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坐标25°04′21″N 121°31′15″E / 25.072520°N 121.520917°E / 25.072520; 121.520917

臨濟護國禪寺,簡稱臨濟寺,舊名鎮南山護國臨濟寺,位於臺灣臺北市中山區圓山里的臨濟宗佛寺,1900年始建,1911年大雄寶殿完工,1912年舉行入佛式,為妙心寺派在臺灣傳教的根本道場,其大雄寶殿與山門列為市定古蹟

臨濟護國禪寺
Allview of Huguo Chan Buddhist Temple of The Linji School.jpg
基本信息
所在地 臺灣 臺灣臺北市中山區圓山里玉門街9號
山號 鎮南山
宗派 臨濟宗妙心寺派
創建年份 1900年
開基者 梅山玄秀

目录

歷史沿革编辑

日治時期编辑

宗教背景编辑

日本佛教在臺灣的傳教,最初是從隨軍法師開始,有淨土真宗本願寺派真宗大谷派曹洞宗真言宗日蓮宗淨土宗等六派[1]

但臨濟宗妙心寺派卻不是從隨軍僧侶開始。1897年5月8日,伊沢紹倫、大崎文溪受臨濟宗教務本所之令,來臺灣視察,由大崎文渓在澎湖先建立了布教場。1898年春,足利天應來臺灣,受松本龜太郎資助,在臺北北投建立虞兆庵作為臨濟宗妙心寺派在臺灣本島傳教的開始,其後河尻宗現、高橋醇嶺加入。但該年7月6日,虞兆庵因風雨倒坍,傳教受阻。為了繼續傳教,足利天應在1899年夏請梅山玄秀[a]來臺灣。[1]

 
梅山玄秀

建立過程编辑

梅山玄秀來臺灣後,先住於劍潭寺,但因衛生環境不佳,導致陸續有布教師病亡,遂有於圓山建立新寺的打算[1]

建寺的地點乃由梅山玄秀提出[5],山號是「鎮南山」[1]。該地原先是臺灣原住民和漢族共同墓地,清末時漳泉豪族趁機瓜分[6]。由板橋林家林熊光購地後,贈與建寺[7]。依加藤鎮之助所寫的《鎮南山緣起》,1900年6月著手進行整地建寺時,兒玉源太郎取名「鎮南[b]護國臨濟寺」[8]。該寺是臺灣唯一冠以「護國」之名的佛寺[9][10]

學者黃蘭翔在〈日治初期都市空間結構中的「圓山公園」之意義〉分析,當時日本傳來臺灣的佛教宗派不在少數,但兒玉源太郎唯獨支持臨濟宗,乃因其個人的宗教信仰與梅山玄秀的私交所致[8]。兒玉源太郎過世後,於1906年7月28日在此寺舉行追悼會,在9月10日又舉行滿中會,梅山玄秀在會場說繼承兒玉源太郎的遺志,完成此寺建設[1][8]。梅山玄秀前往日本內地歷訪僧俗,組織名為「福田會」的組織,以募款籌措建寺基金[8]。次年7月5日,臨濟寺舉行對兒玉源太郎供養的聞蓮會時,徵求建設基金[1]

寺由阿部權藏設計[5]。1910年5月,庫裡先完成,10月舉行上梁,1911年11月本堂(大雄寶殿)完成,1912年6月20日舉行入佛式[1]

教務活動编辑

臨濟寺乃妙心寺派在臺灣傳教的根本道場[1]。荻須純道編的《增補妙心寺史──明治以降の妙心寺》,將梅山玄秀的臺灣開基和佈教的事業表現,當作海外開教的典範[2]

妙心寺派在臺灣的傳教可分為三期:第一期,是日本領臺初期到大正初期,這段時間妙心寺派致力趕上先來的佛教院派,成功建立了日本式伽藍的臨濟寺,但據點只在臺北澎湖花蓮等。第二期,大正年間,藉由沈本圓,結合臺灣本土的僧人傳教。第三期,大正末期到二戰結束前,藉由高林玄寶、東海宜誠,將傳教擴到南臺灣。[1]

如,東海宜誠曾任臨濟寺副住職[2]、鹽水布教所(今臺南修德禪寺)主任[2][11]、高山頂佈教所主任[2]、屏東布教所(今屏東東山禪寺)主任[2][12]龍泉寺住持[2]。他不只被本宗受肯定,連作為對手的曹洞宗員林禪寺開基者岡部快道,也在致其師忽滑谷快天的信中加以稱讚[2]

