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

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历史:简明教程》(俄語:История Всесоюзной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й Партии (Большевиков): Краткий курс),簡稱《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俄語:Краткий курс истории ВКП(б)),是1938年苏联出版的斯大林主义历史著作,主要论述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历史,对苏联国内意识形态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影响深远,被称为“共产主义圣经[1]和“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知识的百科全书”。1938年9月到1953年的15年里,共出版67种文本,再版3百余次,总印数达4281.6万册,是苏联图书出版史上发行量最大的书籍之一。

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历史:简明教程
原名История Всесоюзной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й Партии (Большевиков): Краткий курс
作者集体编写,聯共(布)中央特設委員會
类型历史
语言俄语
发行情况
出版机构OGIZ Gosizdat (第一版)
出版日期1938年10月1日
出版地苏联
媒介印刷
页数350页 (第一版)
规范控制
OCLC8504242

出版编辑

1932年,苏联领导人斯大林曾决定,“结束对党史叙述的随意性和混乱状态,消除在已出版的许多党史教科书中存在的大量各种不同的观点和对党的理论和党的历史中的一些重要问题的随意解释。”在他的主导下,联共(布)中央成立了“编写联共(布)党史小组”,授权全体中央书记即斯大林、波斯特舍夫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斯捷茨基皮亚特尼茨基负责审定工作。1935年10月成立了以联共(布)中央书记日丹诺夫为首的筹备编写这部教科书的专门委员会(即联共(布)中央特设委员会)。[2][3]

1938年9月起在《真理报》登载,次月出版。全书共12章,叙述了自1883年至1937年的历史。《真理報》發表的期間,共産國際執委會迅速做出決議,要求各國共産黨要認真學習。[4]《真理报》发表社论称:“认真地、仔细地、坚持不懈地研究《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是每个布尔什维克、党员和非党人士的职责”,并且强调进行浩大的宣传鼓动工作。联共(布)中央称这本书为“掌握布尔什维主义的不可取代的指南”、“具有世界意义的伟大历史文献”。俄国东正教认为俄罗斯民族是“上帝选定的民族”,要他们担负“第三罗马”的使命来拯救世界。布尔什维克的“世界革命”思想基本上脱胎于此。[5]

1938年9月27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决定把此书翻译成法文英文德文波兰文捷克文瑞典文芬兰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中文日文马来文、“印度斯坦文”、保加利亚文和“南斯拉夫文”,最后期限为1938年11月15日,历时1个半月。 联共中央专门决议根据联共历史来说明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基本思想,以在全世界推广斯大林模式[6]

在1930年代,斯大林曾试图借《苏联国内战争史》向世界传授俄国革命的经验,他认为“《简明教程》的一项任务,就“是要清洗脑筋,以免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些众所周知的概念和术语低级趣味化,完全恢复作为布尔什维克主义财富的那些观点,使其不受灰渣的侵袭,使其不被低级趣味化。”[7]1938年11月14日,联共中央决议《简明教程》“是对联共党史的主要问题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官方的、可信的说法,不允许有任何其他的、任意解释。”

此书出版后,其他所有关于联共党史的著作统统被封存或烧毁,关于联共历史上的各种事件、人物的写法、评价统统按照《简明教程》改写,斯大林成了党史中的主角。联共中央和共产国际执委会立即发出通知,要求联共全体党员和各国共产党人都要认真学习,并将书中的口径作为理解苏共党史和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唯一范本。[8]该书的出版的目是“要给党的积极分子对联共(布)党史有一个统一的指导,使党员和积极分子对这种指导不产生怀疑...表达思想、说明观点、阐述党的方针”。[9]1939年10月1日,《教程》出版一周年,《真理报》称《教程“是斯大林本人对我们干部的关怀和最大的关注”,“是中国劳动人民获取马克思列宁主义领域中基本知识的百科全书”,“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宝库的最有价值的新贡献并且是其辉煌的发展”,“是最先进的科学”。同时,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教研室被取消,除了人文科学各系外高校停止了哲学课。[10]苏联高等院校开设“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基础”的新课程,以《简明教程》作为教材,直到苏共20大以后此课程才被取消。[11]当时,此书成为了理论和意识形态的准则,规定了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范围。

