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台灣與法國關係史

(重定向自臺灣與法國關係史

台灣與法國關係史是指台灣信史以來至今與法國雙方在歷史上不同階段的關係。随着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湾后,实际上與其国家外交关系重疊。

清治時期编辑

1858年(清咸豐八年),清政府在第一次英法聯軍戰敗後,與英國等國簽訂《天津條約》。在6月27日(清咸豐八年五月十七日)對法國《天津條約》第六款中增開臺灣(今安平港)、淡水港口。

在1884-1885年法清戰爭後期,法國海軍戰場轉闢中國東南沿海一帶,自1884年8月起(清光緒九年七月)法軍正式入侵當時由清帝國統至下的台灣北部(雞籠滬尾),一度封攻佔基隆港佔據煤礦,但卻於滬尾之役受挫清軍(劉銘傳領導的淮軍),爾後,法軍指揮孤拔鑒於台灣北部久攻不下,便改為鎖台灣沿海的戰略,於是將目標轉往佔據台灣西部的澎湖群島,做為與清廷交涉的中繼和補給據點。

1885年3月(光緒十一年二月),法軍發動澎湖之役,攻占澎湖群島。6月9日法使與清廷簽訂〈中法新約〉,法軍主帥孤拔因水土不服於6月11日病逝澎湖媽宮澳,6月13日法艦接獲和談通知,陸陸續續開始撤軍,直到8月4日法軍才完全撤離澎湖。

台灣民主國编辑

1895年(清光緒二十一年、日明治二十八年)4月,清國因甲午戰爭戰敗,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確定將臺灣割給日本。臺灣曾尋求外力干預,當中法國一度對割臺反應積極。據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載,早在3月日本著手攻略澎湖之際,法國巡洋艦Beautemps及Beaupre二號開入媽宮(今馬公市),求見澎湖廳通判陳步梯、鎮副將林福喜[註 1],表示日本將發艦隊來攻,勸清方欲避免被占領,不如將臺灣暫時讓與法國,於事局結束後當即歸還清國,澎湖官員報告駐於臺南的臺灣防務幫辦劉義,劉義則鑒於清法戰爭對法的兵戎相見,對此拒斥不顧。[1]:761

三國干涉還遼期間,張之洞唐景崧透過法國將干涉範圍擴及臺灣,當中策劃者為留法學生、曾任駐法使館參贊的陳季同[2]1895年5月19日有法艦來訪,22日法將德尼訪唐景崧道:「為中國爭回土地則難,為臺灣保臺則易,必須臺自立,有自主之權...臺能自立,可保護」。[3]勸臺灣先宣告獨立,讓法國有介入正當性。台灣民主國成立後,陳季同出任外交部長,然而法國發生加強控制其保護國馬達加斯加島,準備第二次馬達加斯加戰爭而未能兼顧,[1]:761最終未介入。日軍登臺後,陳季同也隨唐景崧等人逃走。

日治時期编辑

外部圖片链接
  顏水龍,《坎城海港》,1932年,油彩‧畫布,52x44cm,私人收藏

日本統治初期,由於當時日本殖民政府在台施政屢受挫折,日本政界曾一度出現放棄台灣、並將其賣給法國的「台灣賣卻論」;但後來因對台灣的統治成效漸入佳境而作罷。

日治時期,隨著日籍教師將西洋畫傳入臺灣。此時期也出現臺灣年輕藝術家前往法國留學,如陳清汾顏水龍楊三郎劉啟祥、許武略等人。陳清汾於1928年赴法留學,1930年入選巴黎沙龍美展;[4]顏水龍在留法期間(1930年至1931年)到過巴黎坎城,創作了《蒙特梭利公園》(1931年)、《坎城海港》(1932年)等作品。[5]楊三郎於1932年與劉啟祥赴法國深造,翌年以「塞納河」入選法國沙龍展。[6]劉啟祥於1932年6月與楊三郎同赴法國留學,並抵達馬賽港受顏水龍迎接。劉啟祥臨摹馬奈的《吹笛少年》,還有塞尚的《賭牌》等作品。並於1933年以人物坐像畫《紅衣》入選法國秋季沙龍。劉啟祥於歐洲留學長達三年,直到1935年。留學巴黎期間,劉啟祥多次申請進入羅浮宮臨摹多幅19世紀下半葉的人物畫。[7]

