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耶稣基督的女孩

美国福音派女性基督教组织

耶稣基督的女孩英语:Jesus Christ's Girls,简称JC's Girls)又名耶稣基督的女孩女孩女孩事工JC's Girls Girls Girls Ministry),是美国福音派女性基督教组织,旨在向色情产业中的女性工作者传福音。该组织不会试图说服女性脱离色情产业,但会对希望脱离的女性伸出援手。组织的关注重点也不是要发展更多基督徒,而是为了传达这样的理念:世界上有很多基督徒,他们不会因女性从事色情产业而抱持批判态度,并且愿意接受她们。此外,该组织还会对希望克服色情成瘾的男性和女性提供帮助。

耶稣基督的女孩
JC's Girls
JC's Girls.jpg
耶稣基督的女孩在2007年成人影带新闻成人娱乐博览会上的展位
成立時間 2005年3月25日
創始人 希瑟·维奇
洛瑞·阿尔比
類型 宗教团体
目標色情产业中的女性工作者传福音
總部 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岩石教堂
服務地區
美国
會員
女性
领袖
劳拉·邦德
隸屬 加利福尼亚州里弗赛德桑多斯教堂
内华达州亨德森中央基督教堂
網站 www.sdrock.com/ministries/jcsgirls/

该组织由希瑟·维奇创办,她曾做过4年脱衣舞孃,成为基督徒后退出了色情产业。在加利福尼亚州美南浸信会英语California 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的支持下,她于2005年3月的圣周五加利福尼亚州里弗赛德的桑多斯教堂创办耶稣基督的女孩。2006年1月,耶稣基督的女孩前往拉斯维加斯英语Las Vegas Valley,在成人影带新闻成人娱乐博览会布有展位,引来大量关注和新闻报道。到了2008年,维奇已迁往拉斯维加斯,以附近城市亨德森的中央基督教堂作为组织根据地。2007年,耶稣基督的女孩在岩石教堂开设圣地亚哥分会,其创立者是曾做过脱衣舞孃和应召女郎的特丽萨·谢尔,以及社会工作者雪莉·布朗。2011至2014年,维奇、谢尔和布朗相继从耶稣基督的女孩辞职,将领导工作交给劳拉·邦德。截至2014年,耶稣基督的女孩只剩下圣地亚哥一处分会。

加利福尼亚州美南浸信会发言人特里·巴罗内表示,耶稣基督的女孩的志愿者们“所做的正是耶稣所做的……他向妓女和税吏传道”[1]。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的一名浸礼宗牧师批评耶稣基督的女孩没有明确鼓励女性退出色情产业,他为此引用《马太福音》第6章第24节,这段《圣经》经文指出,同一人不能事奉二主,意指脱衣舞孃必须辞去工作后才能去教会。对此维奇反问:“我们难道应该要求那些贪食的人要少吃一点才能上教堂?”[2]卡尔加里先驱报》的菲利普·谢维尔认为,耶稣基督的女孩所进行的传福音活动是“美国最不寻常的基督教外联活动”[3]

目录

理念编辑

 
耶稣基督的女孩旨在向色情产业中的女性工作者传福音色情女演员索菲亚·林恩(图)就是在接触该组织后成为基督徒。

耶稣基督的女孩是福音派组织[4],又名耶稣基督的女孩女孩女孩事工[5],自称“以圣经为基础的基督教事工”[6]。该组织的关注重点不是要发展更多基督徒,而是要向色情产业中的女性工作者传达这样的理念:世界上有很多基督徒,他们不会因女性从事色情产业而抱持批判态度,并且愿意接受她们[4]。耶稣基督的女孩起初主要是向脱衣舞孃艳舞传福音,之后才开始面向色情产业的其他女性工作者,如软调色情模特儿和应召女郎[5]。此外,该组织还会对希望克服色情成瘾的人提供帮助[7]。组织成员传福音的地点包括成人娱乐展会及脱衣舞俱乐部[8]

