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榮譽白人南非語Ere-blankes英语:Honorary whites)為南非種族隔離時期實施的一種制度,給予非白人只有白人才能享有的大部分權益。這制度可以根據具體情況,授予個人或者一群人榮譽白人身份,其中最著名的是被稱為榮譽白人的東亞人種。在早期,只有日本人韓國人臺灣人獲得這種身份,而後來又將台灣以外的華人以及其他各種族的特定個人納入榮譽白人當中。

目录

日本人编辑

從20世紀60年代起,該身份便適用於所有日本人納粹德國曾稱日本人為榮譽雅利安人英语Honorary Aryan)。20世紀60年代初,當東京八幡鋼鐵公司提出在10年內購買500萬噸價值超過2.5億美元的南非生鐵時,這一制度就有助於南非和日本之間達成貿易協定[1]

由於貿易量龐大,總理亨德里克·弗倫施·維沃爾德認為來自日本的貿易代表團將定期訪問南非開展業務,但貿易安排卻使日本人受到與其他種族相同的限制,故此這是不明智和不利的。

其後,比勒陀利亞集團地區委員會公開宣布所有日本人都被認為是白人。約翰內斯堡市政府官員甚至決定,“鑑於貿易協議”,市政游泳池將向所有日本客人開放[1]

該身份賦予了日本人擁有與白人幾乎相同的權利和特權(除投票權之外,而他們也免於徵兵)。直到20世紀70年代初,政界的反對黨人士和媒體一直都質疑為什麼日本人能夠被授予特權,理由是造成了種族隔離的不一致[2]

1987年,国际社会因为反对南非的种族隔离,与南非停止文化交流,並在经济上进行制裁,而日本则一跃成为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1988年2月5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对此表示了遗憾,对日本在此时仍积极与南非发展经济上的交流表达了不满。同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制裁南非决议案,其中点名对日本进行了指责[3]。日本人作为名誉白人造成的一些特权感也在日本国内遭到非议。1988年,有日本政治家在国会外务委员会对以下言论进行了批评:三井物产的公司内部媒体提及日本人作为名誉白人,在南非社会中也与白人越来越融洽一致,与印度人、华人、有色人、黑人等有所不同;而日本南非友好议员联盟干事石原慎太郎则说过:南非任用黑人会降低效率,给予黑人一人一票的选举权利会使得国家走向混乱[4]

海外华人编辑

授予日本人新身份似乎對南非的小型華人社區(當時大約有7,000名華人)非常不公平,因為他們似乎不會享受到給予日本人的新福利。正如《時代雜誌》的報導,開普敦的一位華人商业領袖說:“如果有的話,我們的外表比我們的日本朋友更白。”

對於來自台灣以外的華人來說,將其他東亞人種(日本人、韓國人,尤其是台灣人)列為榮譽白人使他們在如何看待此問題一事上變得很複雜,由於當地人無法區分這些亞洲人,因此對華人的種族隔離監管會因部門和省份而異。

1984年,政府對《集團地區法英语Group Areas Act》進行修訂,允許南非華人居住在政府所宣佈的白人區域,並使用該地區內的設施[5]。南非華人需要向政府申請許可,以便進入白人區域。然而,他們必須獲得住宅区所有居民的許可,申請才可能被批准[6][7]

韓國人编辑

不同於日本南韓因為種族隔離因素而拒絕與南非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8]。1961年,當兩國商討建立外交關係時,南非為南韓公民提供榮譽白人地位。1978年,南韓因不滿南非實施種族隔離而與南非斷絕外交關係,兩國間的全面外交關係直到1992年才重新建立起來[9]

至於北韓,由於其對南非種族隔離一貫持反對態度,再加上北韓亦支援非洲人國民大會等反種族隔離組織進行鬥爭[10][11]。故此,南非從未將北韓公民列入榮譽白人行列,而兩國更直到1998年才正式建交[10]

台灣人编辑

台灣人之所以能夠加入榮譽白人行列是由於中華民國與南非之間的重要外交關係[5][12]。到1979年,台灣已成為南非第五大貿易夥伴。由於南非繼續支持中國國民黨,因此即使中國共產黨控制大陸之後,兩國的關係也十分密切,而兩者均與國際社會隔絕[2]

其他编辑

以下其他種族的特殊遊客亦獲得“榮譽白人”身份,包括: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South Africa: Honorary Whites, TIME, 19 January 1962
  2. ^ 2.0 2.1 Afro-Hispanic Review: White, Honorary White, or Non-White: Apartheid Era Constructions of Chinese, Dr. Yoon Jung Park (Univ of Johannesburg), Spring 2008
  3. ^ 河边一郎. 国連と日本. 岩波书店. 1994. ISBN 978-4004303176 (日语). 
  4. ^ 第112回国会 外務委員会 第6号. 外务委员会. 1988-04-13 (日语). 
  5. ^ 5.0 5.1 In South Africa, Chinese is the New Black. WSJ. 19 June 2008 [24 June 2013]. 
  6. ^ Gerardy, Justine. Chinese have trod murky path as 'non-people'. IOL News. 21 June 2008 [2 January 2016]. they had to get permission right down to the neighbours 
  7. ^ Ho, Ufrieda. Alan Ho's death stirs hope out of tragedy. The M&G Online. 24 April 2015 [2 January 2016]. Still, a family that wanted to move into a white suburb had to ask the permission of their neighbours – 10 houses to the front, 10 to the back and 10 on each side of the house they intended to call home. 
  8. ^ In Search of a Better Life: A History of Korean Migration to Cape Tow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2 May 2015., Kim Mino, University of Cape Town, page 7
  9. ^ South Korea-South Africa Relations. The Embassy of the Republic of Korea to the Republic of South Africa. 6 April 2015 [7 October 201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17 November 2015). 
  10. ^ 10.0 10.1 Young, Benjamin R. North Korea: Opponents of Apartheid. NK News. 16 December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3 November 2016). 
  11. ^ North Korea Punished for Helping to Liberate Africa. New Eastern Outlook. 18 March 2016. 
  12. ^ Premier Sun visits four African countries. Taiwan Review (Government Information Office,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 5 January 1980. (原始内容存档于30 December 2011). 
  13. ^ Braithwaite, Edward Ricardo. "Honorary white": a visit to South Africa. Bodley Head. 1975. ISBN 978-0-370-10357-0. 
  14. ^ 'Yagga' Rowe Tackles Apartheid. CaribbeanCricket.com. [9 October 2017]. 
  15. ^ Reid, Neil. Bee Gee: I never felt I was an honorary white. Sunday News. 9 May 2010 [7 October 2016]. 
  16. ^ Brown, Michael. Rugby: Once was hatred. The New Zealand Herald. 18 April 2010 [7 October 2016]. 
  17. ^ Evonne Goolagong - The Goolagong Impact. Sports.jrank.org. [7 October 2016]. 
  18. ^ "Remembering Arthur Ashe" Society of North American Sports Histori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