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弇(3年-58年),字伯昭扶風茂陵人,上谷太守耿況之子。东汉名将、军事家。耿弇勸説父親耿況支持劉秀,協助劉秀獲得上谷、漁陽等地的精兵突騎,轉戰各地,22岁便被光武帝封为大将军,后受命率兵東征,以圍城打援、聲東擊西、以逸待勞等計策擊破張步,一舉平定齊地。耿弇一生征戰,“平郡四十六,屠城三百,未嘗挫折”,是漢光武帝平定天下的功臣,為雲台二十八将的第四位。

耿弇
建威大將軍
時代西汉新朝东汉
主君朔調連率耿況汉光武帝刘秀
伯昭
職官門下吏→偏將軍→大將軍→建威大將軍
封爵好畤侯
封地好畤、美陽
籍貫扶風茂陵
出生西汉元始三年(3年)
逝世东汉永平元年(58年)
諡號愍侯

生平编辑

為父效力编辑

耿弇,年少好學,研習父親朔調連率[註 1]耿況所掌握的經學,又因看見郡尉考試騎士,樹立旗鼓,練習騎馬射箭,從此喜好兵事。

更始元年(公元23年),更始帝即位,王莽被杀,耿況因是王莽任命的官员而不安,耿弇於是作为使者帶著貢品从上谷到長安朝见更始帝,以求自保。十二月,走到宋子時,术士王郎邯鄲自称汉成帝遺孤劉子輿而举兵,耿弇随从孫倉、衛包認爲王郎是正統,而勸其投奔[1]。耿弇按劍説到:“等我到了長安,向國家稱述漁陽、上谷兩地兵馬的用處,從太原、代郡返回,往來不過數十天。回來後,以突騎碾壓這些烏合之衆,如摧枯折腐一般,你們這樣不識去留,離族滅不遠了。”但孫倉、衛包并未聽從,獨自前往投奔王郎。

往收燕卒编辑

耿弇听说更始帝的行大司馬劉秀在盧奴,於是驅馬北上謁見,劉秀留他暫任門下吏。耿弇趁機勸説護軍朱祜讓他回去招兵,以攻平邯鄲。劉秀笑道:“小兒曹乃有大意哉!”,並屢次召見,加以恩慰。耿弇也寫信給耿況,稱贊劉秀的度量和計謀,勸其早點與劉秀相會[2]。耿況於是前往昌平,并派小兒子耿舒獻馬給劉秀[3]

更始二年(公元24年)正月,耿弇跟从劉秀北上到了時,听闻邯鄲王郎兵已来,劉秀想要南归,召集屬官商議。耿弇说:“現在敵兵从南邊過来,不能往南走。渔阳太守彭宠,是您的同鄉;上谷太守,是我的父親也。徵兆這两郡的萬騎士兵,邯郸的士兵不足擔心也。”劉秀的屬官說:“死了頭都朝南安葬,爲什麽還要向北走入囊中呢?”劉秀指著耿弇説到:“這是我北方道路上的主人。”

恰逢廣陽王劉嘉的兒子劉接在薊中起兵,城内騷亂,劉秀南逃,耿弇独自北逃至昌平投靠耿況。既而耿弇发檄文与耿況合兵。耿弇説服耿況,派功曹寇恂與漁陽太守彭寵相約。各派突騎兩千、步兵一千。耿弇与上谷長史景丹、功曹寇恂联合漁陽軍,向南沿途攻殺王郎手下大將、九卿、校尉四百餘人,平定涿郡、中山、巨鹿、清河、河間等二十二县,在广阿與劉秀軍會合。耿弇被任命为偏将軍,仍領其兵,跟从刘秀攻克邯鄲。

