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日中立條約

(重定向自苏日中立条约

蘇日中立條約》,又稱日蘇中立條約蘇日互不侵犯條約日蘇互不侵犯條約(日语:日ソ中立条約にっソちゅうりつじょうやく Nisso Chūritsu Jōyaku,俄語:Пакт о нейтралитете между СССР и Японией),指蘇维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日本帝國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為了互相保證戰事維持中立而於1941年4月13日所簽訂的條約,由蘇聯人民委員會主席兼外交人民委員莫洛托夫與日本外相松岡洋右莫斯科簽署,條約有效期爲五年的條約,於同年4月25日起生效。

《蘇日中立條約》的正式文本
日本外相松岡洋右簽署《蘇日中立條約》
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签署《苏日中立条约》

1945年4月5日,莫洛托夫在莫斯科召見日本駐蘇大使佐藤尚武,宣佈蘇聯在《蘇日中立條約》截止后將不再謀求續約,8月日本投降前夕,蘇聯對日宣戰,並派兵進入被关东军占领的中國东北地區與日本北方的島嶼。

内容编辑

條約共有四款,主要內容包括蘇日雙方保持和平友好關係,相互尊重對方之領土完整,不予侵犯;如果締約一方成為第三者的戰爭對象,另一方應在整個衝突過程中保持中立。本条约自双方批准之日起生效,并保持五年有效期。如果条约双方都未能在条约到期一年前宣布无效,则视为自动再延长五年。

在签约当天,苏日两国发表共同声明,声明中关于满蒙问题双方再次确认:苏联保证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日本保证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

条约在形式上,避免让苏军和日军发生直接军事对垒。对于苏联,避免了在东西两面同时受到1940年形成的轴心国对其可能的军事进攻的威胁;对于日本,此条约的签定,使苏联在中日战争中,由支持中国转向中立的立场。使日本可以专心在华投入大量兵力扩大战争。在珍珠港事件爆发前,成为中国抗战进入最困难时期的重要国际因素之一。日本利用苏联的保证,扩大了对中国、南洋的侵略。苏日中立条约的签订,苏联逐步停止对华官方援助。 使中国至此失去了仅有的外界官方援助,陷入了孤立无援、最艰苦卓绝的阶段。直到同年底珍珠港事件导致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对日宣战后公开援华,中国抗战的外部国际形势才得以缓解,走出最低谷。此外,《苏日中立条约》的签订客观上加剧了中国抗战势力的分裂,促使中国国内抗战局势的复杂化。

签约过程编辑

1941年元旦,日本驻苏大使建川美次日语建川美次提议:两国可以订立互不侵犯条约。因苏联所提出的各项条件均不能使日本同意,谈判结束。1941年3月12日外相松冈洋右赴苏访问。3月22日,松冈一行抵达莫斯科,与苏联多位领导人会晤。 

中国国民党与国民政府表态编辑

日蘇條約簽字後第二天,国民党中常会研讨苏日协定,会议多数意见主张应避免发表刺激性言论刺激苏联,但满蒙问题应明确表态[1]。当日中華民國外交部長王寵惠發表聲明,该声明只针对苏日共同宣言,而不涉及中立条约。声明指出:

查东北四省及外蒙之为中华民国之一部,而为中华民国之领土,无待赘言。中国政府与人民,对于第三国间所为妨害中国领土与行政完整之任何约定,决不能承认。并郑重声明,苏日两国公布之共同宣言,对于中国绝对无效。

4月15日,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王世杰召集宣传口负责人谈话,要求各方言论“务极慎重,以免造成反苏之印象”[2]

4月19日,蒋介石约见苏联驻华大使潘友新,表示:“苏日缔结此约,自表面上观之,苏联已与日本妥协矣,此在余个人固能对苏了解,惟一般民众与前方军队,则不免受其影响。”“吾人对于史达林先生个人之景仰,绝不因此次之条约而减少也。”[3]

4月26日,蒋介石自撰长文密电各地军政大员,表示“此约之订立,其主动全在苏联,亦可谓苏联对日计划之成功。其于敌寇,实有害无利,且适足以增加其失败之因素。”[4]