该书在苏联国内再版300多次,译成31个国家的文字,在世界共发行了约4.7亿册。[12]为了检查和控制的顺利进行,斯大林在组织机构上进行了调整,把党的宣传鼓动工作集中在一个部门,与报刊部合并为统一的联共(布)中央宣传鼓动局,同时在每个共和国、边疆区和州的党组织中成立相应的宣传鼓动部。1939年10月19─20日,共産國際執委會決定廣泛宣傳和學習该书。

内容编辑

编写期间,斯大林本人提出了编写依据[13]

  1. 为在俄国建立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民主主义的政党而斗争(从普列汉诺夫的“劳动解放小组——1883年到《火星报》最初几期的问世——1900—1901年”)
  2.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成立和党内布尔什维克派与孟什维克派的出现(1901—1904年)
  3. 日俄战争和第一次俄国革命时期的孟什维克和布尔什维克(1904—1907年)
  4. 斯托雷平反动时期的孟什维克和布尔什维克以及布尔什维克形成为一个独立的社会民主工党(1908—1912年)
  5. 第一次帝国主义战争前工人阶级兴起时期的布尔什维克党(1912—1914年)
  6. 帝国主义战争和第二次俄国革命,即二月革命时期的布尔什维克党(1914—1917年2、3月)
  7. 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准备和发动时期的布尔什维克党(1917年4月—1918年)
  8. 国内战争时期的布尔什维克党(1918—1920年)
  9. 转向恢复国民经济和平工作时期的布尔什维克党(1921—1925年)
  10. 为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而斗争时期的布尔什维克党(1926—1929年)
  11. 为农业集体化而斗争时期的布尔什维克党(1930—1934年)
  12. 建成社会主义社会和实施新宪法时期的布尔什维克党(1935—1937年)

五阶段论编辑

列宁和斯大林提出了“五种社会形态说”或“五阶段论”[14],认为人类历史是沿着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的直线发展。理论的源头自马克思和恩格斯,如《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雇佣劳动与资本》以及《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15]斯大林在《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的《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一节中把五种社会形态体系化,变成了自然科学意义上绝对不可更改的规律。该书与《苏联共产党历史》提出“人民才是历史的真正的创造者”。历史的进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

阶级斗争学说编辑

斯大林强调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不可避免,认为“如果不作这样的说明,联共历史上各种流派的斗争就会被看作是不可理解的纠纷,而布尔什维克就会被看作是一些不可救药的好闹纠纷和好打架的人。”该书出版期间,苏联正值大清洗,该书为此提供了依据,认为社会主义建设阶段阶级斗争越来越尖锐的理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理论,说这是“列宁的著名原则”。[16][17]

民主集中制编辑

该书把民主集中制概括为:“(一)党的各级领导机关从上到下按选举产生;(二)党的各级机关定期向自己的党组织报告工作;(三)严格遵守党的纪律,少数服从多数;(四)上级机关的决议,下级机关和全体党员必须绝对执行。”[18]

结论编辑

  1. 没有一个革命无产阶级政党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就不可能胜利;
  2. 工人阶级政党不掌握马列主义理论,就不能充当无产阶级革命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3. 不粉碎破坏工人阶级统一的小资产阶级政党,无产阶级革命就不能胜利;
  4. 工人阶级政党要同自己队伍中的机会主义者作不调和的斗争;
  5. 党不能陶醉于胜利而骄傲,要注意自己工作中的缺点,承认并开诚布公地及时纠正自己的错误,才能成为工人阶级的领导者;
  6. 工人阶级政党要同群众建立广泛联系,倾听群众呼声、了解群众疾苦,要有教导群众而且向群众学习的决心。
  7. 苏联已经建成社会主义社会,开始向共产主义过渡。

该书的特点是“以论代史”,将史实按照主观论述需要加以剪裁,突出部分领导人的个人作用。批判者认为该书是一部“无人化”的历史,在其中仅有类似于列宁、斯大林两个英雄人物,以及一群反对他们的“鬼”。将苏俄历史改为一部“路线斗争”史。把十月革命的胜利说成是列宁和斯大林两人领导的,为他从肉体上消灭十月革命的其他领导人托洛茨基、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制造了“根据”。[19][20]斯大林在《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宣告:“苏维埃国家的主人是苏联人民,而李可夫、布哈林、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之流的老爷不过是暂时窃据了国家职务,而这个国家是随时都可以把他们从办公室里当作垃圾扔出去的。”