更始帝見劉秀威名日盛,於是封劉秀为蕭王,命劉秀罷兵,與属将一同返回長安,並派苗曾為幽州牧,韋順為上谷太守,蔡充為漁陽太守。此時劉秀住在邯鄲宮内,白天躺在溫明殿内,耿弇便入宮到床下進言:“現在更始帝失政,諸將在畿内專權,權貴在京城橫行。天子的命令出不了城門,擅自變更各地的牧守,百姓無法適從,士人不敢自安。搶劫財物、婦女,身懷金玉財寶的人以至於無法活著回家。百姓捶胸,思念王莽新朝。又有銅馬、赤眉之流數十群,每群幾十上百萬人。更始帝不能平定,不久后他們便會失敗。您首先在南陽起兵,破敵軍百萬;現在平定河北,占據了這塊天府之地。以義為名征討四方,發佈號令,天下可以傳檄而定。天下最爲重要,不可令它姓之人得到。現在使者從西方到來,勸説將軍罷兵,這不可以聽從。現在官兵許多死亡逃跑的,耿弇願意回幽州徵召精兵,以成大計。”劉秀非常高興,於是任命耿弇為大将軍,和大将軍吳漢一同北上,徵召幽州十郡兵馬。耿弇回到上谷,逮捕並斬殺了更始帝任命的上谷太守韋順、漁陽太守蔡充,吴漢也斬殺了幽州牧苗曾,兩人得以順利徵召幽州的全部部隊南下。

能畫能兵编辑

秋冬,耿弇跟從劉秀擊破銅馬、高湖、赤眉、青犢諸軍。建武元年(公元25年)春,耿弇跟隨劉秀又追擊尤來、大槍、五幡於元氏。屢次作戰,耿弇常率領精騎爲先鋒,總能擊破打跑敵人。劉秀乘勝在順水北作戰,敵人見情況危急,拼死作戰,劉秀屬下的軍士疲憊,於是大敗,堅守范陽,數日乃得以重振軍心,敵軍也退去。耿弇跟隨劉秀追擊敵軍到容城、小廣陽、安次等地,接連作戰擊破敵軍。劉秀返回薊,耿弇與陳俊馬武景丹蓋延朱祜邳彤耿純劉植岑彭祭遵堅鐔王霸等十二將軍跟隨吳漢,追击贼寇于潞東,又趕到平谷,再與敵軍交戰,斬首萬三千餘級,於是窮追敵軍至右北平無終、土垠之間,到俊靡而回。賊寇因而分散逃入遼西、遼東各地,有的又被烏桓貊人所攻擊,幾乎被消滅乾净了。

建武元年六月己巳(公元25年7月22日),劉秀即皇帝位,耿弇为建威大将軍。當時宗室劉茂聚兵在京、密之間,自稱為厭新將軍,攻下穎川、汝南,人數達十餘萬人,耿弇與驃騎大將軍景丹、強弩將軍陳俊在敖倉攻擊他們,將他們全部擊破降伏了,劉茂投降,被封爲中山王[4]。七月己亥[註 2],光武帝劉秀抵達懷,派耿弇率領彊弩將軍陳俊在五社津駐軍,負責滎陽以東的防務,吳漢則率領十一將軍圍困洛陽的朱鮪[5]。建武二年正月庚辰(公元26年2月22日)劉秀封諸功臣為列侯,耿弇被更封为好畤侯[註 3]

建武三年(公元27年)二月,在大司馬吴漢属下与虎牙大將軍蓋延在軹西共破青犢賊[6]。四月,劉秀親征,鄧奉投降,劉秀想要寬宥他,但被耿弇、岑彭兩人諫止,鄧奉終被處斬[7]。六月,延岑從武關出兵進攻南陽,攻克數城,穰人杜弘率衆人依附。耿弇與在穰地延岑等人交戰,大破敵軍,斬首三千餘級,生擒將士五千餘人,得到三百印綬。杜弘投降,延岑與數騎逃亡東陽。

河北平叛编辑

冬十月壬申,耿弇隨光武帝臨幸舂陵[8],向光武帝進言,請求北上募集上谷兵,攻打叛亂的漁陽彭寵與涿郡張豐,再收取富平、獲索兩伙賊人,向東攻打張步以平定齊地。光武帝覺得他志向遠大,於是同意了。

