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2019年8月25日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

2019年8月25日於香港荃灣區與葵青區舉行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
(重定向自荃葵青遊行

2019年8月25日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通稱荃葵青遊行,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中的一次遊行,於荃灣區葵青區舉行,起點位於葵涌運動場,途經葵福路楊屋道等道路,終點位於荃灣公園[1]。遊行由荃葵青遊行籌備小組籌備[1],遊行申請人為林啟康[2],統籌人為余藝明[3]。因應遊行及集會所演變的衝突,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水炮車)於當日首次出動,並於一小時內兩度射水[4]。遊行集會最終提早結束,而遊行被香港警務處(下稱「警方」)清場後,有示威者轉至曾發生疑似白衣人襲擊事件的二陂坊一帶破壞麻雀館等商鋪,並與數名警員爆發衝突,警方事後證實有軍裝警員開槍,是首次在處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時开真枪[5]。警方在遊行當晚也拘捕了一名12歲嶺南衡怡紀念中學升中一男童,他成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中當時年紀最小的被捕人士[6]

荃葵青遊行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與集會的一部分
Hong Kong protests - Tsuen Wan March - 20190825 - IMG 20190825 180613.jpg
下午5時半左右,警方在楊屋道楊屋道街市施放多枚催淚彈,示威者以汽油彈激光筆攻击
日期 2019年8月25日 (2019-08-25)
地點  香港新界
葵青區葵涌運動場(起點)
荃灣區荃灣公園(終點)
目標 五大訴求
方法 遊行、集會(原定)
快闪圍堵、塗鴉、警民衝突(後期演變)
結果
  • 原遊行因應警方要求而提早結束,但示威者繼續兵分多路到多區警署以及公路示威
  • 警方亦封鎖多區公路和警署,並在晚上至凌晨時段展開掃蕩行動驅散示威者,使用催淚彈(下午至傍晚時段)、橡膠子彈、胡椒球彈、海綿彈布袋彈清場;也派速龍小隊聯合防暴警員拘捕示威者,在荃灣示威區域一帶警方首度使用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水炮車)驅散示威者
  • 香港海底隧道九龍收費站再次被示威者快閃式破壞,部分收費設施受損;葵涌運動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國旗遭到示威者拆下並毀壞
  • 示威者一度和警方進行拉鋸戰,除利用突襲式佔據公路、以人數優勢反驅趕警方以及突襲式包圍多區警署,亦突襲單獨巡邏的警車和警方小隊; 衝突其間示威者並利用各種雜物到處設置路障,也以彈叉、縱火、砖头汽油彈攻击警察;部分在荃灣公路一帶繼續示威的示威者試圖製造更大型的路障和警方對峙,及後示威者被水炮車驅散後,他們最终散去
  • 多區警署、其他建築外牆遭到示威者以侮辱性言詞、示威標語塗鴉;多區公路也遭到示威者塗鴉,大量交通設施也被示威者拆下當作路障,部分交通燈亦遭到示威者破壞
  • 荃灣二陂坊一帶有麻雀館、遊戲機中心被示威者懷疑和十多天前的荃灣白衣人事件有關而遭到示威者包圍斥責以及破壞,受影響麻雀館附近的其他商戶的監控鏡頭也遭到示威者破壞,及後到眾安街圍攻到該區巡邏的一支警方小隊,該小隊鳴槍示警才驅散示威者
  • 因應該示威受影響區域廣大,部分公共設施和港鐵站關閉
  • 政府和警方拒絕落實示威者任何訴求,並分別強烈譴責示威者在葵青運動場破壞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行徑以及圍攻單獨巡邏的警方分隊的行徑,並共同譴責示威者暴力破壞不斷升級
衝突方
示威者

