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寶(1世纪?-125年),君達[1]扶风茂陵人,东汉政治人物、外戚。耿宝出身功臣世家,为东汉开国功臣隃麋烈侯耿况之曾孙、云台二十八将好畤愍侯耿弇之侄孙、牟平侯耿舒之曾孙,袭封牟平侯。汉安帝时,耿寶以元舅的身份受皇帝重用,位至大将军,煊赫一时,但他附事内官,排挤太尉杨震,又构陷太子刘保,被当时之人所责备。汉安帝逝世后,耿寶受阎氏家族打压旋即失势,次月即因结党之罪入狱。最终,阎太后以“阿附嬖倖”的罪行将耿宝免官,贬爵为亭侯,遣送回封国,耿寶因之在半路自杀。

耿寶
大将军
時代东汉
主君漢安帝劉祜
君達
職官羽林左監→大鴻臚大将军→免官
封爵牟平侯→牟平亭侯
籍貫扶風茂陵

生平编辑

延平元年(公元106年),汉殇帝刘隆病死,刘庆的庶子刘祜即位,是为汉安帝。耿寶妹妹耿姬为清河王刘庆王妃,汉安帝尊耿姬为甘園大貴人,并因耿寶为长舅,派其监羽林左骑。

延光二年(公元123年)时,耿宝时任大鸿胪,他向太尉杨震中常侍李闰的兄长,杨震不从。耿宝于是亲自做说客,对杨震说:“李常侍国家所重,欲令公辟其兄,宝唯传上意耳。”杨震则答:“如朝廷欲令三府辟召,故宜有尚书敕。”遂拒不许,耿宝大恨而去[2]

延光三年八月辛巳(公元124年9月16日),耿寶由大鴻臚升任大將軍[3]。他和中常侍樊丰、汉安帝乳母王圣等人共同构陷太子刘保,使他被废为济阴王。耿寶又在樊豐的请求下,上奏称杨震“不服罪,懷恚望”,使得杨震被遣歸本郡[4]。耿寶也因构陷太子和排挤杨震两事为议者所怨,太僕征羌侯來歷因太尉楊震說“「耿寶憑藉皇帝元舅的身份,榮寵過厚,不想著如何報答國恩,卻依附姦臣,傷害忠良,其天禍將至了。”。

延光四年三月辛酉(公元125年4月24日),耿寶以大將軍身份行太尉事[5]。不久,汉安帝在行幸章陵途中病逝,阎太后、閻顯和江京、樊豐隱瞞皇帝死訊,還京后才發喪,阎姬以太后身份临朝,同時立年紀小的北鄉侯劉懿為帝,以圖久專國政[6]閻顯忌憚大將軍耿寶位尊權重,威行前朝,於是暗示官員上奏稱:“耿寶與其黨羽,和中常侍樊豐、虎賁中郎將謝惲、謝惲弟弟侍中謝篤、謝篤的弟弟大將軍長史謝宓、侍中周廣、野王君王聖、王聖的女王永、王永丈夫黃門侍郎樊嚴等相互勾結,作威作福,都有大不道的罪過。”[7]四月辛卯(5月24日),大將軍耿寶、中常侍樊豐、侍中謝惲、周廣、汉安帝乳母野王君王聖等人因相互结党的罪名下狱[8]。耿寶與侄子耿承被免官,贬爵为亭侯,遣送回封国。耿寶在遣送的半路自杀,牟平国绝。

陽嘉三年(公元134年),由于大貴人耿姬數多次爲耿氏家族求情,汉順帝封耿寶儿子耿箕为牟平侯,任侍中。牟平国重新恢复。

评价编辑

來歷:“「耿寶託元舅之親,榮寵過厚,不念報國恩,而傾側姦臣,傷害忠良,其天禍亦將至矣。” 王夫之读通鉴论》:“王圣江京樊豐之琐琐怀忿于王男、邴吉,而怨及国本,吾君仅有一子,而敢摧折以濒于死亡,此诚天下之至不祥者矣。而耿宝无知,丧心失志,徇至不祥之人,行至不仁之事,惑古今至愚至忍之安帝,赖其宠禄,而附险毒之奄妾以为援;帝死未寒,宝先死于阎显之手,与圣、丰而俱炉。呜呼!不可与为父子者:必不可与为君臣。不可与为君臣者,必不可与为朋友。也、显也、京也、丰也,歧首之蛇,还自相噬,而阎后亦因以毙。”

