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士提反書院大屠殺

聖士提反書院大屠殺是發生於香港保衛戰晚期的一宗大屠殺事件,侵略香港的日本皇軍聖士提反書院殺害大量傷兵、護理人員教職員[1]

案發經過编辑

臨時英軍醫院编辑

位於赤柱的聖士提反書院在1903年創立,是一所基督教男校,目的是讓華人男童能夠接受類似英國公立學校所提供的教育[2]香港保衛戰爆發後,英屬香港政府臨時徵用聖士提反書院作為軍方醫院英语Military hospital,以治療傷兵,校舍的外部有表示醫療用途的紅十字符號[3]

香港保衛戰於1941年12月8日爆發,日軍於12月18日晚上登陸香港島駐港英軍在港島與日軍爆發激戰,但英軍發動的三次反攻皆告失敗。面對兵力佔絕對優勢的日軍,在港島東部指揮英軍東旅部隊的華里士准將,於12月22日決定將餘下的東旅部隊集中到赤柱,以期打持久戰[4]。12月23日,淺水灣及大潭等地先後失守,日軍逼近赤柱,英軍東旅部隊於赤柱村至赤柱炮台間建立三道防線死守赤柱半島,而書院位於第二及第三道防線之間[5]。12月24日晚上,日軍在猛烈炮轟後對赤柱發動大規模進攻,赤柱村防線於12月25日凌晨被日軍攻破[6]。當時在書院內有逾百名傷者[7]:29,而所有護士均穿著制服,並戴上有紅十字符號的袖章[8]:53。雖然當時正值聖誕節假期,大部分學生都不在校內,但有60名海外留學生仍然留在書院,校內亦有其他職員[3]。事發時,聖士提反書院內亦有加拿大陸軍隨行神職人員[7]:29

日軍發動屠殺编辑

1941年12月25日凌晨4時,日軍攻進聖士提反書院,也有指日軍是在清晨6時左右攻入書院[7]:29,亦有倖存者憶述日軍是在5時30分左右闖入[8]:52–53。日軍攻入書院大樓後,日軍士兵便用刺刀殺害15名卧牀的傷兵,並把職員和能夠行走的傷者趕入儲物室,沒有任何武器的傷兵及職員先後被殺。一名倖存者在翌日發現有2名傷兵遭到肢解,眼珠被人挖掉,耳朵舌頭則被割去[7]:29–30。有些日本士兵把傷兵的屍體當作墊子,在上面輪姦女護士,並在強姦後傷害或殺死她們[9]:241。一些教職員為了保護學生而留在書院內,最後亦喪生。有人嘗試在門口放置阻礙日軍士兵進入的杆子,結果遭日軍射殺,其屍首更被日軍士兵以刺刀反复穿插[8]:53

香港淪陷後,聖士提反書院被改為赤柱拘留營[3],直至1945年8月30日香港重光。戰後,一名倖存的加拿大陸軍隨行神職人員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上作證,憶述自己在大屠殺期的見聞[7]:30。有文獻記載在大屠殺遇害的英國護士姓名,但遇害的華裔護士身份至今仍未能確認[8]:53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 2013-09: 397–401. ISBN 9789888254347. 
  2. ^ 校史簡篇 - 薪火相傳 人材輩出. 聖士提反書院. [2015-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6). 
  3. ^ 3.0 3.1 3.2 街知巷聞﹕聖士提反書院 集中營拘留歲月. 明報. 2015-06-21 [2015-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6). 
  4. ^ 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 2013-09: 268. ISBN 9789888254347. 
  5. ^ 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 2013-09: 274–275. ISBN 9789888254347. 
  6. ^ 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 2013-09: 280. ISBN 9789888254347. 
  7. ^ 7.0 7.1 7.2 7.3 7.4 謝永光. 戰時日軍在香港暴行. 明報出版社. 1991. 
  8. ^ 8.0 8.1 8.2 8.3 Charles G. Roland. Massacre and Rape in Hong Kong: Two Case Studies Involving Medical Personnel and Patients.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History (Sage Publications, Ltd.). 1997, 32. 
  9. ^ 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五十周年學術討論會論文集. 香港珠海書院亞洲研究中心.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