日期及路線编辑

遊行日期原定為8月18日,惟由於民間人權陣線後來亦打算在同日舉辦遊行(最後為集會),原有遊行延後一星期舉行[7]。遊行路線原定為當日下午2時半於葵芳(南)巴士總站集合,3時起步,遊行至荃灣公園後集會。警方於8月23日對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原因是巴士總站不適宜作集合地點。遊行終點荃灣公園的中央廣場於當日下午5時至晚上8時亦進行集會,則獲發不反對通知書。遊行申請人提出上訴,並在8月24日展開上訴聆訊後,與警方就遊行路線達成共識,並撤回上訴,遊行亦同獲發不反對通知書,批准原因為改在葵涌運動場集合較為安全,以及遊行主辦方同意沿行人路遊行。遊行路線在修改後,改於葵涌運動場集合,集合時間、起步時間和終點不變,惟改由興盛路入葵福路,並改經馬頭壩道入荃灣公園,而不經馬頭壩道後的一段楊屋道[1][2][8]

過程编辑

前夕及遊行初期编辑

 
集合時間前,葵涌運動場已有不少市民聚集
 
集會人士冒雨行經楊屋道,並佔據所有行車綫

在集合時間前,葵涌運動場已有不少市民聚集,部分人正在看台避雨。下午2時45分,遊行開始起步,現場亦有不少家長帶同孩子參與。遊行期間,在葵涌中信電訊大廈對出的遊行人士已走出馬路,佔據葵福路部分行車線。現場不時有車輛駛過,示威者亦有讓路。3時20分,遊行隊伍隊頭已到楊屋道,由於參加者眾多,楊屋道多條行車線已被遊行人士企滿。3時35分,遊行隊伍隊頭已到達終點荃灣公園。到4時,大會宣佈當日集會採用「流水式」形式,集會人士離開後可再繞路回來集會。大會又指,遊行隊伍隊尾仍在起點等待出發。[3][4]

示威者設置路障编辑

4時左右,有示威者開始在德士古道拆毀路邊鐵欄及鄰近地盤的水馬和圍板,作設置路障之用;其後有示威者在楊屋道、馬頭壩道交界設路障;德士古道與聯仁街其後亦出現路障。4時40分,警方宣佈荃灣警署報案室暫停服務,並呼籲示威者不要阻塞緊急車輛通道,以免影響警方為市民提供緊急服務。[3][4]

警方首次出動水炮車清場编辑

因有示威者一度使用砖块、汽油弹等袭击警方,5時半左右,警方在楊屋道施放多枚催淚彈。5時50分左右,水炮車抵達荃灣示威現場。6時10分左右,遊行發起人指,收到警方通知,在荃灣公園進行的集會需要解散,防暴警察亦已封鎖荃灣公園各入口;大會隨即宣佈遊行集會活動結束。同一時間,水炮車在大河道向路上水馬射水以嘗試清除障礙物,但不成功,終由速龍小隊移走路障[9]。之後,警方在楊屋道及德士古道進行清場,示威者則退至荃新天地商場內或眾安街等内街,其時沙咀道川龍街交界仍設有路障。6時55分左右,警方在德士古道射水以驅散示威者[3][4]。6时左右,眾安街有2名蓝衣男及1名黑衣男与在场示威者争执,一个蓝衣男从一台的士后备箱取出長鐵通追打示威者[10]。三人之后被捕,而的士上則檢獲27支鐵棍[11]

