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聶緝槼(1855年-1911年),字仲芳,湖南衡山人,清末官僚资本家,聶亦峰之子,曾国藩女婿,官至浙江巡抚,创办私有上海恒丰纺织新局

生平编辑

1876年与曾国藩小女儿曾纪芬结婚。1882年经过李鸿章保荐,任上海江南制造局会办,2年后升为总办。1890年升任上海道台。1892年国有企业上海机器织布局因失火停产,经盛宣怀策划,聂缉椝执行并参股,于1894年在原厂基础上,组建商办华盛纺织总厂。1894年任浙江按察使,任期铸造铜元,筹集浙江省担负的甲午赔款。1899年署理江苏巡抚。1901年调补安徽巡抚,1903年调任浙江巡抚。1904年指使自家账房先生汤癸生和三子聂云台出面组建复泰公司,承包华盛纺织总局。1909年聂云台买下华盛全部股份,改名为"恒丰纺织新局"。1906年,光緒三十一年,聶緝槼被禦史姚舒以所謂任用私人和擴張銅元局參劾,朝廷令福州將軍崇善查覆,雖據查明沒有問題,但最後以一個所謂「聽信隨員」的罪名,讓聶緝槼「奉旨開缺」。事實是:原浙江銅元局總辦劉更新(道臺)辦事不力,聶緝槼改派朱幼鴻(也是道臺)任銅元局總辦。朱到任後,局中盈利十餘萬,聶緝槼對朱作出獎勵,委任他署糧道。按原來規定,銅元局的餘利,應有一部分留給巡撫署,但聶緝槼沒有留,批做公派出洋留學生的經費和練兵經費,這本來是有利於國家的舉措。由於其他不得誌者妒忌怨恨,又剛巧有一個不稱職的道臺被聶緝槼參劾,懷恨報復,糾集仇恨聶緝槼的人,結納禦使參劾聶緝槼,朝廷查核結果是參劾並無依據,但因幕後原因,只得以類似莫需有的罪名——「聽信隨員」,將聶緝槼開缺。但在聶緝槼逝世時,朝廷還是以某種照顧朝廷體面的形式恢復了聶緝槼的名譽——「已故開缺浙江巡撫聶緝槼,著加恩照巡撫例賜恤,任內一切處分,悉予開複,......」。。在洞庭湖沅江南县一带围湖造田,置淤田4万余亩,名为种福垸。1911年病逝。

家庭编辑

  • 高祖父:聶焘乾隆四年(1739年)己未科進士,二甲第八十八名。
  • 父:聶泰,本名聶爾康,號亦峰,咸豐三年(1853年)癸丑科進士,三甲第六名。
  • 母:張氏。
  • 妻:曾紀芬(1852年-1942年),號崇德老人,曾國藩季女。
  • 長子:聶其賓(1876年-1892年),早逝。
  • 次子:聶其昌(1879年-1954年),字隽威,娶左宗棠長孫女左元宜(1875年-1936年)。
  • 三子:聶其傑(1880年-1953年),字雲台,法號慧傑。實業家、佛學家。娶江西太和鹽商、廣東候补道的女儿萧氏。
  • 四子:聂其緯(1883年-1968年),字管臣,日本政法大學留學,曾任中國銀行副总裁,中孚銀行恊理。1901年娶廣東陸路提督、太子太保劉松山的孫女、山西布政使劉鼒的女兒劉氏(1881年-?年)。
  • 五子:聶其焜(1888年-1980年),字潞生,曾任恒豐紗廠董事長、總經理。娶四川盐荣道黄承暄的女儿黄蕴仁(1886年-1940年)。
  • 六子:聶其賢(1890年-1913年),字閣臣,娶浙江杭嘉湖道陳乃翰的女儿陳守棣。
  • 次女:聶其純(1891年-?年),字筱舜,由俞大維的舅舅曾廣鐘作媒,1910年2月嫁福建闽侯人卓孝復之子卓宣謀(字君衛),臺湾實業部参事。
  • 三女:聶其璞(1894年-1957年),字叔瑜,1910年2月在长沙嫁瞿鸿禨之子瞿宣颖(1892年-1968年?),字兑之,號蛻園,復旦大學畢業。
  • 七子:聶其煐(1897年-1972年),字慎馀,留學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系,曾任民國廣州統稅局副局長。娶李瀚章的九女兒李敬萱(1897年-1992年)。
  • 四女(庶出章淑人):聶其璧(1901年-1990年),1923年嫁科學家周仁(1892年-1973年),字子兢,盛宣懷外甥孫,蔡元培内弟。
  • 八子:聶其焌(1906年-?年),字少萱,娶杭州藩司顏筱夏的孫女、咸豐二年(1852年)壬子恩科進士梅啓照(1826年-1894年 ,字筱岩)的外孫女顏寳航(?年-1999年)。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