外部圖片链接
  1932年劉啟祥(中)與楊三郎(左)初抵法國馬賽港時,與前來迎接的顏水龍(右)合影

此時期臺灣人赴法留學者除修習美術外,亦有赴巴黎大學就讀的李萬居(社會)、游彌堅(政經)等人,以及留學醫學的郭松根[8]、學史的黃聯鑣。據1941年調查的《臺灣歐美同學會名簿》及有關資料統計,赴法留學者有11人,在留學歐美者中僅次於美國(31人)、英國(19人,含香港7人)。[9]

中華民國臺灣時期编辑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後,法國亦在首都台北保留法蘭西共和國駐中華民國大使館,但僅派駐代辦而非大使。

1950年11月30日,法國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否決中共代表伍修權等提出之「美國侵略台灣案」。[10]

1960年代,法國開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關係正常化行動,當時中華民國政府極力阻止,其間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還致親筆信給時任法國總統戴高樂以穩固邦交。

1964年1月27日,法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中華民國外交部抗議法國與中共政權建交,表明反對「兩個中國」;1月25日,法國總統戴高樂派前駐華大使貝志高英语Zinovy Peshkov向總統蔣中正解釋;2月7日,外交部重申反對「兩個中國」,指戴高樂中立政策是分期投降;2月10日,宣布與法國斷交。[11]:69812日,關閉大使館。[12]除了總部在法國巴黎的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之外,兩國關係全面中斷。[13]

斷交後,直到1989年成立法國在台協會整併相關業務進行外交。

2001年11月,總統夫人吳淑珍前往法國,先在巴黎參訪兩天後,再轉赴東部史特拉斯堡歐洲議會,代表總統陳水扁接受國際自由聯盟頒發的「2001年自由獎」,並會見歐洲議會議長方亭英语Nicole Fontaine。隨同前往的包括外交部次長、總統府第三局長等人。對於此行,法國政府也提供相關的禮遇與接待。[14]

2018年7月25日,立法院長蘇嘉全率團訪問法國國民議會,創下立法院長進入國民議會議場的首例。[15]

註釋编辑

  1. ^ 原書作「林福善」,編譯本已改林福喜。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伊能嘉矩著,國史館台灣文獻館編譯. 《臺灣文化志》下卷. 新北: 大家出版;遠足文化發行. 2017年12月. ISBN 978-986-95342-7-7. 
  2. ^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台北:曉園出版,1994年,頁325。
  3. ^ 王樹枬編,《張文襄公全集》,卷一四五,〈唐撫台來電〉(四月二十七日寅刻到、四月二十九日午刻到)。臺北:文海出版社,1963年。
  4. ^ 陳清汾. 台灣大百科全書. 
  5. ^ 顏水龍的巴黎追夢之旅.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 
  6. ^ 莊永明. 以色彩敷設人生──楊三郎. 莊永明書坊. 
  7. ^ 劉啟祥的法國旅居生活.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 
  8. ^ 郭松根 1903─?. 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 
  9. ^ 吳文星,《日治時期臺灣的社會領導階層》,臺北:五南。2008年5月初版。頁112-113。
  10. ^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正式紀錄 第七十二號 第五三0次會議. 紐約發拉星草場: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 1950-11-30 [2015-08-24] (中文(繁體)‎). 
  11. ^ 呂芳上總策畫,朱文原、周美華、葉惠芬、高素蘭、陳曼華、歐素瑛編輯撰稿. 《中華民國建國百年大事記》. 台北: 國史館. 2012. ISBN 978-986-03-3586-6. 
  12. ^ 《中華民國88年外交年鑑》〈附錄五、我國與世界各國關係一覽表〉. 中華民國外交部. 
  13. ^ 駐館與駐地關係. 中華民國駐外單位聯合網站. 
  14. ^ 總統晚間為夫人吳淑珍女士送行. 中華民國總統府. 2001年11月11日. 
  15. ^ 曾詩婷. 國會外交!蘇嘉全率團訪歐洲 英國上議院議長親自會晤. 風傳媒. 2018年7月29日.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