耶稣基督的女孩认为,色情产业中的许多女性工作者都曾受到基督徒的精神虐待,这些基督徒以警告和诅咒为手段,试图迫使她们出于恐惧而退出色情产业。为此,耶稣基督的女孩注重告诉这些女性,上帝爱她们。[9]该组织的志愿者会向这些女性讲述福音,但并不试图说服她们退出所在行业[10],因为该组织意识到,让这些身处色情产业的女性立即放弃工作,在财务角度上来说往往是不切实际的[11]

耶稣基督的女孩通过该组织认为不会对色情产业的女性工作者抱持批判态度的教堂来同这些女性联系[4],希望能让她们通过这些教堂感受到基督的爱,由此获得足够的支持和勇气最终离开色情产业[11]。向这些女性介绍教堂前,耶稣基督的女孩先会对教堂进行正式审批程序,确保该教堂不会抱有批判性立场[12]。如果有女性表示希望离开色情产业,耶稣基督的女孩则会试着伸出援手[13]

耶稣基督的女孩致力于让色情产业的女性相信,耶稣爱她们,她们都很美丽、都有尊严[14]:22。该组织的志愿者也经常会用假睫毛、细高跟鞋、紧身牛仔裤和紧身T恤打扮自己[15],并将头发反梳令之蓬起,以期传达这样的信息:在他们看来,这些事物都没有罪恶[4]。组织创建者希瑟·维奇(Heather Veitch)称:“我们的愿意是让人们看到,基督教中什么都有,但就是不会让人感到无聊而且处处受限。在基督教中,我们可以自由地体验冒险、快乐、宽容、希望与和平”[16]

历史编辑

背景编辑

 
希瑟·维奇曾作为脱衣舞孃色情女演员色情产业工作过4个年头,耶稣基督的女孩就是在她成为基督徒后创办。

维奇曾在拉斯加拉斯地区和加利福尼亚州做过4年脱衣舞孃[6][10],之后又出演过4部软调恋物癖类型(特别是践踏癖[4]色情片[10]。在此期间,公众对2000年问题世界末日的探讨促使她担心,自己可能会因生活方式受到神的审判[17]:6:35。接下来她成为基督教徒,与男友乔恩(Jon)成婚,学习并完成美容课程,到1999年9月时,她已经离开色情产业,成为美发师[1]。2003年,维奇得知自己有位还在当脱衣舞孃的朋友因酒精中毒去世[10][6]。维奇希望能在朋友死前让她了解福音,因此走上向脱衣舞孃传福音的道路[10]

2005年,维奇已成为加利福尼亚州里弗赛德的一名美发师。从未在色情产业中工作过的家庭主妇洛瑞·阿尔比(Lori Albee)就是维奇的客户之一[4][5]。维奇告诉阿尔比去世朋友的悲剧,期望能让她死前知晓福音。阿尔比为此提议,她们可以开始向其他脱衣舞孃介绍耶稣[5]。在里弗赛德工作期间,维奇会前往桑多斯教堂,马特·布朗是该教堂的牧师[6],这天他来理发时,维奇请他伸出援手,帮助建立向性工作者传道的组织,布朗对此很有兴趣[7]。维奇和布朗为此建立“马太之家”(Matthew's House),该组织致力于向“在色情产业工作或沉溺其中的人们提供帮助”[6]。这个名字源于《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这3卷对观福音中共有的一个片段,讲述耶稣同罪人一起在马太的家中吃饭[17]:15:17

2011年,耶稣基督的女孩已有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加利福尼亚州里弗赛德、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德克萨斯州奧斯汀,以及南达科他州蘇瀑5家分会[13]。但截至2014年,只有圣地亚哥分会还在继续经营[18]

里弗赛德分会编辑

2005年3月圣周五,维奇、阿尔比和另外6名女性前往里弗赛德的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并花钱点了膝上舞。但是,她们并没有让舞女现场表演,而是同她们交谈,告诉她们上帝接受并爱她们,教堂里的也都是罪人,欢迎她们前往。[5]一位舞女这时哭了起来,她告诉阿尔比,自己曾多次想要前去教堂,但一直因为担心会被拒之门外而没法鼓起勇气[6]。舞女接受阿尔比为她祈祷,两人随后拥抱。阿尔比之后表示,这次前往脱衣舞俱乐部同舞女交流的经历改变了自己的人生。[7]志愿者们获得的反响比预期要好得多,所以她们决定继续在脱衣舞俱乐部传福音。为了组织这类活动,维奇和阿尔比创办耶稣基督的女孩[5],以姓名首字母缩写“JC”代表耶稣基督[10]。她们决定将耶稣基督的女孩作为马太之家的隶属组织[5],但维奇认为,脱衣舞孃可能不会知道“马太之家”代表的含义,所以决定还是主要以“耶稣基督的女孩”之名进行运作[17]:15:28