家族编辑

隃麋烈侯
耿况
好畤愍侯
耿弇
牟平侯
耿舒
耿国耿广耿举隃麋侯
耿霸
好畤侯
耿忠
牟平侯
耿袭
美阳桓侯
耿秉
粟邑侯
耿夔
耿恭隃麋侯
耿文金
好畤侯
耿冯
牟平亭侯
耿宝
耿姬美阳侯
耿冲
耿溥隃麋侯
耿喜
好畤侯
耿良
牟平侯
耿箕
林虑亭侯
耿承
耿宏耿曄隃麋侯
耿显
好畤侯
耿协
耿纪隃麋侯
耿援
耿弘

源流编辑

耿氏祖先在漢武帝時期,以吏二千石的身份,從巨鹿遷徙至扶風茂陵[9]

子女编辑

  • 耿箕:耿宝子,因为大貴人耿姬屡次为耿氏家族请求,陽嘉三年,汉顺帝封耿箕为牟平侯,官侍中。同时,耿恒被封为陽亭侯[註 1]耿承被任命为羽林中郎將。

後裔编辑

叔祖耿国的玄孙耿紀,陰謀對付曹操,被夷滅三族,家族中只有耿援之孫耿弘存活[10]

注釋编辑

  1. ^ 耿恒与耿宝的具体亲缘关系不详。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后汉书集解》引《決录注》:宝字君达。
  2. ^ 後漢書·楊震列傳第四十四》:延光二年,代劉愷為太尉。帝舅大鴻臚耿寶薦中常侍李閏兄於震,震不從。寶乃自往候震曰:「李常侍國家所重,欲令公辟其兄,寶唯傳上意耳。」震曰:「如朝廷欲令三府辟召,故宜有尚書□。」遂拒不許,寶大恨而去。
  3. ^ 後漢書·孝安帝紀第五》:八月辛巳,大鴻臚耿寶為大將軍。
  4. ^ 後漢書·楊震列傳第四十四》:豐等復惡之,乃請大將軍耿寶奏震大臣不服罪,懷恚望,有詔遣歸本郡。
  5. ^ 後漢書·孝安帝紀第五》:辛酉,令大將軍耿寶行太尉事。
  6. ^ 後漢書·皇后紀第十下》:四年春,后從帝幸章陵,帝道疾,崩於葉縣。后、顯兄弟及江京、樊豐等謀曰:『今晏駕道次,濟陰王在內,邂逅公卿立之,還為大害。』乃偽云帝疾甚,徙御臥車。行四日,驅馳還宮。明日,詐遣司徒劉熹詣郊廟社稷,告天請命。其夕,乃發喪。尊后曰皇太后。皇太后臨朝,以顯為車騎將軍儀同三司。
  7. ^ 後漢書·皇后紀第十下》:顯忌大將軍耿寶位尊權重,威行前朝,乃風有司奏寶及其黨與中常侍樊豐、虎賁中郎將謝惲、惲弟侍中篤、篤弟大將軍長史宓、侍中周廣、阿母野王君王聖、聖女永、永壻黃門侍郎樊嚴等,更相阿黨,互作威福,探刺禁省,更為唱和,皆大不道。
  8. ^ 後漢書·孝安帝紀第五》:辛卯,大將軍耿寶、中常侍樊豐、侍中謝惲、周廣、乳母野王君王聖,坐相阿黨,豐、惲、廣下獄死,寶自殺,聖徙鴈門。
  9. ^ 後漢書·耿弇列傳第九》:耿弇字伯昭,扶風茂陵人也。其先武帝時以吏二千石自巨鹿徙焉。
  10. ^ 後漢書·耿弇列傳第九》:後曹操誅耿氏,唯援孫弘存焉。

來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