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艾伯特·沙茨(1920年2月2日-2005年1月17日)是链霉素的共同发现者之一。在过去这个发现通常被单独归功于沙茨的导师赛尔曼·A·瓦克斯曼[1]

Albert Schatz
出生 (1920-02-02)1920年2月2日
康涅狄格州诺威奇
逝世 2005年1月17日(2005-01-17)(84歲)
费城
死因 胰腺癌
教育程度 罗格斯大学 (B.Sc., Ph.D.)
职业 科学家
知名于 链霉素
信仰 犹太教
配偶 Vivian Schatz

早年和教育编辑

沙茨生于康涅狄格州诺威奇,父母分别是俄国犹太人和英格兰人,他在农场度过了童年。[2] 后来沙茨从农学转学土壤学,在听了Jacob Joffe的课后,开始在罗格斯大学瓦克斯曼的实验室攻读研究生,后来在罗格斯获得了博士学位。

发现链霉素编辑

沙茨只有微薄的补贴,住在大学温室的一个小房间中。1942年参军,成为迈阿密医院当助手,在那儿他目睹一些士兵因青霉素无法抑制的感染而死亡。这促使他从土壤细菌中寻找能抑制抗青霉素微生物生长的物质。他送了一些菌株给瓦克斯曼作进一步研究。

1943年沙茨因背部问题离开军队返回研究生院,在罗格斯大学库克学院瓦克斯曼的研究所继续研究。瓦克斯曼已进入提纯链霉素的最后阶段,在动物上做实验,并规划了分离的程序。根据沙茨的回忆,是他说服瓦克斯曼继续他在迈阿密医院开始的研究,并夜以继日的朝这方向努力。尽管条件并不舒适,沙茨还是在3个月内就分离出两株能够抑制抗青霉素微生物的放线菌。[1]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Mistiaen, Veronique. Time, and the great healer.. London: The Guardian. 2002-11-02 [2008-04-17]. In 1943, a young research scientist found a cure for TB. It should have been the proudest moment of Albert Schatz's life, but ever since he has watched, helpless, as another man got all the credit  It i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this headline is misleading, since Schatz never publicly claimed that Waksman had NO part in the discovery, and in the final agreement, Schatz received 3% while Waksman still received 10% of the prize money.
  2. ^ Mistiaen, Veronique. Time, and the great healer. Guardian (London). 2 November 2002 [13 September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