 
谭雅·许尔特(右)和希瑟·维奇(左)都是耶稣基督的女孩最初的3位领袖之一,许尔特曾说:“我相信上帝是为了婚姻创造性爱,但上帝还是会接受这些女孩。”

维奇成为耶稣基督的女孩组织的领袖,拥有1万7000名教众的桑多斯教堂则成为该组织的运作基地[10]。这所教堂隶属加利福尼亚州美南浸信会,浸信会同样支持耶稣基督的女孩[1]。第1年,桑多斯教堂向耶稣基督的女孩提供1万美元预算经费[10]。组织成员继续前往加利福尼亚州各地的脱衣舞俱乐部,支付独舞费用后向脱衣舞孃传福音。耶稣基督的女孩成立6个月后,组织成员已经说服许多脱衣舞孃开始出席教堂活动,而且只有过一次被人要求停止传道[6]。有一位舞女在开始前往桑多斯教堂后被脱衣舞俱乐部开除,但她继续出席教堂活动,称布朗牧师的讲道帮助她度过了这个星期[17]:55:01

2005年12月,维奇、阿尔比和女教师谭雅·许尔特(Tanya Huerter)都已成为组织领袖[6]。两个月后,没有任何色情产业工作经历的许尔特表示:“我有心要(帮助)这些女孩。我相信上帝是为了婚姻创造性爱,但上帝还是会接受这些女孩”[4]。维奇、阿尔比和许尔特到附近其他教堂邀请女基督徒和耶稣基督的女孩的志愿者合作,有约90个教堂表示有兴趣[7]。2005年,英国的《每日电讯报》发文报道耶稣基督的女孩的活动[6],该组织由此引起公众关注[10]。受这篇文章影响,美国境内及国际上的多家报纸、电视台及广播电台都作出相应报道,这其中还有远在法国和印度的新闻媒体[10][17]:32:09。维奇的丈夫患有脑癌并且已进入末期[1]:2,她接下来不得不将时间分开,管理组织工作及照料丈夫的同时,还要接受媒体采访[10]

 
色情片演员杰西·简与其他200余位色情产业的女性工作者在2006年成人影带新闻成人娱乐博览会上接过耶稣基督的女孩所送的圣经

2006年1月[10],耶稣基督的女孩前往拉斯维加斯,在成人影带新闻成人娱乐博览会经营一个展位[4],该博览会是美国色情业最大规模的贸易博览会[10]。展位的装潢看起来就像脱衣舞俱乐部的广告,女性工作人员身着无袖衬衫,身上还有组织名称“JC's Girls”的闪光装饰片。如果有以为这是家脱衣舞俱乐部的男士前来展位,工作人员就会请他们猜测“JC”的含义,还会给他们一张写有“我已经被JC's Girls困住了”字样的小贴纸[4]。耶稣基督的女孩向数千名前来博览会的男性讲述福音[7],还把200余本圣经裹在写有“神圣辣妹”(Holy Hottie)字样的T恤中分发出去[10],并且会发放内容为布朗针对色情成瘾问题讲道的DVD[7]杰西·简就是其中一位接过圣经的女性[17]:52:24。许多前来观看展览的人希望能与耶稣基督的女孩的志愿者合影。维奇接受了包括CNN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还接受曾为XXXchurch.com网站制作纪录片《传教士的立场》(Missionary Positions)的比尔·戴Bill Day)邀请,在有关耶稣基督的女孩的新纪录片中亮相。XXXchurch.com也是基督教组织,并且也在博览会上布有展位。[4]