斯大林为统一各国共产党口徑,宣称蘇聯所做的一切,包括與德國簽訂互不侵犯條約都是正確的,是為了保衛和平與支援世界的社會主義運動;蘇聯的社會主義建設道路是一條金光大道,與一切機會主義分子決裂和分道揚鑣、高速工業化、苏联农业集体化、以“大清洗”的方式無情鎮壓階級敵人和人民之敵是社會主義的必由之路,只有他的越来越尖锐的党内斗争和社会上的阶级斗争以及“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理论才是维持苏联大国和强国地位的保证。蘇聯已經建成了社會主義,正在向共産主義過渡;斯大林是列寧主義的惟一繼承人,並且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一切勝利皆是在斯大林的領導下取得的,列寧—斯大林的路線必勝。因此,武装保衛蘇聯,就是保衛世界的和平與社會主義,而為了保衛蘇聯,就必須捍衛斯大林的英明和正確。[21]斯大林所主笔《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与日丹诺夫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及诸多政治读物样板确立“党文化”。[22]

对领袖的神化,对斯大林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神化,对斯大林主持下的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神化,对斯大林个人崇拜的神化就成了《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的主线。斯大林死后,苏联重新编写《苏共党史》;赫鲁晓夫倒台后,勃列曰涅夫时期又重新编写;戈尔巴乔夫时期又要重新编。斯大林的后来者们,无论是马林科夫赫鲁晓夫,还是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都没有能摆脱《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的书写历史的方法。[23]

争议编辑

《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是由斯大林提供大纲、提供分期法,最后又由斯大林审阅定稿,推行斯大林个人崇拜。反斯大林主义者认为,这部著作对列宁创建党的历史做了大量的篡改和歪曲,其主要观点为:

  1. 新经济政策阶段及其概念被完全排除在党史之外,这就基本否定了列宁的这一创造性政策。
  2. 制造了俄国革命的“两个中心”、“两个领袖”的理论,把斯大林提到了同列宁并列的地位。
  3. 把一部生动丰富的党史变成了一部干瘪枯燥的党内斗争史。斯大林是除列宁之外提供正确路线、方针和正确理论的唯一“源泉”。
  4. 编撰者以种种手法歪曲历史,或借助斯大林的言论为历史事件定性,或者通过突出斯大林著作的方法夸大其历史功绩,甚而通过伪造史实,制造斯大林同列宁的“伟大友谊”,以抬高其历史地位。

苏共二十大编辑

1956年2月,赫鲁晓夫苏共二十大上开始批判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24],3月28日《真理报》发表题为《为什么个人崇拜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精神格格不入?》的专论,列举了《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和《斯大林传略》两本书,指责斯大林把一切功劳都归于自己。首次公开批判斯大林的个人崇拜。[25]苏共二十大以后,在全世界掀起了批判斯大林的政治浪潮,该书停止出版。当赫鲁晓夫要在某些方面的表层上调整斯大林模式,与中国共产党产生分歧和论战。南斯拉夫则要求“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反对中共的“斯大林主义准则”。[26]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针对苏联、东欧国家改革反而强化斯大林模式,直到发动文化大革命,把对斯大林模式的任何调整都看成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27]反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复辟”,中国以更加强化的方式来发展经济,1958年开始搞“大跃进”、刮“共产风”。[28]

1987年,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重新评价了布哈林,开始重新审视以《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为基础的整个意识形态。他认为“(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全盘否定斯大林)是对极权主义体制的第一次冲击,这是使我国社会朝民主化迈进的第一次尝试。” [29]1988年底,苏联开始修改从斯大林时代所沿袭下来的哲学教科书,推出全新的教科书《哲学导论》,试图完整展现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的全部丰富”[30]1986年,苏联历史学家马斯洛夫撰文揭示了斯大林对联共党史的篡改。他强调斯大林是有意识地对党史科学进行特殊控制,使之为个人目的服务。[31]