警民衝突编辑

 
警員舉槍期間,一名中年男街坊突然張開雙臂擋在警員及示威者中間,其後跪下並叫「不要(開槍)![註 1]」,但遭警員一腳踢開
 
晚上8時,示威者轉至之前曾發生疑似白衣人襲擊事件的荃灣二陂坊一帶

遊行被警方清場後,晚上8時,示威者轉至之前曾發生疑似「福建幫」白衣人襲擊事件的荃灣二陂坊一帶,並與數名警員爆發衝突。當晚有黑衣人帶同鐵通,稱要為遇襲的「手足」報仇。他們來到二陂坊,並不斷用擊麻雀館鐵閘,之後打破了麻雀館玻璃。他們之後走到大陂坊,攻擊一間遊戲機中心之鐵閘[12]。二陂坊其他商店亦被波及,包括中元節文化協會、一品雞煲、源記火鍋雞煲館等被毀壊[13],有一批示威者之後走到沙咀道及眾安街交界,一度对街上一辆警方的冲锋车进行攻击破坏,之后與在车上下来的約6名藍衫及白衫持圓盾警員對峙。當示威者聽到持圓盾警員在對講機中稱呼在場示威者為「曱甴」後,引起情緒激動,要求警員解釋。期間另一批從二陂坊走出的示威者反包圍警員,雙方激烈衝突。前排數十名示威者衝前,以竹枝及長條狀的雜物攻擊約8名警員,警員一度后退,但現場突然傳出一下槍聲,6名警員舉槍指向示威者及示威者前面的記者群。有一名街坊装束的中年男子突然張開雙臂擋在警員及示威者中間,其後跪下並叫「不要(開槍)![註 1]」,但他遭警員一腳踢開,而后站起并继续挡在枪口前面。3名曾拔出手槍的警員之後一度被大批记者和市民包围[3],后退入名逸居的後樓梯,又被在場記者質問警員為何踢开男子以及以槍指向記者[5][15][16]

晚上9时起,荃湾一度出现数十名戴有安全帽和手套、手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白衣人与蓝衣人集结,后被防暴警察驱散。有片段拍到9时20分左右,一批拿着鐵通、利刀及中国国旗的白衣人与蓝衣人跑步经过眾安街沙咀道交界,而附近的防暴警察未有理会。[17][18]

示威者轉戰其他地區编辑

入夜後,部份示威者在轉往九龍深水埗尖沙咀黃大仙中心南館等地。在深水埗,示威者在內街聚集後,警方在鴨寮街西九龍中心舉起數次藍旗,警告在場人士正參與非法集會,街坊指罵在場警員。到晚上約9時半,有示威者走出長沙灣道後,防暴警察突然向前推進,一名女示威者被制伏在地。其後引起更多街坊不滿,到深水埗警署外要求警方交代。到晚上10時大雨期間,防暴警察在欽州街與長沙灣道交界制服至少10名示威者,並多次用盾牌推撞記者和要求退後。防暴警亦截停長沙灣道及欽州街的巴士和私家車,並舉藍旗。[19]

在尖沙咀,數十名示威者破壞交通燈,並且在柯士甸道和彌敦道交界以垃圾桶等雜物堵路[20]。而紅隧收費廣場亦有快閃堵路,包括破壞收費亭設施,期間有經過隧道的汽車獲免費放行[3][4]。另有部分示威者在到達沙田新城市廣場後,市民為他們的歸來而歡呼。有關片段在Facebook多達24萬人次觀看,超過6000人分享[21]

受傷编辑

醫院管理局表示,截至8月26日中午12時,各區衝突中共有41人被送往4間公立醫院急症室,包括34男7女,當中15人情況穩定[22]。而警方表示行動中共有15名警務人員受傷[23]

拘捕编辑

警方拘捕36多人,年齡介乎12歲至48歲,涉嫌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及襲警等罪名[23]。當中包括新民主同盟荃灣區議員譚凱邦的助理,其在葵芳站拍攝期間混亂中被警方拘捕,並被警員打至滿口鮮血[24]。警方當晚也拘捕了一名12歲男童,為嶺南衡怡紀念中學的升中一新生[25][26],其也因此成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中當時年紀最小的被捕人士[6]

12歲男童涉非法集結被捕编辑

清場期間約晚上7時,有防暴警察在楊屋道荃立坊附近將一名男童帶至一角包圍,並用索帶將其反手綁住,亦下令男童蹲下,其手肘擦傷流血。在場有社工高呼男童未夠16歲,要求介入協助,又著男童高呼個人資料,及提醒被捕需知,在場警員稱此舉或「妨礙司法公正」,記者上前追訪亦一度遭警員揮棍喝斥,多次追問下,防暴警察亦拒絕透露拘捕罪名,僅著記者向警察公共關係科查詢,警員隨後將男童押送至白色私家車離去。男童期間向在場人士透露自己12歲。香港01後來得悉,男童涉「非法集結」被捕,已聯絡家長及律師,家人於當日下午8時許抵達警署,並陪同其錄取口供[6]。男童被拘捕時報稱有疾病,但該病與遊行活動無關,之後送院治療留醫;其於8月26日晚上已獲保釋候查及返家。警方在8月27日指其須在9月下旬到警署報到[27]