同样在2006年1月,布朗同意将耶稣基督的女孩的年度预算提高到5万美元。美国各地的许多脱衣舞孃都曾同耶稣基督的女孩联系,希望能找到距所在地比较近的教堂。到4月时,已经有7名脱衣舞孃出席桑多斯教堂的活动。面对有关耶稣基督的女孩向脱衣舞孃传道之举只是出于嫉妒的指控,维奇减了肥,来让自己体型上更加健康。[10]据她所说,她希望其他脱衣舞孃“明白,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再去跳脱衣舞,但我是自己选择为主来生活”[1]

官方网站编辑

创立耶稣基督的女孩后不久,维奇和阿尔比建立了组织的第一个官方网站,但起初的访问量寥寥无几[10]。3个月后,网站一共还只有4万次点击[19]。2005年12月时,组织已通过网站接获多位患有色情成瘾的色情演员和男士发来的信息,声称耶稣基督的女孩已经改变了他们的人生[6]。网站主页上写有这样的口号:“如果你是基督徒……看看我们的行动……”(If you are a CHRISTIAN ... See us in ACTION ...[20]色情片导演詹姆斯·迪吉尔吉欧(James DiGiorgio)是维奇的朋友[7],他不计报酬[4],为维奇、阿尔比和许尔特[6]拍摄了用于网站的魅力摄影照片[4]。迪吉尔吉欧不是基督徒,但他表示,自己帮助这些组织是出于对他们言论自由的支持,在他看来,色情产业“一直致力鼓吹言论自由,(因此,)该行业中的任何人要是对(耶稣基督的女孩的)理念有意见,那他们就都是操他妈的伪君子。你不可能二者兼得。”[4]组织创立的第一年里,维奇、阿尔比和许尔特会在各自的Myspace网页上提供支持和建议[8]。2008年时,组织网站已经有了博客功能,每天的点击率已达约1万5000次[5]

拉斯维加斯分会编辑

 
安妮·洛伯特创立的“耶稣的妓女”组织曾与耶稣基督的女孩合作,两个组织的性质类似。(从左至右依次为:洛瑞·阿尔比、希瑟·维奇、洛伯特)

2008年,维奇告诉布朗,她认为耶稣基督的女孩需要迁至拉斯维加斯,布朗对此表示支持[17]:71:26。到2008年时,维奇已迁居拉斯维加斯,将附近城市亨德森的中央基督教堂作为耶稣基督的女孩新分会所在地[21],里弗赛德分会的领导事物则交给阿尔比负责[17]:73:16。同年,维奇与曾是应召女郎的安妮·洛伯特Annie Lobert)创立的“耶稣的妓女”(Hookers for Jesus)组织合作,两家同类性质的组织都参加了这年的成人影带新闻成人娱乐博览会[22]。这年2月,以维奇建立耶稣基督的女孩的经历为主题的纪录片《小野猫牧师》(The PussyCat Preacher)发行。3月,色情片女演员索菲亚·林恩在成为基督徒后退出色情产业,在此以前,她花了一年多时间通过耶稣基督的女孩组织同维奇交流。维奇还曾飞抵南达科他州苏瀑,利用周末时间在庆祝社区教堂提供有关色情产业的知识扫盲。该教堂很快给了林恩一份教会办事处的工作,并提供上大学的奖学金,还向她提供住宿。林恩对此称:“我希望自己不要从这一刻醒来,感觉就像我的生命已经得到挽救。”[21]

圣地亚哥分会编辑

特丽萨·谢尔(Theresa Scher)是圣地亚哥的一名脱衣舞孃和应召女郎,她之前就曾寻找脱离色情产业的途径,然后看到CNN对阿尔比有关耶稣基督的女孩在里弗赛德所做工作的采访。谢尔同阿尔比取得联系,后者同意她在圣地牙哥建立耶稣基督的女孩的新分会。2007年[5],谢尔和曾是社会工作者的雪莉·布朗一起创立新分会[13]。布朗一度对脱衣舞孃充满憎恶,但在从事帮助少龄母亲完成高中学业的工作期间,她接触的前4个少女都是脱衣舞孃,布朗为此产生“无法抵挡的热情,要本着爱而非谴责来接触这些宝贵的女性”[23]。布朗儿时曾受到性虐待,之后也成为少龄母亲,这样的经历让她和脱衣舞孃之间更有认同感,因为许多脱衣舞孃也曾有过类似经历[23]

