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苏联逼债中国社会长期存在的指责苏联政府在1960年代中国三年困难时期,因中苏关系交恶逼迫中国政府偿还所欠外债,致使中国经济困难,加重中国民众生活苦难的舆论观点。苏联政府“背信弃义、撤走专家、逼债”,归咎为造成三年困难时期的因素之一。中国政府官方文件则从没有表述过苏联政府有过“逼债”行为,并造成中国在1959年至1961年的三年经济困难

目录

概述编辑

关于1950年代中国政府欠苏联债务总额有多种数据,中苏政府均未公布过详细情况。大部分债务是军事贷款,因中国参加朝鲜战争所产生。小部分为经济贷款,亦直接或间接用于朝鲜战争。一种说法,债务总额约在86亿人民币左右[1]。另一种说法,债务总额含利息共为57.43亿元人民币。1960年之前,归还33亿元人民币,尚欠24.43亿元人民币[2]

中苏关系经过1950年代初期的蜜月期,在1950年代底,逐渐产生矛盾。后逐步走向对立、冲突。1960年,苏联政府撤回援华专家,撕毁经济合同。而1959年至1961年间,中国正因为大跃进时期的错误,陷入严重的经济困难和全国性的大饥荒

1960年10月,中国对外贸易部部长叶季壮口头声明:由于自然灾害和苏联撤走专家给中国造成了经济困难,出口计划必须调整。中方向苏联的订货要重新考虑;对苏联过去的贷款,仍然在1961至1965年还清本息;贸易方面,估计共欠苏方20亿卢布,可能要在5年内还清。12月,苏联对外贸易部部长帕托利切夫,一方面同意进行谈判,另一方面指责中方未协商就把“偿还期限确定为5年”,要求中国政府在合同有效期满之日起三个月偿清贸易欠款。这被认为是“苏联逼债”的由来[2]。中国政府反驳了苏联政府三个月内偿还贸易欠款的要求。

实际上在1960年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对苏联的访问,缓解了中苏关系。1961年苏联部分恢复对华援助。2月,苏共中央第一书记、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表示愿意借给中国100万吨粮食和50万吨蔗糖,度过困难时期。中国政府接受蔗糖,是否借用粮食日后再作决定(后来未用)。4月,中苏协议:“1960年中方贸易欠款可在5年期间分期归还,中方借用的50万吨蔗糖欠款,可在1967年以前归还,均不计利息。”10月,中苏正式决裂。同年,中国政府决定加速归还欠苏联债务。1965年,提前还清欠苏联债务。5月11日,《人民日报》报道: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1959年至1964年,中国政府平均每年还债额度为10亿元人民币,1961年,对外援助支出接近偿还外债的支出。到1962年,中国政府对外援助已达到69亿多元人民币。

評價编辑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少将教授徐焰認為:

上世纪60年代初中苏关系恶化和出现饥荒后,国内曾以干部宣讲和群众口传方式出现了“中国为抗美援朝欠债,苏修逼债造成挨饿”之说,并在多年间被一些文艺作品和非当事者的文章引用,致使许多人长期信以为真。[3]

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第十、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慎明认为:

赫鲁晓夫时期,苏联霸权主义利用我国的自然灾害和工作中的失误,逼迫我国还债,企图压迫我国屈服。当时中国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折合人民币52亿余元(其中60%以上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国借支的军事物资的贷款和利息)。按照原定协议,这些外债于1965年全部还清。当时新中国成立仅10年有余,工业尚在起步阶段,所以只能用猪肉、鸡蛋、苹果等农副产品来偿还。河南省一直是全国生产粮食和生猪生产的大省。现任郑州市金水区一基层单位党总支书记的宋丰年曾告诉笔者:“20世纪60年代,我曾在郑州市肉联加工厂生产一线劳动过。该厂连续几年每年冬季前后的半年时间里,每天都要宰杀5000多头优质肥猪,当即运往苏联还债。”这就更加重了我国人民群众的生活困难。但是,我国人民有志气,到1964年,我国提前一年还清了20世纪50年代欠苏联的全部贷款和利息。[4]

歷史學者沈志華表示:他沒有看到任何歷史文獻記載蘇聯在與中國關係惡化後曾追逼還債。[5] 楊繼繩表示,說蘇聯逼債是子虛烏有,還債期限原來就定好是1955、1956年還清。毛澤東主動要提前還清。[6][7]

参考文献编辑

  1. ^ 作者:史云,责任编辑:李振通,网站编辑:乔雪. 那些年,苏联确实“逼了债”. 求是理论网,来源:《红旗文稿》, 期号:2013/12. 2013年6月26日 [2013-19-14] (简体中文). 
  2. ^ 2.0 2.1 作者:师铁夫,责任编辑:杨超. 苏联逼债说由来:中国要5年还清 苏联批未商量. 凤凰网,来源:羊城晚报. 2013年4月17日 [2013-19-14] (简体中文). 
  3. ^ 徐焰. 《解放军少将谈三年困难时期“苏修逼债”真相》. 《凤凰周刊》. 凤凰网. 2011年4月8日. 
  4. ^ 李慎明. 《说毛泽东时期一无是处 不是糊涂就是别有用心》. 《红旗文稿》. 人民网. 2013年5月13日. 
  5. ^ 師鐵夫. 那些年,蘇聯「逼債」了嗎?. 羊城晚報 (新華網). 2013年4月16日. 
  6. ^ 《國家禁區》. 明鏡出版社. 2014年7月10日: 30–31頁. ISBN 978-1-63032-182-6. 
  7. ^ 吴冷西. 《十年论战: 1956-1966 : 中苏关系回忆录》. 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9年: 575–576頁. ISBN 978-7-5073-0473-2.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