017-01-23 [2017-01-23]. 
  9. ^ 重庆晨报. 《重庆市公安机关网络安全管理行政处罚裁量基准》发布 擅自“翻墙”上境外网站 责令停止联网并警告. 重庆晨报. 2017-03-28 [2017-03-28]. 
  10. ^ 重庆:擅自“翻墙”上境外网站 责令停止联网并警告. 财经网. 2017-03-28 [2017-03-28]. 
  11. ^ 林展霆. 重庆用户仍可用VPN翻墙未受罚. 联合早报. 2017-04-16 [2017-04-16]. 
  12.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NYT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3.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LAT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4. ^ 工信部:清理规范网络接入服务市场 查处无证经营等行为-新华网. [2017-08-01]. 
  15. ^ 苹果:收到要求,在中国大陸移除了不符合规范的VPN应用. tech.sina.com.cn. [2017-08-01]. 
  16. ^ 【微視頻】大陸翻牆落入中共虛假VPN陷阱. NTD. 2020-09-23. 

外部链接编辑

新聞報道编辑

翻墙工具编辑

其它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