耶稣基督的女孩驻圣地亚哥分会以岩石教堂为根据地,该教堂拥有约1万名教众,其中大部分都不到30岁。第一年里,多名脱衣舞孃离开色情产业,开始在该分会做义工。分会中的许多成员不会亲自前往脱衣舞俱乐部,但会通过其他方式提供帮助。据谢尔表示,脱衣舞孃往往是最有效率的志愿者,因为她们有相应的经验,知道试图帮助的女性所面临的处境。[5]到2011年时,圣地亚哥分会成员每个月会有两次前往脱衣舞俱乐部[13]。他们会在每次前去之前、其间及以后祈祷,还有另外一组成员在其他地点为前去脱衣舞俱乐部的成员祈祷[24]

 
2009年美国加州小姐得主嘉莉·普雷让曾于2008年成为耶稣基督的女孩圣地亚哥分会成员

2008年,嘉莉·普雷让Carrie Prejean)开始成为耶稣基督的女孩圣地亚哥分会志愿者,她于2009年当选美国加州小姐Miss California USA[25]2009年度美国小姐竞选期间,普雷让面对同性婚姻问题的回答引发争议[14]:x。谢尔对此表示,这起争议不会对普雷让参与组织活动构成影响,并且同性婚姻问题也同组织活动没有关系[25]。普雷让表示,她在作为耶稣基督的女孩志愿者期间遇到多位曾遭受剥削和虐待的色情模特,这些模特儿一度变得非常自卑,但在同耶稣基督的女孩志愿者互动后,已经逐渐找回了自己的尊严感[14]:22

到2009年时,圣地亚哥分会的布道组中已有约40名女性[25]圣地亚哥县大部分脱衣舞孃都从她们那里拿到过粉红色的圣经[26]。这些圣经还同包括唇彩、项链和化妆水之类礼物包在一起,以求引起脱衣舞孃的兴趣。2010年8月,雪莉·布朗前往俄亥俄州科肖克顿县华沙Warsaw),同曾是脱衣舞孃的安妮·唐沃尔德(Anny Donewald)短暂联手[13],创立“夏娃的天使”(Eve's Angels)组织,其性质与耶稣基督的女孩类似[9]。当地教堂的教众已经纠察某脱衣舞俱乐部达4年之久,俱乐部也还以颜色,脱衣舞孃会在周日教堂活动期间身着比基尼在教堂门前跳舞,老板汤米·乔治(Tommy George)的车停在一旁,并播放音乐伴奏。布朗和唐沃尔德一起经过谈判,在这些教众和俱乐部的脱衣舞孃之间达成和平协定[9]。布朗和唐沃尔德在教堂演说,呼吁教众不要再到脱衣舞俱乐部前抗议:“我们的工作不是告诉那些女人离开那个地方……只管爱她们。让圣灵带她们离开”[27]。两人还前往俱乐部同舞女们交谈,其中两位舞女因此成为基督徒,但还是继续在俱乐部工作[27]。这份和平协定得到大量宣传报道[13],但由牧师比尔·邓菲(Bill Dunfee[27]率领的教众在布朗刚返回圣地亚哥后就又开始了纠察[13]。乔治和众脱衣舞孃也再度开始反击[27]

到2011年时,许多同耶稣基督的女孩成员交流过的脱衣舞孃都已开始参加该组织开办的查经班,已经有1名脱衣舞孃在圣地亚哥分会的帮助下离开色情产业并找到与之原有行业无关联的工作。2011年3月,分会派出代表团前往洛杉矶会展中心参加色情片贸易展览会“Adultcon”,谢尔和布朗在此同参会人员交流并为他们祷告。[13]同年7月,维奇为了能将更多时间留给家人而辞职,将组织领导人的工作交给谢尔和布朗。2012年6月,[18]谢尔也辞去领导人职务,专注家庭事务,布朗成为唯一的领导人[23]。到2013年时,耶稣基督的女孩已针对色情行业的女性工作者转行后参与该组织布道活动建立指引和规范。有意参与布道的女性必须连续参加查经班学习4个月,阅读弗朗辛·里弗斯的小说《救赎之爱》(Redeeming Love),还要同分会领袖面谈,后者将决定这位女性是否能加入组织的外联组。之所以建立这些指引和规范,是因为部分离开色情产业的女性在加入耶稣基督的女孩组织传福音后,又离开组织重返色情产业。[24]2014年4月,布朗也离开了耶稣基督的女孩,劳拉·邦德(Laura Bonde)接过领导人职责[18]

