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察割

耶律察割(?-951年),欧辛,辽朝宗室,擅長騎射,是契丹太祖耶律阿保機的姪子、明王耶律安端的儿子。[1]也是火神淀之變的主事者。因協助辽世宗耶律兀欲(漢名耶律阮)即位有功而被封為泰宁王,耶律兀欲對他宠信有嘉。後來趁機殺害耶律兀欲後稱帝,但隨即被後來的遼穆宗耶律璟平定,察割也被割肉至死。[2]

生平编辑

迎立世宗编辑

大同元年四月丁丑(947年5月15日),遼太宗耶律堯骨(漢名耶律德光)北返途中在欒城病逝。[3]北返軍隊擁立太宗的姪子永康王耶律兀欲(遼世宗)即位,與留在上京臨湟府述律平太后和太宗的弟弟耶律李胡爭奪帝位[4],察割的父親耶律安端知道此事後想要保持中立的態度觀望,但察割卻對父親說:「皇太弟耶律李胡容易猜忌又苛刻,如果他成為皇帝後,豈能容得下我們!永康王耶律阮性格寬厚,而且和耶律劉哥互相友好,最好前去與他一起謀劃計策。」耶律安端就立即與耶律劉哥密謀歸附耶律兀欲。[5]

同年閨七月(8月中至9月中)兩方達成和議,讓耶律兀欲成為大遼皇帝。大同元年九月丁卯(947年11月1日),耶律兀欲正式即位,改元天祿大赦,耶律安端被任命為東丹國主,封明王,察割也以功被封為泰寧王。[6]

心懷詭計编辑

後來耶律安端擔任西南面大詳穩的時候,察割假裝被父親厭惡,私下遣人向世宗告知此事,世宗就召見了他。到了世宗面前,察割「泣訴不勝哀,」世宗看了很是憐憫,就使他領女石烈軍。察割出入皇帝行宮中,多次受到世宗的恩待。每次世宗出獵時,察割就藉口有手疾,因此不使用弓矢,只拿著煉錘快跑在隊伍旁。每每以家裡的細微雜事告訴世宗,世宗遂認為察割很誠實。

察割覺得和契丹各族屬居住在一起難以得逞他的計劃,因此漸漸地將廬帳遷至世宗的行帳附近。右皮室詳穩耶律屋質發現察割的奸邪之心後,寫了個表列出察割的惡行惡狀,送給世宗。世宗看了以後不信,把表拿給察割看。察割稱耶律屋質忌恨自己,哽咽流涕。世宗說:「我本就知道沒有這一回事,你何至於要哭泣呢!」察割對此事有怨言,耶律屋質就對他說:「你雖然沒有叛逆之心,只因我過度懷疑你,但你還是不要行不義之事比較好。」他日耶律屋質又請世宗處理察割一事,世宗說:「察割拋棄他父親來事奉我,這件事可以證明他對我沒有二心。」耶律屋質卻認為:「察割既然對父親不孝,對於自己的君王又怎麼能夠忠誠呢!」但世宗仍然不採納他的意見。[7]

天祿四年春二月辛未(950年2月22日),察割前去朝見世宗,遂留在世宗旁服侍。[8]

弒帝敗亡编辑

天祿五年七月(951年8月初至9月初),世宗前往太液谷,留飲三日,察割謀亂但沒有成功。[9]

同年(遼天祿五年、南唐保大九年、北漢乾祐四年、後周廣順元年)六月辛卯朔(951年7月7日),新成立的後周向北漢發動攻擊,劉崇遣使向遼請援。南唐也因後周的軍事壓力向遼國請援。[10]於是在九月庚申朔(10月4日)時,世宗親自領兵討伐後周。[11]

壬戌(10月6日),軍隊到達歸化州的祥古山。隔天癸亥(10月7日),在行宮祭祀讓國皇帝耶律倍,群臣皆醉。[12]察割於是回去見壽安王耶律璟,邀他一同參與謀逆,耶律璟不從。察割將計謀告訴耶律盆都,耶律盆都參與他的計謀。當天傍晚,兩人共同率兵進入行宮殺掉世宗的生母柔貞皇后及世宗,於是自稱皇帝。百官不服從他的人就逮捕其家屬。到了夜裡,察割查閱內府的物品,見到碼瑙碗,就說:「這個稀世珍寶,今天就是我的了!」拿去在妻子面前誇耀。妻子說:「壽安王(耶律璟)、耶律屋質還在,我們沒有人可以活得下來,這個東西有什麼用!」察割回:「壽安王還年幼,而耶律屋質不過帶著幾個奴僕,明天早上就會來朝見,實在是不值得憂慮。」察割的黨羽也在那時彙報耶律璟和耶律屋質領兵包圍住了察割他們,察割馬上派人將世宗的皇后蕭撒葛只在世宗的靈柩前殺害,隨後倉惶出陣。耶律璟遣人告訴察割:「你們這幫人既然行這等逝殺叛逆之事,接下來還想要幹什麼?」[13]當時就有名夷離堇想要率兵歸順耶律璟,其他人見此,也慢慢地跟隨他。察割見到局勢對自己十分不理想,就綁縛群官的家屬,拿著弓矢威脅道:「頂多將這些人全殺掉而已!」叱令迅速把這些人拉出去處決。當時林牙耶律敵獵也在被綁縛的人之中,遂向察割進言:「如果沒有罷廢之事(委婉的說詞,實際上是殺害),壽安王何以興起?用這個當作藉口,還可以倖免下來。」察割說:「你說的很有道理,那誰來當使者?」耶律敵獵就毛遂自薦,自願與耶律罨撒葛一同前去遊說耶律璟,察割依從他的計劃。耶律璟再復令耶律敵獵誘騙察割,察割就被割肉至死(另作被耶律婁國殺死)[14]。諸子也遭到殺害。[15]

