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胡雪巖

晚清中國商人
(重定向自胡雪岩
胡雪巖故居中的胡雪巖像

胡雪巖(1823年9月29日-1885年12月6日),名光墉,字雪巖以字行幼名顺官安徽绩溪人,晚清时期的红顶商人。现在在杭州鼓楼有修复过的胡雪巖故居

生平编辑

胡雪巖幼年喪父,家境貧寒,流離失所,曾做過火腿行夥計、店夥計等,而後因為記帳仔細,會計高段,因而走入金融業,原本是一位于姓錢莊老闆的掌櫃,老闆因無子,將他視為義子,死後將價值四千多兩白銀的錢莊交由胡雪巖繼承[1]

傳說胡二十六歲時,在錢莊工作,與「候補浙江鹽大使王英九(即王有齡,字英九)結識,胡雪巖挪用了錢莊的伍佰兩白銀,幫助王英九補官。而後事發,胡雪巖被破門,只好四處工作,數年後,終於籌款,自行開設錢莊,王英九入仕後,擔任浙江海運局“坐辦”,於是把收到的公款寄放胡雪巖處,胡雪巖挪用了此筆款項,從事放貸與貿易,而後將原本公款補齊,交還官府,大發利市[2]

另說胡雪巖已經積有資本,但他認為應該要活用資金,否則可惜,苦於沒有做大生意的機會,得知王英九身為官員,卻因為帳務處理,屢屢被上級指為無能,而常去青樓飲酒澆愁,胡雪巖為了尋找資金出口,就天天在青樓大擺宴席,設法巧遇,與王英九結交,並借錢給王英九。在咸丰元年(1851年),王英九署理湖州府知府時,胡雪巖說服王英九將湖州府公庫的銀兩存到自己的錢莊(此應為誤傳。按清國史館傳,湖州知府1847-1853為晏端書),他運用了這筆錢去做蠶絲中藥高利貸生意,並私下運用官府漕運運送自己的貨物,因而富裕起來,由於浙江巡撫黄宗漢不滿,胡雪巖也設法與黄宗漢「結交」,並將黄宗漢拉為事業合夥人,事業更盛。王英九逐漸升官,升至浙江巡撫咸丰十一年(1861年)太平军包圍杭州,胡雪巖协助,由上海軍火米糧銀錢以接濟杭州府清軍,但被太平军击退。杭州最終因乏糧陷落,王英九不投降,自裁[3]

由於王英九的事蹟行傳中,包括《清史稿》,幾乎不見胡雪巖,史家質疑胡雪巖攀附的官員根本不是王英九,而安徽耆老口述中,不詳其名,而是某位字號為「英九」的貪官,胡雪巖在青樓認識這位貪官「英九」,並透過其關係向上結交、行賄,一層一層認識,最後認識到左宗棠。但貪官「英九」地位卑微,而王英九是當時名宦,較有名氣,最終被傳為「王英九」,即王有齡。而與王英九的這段故事,情節逐漸增加,然後被寫入高陽等人的小說中,或編入各大戲劇中,由傳奇變為野史[4]

次年,清軍克復杭州,胡雪巖在浙江布政使蔣益澧引荐下,協助時任閩浙總督左宗棠聯絡“常捷军”。胡雪巖的作為給左宗棠留下了深刻印象,左宗棠後來在奏摺中提到:“按察使銜福建補用道胡光墉,自臣入浙,委辦諸務,悉臻妥協。杭州克復後,在籍籌辦善後,極為得力。其急公好義,實心實力,迥非尋常辦理賑撫勞績可比。”[5]同治五年(1866年),胡又协助左创办福州船政局。同年左调任陕甘总督,胡在上海为左办理采运、筹饷以及订购军火,代其向外國銀行團借款,開中國政府商借外債之先例,涉及本金達1595萬白銀(6笔借款,年息0.975-1.5厘)[6],胡雪巖積功升遷至「布政使銜」的三品官階,賞黃馬褂,所戴朝冠頂上飾以鏤空珊瑚,俗稱「紅頂子」的二品頂戴[3],故又被稱為“紅頂商人”。以商人的身份,穿黃馬褂,戴紅頂子,是清朝極少數的特例。

胡雪巖以杭州经营的钱庄為本業,發跡後擴展至当鋪房地产,也觸及業、業、業、航運粮食买卖和中藥行、甚至軍火等事業。其中主要以在各行省設有二十多個支店的「阜康錢莊」(此“二十多個支店”数字来自于高陽等人写的小說)。胡雪巖总共拥有6家银号和3钱庄:上海阜康银号、阜康雪记钱庄,杭州阜康银号、泰来钱庄,宁波通裕银号、通泉钱庄,福州裕成银号,汉口乾裕银号,北京阜康福记银号[7]。阜康錢莊之典據在於《華陽國志》中「世平道治,民物阜康」,以及創建於杭州清河坊大井巷的国药号「胡慶餘堂」為兩大主要事業,富甲天下,被譽為一代巨賈,大興土木,營造庭園,並擁有眾多妻妾[8]曾紀澤就斥責胡雪巖為“奸商謀利,病民蠹國”[9]。據估計其資產最多時曾達一億兩白銀[10](一億兩数字来自于高陽等人的小說)。