反响编辑

 
维奇(右)表示,经常有基督徒说耶稣基督的女孩的志愿者衣着就像性工作者,但这正是有意为之,为的是让色情产业的女性对该组织更有认同感。

2005年,耶稣基督的女孩开始从桑多斯教堂获得财政支持,部分教众对他们的什一税和供奉被送给脱衣舞俱乐部感到不满。马特·布朗于2006年表示,为耶稣基督的女孩提供活动资金是值得的,因为色情产业“在很大程度上都被福音派教会忽视”,而且同色情产业赚的钱相比,分配给耶稣基督的女孩的预算金额很小[10]。桑多斯教堂的教众还担心,向脱衣舞孃传道可能会徒劳无功。布朗为此举出维奇为例证,称其他脱衣舞孃可能会有类似经历。[10]加利福尼亚州美南浸信会的特里·巴罗内(Terry Barone)坚持认为,耶稣基督的女孩的志愿者们“所做的正是耶稣所做的……他向妓女和税吏传道”[1]

布朗表示,他所听来那些针对耶稣基督的女孩的不满中,大部分都是针对“希瑟·维奇的相貌……她的胸部太大,整个人看起来太像脱衣舞孃”,对于这样的不满,他的答复是“上帝能够通过任何人来改变这个世界”[17]:0:56。维奇则于2008年表示,经常有基督徒说耶稣基督的女孩的志愿者衣着就像性工作者,但这正是有意为之,为的是让色情产业的女性对该组织更有认同感[28]。创办“耶稣的妓女”组织的安妮·洛伯特认为,许多基督徒对她和她的组织也有类似看法:“他们说我的T恤太紧身了”,“但是拜托,身在(拉斯)维加斯,你总得入乡随俗吧”[29]

布朗对耶稣基督的女孩的支持引起争议,他一度面临失去加利福尼亚浸会大学校园教会设施的威胁,但是,教会团结起来支持耶稣基督的女孩,并继续在校园内运作[30]。巴罗内表示,浸礼宗可能会觉得查看耶稣基督的女孩网站令人尴尬,但那是因为网站本来就不是给他们准备的[1]。《洛杉矶时报》的斯蒂芬·克拉克(Stephen Clark)称网站风格前卫,并且有着挑衅性质的诉求[1]。《教堂中的男人和女人》(Men and Women in the Church)一书作者莎拉·萨姆纳(Sarah Sumner)认为,从比尔·戴2008年的纪录片《小野猫牧师》来看,部分基督徒可能会因提摩太前書第2章第12节而反对女性主导的耶稣基督的女孩组织,这段圣经经文可以解读为对教会中男性权威地位的限制[17]:21:19。布朗表示,纪录片的其它部分表明,由女性主导耶稣基督的女孩更加合理,因为“女性在色情产业中最受欢迎”[17]:22:11

 
摄影师迈克尔·格里科在2007年的著作《赤裸的野心:色情业一览》一书中采用了维奇、阿尔比和许尔特的照片

迪吉尔吉欧不计报酬为维奇、阿尔比和许尔特拍摄了用于耶稣基督的女孩网站的魅力摄影照片[16],这导致组织诞生第1年就受到批评[6]。面对这些批评,维奇坚称:“装扮得可爱或迷人都不是罪过”,这些照片是为了让色情产业中的女性相信,基督教并不意味着“和圣经一起锁在房里”[6]。迪吉尔吉欧认为,耶稣基督的女孩相信色情产业中的女性需要挽救、避免她们继续自我毁灭的理念是正确的,但他并不认为要帮助这些女性,就一定要鼓励她们成为基督徒[4]