对中国共产党的影响编辑

 
1949年中国庆祝斯大林生日

《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是对中国共产党有过重大影响的著作,使斯大林模式传入中国。[32]1938年出版后迅,任弼时协助苏联外文出版局校订中译本并参与翻译工作。[33]1938年,出版两个月后,《延安日报》开始出现相关介绍。1941年,为加大宣传而发行到十万余册,中共中央高度评价此书为“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是百年来对国际共运的总结”。[34]此书成为中国共产党学习和宣传马克思的主要教材。[35][36]

此教程曾长时期被指定为中国全国高校“马列主义基础课”教材。1941年延安整风运动期间,毛泽东表示“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又应以《苏联共产党(布)历史简要读本》为中心教材。《苏联共产党(布)历史简要读本》是一百年来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最高综合和总结,是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的典型,在全世界还只有这一个完全的典型。”[37]1938年毛泽东在中共六中全会上根据指出“共产党是反对自己国家的帝国主义战争”。[38]1945年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仿照斯大林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的方法,通过正确与错误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对比,来树立毛泽东的绝对权威和正统地位。[39]在1949年以后,中共进一步模仿斯大林的做法,写出一部更系统的类似《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那样的中共党史教科书《中国现代革命史讲义》,特点是“以乔木同志的书为经,以伯达同志的书为纬”,同时参照毛泽东的著作和党报各个时期的社论,基本上是史从论出。[40][41]文化大革命后,除了毛泽东以外,几乎所有在毛泽东之前或与毛泽东同时代的中共党的领导人,在中共党史书中或者被隐去姓名、事迹,或者都成了反革命小丑,共产党历史上的每一项成功,不管有无事实依据,统统记在了毛泽东的头上。

中共上台后,《简明教程》被指定为广大干部学习的基本教材。从50年代初起,宣传部、教育部等就陆续做出规定,强调要“通过党史宣传与教育,帮助人们了解党的历史经验,认识中国近现代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懂得‘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和‘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真理,系统地了解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观察问题、解决问题,增强识别和抵制各种错误思潮的能力”。[42]1956年之前《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还是全国高校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课的主要教材。此外,中共在《简要读本》的指导下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土地改革、三反五反、思想改造、清查胡风反革命集团、[43]整风反右、大跃进、反修、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四清),直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政治运动。[44]1964年2月《简明教程》录入中宣部的《干部选读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目录》作为中共高级干部提高理论水平的教材。[45][46]而凡是马克思以后的非马克思主义著作只能内部发行。