建武四年(28年),耿弇隨征虜將軍祭遵與建義大將軍朱祜、驍騎將軍劉喜等四將軍奉命討伐涿郡張豐,祭遵先到,擊破張豐[9],又奉命討伐漁陽,耿弇考虑到謀反的漁陽太守彭寵与父亲上谷太守耿況功績相同,又沒有兄弟在洛陽,不敢獨自進兵,於是上書請求前往洛陽,光武帝劉秀下詔回應:“將軍做官,全家爲國效力,所到之處擊破敵軍,功勞極大,有什麽嫌疑要請求召見?暫且和王常共同屯兵涿郡,盡力思考進兵的策略。”耿況聽説耿弇請求召見后,心中不安,便派耿弇、耿舒的弟弟耿國入洛陽,光武帝善待耿囯,封其為黃門侍郎,並加封耿況為隃糜侯。

建武五年(公元29年),彭寵破亡,光武帝派光祿大夫樊宏持節到上谷迎接耿況入京,耿況入京后,被賜予頭等住所,奉朝請,耿舒也被封為牟平侯。耿弇與王常跟从吴漢在平原大破富平、獲索賊军,投降者四萬餘人,又追擊討伐殘黨,直到勃海,上萬餘人投降[10]。光武帝於是下令讓耿弇進討張步。

克拔全齊编辑

耿弇率军东征受劉永命為齊王的張步,耿弇盡數召集降卒,編組成部隊,設置將吏,率太山太守陳俊、騎都尉劉歆東征張步,從朝陽架橋度過濟水。張步聽説后,封大將軍費邑為濟南王,駐軍歷下[11],又分兵駐守祝阿,另外還在太山鍾城列營數十以等待耿弇。

耿弇渡河先攻打祝阿,從早至正午沒有攻克,於是故意放開包圍的一角,讓城中士兵得以逃往鍾城。鍾城的部隊聽説祝阿潰敗也棄營而去。費邑派其弟費敢守巨里,耿弇進軍威脅巨里,派人大量砍伐樹木,宣稱要以此填塞壕溝。又投降的士卒告訴耿弇,費邑聽説了耿弇準備進攻巨里,商議來救援。耿弇於是嚴令軍中趕緊整治攻城器械,公開命令各部要三天後攻打巨里城,暗中則放鬆對俘虜的看管,讓他們逃回。逃回的俘虜將耿弇的攻城日期告知費邑,費邑果然在當天率精兵三萬來救,耿弇很高興,對諸位將領說:“我之所以下令整治攻城器械,就是爲了引來費邑。現在他來了,正合我意”。於是分兵三千守巨里,自己則率精兵登山上坡,居高臨下攻擊費邑,在陣中將其殺死,大破敵軍。耿弇將其首級在巨里示衆,城中人大爲恐慌,於是費敢帶全部部隊逃回張步處。耿弇進城,收繳城中急需,發兵攻打沒投降的城池,平定了四十多座營壘,於是平定了濟南。

張步當時以劇縣為都,派他的弟弟張藍守西安,各郡太守共一萬多人守臨淄,相距四十里。耿弇進兵畫中,處於兩城之間。耿弇看到西安城小而堅固,張藍的部隊又精良,而臨淄雖然名聲大但容易攻破,於是聲東擊西,命令諸校集會,五天後攻打西安。到了預定的日子的半夜,耿弇令各位將領吃飽飯,天剛亮時趕到臨淄。護軍荀梁等人規勸耿弇,認爲應該先攻打西安,耿弇說:“西安聽説我們要攻打,一定日夜防備,而我們出其不意抵達臨淄,一定會讓他們驚慌,一天之内一定能攻下來。臨淄陷落,西安就孤單了,張藍與張步隔絕,一定會棄城而去,這是所謂的攻打一個能得到兩個。如果先攻打西安,不能很快攻下,駐軍於堅城之下,死傷一定大。即使攻克了,張藍領兵回臨淄,合并兵力,觀察我們的虛實,我們深入敵軍,後面沒有運輸,不十日之内,不交戰就會陷入困境中。你們的建議,我認爲不合適。”耿弇攻打臨淄,半日就攻下了,張藍聽説后非常恐懼,率兵逃回劇縣。

