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共(布)清党

苏俄清党

清党联共(布)及其前身俄共(布)采取的纯洁党组织的政治运动和组织措施。

联共(布)(包括俄共(布))历史上,从1919年到1939年曾开展过五次全党规模的清党。清党是在联共(布)中央的领导下,以大规模组织清洗的方式,将不符合党员标准的人成批清除出党。[1][2]

第一次清党编辑

1919年3月到10月。俄国十月革命后一年多时间内,俄共(布)党员成分变化很大。十月革命前,党员约24万,绝大多数党员是工人。十月革命后,俄共(布)成为执政党,入党人数猛增,其中有大批农民和小市民。党内纪律松弛、违法乱纪现象抬头。到俄共(布)第八次代表大会时,党员已达31.3万。1919年3月18日,俄共(布)第八次代表大会召开,大会决定:第一,对全体党员进行一次普遍重新登记;第二,此后党应密切注意自己的社会成分。重新登记即重新审查党员,将不符合党员条件者不予登记(即清除出党)。俄共(布)还利用战争条件来检验党员的党性,在动员中不愿上前线者被清除出党。此外还利用“共产主义星期六义务劳动”清党,“凡是在1917年10月25日以后入党而没有以特别的劳动或功绩证明自己绝对可靠,对党忠实和能够成为共产党人的一切党员,都应当经过这样的审查。”此次清党共清除14万多人。在苏维埃处于帝国主义及白军包围的情况下,1919年8月到9月,俄共(布)各地党组织在完成党员重新登记后相继举办“征收党员周”,仅俄罗斯联邦欧洲部分38个省便有20多万人(主要是工人)入党。到1920年3月,党员总数增长到61.1万。[1][2]

第二次清党编辑

1921年6月到12月。是在国内战争结束、新经济政策实行之际开展。到1921年俄共(布)第十次代表大会时,党员人数已达73万人。大批优秀党员已在国内战争中阵亡,大量新党员是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入党手续也不严格。党内部分势力结成派别,反对新经济政策。1921年3月俄共(布)第十次代表大会通过《关于党的建设问题》的决议,对清党作出规定。1921年6月21日,俄共(布)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通过《关于党员审查、甄别和清党问题的决议》,具体部署清党。这次清党中,征询非党劳动群众对被审查党员的意见,作为衡量党员的重要标准。列宁在 《关于清党》一文中指出了重视非党劳动者意见的重要性。利用此次清党,消除了派别活动,俄共(布)第十次代表大会宣布立即解散一切按照某种纲领组成的派别,如“民主集中派”、“工人反对派”等等;对违反代表大会决议者,立即无条件开除出党。列宁也说只要这些人停止派别活动,仍可留在党内任职。清党中规定了更严格的入党条件。1921年12月,俄共(布)代表会议总结了这次清党,通过《关于根据审查党员的经验巩固党的问题的决议》。此次清党共清除党员21万人。到1922年3月俄共(布)第十一次代表大会时,党员总数已降至53.2万人。1922年,列宁向俄共(布)第十一次代表大会写了《关于接受新党员的条件》的信,总结1921年清党的经验教训。根据列宁的建议,俄共(布)第十一次代表大会将接收入党人员的情况分为三类。这一规定又写入了第十二次代表大会通过的党章。1922年到1928年几次局部对非工人支部的清党中,被开除、自动退党、没有重新登记的党员及预备党员共260144人。[1][2]

第三次清党编辑

1929年4月到1930年6月。1929年4月联共(布)第十六次代表会议通过《关于清洗和审查联共(布)党员和预备党员的决议》,开始第三次清党。联共(布)监察委员会组成审查委员会,负责清党工作。清党的核心任务是改变党的社会成分。提出“到1930年底,争取党的成分中至少有一半是生产工人”。清党仍重视吸收非党工农群众参加并发表意见。 另外还通过各种报刊、会议,广泛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在清党中吸收数十万产业工人入党。联共(布)第十六次代表大会对这次清党作出总结。[1]

第四次清党编辑

1933年到1934年。1932年12月1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清党。1933年1月12日,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的联席会议追认了中央政治局决议,开始清党。此次清党组织方法和工作方法与前几次清党相同。清党决议中未强调改善党的成分, 却强调“在党内确保无产阶级铁的纪律”。清党中未同时举行集体入党,也停止了吸收党员。清党还提出“把一切不可靠的、不坚定的和混进党内的分子清洗出党”。这种提法使一些地方出现打击报复、迫害党员的现象。1933年1月清党开始,1934年结束。1935年审查党证。1935年12月,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总结了清党及审查党证工作。此次清党共清除党员104780人。[1]

第五次清党编辑

1936年9月到1939年。即斯大林主导的大清洗。1934年12月1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列宁格勒州委书记基洛夫被暗杀。内务人民委员会经一年多预审及调查,认定基洛夫是被“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暗杀集团总部”谋杀。1936年8月,苏维埃最高法院军事审判庭公开审判”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暗杀集团总部”主要成员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19人。其中16人被判处死刑。1936年9月,中央政治局任命叶若夫接替雅戈达为内务人民委员,在党内开始全面清洗。这次清党与前几次清党的对象不同,方法也不同,造成了严重的恶果。清党对象不仅是不符合党员标准者,还有党内暗藏的特务、间谍、托洛茨基分子等反革命分子。清党方法不再是党组织与群众参与相结合,而是党组织与专政机关相结合。对被清洗者采取逮捕、监禁、枪决。造成大批冤案。1937年3月和1938年1月,联共(布)中央两次做出决议,纠正清党中发生的盲目开除、迫害党员等错误。1939年3月联共(布)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上,斯大林作修改党章的报告,肯定清党成绩,并提出今后将停止定期大批清党的做法,党可用普通方法将违反党纲、党章、党纪者清除出党,该结论被写入党章。此次清党共清除党员27万人。[1]

1939年3月联共(布)第十八次代表大会通过的决议中提出,今后不再开展大规模清党运动, “停止按期大批清党,规定党可以采用普通方式把违反党纲、党章、党纪的人清除出自己的队伍。”此后苏联未再进行过大规模清党,但仍进行过清除党员的工作。例如1973年到1974年更换党证期间,约34万多人因为背离党的生活准则、违反纪律、同党组织失去联系而未领到新党证。[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张德友. 对联共布清党运动的历史考察及其反思.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2004年, (第4期). 
  2. ^ 2.0 2.1 2.2 张锡恩. 可把党员分成三类进行管理——关于健全党员退出机制的思考. 人民论坛政论双周刊. No. 总第404期. [2015-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4) –通过news.s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