1882年胡雪巖投资5百万兩銀(并不是小说中所写的5千万两),囤积生絲15,000包。1882年上海全年出口生丝总额为1千7百30多万两,52,000包[11]。“舉江浙二省之育村鎮,而一律給予定金,令勿售外人,完全售與胡氏”,1882年洋商想購買蠶絲,卻“一斤一两亦不可得”,对胡的垄断无可奈何[12],胡只控制了上海1882年1/4多一点的生丝出口[13]。次年胡又试图联合华商垄断,无人理睬,此时洋商已经彻底被激怒“共誓今年不贩生丝”,加上美國鐵路股票崩盤,導致世界经济危机,使上海生丝銷售停滞。1883年,胡放了一年的生丝不得不折本出售,损失约1百50万两(并不是外界误传的1千5百万两)[14]。此时李鴻章為了遏制左宗棠的勢力,所以“排左必先除胡”[3],决心打击胡雪巖。李鴻章向上海道觀察使邵友濂(邵小村)表示“白银更胜白米,钱根即是命根”[3],要邵友濂故意拖延胡雪巖的餉款二十日[15]。胡雪巖缺乏現金,無奈之下從自己的錢莊,調現銀五千万两周轉(此数字来自于高陽等人写的小說)。消息传出,一時市面大传,胡雪岩积囤生丝,大赔血本,並挪用錢莊的存款,故杭州府存戶開始擠兌,於是1883年10月6日胡氏杭州的「泰来钱庄」最先倒闭,接連各地皆發生擠兌風潮,至11月2日上海阜康银号倒闭后,各埠胡氏其余7家银号、钱庄继之[16]。童元松评论说:“1883年爆发的金融风潮是19世纪中国影响最大的一次,是由胡光墉囤积生丝投机失败引起的”[17][18]。1883年倒账风潮/金融风潮,有四大事件引起的。胡的倒账是其中之一,是该年年尾发生的。年初,金嘉记源好丝栈倒闭、徐润地产失败牵连沪上22家汇划钱庄、胡的倒账、招商局拖欠钱庄款项[19]。1883年12月3日,京師阜康分號關閉。接著,鎮江寧波杭州福州金陵漢口長沙等分號亦相繼閉歇[20]。胡雪巖总共拥有6家银号和3钱庄:上海阜康银号、阜康雪记钱庄,杭州阜康银号、泰来钱庄,宁波通裕银号、通泉钱庄,福州裕成银号,汉口乾裕银号,北京阜康福记银号[21]。1884年終於破產,負債累累,胡雪巖遣散姬妾僕人婢女

1885年十一月初一日(新曆12月6日),在孤寂潦倒中离世。十一天后,戶部尚書閻敬銘奏請速將胡“弩交刑部嚴追,定擬治罪”,並將其“家屬押追著落,掃數完繳”[22]杭州知府吴世荣率領錢塘仁和縣令,發兵前往抄家查封,結果發現“所有家產,前已變抵公私各款,現人亡財盡,無產可封。”[23]

評價编辑

  • 高陽《紅頂商人》評胡雪巖︰「其實胡雪巖的手腕也很簡單,胡雪巖會說話,更會聽話,不管那人是如何言語無味,他能一本正經,兩眼注視,彷彿聽得極感興味似的。同時,他也真的是在聽,緊要關頭補充一、兩語,引申一、兩義,使得滔滔不絕者,有莫逆於心之快,自然覺得投機而成至交」。

胡雪巖大事紀编辑

小人物時期编辑

  • 1823年:出生。
  • 1837年:14歲到杭州「信和錢莊」當學徒
  • 1848年:26歲,結識「候補浙江鹽大使王有齡,挪借錢莊銀票伍佰白銀,幫王補實官位。另說則是在青樓結識王有齡,為他補足公款。

起步期编辑

發達期编辑

  • 1866年:協助左宗棠在福州開辦「福州船政局」,成立中國史上第一家新式造船廠
  • 1872年:出面舉債,供應左宗棠西征新疆軍費。
  • 1877年:幫左宗棠創建「蘭州織呢總局」,是中國近代史上最早的一所官辦輕工企業。
  • 1878年:55歲成立「胡慶餘堂」藥號,正式營業。
  • 1881年:58歲向英國匯豐銀行外債助左宗棠西征軍,左宗棠戰勝,胡被授予布政使銜(三品),賞穿黃馬褂、官帽上可用二品紅色頂戴,並總辦「四省公庫」。