冬十月,耿弇下令不得隨意掠奪劇下,必須等到張步來了才能掠奪,以此來激怒張步。張步聽説后,大笑道:“尤來、大彤十多萬人,我都能在他們的軍營擊敗他們。現在耿弇的士兵比他們少,又都已經疲憊,我又有什麽害怕的呢!”於是張步和三個弟弟張藍、張弘、張壽以及過去大彤的將領重異,率兵號稱共二十萬,來到臨淄大城東,準備攻打耿弇。耿弇先出兵到淄水邊,和重異相遇,突騎兵想要出擊,但耿弇擔心如果挫敗張步的銳氣,將使他不敢進兵,於是故意示弱,領兵回小城,列兵陣於城内。張步部隊士氣旺盛,直接進攻耿弇的軍營,和劉歆等人交戰。耿弇登上王宮廢臺瞭望戰場,看見劉歆與張步交鋒,於是自領精兵,在東城下攔腰攻擊張步的軍陣,大破敵軍。作戰中,流矢射中耿弇大腿,耿弇拔刀截斷箭桿,左右之人都不知道這事情。此次戰鬥直到天黑才停息。第二天,耿弇又統兵出戰,此時光武帝劉秀聽説張步攻擊耿弇,親自率兵來救,但還沒有趕到。陳俊對耿弇說:“劇縣的敵軍衆多,可以暫且關閉營門讓士兵休息,等到皇上的部隊趕到。”耿弇說:“天子到了,做臣子的應當殺牛備酒迎接百官,現在反而要把賊兵留給君王嗎?”於是出兵大戰,從早到晚,大破敵軍,殺死殺傷無數,城中溝壑都被填滿了。耿弇知道張步部隊疲乏了,即將撤退,於是預先在左右埋伏下伏兵。半夜時分,張步果然退兵,伏兵出擊,直追到鉅昧水邊,八九十里死尸相連,繳獲輜重兩千多輛。張步回到劇,兄弟各自分兵散去。

幾天後,劉秀親自到臨淄勞軍,群臣集會。光武帝將耿弇比作韓信,對他説:“過去韓信在歷下開創基業,將軍則在祝阿立下功績,這都是齊地的西界,功業相當。但韓信所襲擊的是已經投降的敵軍,將軍獨自攻克强敵,這項功勞比韓信所做要難。又當年田橫酈生,等田橫投降,高祖下詔衛尉酈商不得記仇。張步之前殺害了伏隆,如果投降,我也要下詔令大司徒伏湛不得記仇,事跡又尤爲相似。將軍先前在南陽定下大計,我曾以爲這事草率難以成功,有志者事竟成啊!”

劉秀親自到劇,耿弇又乘勝追擊張步,張步退兵至平壽,蘇茂率萬餘士兵趕來救援,責備張步說:“延岑憑藉南陽的精兵又善於作戰,耿弇都能擊退趕走他。大王怎麽就攻打他的軍營呢?已經呼喚了我,不能等等嗎?”張步答到:“十分慚愧,我無言以對。”[12]。光武帝劉秀派使者告知張步、蘇茂,能斬殺對方投降的人,會封為列侯,於是張步斬殺蘇茂,派使者帶著其首級投降[13]。張步袒露上身,背著斧鑕站在軍門前,耿弇於是用驛車把他送到光武帝處,而自己統軍進城,樹立十二郡的旗鼓,讓張步的士兵按郡到旗幟下。部衆還有十餘萬人,輜重七千多輛,把士兵全部遣散回家。耿弇又領兵到城陽,使五校的餘黨投降,齊地全部平定,整頓軍隊返回京師。

功名自終编辑

建武六年(公元30年),夏四月耿弇与虎牙大將軍蓋延等七將軍受命借道隴西從隴道討伐公孫述隗囂叛乱,諸將於是與其在隴阺交戰,戰敗,耿弇駐屯漆县以防備隗囂[14][15][16]。建武八年(公元32年)春,來歙奇襲占領略陽但遭隗囂以大軍圍攻,夏,光武帝劉秀親征趕來援救,耿弇從征,進兵至上邽,上邽不肯投降,於是建威大將軍耿弇與虎牙大將軍蓋延奉命圍攻上邽[17][18]。建武九年(公元33年)春正月,隗囂病死,少子隗純即位為王,秋八月,耿弇與征西大將軍馮異、虎牙大將軍蓋延、揚武將軍馬成、武威將軍劉尚在來歙統帥下進入天水討伐隗純,攻取安定、北地各處的營堡,次年夏,擊破公孫述將領田弇、趙匡[19]。冬十月,來歙、耿弇、蓋延等攻破落門,周宗、行巡、苛宇、趙恢等帶領隗純投降,隴右各地平定[20][21]