布教所與寺院設立、認可年表[1]
年份 設置 認可
1897年 澎湖布教所
1898年 北投虞兆庵、基隆布教所
1900年 臨濟護國禪寺、大悲閣布教所
1910年 - 澎湖布教所→妙廣寺
1912年 花蓮港布教所、雙連布教所 基隆布教所→最勝禪寺
1916年 北投布教所
1917年 新城布教所 花蓮布教所→東台禪寺
1918年 - 佛教道友會
1919年 鹽水、埔里布教所
1920年 高山頂布教所
1923年 龍泉禪寺
1924年 圓覺禪寺
1925年 屏東布教所、台南布教所
1926年 大稻埕布教所、士林布教所、寶覺禪寺
1928年 - 高山頂布教所→妙善禪寺
1929年 嘉義布教所 圓覺禪寺
1930年 - 屏東布教所→東山禪寺、昭慶禪寺
1931年 二水布教所
1932年 大慈寺
1934年 岡山布教所、鳳林布教所 北投布教所→鐵真院
1935年 大橋布教所
1936年 赤崁布教所
1937年 明德布教所、旗山布教所 鳳山寺
1938年 北埔布教所
1940年 - 士林布教所→昭明禪寺、台南布教所→達摩寺

清治、日治以來的臺灣佛寺雖然以屬曹洞宗為多,但李添春、江燦騰、釋慧嚴等學者都已注意到,日本曹洞宗與臨濟宗妙心寺派在臺傳教有競合關係[8]。大正末期到昭和年間,因妙心寺派對臺灣人傳教成功,信徒激增,在1937年在臺灣的信徒已超過曹洞宗,在1942年臺灣籍的信徒還高達兩萬六千人[1]

日治時期歴代住職[1]
住持名稱 任期時間 寺內大事
梅山玄秀 1900年7月21日至1914年6月 1900年圓山精舍[c]完工
1906年兒玉源太郎追悼會
1907年舉行聞蓮會
長谷慈円 1914年6月至1918年12月4日 1906年創立鎮南學林
1908年受佛教道友會認可
1919年丸井圭治郎[d]就任鎮南學林林長
山崎大耕 1919年4月23日至1921年4月4日 1920年正式歸屬臨濟宗妙心寺派寺院
天田策堂 1921年4月4日至1923年2月27日 1922年關閉鎮南學林
平松亮卿 1923年2月27日至1923年6月25日 -
天田策堂 1924年1月29日至1927年2月21日 1925年創立鎮南日曜學校、發行《円通》
1926年臨濟宗本務教務所在開元寺設置
吉田万籟 1927年2月21日至1929年4月30日 -
坂上鈍外 1929年4月30日至1932年1月18日 -
高林玄寶 1932年1月18日至1939年9月20日 1934年設立佛教專門道場、臺灣佛化青年會
1936年創立稻江幼稚園
1937年發行《台湾仏化》
森元成 1939年9月20日至1942年5月28日 -
飯塚江嶽 1942年5月28日至1946年5月25日 -

戰後時期编辑

臨濟護國禪寺大雄寶殿
  中華民國臺灣)文化資產
 
大雄寶殿
登錄等級 直轄市定古蹟
登錄類別 寺廟
登錄公告日期 2018年6月29日
位置   臺灣臺北市中山區圓山里玉門街9號
建成年代 1911年
詳細登錄資料

獲得保留编辑

日僧回國後,臨濟寺被國軍強佔,轉作軍事用地,架設高射砲[13]。周遭作為海軍同德新村、陸軍砲指部官舍等軍事用地使用[14]。原先圓山的日本陸軍墳墓遭遷,牌位被集中到臨濟寺最高棟的八角亭[6]。直到鼓山泉湧寺的盛滿法師駐錫,積極回復寺容,加上白聖法師傳戒並訂立寺規制度後,臨濟寺才得以日漸恢復舊日佛寺風貌[13]

日式大型佛殿在臺北本有善導寺東和禪寺、臨濟寺等,唯有臨濟寺的大殿獲得保留[8]。1984年,配合市政府拓建街道,北移本堂,轉換方向以玉門街為出入口,大殿因而座東向西[8]。此舉破壞了山門進入正殿的軸線[15]

