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自叙帖

自敘帖》,為唐朝書法家懷素墨寶。寫於代宗大曆十二年(777年),以草書寫成。現藏於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目录

原文编辑

《自敘帖》,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译文编辑

以下文字按原文格式排版。





廿




































西


























































































怀


































































































怀





























































































































































使





























































































姿































英︐








稿




















































































怀

































































































西





























怀





版本编辑

现存的自叙帖有三个版本:

  • 台北故宫藏本;
  • 流传到日本的半卷本(流日半卷本);
  • 清代翻刻南宋淳熙刻本的契兰堂刻本。

真迹争议编辑

朱家济首先提出质疑以来,书法学界对自叙帖是否为真迹的争议从未间断过。

启功在1983年和1991年两次发文认为自叙帖为伪作,是临摹者刻意造假[1]徐邦达认为此帖为临写[2]。2003年李郁周和王裕民分别出版专著《怀素<自叙帖>千年探秘》、《假国宝——怀素<自叙帖>研究》,同样认为自叙帖不是真迹[3]

2004年,台北故宫从日本请来光学鉴定专家,通过数码高精细拍摄、红外线反射及透射、荧光数码摄影等非破坏性的手段,首次对故宫自叙帖藏品进行了科学鉴定,并举行了学术研讨会讨论自叙帖的真伪问题,讨论结果出版在《怀素自叙与唐代草书学术讨论论文集》中。在此次讨论中,大部分与会者认为自叙帖书写速度感明确,不可能是临摹作[4],但也承认还存在若干疑点,有待进一步研究。[3]其中,傅申认为自叙帖不可能晚于北宋出现[4]

流日半卷本被发现后,傅申改变了其观点。其通过流日半卷本、台北故宫本和契兰堂本三个版本的比较研究,认为这三个版本质量相似,彼此并无母子关系,而是根据同一母本映写而成的[5]。此观点亦受到质疑。张紫石认为契兰堂本为真迹重刻本,流日半卷本与台北故宫本是临摹作品,真迹的书法水平远胜于临摹作品。张紫石亦认为台北故宫本的真正作者是苏舜钦[6]。陈六国不赞同傅申和张紫石的观点,认为台北故宫本的书法风格可以反映唐代书法的情绪饱满、激越扩张的时代特征,并非后人临摹或伪作,而其他两本的书法存在缺陷[5]。贺宏亮亦不赞同傅申的观点,认为台北故宫本是写本而非临摹或映写,其真伪无从得知[7]

参考文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