嶺南衡怡紀念中學後來分別在8月26日經其副校長關國康及在8月27日經聲明兩度證實該男童為該校的升中一新生。關國康與聲明皆稱,學校有與家長聯絡,並會提供駐校社工支援服務,以及向正就讀中一銜接課程的同學表達關心及提供情緒輔導。8月27日的聲明也表示,有人在網上討論區散佈失實言論,聲稱學生被記大過,但該校老師完全沒有提及任何懲罰,只從關心和輔導學生出發。[25][26]

對警隊的爭議编辑

關站封路编辑

繼8月24日觀塘遊行後,港鐵再次關閉車站的安排,被批評影響普通市民。另一方面,警方亦圍封荃灣公園對開楊屋道周邊的馬路,使巴士不能出入荃灣。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認為這是警方刻意安排,讓參與遊行的市民離開時無路可走,稱警方的做法「極之卑劣」。[28][29][30]

街坊被扯至地下编辑

晚上8時許,有路過的大窩口街坊因看見警察追打一名市民,之後上前問「不需要如此暴力吧?[註 2]」,而防暴警察在問他「你(跟他們)有關係嗎?[註 3]」後便將他扯至地下,並進行搜身,使其手臂受傷。警方抄下了其地址和電話,但拒絕向其展示警員編號及身份。其批評警察濫用暴力。[31]

防暴警察進入商場拘捕编辑

晚上10時許,有示威者轉戰黃大仙。防暴警察收到消息指他們在黃大仙中心商場內更換衣服,決定衝入商場內進行拘捕行動,並截查市民,當中有人被迫下跪[32]。警方的行動引來居民不滿,要求防暴警察離開及釋放被捕人士,最後被捕者獲得釋放[33]。8月26日晚上,數十名市民包圍商場詢問處,要求職員交代原因。職員報稱不適,由救護員送院。而市民在牆上貼上便利貼、破壞詢問處電腦,以及將抽屜內的文件取出並破壞[34]

影響编辑

交通運輸编辑

港鐵在遊行當日上午11時半左右宣佈,為確保乘客及員工的安全,荃灣綫葵芳站、荃灣站西鐵綫荃灣西站會由當日下午1時半起暫時關閉,直至另行通知,期間荃灣綫列車不停葵芳站及荃灣站,並改以大窩口站為終點站,西鐵綫則不停荃灣西站[35]。港鐵在關閉車站時一度情況混亂,其中在葵芳站,下午1時許大批警員到場,將記者驅離到站外,之後將車站鐵閘關閉,期間曾與記者爆發口角並出手推撞記者[36]。多條途經遊行路線一帶的的巴士路線則需要改道。因有示威者走出原訂遊行路線並佔據區內多條道路九龍巴士有超過50條巴士路線於行車路線被佔據後陸續暫停服務[37]

康樂設施编辑

因應遊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於8月24日宣佈荃灣公園、荃灣海濱公園沙咀道遊樂場的網球場、荃灣體育館楊屋道體育館蕙荃體育館荃景圍體育館荃灣大會堂荃灣公共圖書館將提早於8月25日下午2時關閉[1][2]

各方反應及迴響编辑

示威者及遊行統籌人编辑

因應港鐵連續兩日將大型遊行路線附近的車站關閉,有示威者當日預早兩小時從荃灣出發到葵芳,並在接受明報採訪時表示其認為港鐵關站做法乃有心想阻撓參與遊行的人。遊行統籌人余藝明亦譴責港鐵罔顧市民利益隨意關站,令市民難以離去。[38]

民主派编辑

新民主同盟在遊行當日傍晚發聲明,強烈抗議警方無理禁錮及粗暴對待議員助理,指他全程只以手機拍攝譚凱邦,並沒有亦不可能作出任何其他動作。新民主同盟同時強烈譴責港鐵妄顧乘客及途人安全,無視站內疑被非法禁錮事件。新民主同盟要求港鐵立即交代事件,為該助理討回公道。[39]