評價编辑

  • 《遼史》記載察割外表看似恭敬但實際上內心狡詐,人們都認為他個性懦弱。太祖卻認為:「他這個樣子是兇惡頑劣,不是懦弱。」察割的父親耶律安端曾經派遣他向太祖報告事情,太祖對近侍說:「這小子長得像日行千里的駱駝,面目顯現出反叛的跡象,假如我獨自一人居處的話,不要讓他進門。」[16]

注釋编辑

  1. ^ 《遼史》,卷一百一十二,列傳第四十二〈逆臣上〉:察割,字歐辛,明王安端之子。善騎射。
  2. ^ 李錫厚,《遼金西夏史》,〈第一章 遼朝的建立〉,34頁─41頁。
  3. ^ 《遼史》,卷四,本紀第四,〈太宗本紀下〉:丁丑,崩于欒城,年四十六。
  4. ^ 李錫厚,《遼金西夏史》,〈第一章 遼朝的建立〉,34頁─36頁。
  5. ^ 《遼史》,卷一百一十二,列傳第四十二〈逆臣上〉:世宗即位於鎮陽,安端聞之,欲持兩端。察割曰:「太弟忌刻,若果立,豈容我輩!永康王寬厚,且與劉哥相善,宜往與計。」安端即與劉哥謀歸世宗。
  6. ^ 《遼史》,卷五,本紀第五,〈世宗本紀〉:丁卯,行柴冊禮,群臣上尊號曰天授皇帝。大赦,改大同元年為天祿元年。……以安端主東丹國,封明王,察割為泰寧王,……。
  7. ^ 《遼史》,卷一百一十二,列傳第四十二〈逆臣上〉:察割以諸族屬雜處,不克以逞,漸徙廬帳迫於行宮。右皮室詳穩耶律屋質察其奸邪,表列其狀。帝不信,以表示察割。察割稱屋質疾己,哽咽流涕。帝曰:「朕固知無此,何至泣耶!」察割時出怨言,屋質曰:「汝雖無是心,因我過疑汝,勿為非義可也。」他日屋質又請於帝,帝曰:「察割舍父事我,可保無他。」屋質曰:「察割於父既不孝,於君安能忠!」帝不納。
  8. ^ 《遼史》,卷五,本紀第五,〈世宗本紀〉:四年春二月辛未,泰寧王察割來朝,留侍。
  9. ^ 《遼史》,卷一百一十二,列傳第四十二〈逆臣上〉:天祿五年七月,帝幸太液谷,留飲三日,察割謀亂不果。
  10. ^ 李錫厚,《遼金西夏史》,〈第一章 遼朝的建立〉,38頁。
  11. ^ 《遼史》,卷五,本紀第五,〈世宗本紀〉:六月辛卯朔,劉崇為周所攻,遣使稱,乞援,……。南唐遣蔣洪來,乞舉兵應援。……九月庚申朔,自將南伐。
  12. ^ 《遼史》,卷五,本紀第五,〈世宗本紀〉:壬戌,次歸化州祥古山。癸亥,祭讓國皇帝於行宮。群臣皆醉,……。
  13. ^ 《遼史》,卷一百一十二,列傳第四十二〈逆臣上〉:至夜,閱內府物,見碼瑙碗,曰:「此希世寶,今為我有!」詫於其妻。妻曰:「壽安王、屋質在,吾屬無噍類,此物何益!」察割曰:「壽安年幼,屋質不過引數奴,詰旦來朝,固不足憂。」其黨矧斯報壽安、屋質以兵圍於外,察割尋遣人弒皇后於柩前,倉惶出陣。壽安遣人諭曰:「汝等既行弒逆,復將若何?」
  14. ^ 《遼史》,卷一百一十二,列傳第四十二〈逆臣上〉:及察割作亂,穆宗與屋質從林牙敵獵計,誘而出之,婁國手刃察割。
  15. ^ 《遼史》,卷一百一十二,列傳第四十二〈逆臣上〉:時林牙耶律敵獵亦在系中,進曰:「不有所廢,壽安王何以興?籍此為辭,猶可以免。」察割曰:「誠如公言,誰當使者?」敵獵請與罨撒葛同往說之,察割從其計。壽安王復令敵獵誘察割,臠殺之。諸子皆伏誅。
  16. ^ 《遼史》,卷一百一十二,列傳第四十二〈逆臣上〉:貌恭而心狡,人以為懦。太祖曰:「此凶頑,非懦也。」其父安端嘗使奏事,太祖謂近侍曰:「此子目若風駝,面有反相。朕若獨居,無令入門。」

參考書目编辑

  • 李錫厚,《遼金西夏史》。中國: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978-720-813-329-7。
  • 脫脫等,《辽史》。台灣:臺灣商務出版社。2010。978-957-052-521-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