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全国平定,耿弇辞大将軍,時年35岁,以列侯奉朝請,以後天下若有大事,则被召入宫咨询筹策战略。耿弇与弟耿舒耿國耿廣耿举耿霸兄弟六人青紫綬,付重職,当時被傳为佳话。

汉明帝永平元年(公元58年),去世。謚号愍侯

評價编辑

  • 劉秀:“昔韓信破歷下以開基,今將軍攻祝阿以發跡,此皆齊之西界,功足相方。而韓信襲擊已降,將軍獨拔勁敵,其功乃難於信也。又田橫亨酈生,及田橫降,高帝詔衛尉不聽爲仇。張步前亦殺伏隆,若歩來歸命,吾當詔大司徒釋其怨,又事尤相類也。將軍前在南陽建此大策,常以爲落落難合,有志者事竟成也!”
  • 范曄後漢書》:“淮陰延論項王,審料成勢,則知高祖之廟勝矣。耿弇決策河北,定計南陽,亦見光武之業成矣。然弇自克拔全齊,而無復尺寸功。夫豈不懷?將時之度數,不足以相容乎?三世爲將,道家所忌,而耿氏累葉以功名自終。將其用兵欲以殺止殺乎?何其獨能隆也!”“好畤經武,能畫能兵。往收燕卒,來集漢營。請間趙殿,釃酒齊城。率從,亦既有成。圖久策,分此兇狄。洽胡情,單虜跡。慊慊伯宗,枯泉飛液。”

家族编辑

隃麋烈侯
耿况
好畤愍侯
耿弇
牟平侯
耿舒
耿国耿广耿举隃麋侯
耿霸
好畤侯
耿忠
牟平侯
耿袭
美阳桓侯
耿秉
粟邑侯
耿夔
耿恭隃麋侯
耿文金
好畤侯
耿冯
牟平亭侯
耿宝
耿姬美阳侯
耿冲
耿溥隃麋侯
耿喜
好畤侯
耿良
牟平侯
耿箕
林虑亭侯
耿承
耿宏耿曄隃麋侯
耿显
好畤侯
耿协
耿纪隃麋侯
耿援
耿弘

源流编辑

耿氏祖先在漢武帝時期,以吏二千石的身份,從巨鹿遷徙至扶風茂陵[22]

子女编辑

  • 耿忠:襲爵為好畤侯,曾以騎都尉的身份隨窦固出征,在天山攻擊匈奴,詳見其詞條。

後裔编辑

耿弇之弟耿国的玄孙耿紀,陰謀對付曹操,被夷滅三族,家族中只有耿援之孫耿弘存活[23]