建制派编辑

民主建港協進聯盟在8月26日召開記者會,並強烈譴責激進示威者行為。其主席李慧琼表示,示威者使用的武器不斷提升,已達到致命程度,若不停止有機會造成人命傷亡,故會堅決支持警方嚴正執法,盡快恢復秩序。香港立法會議員、荃灣區議員陳恆鑌指,該遊行的示威者偏離遊行路線,有人丟汽油彈、破壞二陂坊的店鋪,做法必須要譴責。他強調不要讓和平的示威美化暴力行為,「要與暴力割席」。身兼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主席的陳克勤稱,示威者的暴力情況已全面升級,持有長木棍等武器。對於昨日警方出動水炮車和裝甲車,他認為警方可多使用水炮車清場,能有效將示威者和警方分隔,使前線警務人員感安全。他強調,警方出動水炮車有嚴謹指引,認為是一個值得考慮、有效的方案。[40]

香港經濟民生聯盟當日亦發聲明,指香港已經到了非常危險的關頭,如果違法暴力行為再不受遏止,恐會造成人命傷亡,法治將蕩然無存,香港百年繁華會毀於一旦,並促請政府迅速制訂應對措施,堅決止暴制亂,堅定支持警方嚴正執法,將「暴徒」繩之以法。經民聯又呼籲香港市民正視極端暴力對社會帶來的嚴重破壞,齊向違法暴力行為說不,共同遏止和抵制暴力,維護社會秩序,捍衛得來不易的「東方之珠」美譽。[40]

香港政府编辑

香港政府發言人在遊行翌日凌晨指,示威者以磚塊、鐵枝等肆意襲擊警務人員,並向警車和警務人員多次投擲汽油彈。其也稱,有示威者在葵涌運動場取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並肆意踐踏,行為挑戰國家權威,亦涉嫌觸犯《國旗及國徽條例》。[3]

香港警務處编辑

警方亦於遊行翌日凌晨開記者招待會時,時任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播放一條有關警員向天開槍的短片,其中可見有多名示威者先破壞警車,之後警員下車,數名警員再被一群示威者攻擊,有警員曾跌底但仍被攻擊。有六名警員因而舉槍,而其中一名警員向天開槍示警。余表示,警員的行為是為了保護自己,開槍後無人受傷。余形容警員當時生命受威脅,警員「英勇、克制」,而其使用的武力屬「必須、合理」,「為平定暴亂必須開槍」。余又形容示威者是「極暴力暴徒」,已「超越文明社會可以接受的底線」[3][41]。余當時亦表示有5名警員受傷送院,亦證實有軍裝警員開槍,警方表示行動是保護警務人員「自身安全」[14][41]

遊行當晚,有年長男街坊張開雙臂擋在警員及示威者中間,其後跪下並叫「不要(開槍)![註 1]」,惟遭警員踢開[14]。余在記者招待會則稱此為警員的「自然反應」[3]。警方其後在8月26日的例行記者會上,指出8月25日警員视跪地男子为「威脅」[42],並重申其用腳「推開」,屬「自然反應」,並無惡意亦非常合理[43]。至于警員将枪口指向记者一事,余稱是因为记者后面有人擲磚[41]

後續编辑

遊行集會當日,警方曾於楊屋道街市外施放多枚催淚彈。香港中文大學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指店舖的食物可能沾上了催淚彈的殘留化學物質,可導致肚瀉及腸胃不適[44]。翌日,近10名市民自發清潔街市,以地拖、毛巾、梘水及梳打粉沖洗牆壁及地板,而是次清潔行動由劉卓裕發起[45][46]。而遊行當天晚上7時,食物環境衞生署亦有派出外判清潔工人進行大清潔,不過只獲配備簡單外科口罩,大部分人都沒有任何保護裝備。香港職工會聯盟清潔服務業工會總幹事杜振豪批評食環署違反《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並稱已就事件向勞工處投訴[47]