蒙東海宜誠之故,日本的臨濟宗妙心寺派依然與臺灣寺院延續交流[11]

1990年代,因工務局將寺地納入圓山公園工程範圍內,地上與地下建物都須拆遷,寺方遂找議員陳玉梅陳情[14]。1996年[e]9月6日,時任台北市市長的陳水扁在議員陳玉梅與陳正德、及民政局、工務局和都市發展局等相關官員陪同下,來該寺視察,在繞寺一周後,即表示列為古蹟的長安西路台北市政府舊址可與建成國中兼容並蓄,臨濟護國禪寺部分建築有必要予以保存,隨即責成民政局,邀集古蹟專家鑑定,向內政部提報中常會寺身為古蹟,予以永久保存[19]

1997年12月2日,陳玉梅質疑市府對公園內的寺廟處理標準不一,舉中山卅三號公園預定地內的蓮池庵被拆,但中山一號公園預定地內的臨濟寺卻能保留、忠誠公園的土地廟可新建。市府民政局長李逸洋解釋,除非是古蹟或紀念性建築,否則公園內不能有寺廟,而忠誠公園的土地廟是前任市長的承諾。[22]

納為古蹟编辑

寺地所四分之一在戰後被登記為市有土地、四分之三為國有土地[19]。早在1995年9月25日,因市府想以訴訟方式取得臨濟寺近一千坪的市有地作為兒童育樂中心使用,郭石吉藍美津、陳錦祥、陳正德、李仁人等議員到現場會勘,作成結論是希望市府讓寺方租用目前使用的市有地[23]。據議員林晉章指出,依據市有財產管理規則,市府不能隨意將公有財產出租,須將寺院認定為市級古蹟,並變更都市計劃,將公園用地變更為非公園用地後,再出售給非營利單位[24]

1998年3月17日,市政會議通過民政局提報的臨濟護國禪寺古蹟指定案[3][25]。古蹟範圍包括大雄寶殿與山門,保存區則包括石板路、石砌台階、八角塔石台基、開山始祖墓以及門外大砥石[3]。民政局指出後山的觀自在菩薩及地藏王菩薩塑像也是目前臺灣少見的塑像,而華藏殿一樓供奉著明治時期的三尊佛像,極具藝術研究價值[25]

1999年4月19日,民政局副局長鍾則良邀請學者會勘臨濟寺、芝山巖惠濟宮士林慈諴宮,其中發現落成於1911年的臨濟寺鐘樓及大雄寶殿等木造結構,都有遭白蟻侵蝕的嚴重問題[26]。文化局自2000年開始編列古蹟維護補助經費[9]2001年納莉颱風時,破壞更為嚴重,寺方委請日本匠師搶修鐘門樓,2001年12月22日舉行卸瓦法會,有龍應台莊永明、薛琴、郭中端等人參加[15]。整修木材以宜蘭的檜木為主[9],黑瓦片產自名古屋[9][4]。修復耗資新台幣8575萬,其中文化局補助1085萬,其餘為寺方自行籌措,以及日本資助[4]。2007年10月19日舉行上梁儀式[9],2008年8月27日舉辦大雄寶殿修復落成典禮[4][5]

2013年,文化局提出都市計畫變更,將寺地變更為古蹟保存用地,並經贈與後,寺方將不用再付租金[10]

今日建築编辑

 
舊鐘樓山門

圓山捷運站就能看到一旁巍峨的臨濟寺建築群[5],地址是玉門街9號[15]。其大雄寶殿與庫裏、山門等配置,可說是妙心寺的濃縮簡化版[8]。寺匾為1963年由于右任題字[9]

1910年代落成時,其建置規模相當宏偉,其設置包括:大雄寶殿、豐川閣、華藏殿、山門等木造建築,和其他房舍、廚房等設施[5]。雖建築在今日陸續被改建,但大雄寶殿和山門仍保有舊日外觀[15]。中原大學建築研究所黃俊銘表示,在臺灣建築史上,恰好是臺灣木造建築技術轉至鋼筋混凝土造的時期,為非常重要且獨特的建築古蹟[14]