相關编辑

傳説编辑

影视编辑

注释编辑

  1. ^ 此爲新朝制度下官名,相当于上谷郡太守。
  2. ^ 按建武元年七月無己亥日,《後漢書》記載當有誤。
  3. ^ 未知其原封侯为何。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後漢紀·光武皇帝紀卷第一》:至宋子,會王郎反,從吏孫倉、衛苞勸弇降邯鄲。
  2. ^ 後漢紀·光武皇帝紀卷第一》:弇亦書與況,盛陳世祖度略,宜速來相見。
  3. ^ 後漢紀·光武皇帝紀卷第一》:況乃馳至昌平,遣小子舒獻馬焉。
  4. ^ 資治通鑑·漢紀三十二》:宗室劉茂聚眾京、密間,自稱厭新將軍,攻下穎川、汝南,眾十餘萬人。帝使驃騎大將軍景丹、建威大將軍耿弇、強弩將軍陳俊攻之。茂來降,封為中山王。
  5.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上》:己亥,幸懷。遣耿弇率彊弩將軍陳俊軍五社津,備滎陽以東。使吳漢率朱祐及廷尉岑彭、執金吾賈復、揚化將軍堅鐔等十一將軍圍朱鮪於洛陽。
  6. ^ 後漢書·吳蓋陳臧列傳第八》:明年春,率建威大將軍耿弇、虎牙大將軍蓋延,擊青犢於軹西,大破降之。
  7. ^ 後漢書·馮岑賈列傳第七》:帝憐奉舊功臣,且釁起吳漢,欲全宥之。彭與耿弇諫曰:『鄧奉背恩反逆,暴師經年,致賈復傷痍,朱祐見獲。陛下既至,不知悔善,而親在行陳,兵敗乃降。若不誅奉,無以懲惡。』於是斬之。
  8.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上》:冬十月壬申,幸舂陵,祠園廟,因置酒舊宅,大會故人父老。
  9. ^ 後漢書·銚期王霸祭遵列傳第十》:四年,遵與朱佑及建威大將軍耿弇﹑驍騎將軍劉喜俱擊之。遵兵先至,急攻豐,豐功曹孟厷執豐降。
  10. ^ 資治通鑑·漢紀三十二》:吳漢率耿弇、王常擊富平、獲索賊於平原,大破之;追討餘黨,至勃海,降者上萬餘人。上因詔弇進討張步。
  11. ^ 後漢書·王劉張李彭盧列傳第二》:五年,步聞帝將攻之,以其將費邑為濟南王,屯歷下。
  12. ^ 後漢書·王劉張李彭盧列傳第二》:帝自幸劇。步退保平壽,蘇茂將萬餘人來救之。茂讓步曰:『以南陽兵精,延岑善戰,而耿弇走之。大王奈何就攻其營?既呼茂,不能待邪?』步曰:『負負,無可言者。』
  13. ^ 後漢書·王劉張李彭盧列傳第二》:帝乃遣使告步、茂,能相斬降者,封為列侯。步遂斬茂,使使奉其首降。
  14.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下》:夏四月丙子,幸長安,始謁高廟,遂有事十一陵。遣虎牙大將軍蓋延等七將軍從隴道伐公孫述。
  15.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下》:五月己未,至自長安。隗嚻反,蓋延等因與嚻戰於隴阺,諸將敗績。
  16. ^ 後漢書·隗囂公孫述列傳第三》:帝知其終不為用,叵欲討之。遂西幸長安,遣建威大將軍耿弇等七將軍從隴道伐蜀,先使來歙奉璽書喻旨。
  17.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下》:進幸上邽,不降,命虎牙大將軍蓋延、建威大將軍耿弇攻之。
  18. ^ 後漢書·李王鄧來列傳第五》:八年春,歙與征虜將軍祭遵襲略陽,遵道病還,分遣精兵隨歙,合二千餘人,伐山開道,從番須、回中徑至略陽,斬囂守將金梁,因保其城。囂大驚曰:『何其神也!』乃悉兵數萬人圍略陽,斬山築堤,激水灌城。歙與將士固死堅守,矢盡,乃發屋斷木以為兵。囂盡銳攻之,自春至秋,其士卒疲弊,帝乃大發關東兵,自將上隴,囂眾潰走,圍解。
  19. ^ 後漢書·李王鄧來列傳第五》:於是大轉糧運,詔歙率征西大將軍馮異、建威大將軍耿弇、虎牙大將軍蓋延、揚武將軍馬成、武威將軍劉尚入天水,擊破公孫述將田弇、趙匡。
  20. ^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下》:冬十月,中郎將來歙等大破隗純於落門,其將王元奔蜀,純與周宗降,隴右平。
  21. ^ 後漢書·李王鄧來列傳第五》:明年,攻拔落門,隗囂支黨周宗、趙恢及天水屬縣皆降。
  22. ^ 後漢書·耿弇列傳第九》:耿弇字伯昭,扶風茂陵人也。其先武帝時以吏二千石自巨鹿徙焉。
  23. ^ 後漢書·耿弇列傳第九》:後曹操誅耿氏,唯援孫弘存焉。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