遊行集會後,有人於楊屋道對開道路拾獲催淚彈頭、橡膠子彈殼,並掛在港鐵荃灣站對開連儂牆天橋鐵欄,包括8個催淚彈罐、4枚橡膠子彈殼及多枚已使用的催淚彈頭;鐵欄上也貼上「催淚彈對人體傷害」的單張。對於有指催淚彈生產日期被刮走,荃灣連儂牆天橋鐵欄的催淚彈上顯示的生產日期則是由2016年至2017年不等。至於相關的彈殼仍殘餘催淚煙味,其間不時有途人駐足觀看掛件。這是繼2019年8月5日香港三罷行動有人於大埔將106枚區內檢獲的催淚彈頭串起,展示於衝突現場上方行人天橋後,再有人在香港向公衆展示催淚彈殼。[48]

圖冊编辑

註釋编辑

  1. ^ 1.0 1.1 1.2 原文為「唔好呀!」,屬於粤语口語。[3][14]
  2. ^ 原文為「唔需要咁暴力呀?」,屬於粵語口語。[31]
  3. ^ 原文為「你關唔關事?」,屬於粵語口語。[31]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荃葵青改今日遊行路線 獲警方不反對. 明報. 2019-08-25 [2019-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5). 
  2. ^ 2.0 2.1 2.2 李恩慈. 【825荃葵青遊行】改遊行路線 警批出不反對通知書. 香港01. 2019-08-24 [2019-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5).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陳淑霞; 王潔恩; 黃偉倫; 李慧妍; 張美華; 鄭秋玲. 【825荃葵青遊行・全日總覽】警解畫鳴槍:生命受威脅 英勇克制. 香港01. 2019-08-25 [2019-08-26]. 
  4. ^ 4.0 4.1 4.2 4.3 4.4 【荃葵青遊行.不斷更新】警首出動水炮車清場 楊屋道快速推進 數以十計示威者被制服. 立場新聞. 2019-08-25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5. ^ 5.0 5.1 示威者持棍追打 警轟實彈第一槍 一度槍指記者 踢開跪地勸阻市民. 明報.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6. ^ 6.0 6.1 6.2 陳淑霞. 【825荃葵青遊行】12歲男童被捕 消息:涉非法集結. 香港01.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7. ^ 修例風波:民陣818再辦維園遊行 斥警方濫用武力. 東網. 2019-08-13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8. ^ 周日荃葵青遊行獲發不反對通知書 路線改由葵涌運動場至荃灣公園. 立場新聞. 2019-08-24 [2019-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4). 
  9. ^ 水炮車首發射 示威者不硬碰速退. 明報. 2019-08-26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10. ^ 眾安街藍衣漢鐵通追打示威者. 明報. 2019-08-26 [2019-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8). 
  11. ^ 凌逸德. 【荃葵青遊行】藍衣人棍毆途人 揭的士車尾藏27支鐵通 三人被捕. 香港01. 2019-08-26 [2019-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12. ^ 黃偉倫; 王潔恩. 【荃葵青遊行】大陂坊機舖遭黑衣人撬閘 店東感無奈:凡事總有因. 香港01. 2019-08-26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13. ^ 凌逸德. 【825荃葵青遊行】重組開槍經過 同袍被追打跌倒 EU向天開一槍. 香港01. 2019-08-25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14. ^ 14.0 14.1 14.2 【荃灣遊行】沙咀道爆警民衝突 警方曾開槍阻襲擊 腳踢跪求街坊. 立場新聞. 2019-08-25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15. ^ 示威者荃灣刑毀店舖 警被追打開槍示警. am730.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16. ^ 荃灣六警拔槍指人群曾向天開槍. i-Cable. 2019-08-26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17. ^ 【荃葵青遊行】沙咀道數十名疑手持鐵通利刀及國旗白衣漢聚集被警員驅散. 頭條日報. 2019-08-25 [2019-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8). 
  18. ^ 李穎霖; 王譯揚; 呂諾君; 林振華. 【825荃葵青遊行】白衣人藍衣人再出沒 荃灣沙咀道有大量鐵通. 香港01. 2019-08-25 [2019-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8). 
  19. ^ 深水埗防暴兩突襲 拘逾10人. 蘋果日報.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20. ^ 轉戰深水埗尖沙咀 紅隧口堵路. 晴報.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21. ^ 【李八方online】黑衣人行過新城市受英雄式歡迎 巴士乘客見警驚慌逃難. 蘋果日報.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22. ^ 【逃犯條例】各區衝突41人送院 疑背部刀傷男警一度嚴重. 明報.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23. ^ 23.0 23.1 【荃葵青遊行】警拘36男女最細12歲 涉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等. 