圓山遺址一塊表面積約五平方公尺、高一公尺的大砥石在1918年出土後,由宮原敦出資在它上頭蓋亭保護,直到1926年,捐贈台北市當局,置在此寺山門旁 [27]。臺北市文獻委員會曾計畫將此石與小砥石、風動石、與反經石列為古蹟[28]。文獻委員會還鐫碑,說明大砥石歷史沿革[5][27]。小砥石在寺內的小山坡側,側面有波紋浸蝕的痕跡,可旁證古時此地為大澤,上刻「南無阿彌陀佛」,石後有三位日本人的署名[27]

舊鐘樓山門與東和禪寺的鐘樓頗為相似,採歇山重簷式屋頂,屋簷瓦當裝飾著二字三心紋圖樣[5]

 
大砥石在白聖法師任內題上「無住生心」[5][6][27]

山門旁有石階可前往後山,拾級而上有石雕、石碑等,並通往開山祖師梅山玄秀法師等先人的萬靈塔位。寺方石雕保有台北四國八十八所靈場番號:18番藥師如來、第11番藥師如來、第12番虛空藏菩薩、第13番十一面觀音菩薩、第79番十一面觀音菩薩、第80番十一面千手觀音菩薩、第75番藥師如來、第78番阿彌陀如來等九尊。[5]

大雄寶殿建築形式採日本伽藍的仿宋式禪寺格局,屋頂有一條正脊、四條垂脊和四條戧脊的歇山頂,其殿筒瓦刻上「鎮」字[5]李乾朗表示,全台最大日治時代木構建築本來是位於萬華區的西本願寺,但被無名火燒毀後,臨濟護國禪寺就後來居上,成為最大建築[9]。殿內供奉釋迦牟尼佛文殊菩薩普賢菩薩[5]

註釋编辑

  1. ^ 又名「得庵玄秀」[2][3][4]
  2. ^ 兒玉源太郎在該年7月1日詠詩一首:「不是人間百尺臺,禪關僅傍碧山開。一聲幽磬何清絕,萬里鎮南呼快哉。」,「鎮南」意味以臺灣為進入中國南方跳板。[8]
  3. ^ 1900年6月15日動工,8月完工,總建坪數33坪1合2勺5才,總工程費為1,449圓82錢[8]
  4. ^ 丸井圭治郎本身不但是總督府有關宗教事務的負責人,並兼有臨濟宗的佛教道友會評議員及鎮南中學林林長的特殊身份,這對大正中期以到昭和初期的臺灣佛教發展有極大影響力[2]
  5. ^ 當年4月陳水扁同意保存永平福德宮[16],6月簽准在忠誠公園重建士林德和宮[17],9月准許西寒寺[18]與臨濟護國禪寺[19]不會拆除。同年,東門里福德宮因有老樹,被以《文化資產保存法》免除拆除[20]。該年北投國小師生寫信給陳水扁,進而促成了北投普濟寺等被列為古蹟[21]