中國共產黨表态编辑

4月15日,重庆中共《新华日报》社论「论苏日中立条约」[5]

4月20日,陕甘宁中共《新中华报》发表由毛澤東起草的「中國共產黨對蘇日中立條約發表意見」(文件所署日期为4月16日):

4月27日,延安中共《解放》期刊「苏日条约之伟大意义」:

苏联表态编辑

1941年4月15日,莫洛托夫约见中国驻苏大使邵力子,表示此次苏日订约乃是基于保持苏联和平的考虑,并不涉及中国问题,苏日双方谈判时亦毫无提及中国关系。苏方并表示“对中国继续抗战问题毫无变更”。4月19日,潘友新再次向蒋介石当面重申,条约并不涉及中国问题,苏联对华政策与态度始终一致、毫无变更,仍将继续支持中国抗战。[6]

影響编辑

這個條約的簽訂可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一個重要轉折點,此後日本是確立以英美為主要敵人的南進路線,蘇聯則徹底解除東面的後顧之憂,全面轉為應付西邊的德國,往後則助長了蘇聯壯大、擴張其在亞洲的影響力,含對包含時滿洲國的東北地區民間產生相當的影響。

中華民國编辑

《苏日中立条约》的签订,使得中国失去了苏联的官方援助。由于纳粹德国已于1938年试图调停中日冲突失败后相继撤走了包括战略物资,武器及军事顾问在内的支援,中国至此失去了仅有的外界官方援助,陷入了孤立无援、最艰苦卓绝的阶段[7]。同时,此前在中国参与抗战的的苏联航空志愿队也撤回苏联。苏日中立条约签订两日后,国民政府于1941年4月15日同美国罗斯福政府达成秘密协定,由陈纳德率领以美国陆航预备役及“退役人员”组成的中华民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AVG,俗称飞虎队)来华助战。美国同英国在此期间也试图同日本交涉,以解除之前陆续对日本施行的贸易禁运和资产冻结为条件要求日本从中国和印支地区撤军,承认重庆国民政府(赫尔备忘录)。这些条件被日本视为不可接受的最后通牒。旋即日本于同年12月7日发动珍珠港事件导致太平洋战争爆发,中国正式对德日宣战,以同盟国身份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至此中国抗战的外部国际形势才得以缓解,走出最低谷。

德国编辑

日本不顾纳粹德国的反对而独自与苏联媾和,极大地破坏了轴心三国同盟。《苏日中立条约》签订仅仅两个月后,6月22日纳粹德国在沒有通知日本的情況下就发动突袭苏联的巴巴羅薩行動,二战苏德战场爆发。

苏联编辑

波茨坦会议时,出于苏日中立条约还在有效期的理由,要求美国政府出具正式的请求苏联出兵攻击日本的文件[8]:347-351

后续编辑

1941年夏,在德国閃電战攻勢下蘇聯丧失大片領土接近崩潰,日本大本營推測蘇聯即將崩潰,在滿洲国增加了四個師的兵力,並令關東軍進行軍事演習,撕毀條約準備北上進攻苏联遠東地區。但德軍於冬天的失敗使日本放棄了北上的念頭。

1945年4月5日,蘇聯單方面宣佈不再謀求續約。

1945年8月8日深夜,蘇聯在條約有效期內向日本宣戰;次日凌晨,蘇聯出兵中國東北對日作戰。

参考文献编辑

  1. ^ 王世杰日记,1941年4月14日
  2. ^ 王世杰日记,1941年4月15日
  3. ^ 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 46. 台北: 国史馆. 2010: 101–105. 
  4. ^ 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 46. 台北: 国史馆. 2010: 121–126. 
  5. ^ 中国共产党对苏日中立条约发表意见. [2016-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2). 
  6. ^ 王建朗. 中国抗日战争史 第5卷 战时外交.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9: 163. ISBN 978-7-5097-8253-8. 
  7. ^ 李嘉谷,苏日中立条约签订的国际背景及其对中苏关系的影响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世界历史,2002年第4期.
  8. ^ 長谷川毅. 『暗闘(上)』. 中央公論新社《中公文庫》. 201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