美国基督教游说组织家庭研究理事会曾表态支持耶稣基督的女孩[31]。纪录片电影人比尔·戴利(Bill Daly)表示,耶稣基督的女孩的成员们是在“用真正的精神之美同虚假的迷惑做斗争”[16]。约翰·韦弗(John Weaver)在2013年的著作《福音派和小说中的艺术》(Evangelicals and the Arts in Fiction)中写道,科幻小说作家罗伯特·海莱因曾在作品中指出,福音派一直受到性压抑,最终会发生性革命。韦弗认为,耶稣基督的女孩和XXXchurch.com网站正是海莱因小说中的说法成为现实的证据[32]。到了2007年,UFO宗教雷尔运动的追随者已针对耶稣基督的女孩组建“雷尔的女孩”(Raël's Girls)组织,该组织有类似的外联项目,但宣扬的观点完全不同,他们鼓励性工作者在为客户服务时尽量让自己也感受到最强烈的快感[33][註 1]

2006年,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的一名浸礼宗牧师批评耶稣基督的女孩没有明确鼓励女性退出色情产业[10],他称赞维奇以自身的热情和愿望投身耶稣的怀抱,但是“你怎么能继续留在(色情产)业内工作的同时,还与上帝保持联系?”为此他引用马太福音第6章第24节,这段圣经经文中指出,同一人不能事奉二主,意指脱衣舞孃必须辞去工作后才能前往教堂[1]。对此维奇反问:“我们难道应该要求那些贪食的人要少吃一点才能上教堂?[2]”2006年成人影带新闻成人娱乐博览会期间,摄影师迈克尔·格里科拍下维奇、阿尔比和许尔特的照片,并将之用在2007年的著作《赤裸的野心:色情业一览》(Naked Ambition: An R Rated Look at an X Rated Industry)中。图片的说明上称3人是“虔诚的三位一体基督徒”[8]。《卡尔加里先驱报》(Calgary Herald)的菲利普·谢维尔(Philip Sherwell)认为,耶稣基督的女孩所进行的传福音活动是“美国最不寻常的基督教外联活动”[3]。英国《观察家报》的一名新闻工作者在2006年的文章中将耶稣基督的女孩和XXXchurch.com网站相比较,称两者都通过某种方式对教会进行改革,还对组织之后的追随者产生很大影响[4]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雷尔运动的追随者还针对女性生殖器切割创立了救救阴蒂英语Clitoraid组织。雷尔运动的追随认为,性快感有着本质性的价值。[33]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Clark, Stephen. Ex-Stripper Spreads Gospel to Those in Sex Industry. Los Angeles Times. 2006-03-25 [2015-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2. ^ 2.0 2.1 Ex-Stripper Tries Winning Converts. Philadelphia: WPVI-TV. 2006-02-21 [2013-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30). 
  3. ^ 3.0 3.1 Sherwell, Philip. 'Hookers for Jesus' walk Vegas streets. Calgary Herald. 2008-01-27: A6.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What would Jesus do?: Former $2000-a-night stripper Heather Veitch, now a born-again Christian, tells Gaby Wood why she's bringing the gospel to the 'adult industry'. The Observer (London). 2006-02-12 [2015-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Liddick, S.D. Saved by the Stripper: Former sex worker Theresa Brown [sic] aims to save souls through her stripper ministry. San Diego Magazine. 2008-01 [2015-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Elsworth, Catherine. Former stripper takes God's word to world of porn.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05-12-05 [2015-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0).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Donnally, Ed. The Stripper Who Found True Love. Charisma (Lake Mary, Florida). 2007-07 [2015-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8. ^ 8.0 8.1 8.2 Grecco, Michael. Naked Ambition: An R Rated Look at an X Rated Industry. San Francisco: Rock Out Books. 2007: n.p. ISBN 0979331404. 
  9. ^ 9.0 9.1 9.2 Starbuck, Margot. A New Message at the Strip Club-Church Showdown. Christianity Today (Carol Stream, Illinois). 2010-09-13 [2015-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4). 
  10.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10.08 10.09 10.10 10.11 10.12 10.13 10.14 10.15 10.16 10.17 10.18 Clark, Stephen. Ex-stripper evangelizes to sex industry. The Seattle Times. 2006-04-01 [2015-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1). 
  11. ^ 11.0 11.1 Johnson, Todd E. Ambassadors of Reconciliation?: Observations and Lessons Learned from Evangelical Churches. Liturgy (Philadelphia). 2008-08-26, 23 (4): 23. 
  12. ^ Heather Veitch: Rescuing J.C.'s Girls. The 700 Club (Virginia Beach, Virginia). [2015-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1).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Sherman, Pat. Baring Their Souls: A Former Stripper and a Social Worker Spread God's Love. Pacific San Diego Magazine. 2011-02-08 [2013-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30). 