參考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松金公正. 日本統治期における妙心寺派台湾布教の変遷 (PDF). 《宇都宮大学国際学部研究論集》 (宇都宮大学国際学部). 2001-03, (第12号) [2018-10-17] (日语).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江燦騰. 日治時期高雄佛教發展與東海誠. 《中華佛學學報》 (中華佛學研究所). 2003-09, (第16期) [2018-10-17] (中文(台灣)‎). 
  3. ^ 3.0 3.1 3.2 祁止戈. 一九一一年完工台灣重要寺廟臨濟護國禪寺指定為古蹟. 《中國時報》. 1998-03-18 (中文(台灣)‎). 
  4. ^ 4.0 4.1 4.2 4.3 邱瓊玉. 臨濟護國禪寺 修復落成. 《聯合報》. 2008-08-28 (中文(台灣)‎).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蔡淞雨. 臨濟護國禪寺 日本佛教藝術的典範 (PDF). 《心鏡》 (臺北市政府民政局). 2013-12-20, (第39期) [2018-10-17] (中文(台灣)‎). 
  6. ^ 6.0 6.1 6.2 張家昀. 《台灣的碑碣》圓山大砥石. 《中國時報》. 2003-09-22 (中文(台灣)‎). 
  7. ^ 張文川、林巧璉. 〈台北都會〉古蹟占公地挨告 臨濟護國禪寺 判賠市府1546萬. 《自由時報》. 2013-04-10 [2018-10-17] (中文(台灣)‎).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黃蘭翔. 清代臺灣傳統佛教伽藍建築在日治時期的延續. 《中華佛學學報》 (中華佛學研究所). 2005-07, (第18期) [2018-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4) (中文(台灣)‎).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楊芷茜. 臨濟護國禪寺 整修上梁. 《聯合報》. 2007-10-20 (中文(台灣)‎). 
  10. ^ 10.0 10.1 陳雅芃. 臨濟護國禪寺 將變更為古蹟用地. 《聯合報》. 2013-04-24 [2018-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26) (中文(台灣)‎). 
  11. ^ 11.0 11.1 陳瑋全. 千家寺院 年修德禪寺 台灣佛教發展縮影. 《人間福報》. 2014-11-24 [2018-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02) (中文(台灣)‎). 
  12. ^ 星雲法師. 圓融尼師. 《人間福報》. 2017-12-30 [2018-10-17] (中文(台灣)‎). 
  13. ^ 13.0 13.1 洪茗馨. 臨濟寺建物由日本妙心寺派所建. 《中國時報》. 1999-04-11 (中文(台灣)‎). 
  14. ^ 14.0 14.1 14.2 施燕飛. 文化資產不少且屬重要且獨特建築 古蹟臨濟護國禪寺 盼能與中山一號公園並存. 《中國時報》. 1996-09-01 (中文(台灣)‎). 
  15. ^ 15.0 15.1 15.2 15.3 陳志豪. 搶救臨濟護國禪寺 循古禮卸瓦 市定古蹟 委請日籍匠師整修 先拆屋頂減輕結構體負擔. 《聯合報》. 2001-12-23 (中文(台灣)‎). 
  16. ^ 沈長祿. 社子國小福德宮 鄉土教材館 市長勘查決定保存 順從民意又能收回市產. 《聯合報》. 1996-04-30 (中文(台灣)‎). 
  17. ^ 朱俊哲. 維護景觀 尊重民意 德和宮遷忠誠公園 暫停. 《聯合報》. 1997-09-12 (中文(台灣)‎). 
  18. ^ 黃士榮. 神明棲身 違建緩拆 西寒寺'收容'百餘尊神像 令人稱奇. 《民生報》. 1996-08-31 (中文(台灣)‎). 
  19. ^ 19.0 19.1 19.2 劉永嘉. 護國禪寺保住了 陳水扁勘察後決定提報列為古蹟 一併納入中山一號公園內. 《中國時報》. 1996-09-07 (中文(台灣)‎). 
  20. ^ 張仁豪. 老榕救了土地公廟 廟產位於公地 拆了擔心傷及老樹 地主同意出租 棘手問題一次解決. 《聯合報》. 1996-07-04 (中文(台灣)‎). 
  21. ^ 廖瑞宜. 溫泉鄉古蹟 磺泉玉霧鎖清秋. 《中國時報》. 2002-11-02 (中文(台灣)‎). 
  22. ^ 楊金嚴. 公園內寺廟 議員指處理不公. 《聯合報》. 1997-12-03 (中文(台灣)‎). 
  23. ^ 楊金嚴. 護國禪寺體惠育幼院 緩拆. 《聯合報》. 1995-09-26 (中文(台灣)‎). 
  24. ^ 祁止戈. 護國禪寺公園並存如何解決?林晉章:認定古蹟、變更都計後再售地為宜. 《中國時報》. 1997-12-30 (中文(台灣)‎). 
  25. ^ 25.0 25.1 邱淑宜. 大雄寶殿是台灣寺院日式木造結構 保存得最好 臨濟護國禪寺 改為古蹟. 《聯合晚報》. 1998-03-17 (中文(台灣)‎). 
  26. ^ 張仁豪. 護國禪寺等三古蹟 部分損壞待修. 《聯合報》. 1999-04-20 (中文(台灣)‎). 
  27. ^ 27.0 27.1 27.2 27.3 韓尚平. 一地一典故 四千年的大砥石. 《民生報》. 1981-03-01 (中文(台灣)‎). 
  28. ^ 郭淑敏. 四奇石頗有來歷 北市府列為古蹟 大小砥石數千年前先民遺物 反經石風動石各有一篇掌故. 《聯合報》. 1974-09-20 (中文(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