頭條日報.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24. ^ 曾雪雯; 李智智; 余睿菁. 【825荃葵青遊行】葵芳站關閘起衝突 譚凱邦助理被拘捕. 香港01. 2019-08-25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25. ^ 25.0 25.1 【逃犯條例】被捕12歲男童留院 校方稱正協助家長. 明報. 2019-08-26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26. ^ 26.0 26.1 【荃葵青遊行】12歲中一生被捕 校方稱駐校社工會提供支援. 星島日報. 2019-08-27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27. ^ 陳淑霞. 【825荃葵青遊行】12歲男童衝突中被捕 警︰獲准保釋下月報到. 香港01. 2019-08-27 [2019-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28. ^ 港鐵封3站 市民出行難 示威者難散. 東方日報.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29. ^ 港鐵再封三車站 警驅散市民遭狠批. 都市日報. 2019-08-26 [2019-08-26]. 
  30. ^ 港鐵接連兩日遊行前封站. am730. 2019-08-26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31. ^ 31.0 31.1 31.2 【荃葵青遊行】大窩口街坊指被警無理暴力對待. 立場新聞 (Facebook). 2019-08-25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32. ^ 警闖入黃大仙中心截查市民. 蘋果日報 (Facebook). 2019-08-25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33. ^ 【逆權運動】防暴警入黃大仙中心拉人惹居民不滿. 蘋果日報. 2019-08-25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34. ^ 有市民到黃大仙中心要求商場交代. now新聞.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35. ^ 【荃葵青遊行】港鐵一時半關閉荃灣、葵芳、荃灣西3站. 立場新聞. 2019-08-25 [2019-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5). 
  36. ^ 荃葵青遊行爆衝突 警拔左輪開槍 水炮車首出動 入夜後示威者多區快閃. 立場新聞. 2019-08-25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5). 
  37. ^ 溫偉俊; 黃偉倫. 【荃葵青遊行.交通消息】九巴深宵服務大致正常 龍運兩N線改道. 香港01. 2019-08-25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38. ^ 【逃犯條例.荃葵青遊行】警荃灣曾開槍 醫管局:衝突中8人送院. 明報. 2019-08-25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39. ^ 強烈抗議警察粗暴無理拘捕議員助理. 新民主同盟 (香港獨立媒體). 2019-08-25 [2019-08-26]. 
  40. ^ 40.0 40.1 羅家晴. 【825荃葵青遊行】民建聯經民聯強烈譴責 指示威者暴力升級. 香港01. 2019-08-26 [2019-08-31]. 
  41. ^ 41.0 41.1 41.2 警:踢低跪下市民「自然反應」 開槍警「英勇克制」 為平定暴亂必須開槍. 立場新聞.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42. ^ 前晚衝突 警稱生命受威脅向天開1槍. 經濟通. 2019-08-27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43. ^ 警方:用腳「推開」下跪男 無惡意亦非常合理 周末共拘86人. 立場新聞.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44. ^ 李恩慈. 【荃葵青遊行】楊屋道街市外放催淚彈 醫生指檔口食物或受污染. 香港01. 2019-08-26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45. ^ 王潔恩; 黃偉倫. 【荃葵青遊行】楊屋道街市外放催淚彈 市民自發清潔 商戶生意減. 香港01. 2019-08-26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46. ^ 有荃灣居民自發清理楊屋道街市催淚彈殘餘化學物. 香港電台. 2019-08-26 [2019-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3). 
  47. ^ 李穎霖. 【荃葵青遊行】清潔楊屋道街市裝備簡陋 食環被轟妄顧外判工安全. 香港01. 2019-08-27 [2019-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48. ^ 邵沛琳; 郭倩雯. 【荃葵青遊行】示威者執催淚彈頭、橡膠子彈殼 掛荃灣連儂牆欄杆. 香港01. 2019-08-27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上一次
原因: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2019年8月24日)
香港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
2019年8月25日
下一次
原因: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示威(2019年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