  14. ^ 14.0 14.1 14.2 Prejean, Carrie. Still Standing: The Untold Story of My Fight Against Gossip, Hate, and Political Attacks. Washington, D.C.: Regnery Publishing. 2009. ISBN 159698130X. 
  15. ^ Impressed by ex-strippers on a mission. Daily Express (London). 2006-03-25: 21. 
  16. ^ 16.0 16.1 16.2 'Porn again' for kingdom of God: Ex-stripper starts Christian ministry to help people tied to sex industry. WorldNetDaily (Washington, D.C.). 2005-12-04 [2015-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2). 
  17. ^ 17.00 17.01 17.02 17.03 17.04 17.05 17.06 17.07 17.08 17.09 17.10 Day, Bill (Director). The Pussycat Preacher (motion picture). United States: Smiling Zebra Pictures. 2008. 
  18. ^ 18.0 18.1 18.2 Who are the JC's Girls?. JC's Girls. [2014-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0). 
  19. ^ Elsworth, Catherine. Christianity laid bare: JC's Girls on a mission to convert lap dancers and porn actors. National Post (Toronto). 2005-12-05: A16. 
  20. ^ JC's GirlsGirlsGirls. JC's Girls. [2007-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1-06). 
  21. ^ 21.0 21.1 US church helps ex-porn star come back to Christ. Christian Today (London). 2008-03-20 [2015-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1). 
  22. ^ Mullins, K.J. Hookers For Jesus Are On A Mission. Digital Journal (Toronto). 2008-01-28 [2015-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23. ^ 23.0 23.1 23.2 I See Me. Strip Church (Pasadena, California: Fireproof Ministries). 2012, 5 [2015-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24. ^ 24.0 24.1 Barnhart, Melissa. Christians Outreach Into Strip Clubs, Porn Conventions to Share Love of Jesus. The Christian Post (Washington, D.C.). 2013-06-26 [2015-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8). 
  25. ^ 25.0 25.1 25.2 Donoho, Ron. Church, Padres Welcome Miss Cali Home. San Diego: KNSD. 2009-04-27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26. ^ McPherson, Miles. DO Something!: Make Your Life Count. Grand Rapids, Michigan: Baker Publishing Group. 2009: 159. ISBN 1441207252. 
  27. ^ 27.0 27.1 27.2 27.3 Binkley, Collin. Churchgoers reach out to strippers after service, but all is not resolved. The Columbus Dispatch (Columbus, Ohio). 2010-08-15 [2015-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1). 
  28. ^ Greenberg, Brad. Christian Mission at the Porn Convention: Former Stripper and Former Hooker Share the Gospel at Vegas' Annual Adult Expo. Christianity Today (Carol Stream, Illinois). 2008-01-10 [2015-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9). 
  29. ^ Taking a Path Away From the Streets. Metro (London). 2008-01-30 [2015-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8). 
  30. ^ Vu, Michelle A. Film on Ex-Stripper Turned Preacher Stirs Controversy. The Christian Post (Washington, D.C.). 2008-02-16 [2015-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9). 
  31. ^ Pornography and Its Consequences. Washington, D.C.: Family Research Council. [2015-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0). 
  32. ^ Weaver, John. Evangelicals and the Arts in Fiction: Portrayals of Tension in Non-Evangelical Works Since 1895. Jefferson, North Carolina: McFarland & Company. 2013: 116. ISBN 0786472065. 
  33. ^ 33.0 33.1 Reece, Gregory L. UFO Religion: Inside Flying Saucer Cults and Culture. London: I.B. Tauris. 2007: 190. ISBN 1845114515.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