参考文献编辑

  1. ^ 梅德韦杰夫,2004年俄罗斯教育部重印《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后记
  2. ^ 《联共(布)党史》:“联共(布)中央委员会的编辑委员会在斯大林同志领导下,并在他最积极地参与下,创作了《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
  3. ^ 《斯大林传略》:“1988年《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出版了,这本书是由斯大林同志执笔写成的,并且得到联共(布)中央编辑委员会的批准。”
  4. ^ 聞一:為什麼《聯共(布)黨史》會成為各國共産黨的必讀教材?(上). [2013-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0). 
  5. ^ 凤凰网历史频道对话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马龙闪研究员. [2013-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9). 
  6. ^ 《关于〈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出版后怎样进行党的宣传》,《联共(布)关于宣传鼓动的决议和文件》,人民出版社1953年版第436页
  7. ^ 闻一:为什么《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会成为“惟一的党史教科书”?[永久失效連結]
  8. ^ 周尚文《1930年代的蘇聯史學》,2005年5月《上海行政學院學報》. [2012-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9. ^ 斯大林在宣传员会议上关于《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的发言(1938年10月1日)[G]//沈志华.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11卷.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624-625.
  10. ^ 张亮,《政治的逻辑与哲学史——重读日丹诺夫1947年6月24日的讲话》,《学术界》2006年3期
  11. ^ 郑异凡:《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2012-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24). 
  12. ^ 陆南泉,《斯大林模式究竟是怎样形成的》,《探索与争鸣》2010年第2期[永久失效連結]
  13. ^ 1937年5月6日,《真理报》发表了斯大林给编写者的信
  14. ^ 列宁1919年的《论国家》,斯大林1938年的《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
  15. ^ 北京日报:关于“五种社会形态说”的若干论争. [2012-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22). 
  16. ^ 斯大林哲学著作-《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结束语[永久失效連結]
  17. ^ 章世鸿:重新审视《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 [2013-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18. ^ 李延明:民主集中制剖析. 共识网. 2012-02-06 [2012-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26). 
  19. ^ 李凌:从苏联到俄罗斯. [2016-1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3). 
  20. ^ 《苏联大清洗70年祭》摘评,《凤凰周刊》2008年第1期. [2012-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2). 
  21. ^ 為什麼《聯共(布)黨史》會成為各國共産黨的必讀教材?(下). [2013-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3). 
  22. ^ 周正章:话说日丹诺夫情结. [2013-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2). 
  23. ^ 话说《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风雨敲书窗》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1999年版
  24. ^ 赫鲁晓夫《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秘密报告出台内幕. [2012-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5. ^ 苏共二十大的内外反响和中苏关系. [2012-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26. ^ 1963年7月27日人民日报《叛徒铁托集团大肆吹捧苏共中央公开信 叫嚷“不能同中国观点妥协”希望中苏破裂》
  27. ^ 1968年1月30日人民日报《“数典忘祖”》:“正是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大反斯大林,大反马克思列宁主义,抛出了一连串的修正主义谬论,形成了一套修正主义路线。”
  28. ^ 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的苏联模式:改变的和没改变的. [2013-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9). 
  29. ^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马晓明:苏联学者论苏共二十大与“六十年代人”. [2012-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06). 
  30. ^ 苏联《哲学问题》载《苏联的新哲学教科书(专栏)》,《哲学译丛》1989(2)
  31. ^ 帅永章,《苏学者评斯大林与《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国党政干部论坛》1989年第04期
  32. ^ 李颖:共产国际负责中国问题的组织机构的历史演变(1920—1935),《中共党史研究》2008年第6期. [2012-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18). 
  33. ^ 我的爷爷任弼时. [2012-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4. ^ 试析《历史决议》突出毛泽东的原因. [2012-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5. ^ 毛泽东思想年编. [2012-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6. ^ 邹谨 唐棣宣, 毛泽东的马克思主义观,《北京电子科技学院学报》2011年09月. [2012-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03). 
  37. ^ 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 [2012-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8. ^ 战争和战略问题. [2012-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39. ^ 尤国珍, 《党史博采》2005年第10期,《试析<历史决议>突出毛泽东的原因》. [2012-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3). 
  40. ^ 杨奎松:50年来中共党史研究的学术发展. [2012-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5). 
  41. ^ 中共党史研究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42. ^ 张静如、唐曼珍主编《中共党史学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41页
  43. ^ 人民日报1955年05月《重要的教训》:这里,我引用“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第十章有一段话,对我们同胡风集团作斗争,极有现实的指导意义:“政治上的两面派通常总是从欺骗开始做起,用欺骗人民,欺骗工人阶级,欺骗工人阶级党的手段来干自己的黑暗勾当。然而,决不可把政治上的两面派看作单只是一些骗子。政治上的两面派乃是一伙毫无宗旨的政治野心家,他们早已丧失了人民方面的信任,于是就采用欺骗的方法,采用蜥蜴变色的方法,采用拐骗的方法——随便采用什么方法都可以——来企图重新博得信任,只求为自己保持着政治活动家的资格。政治上的两面派乃是一伙毫无原则的政治野心家,他们甘愿倚靠随便什么人,甚至倚靠盗匪分子,甚至倚靠社会败类,甚至倚靠人民死敌,以便在‘适当时机’来重新爬上政治舞台,来骑在人民颈上充当人民的‘统治者’。”
  44. ^ 1954年06月《人民日报》《苏联共产党的历史证明了党的统一、团结是革命胜利的保证——学习“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结束语第四条的笔记》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苏联共产党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工人阶级政党不与自己队伍中的机会主义者作不调和的斗争,不把自己队伍中的投降主义者粉碎,就不能保存自己队伍的统一和纪律,就不能实现其为无产阶级革命底组织者和领导者的使命,就不能实现其为社会主义新社会的建设者的使命。”苏共底历史,就是与各种机会主义派别进行斗争并把它们清除出去的历史,也就是在与它们斗争中不断获得巩固和发展因而保证革命事业节节胜利的历史。”
  45. ^ 中共中央关于组织高级干部学习马恩列斯著作的批示. [2012-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46. ^ 伍屏芝:中苏论战与党的思想政治教育思路转换[永久失效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