衰退期编辑

  • 1882年:在上海開辦蠶絲廠,耗銀2000萬兩,企圖壟斷絲繭貿易,卻引起外商聯合抵制。
  • 1883年:被迫賤賣,損失1000萬兩,開始週轉不靈,銀莊遭擠兌,其後各地商號倒閉,終於破產。這也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隨後,被慈禧太后下令革職抄家
  • 1885年:62歲抑鬱而終。

胡學精髓编辑

  • 花花轿儿人抬人[3]
  • 商道人道,信譽即是[3]
  • 以錢賺錢,不如以賺錢。
  • 前半夜想想別人,後半夜想想自己。
  • 八個罈子七個蓋,蓋來蓋去不穿幫,這就是會做生意
  • 胡慶餘堂「戒欺」
  • 掌握好嘴和耳,就掌握了整个世界。
  • 拿別人的利害,當自己的禍福。

相关作品编辑

  • 胡雪巖专刊 - 新意文化网
  • 高陽作品:《胡雪巖》、《紅頂商人》、《燈火樓臺》
  • 電視劇《八月桂花香》(1988年,台視
  • 25集电视剧《红顶商人胡雪巖》,编剧:二月河
  • 23集电视剧《胡雪巖》,导演:金韬。
  • 《胡雪巌靈活變通官商之道》,胡雪巌原典,東野君編譯,林鬱文化出版,台北市,2002年12月
  • 《胡雪巖》,二月河、薛家柱著,麥田出版,臺北市,2007年12月
  • 《胡雪巖的啓示》,CCTV10《百家講壇》,曾仕強主講[24][25]
    • 曾仕强. 《胡雪巖的啓示》. 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2008年8月 (中文(中国大陆)‎). 
    • 曾仕強. 《胡雪巖給年輕人的啟示》. 商周出版. 2010年3月 (中文(台灣)‎). [26]

参见编辑

注釋编辑

  1. ^ 胡亚光(胡雪巖曾孙)《安定遗闻》
  2. ^ 高陽《胡雪岩全傳》
  3. ^ 3.0 3.1 3.2 3.3 3.4 3.5 紅頂商人胡雪巖 成功祕訣三個字. 
  4. ^ 朱智财《晚清时期红顶商人胡雪岩》
  5. ^ 《左宗棠全集‧奏稿三》,第119頁。
  6. ^ 《山西票号史料》第116页
  7. ^ 《上海钱庄史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60年3月,第48页
  8. ^ 曲彦斌:《不可“骄奢淫靡,忘乎所以”─观“红顶商人”胡雪岩故居及朱镕基题辞随想》
  9. ^ 《曾惠敏公使西日记》卷二,四月初十、十月初二
  10. ^ 陳旭麓、方詩銘、魏獻猷主編:《中國近代史詞典》
  11. ^ 《上海近代贸易经济发展概况1854-1898英驻上海领事贸易报告汇编》第643页
  12. ^ 王文阁. 《“红顶商人”的商战厄运》. 《紫禁城》. 1996年, (3期). 
  13. ^ 《上海近代贸易经济发展概况1854-1898英驻上海领事贸易报告汇编》第643页
  14. ^ 《上海近代贸易经济发展概况1854-1898英驻上海领事贸易报告汇编》第662页
  15. ^ 劉體智.   卷二.   异辞录. 维基文库. 频年外洋丝市不振,光墉虽多智,在同、光时代,世界交通未若今便,不通译者,每昧外情;且海陆运输利权久失,彼能来,我不能往,财货山积,一有朽腐,尽丧其赀,于是不得已而贱售,西语谓之《拍卖》,遂露窘状。上海道邵小村观察,本有应缴西饷,靳不之予。光墉迫不可耐。风声四播,取存款者云集潮涌,支持不经日而肆闭。
  16. ^ 《上海钱庄史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60年3月,第48页
  17. ^ 《晚清钱庄动荡衰弱初探》黑龙江史志》2008年11期
  18. ^ 《晚清钱庄动荡衰弱初探》黑龙江史志》2008年11期
  19. ^ 《上海钱庄史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60年3月,第44-49页
  20. ^ 黃鑑暉:《山西票號史》(修訂本),第291—293頁。
  21. ^ 《上海钱庄史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60年3月,第48页
  22. ^ 胡庆馀堂制药厂、杭州市民建、工商联:《杭州胡庆馀堂企业史》,第234—235页。
  23. ^ 《浙江巡抚院刘行奏折》,转引自《杭州胡庆馀堂企业史》,第232页。
  24. ^ 〔百家讲坛〕胡雪岩-德行定终生. CCTV.com. [2008-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25). 胡雪岩研究会副会长,台湾师范大学曾仕强教授 
  25. ^ 《胡雪岩的启示》第1集 德行定终生. 百家讲坛官方频道. YouTube. [2013-05-01]. 
  26. ^ 《胡雪巖給年輕人的啟示》. 商周出版. 2010年3月. ISBN 978-986-6285-35-6. (清)胡雪巖、學術思想、企業管理、謀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