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kulaneischer Meister 002b.jpg
莎孚塑像

莎孚古希臘文Σαπφώ拉丁化:Sappho,約前630年代-前570年代),古希臘女同性戀詩人,一生寫過不少情詩、婚歌、頌神詩、銘辭等。著有詩集九卷,大部分已散軼,現僅存一首完篇、三首幾近完篇的詩作,(最新一首於2005年出版[1])以及若干斷句,在一首嫁名柏拉圖的短歌中,莎孚被稱「第十繆斯」。[2]周作人早年曾譯介她的詩歌。莎芙是女同性戀者,西方語言中「女同性戀者」一詞(例如德語Lesbe法語lesbienne英語lesbian),即源自其居住地萊斯博斯島(現代及古希臘語:Λέσβος,古希臘語拉丁字母轉寫:Lesbos,現代希臘語拉丁字母轉寫:Lesvos)。

莎孚詩歌的殘篇,前3世紀

生平與傳說编辑

莎孚的家族顯赫,一般認為她出生於萊斯沃斯島一貴族家庭,在萊斯瓦斯當地很有影響力,殷實的家境使她能自由地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她選擇了在當時的文化中心萊斯沃斯島上專攻藝術。她的父親喜好詩歌,在父親的熏陶下,莎芙也迷上了吟詩寫作。她是第一人描述個人的愛情和失戀的詩人。她在青年時期曾被逐出故鄉,被放逐至西西里,原因可能同當地的政治鬥爭有關。被允許返回後,曾開設女子學堂,當過「女子導師」之類的職位。古代流傳過不少有損於她的聲譽的說法,但從一些材料看,她實際上很受鄉人敬重。當然,也有學者質疑這些記載。

古羅馬時代起,莎孚的生平開始成為文人的創作題材,一直經歷中世紀浪漫主義時代而不衰。西方世界對莎孚的「接受史」,成為當代女性主義學者的一大題目,引發了大量的論文、專著。

傳說莎孚因為愛上Phaon英语Phaon而跳下萊夫卡斯懸崖而自殺。但這並不被視作史實。

作品编辑

萨福创作了约1万行诗歌,如今只有约650行存世。她最擅长伴以音乐的抒情诗,苏达辞书则记载,她曾写过语录、哀歌以及抑扬格诗。三部语录目前存世,但实际上是后世附会之作,辞书记载的哀歌和抑扬格诗也是如此。古代作家称萨福主要写作情诗,萨福作品的间接传播也证实了这一点。然而,莎草纸稿的流传则显示实际情况并非如此,2014年出版的一系列莎草纸稿包含了亚历山大本萨福作品第一卷中的十首相连的诗歌,其中只有两首明显是情诗,同时至少3至4首主要是有关家庭的。

萨福的诗作主要在莱斯沃斯岛山写成,如非在其生前即在其亡后不久成书,最早可能是以萨福作品演出者的剧本的形式出现的。公元5世纪,雅典出版业者可能开始出版她的莱斯沃斯抒情诗复本,有些还含有解释、注释以及诗歌原文。在2至3世纪间,亚历山大学派学者完成了一部评注本萨福诗歌。曾经或许有多本评注本行世,约翰·J·温克勒认为有两种,一为拜占庭的阿里斯托芬编辑,另一部则由其学生萨莫色雷斯的阿里斯塔库斯编辑。萨福诗作是否经历过多个版本的修订是无法确定的,阿尔卡埃乌斯的诗作的阿里斯塔库斯本就替代了阿里斯托芬本。

亚历山大本的萨福诗作以当时存世的雅典本诗集为底本,且至少有八卷,但具体的卷数不明。许多现代学者依从丹尼·佩吉,在标准版本中多设一卷至九卷。雅特罗玛诺拉基斯则怀疑该做法,认为萨福的传记只提到八卷诗作,没有任何来源记载称有第九卷。亚历山大本的萨福诗作可能是依据诗的韵律来编排的,通过古代文献可以得知前三卷囊括了所有单一简单韵律的诗歌。古代萨福作品的版本似乎以字母顺序形式来编排她的诗歌,至少在使用萨福体诗节的第一卷中是如此的。

在亚历山大本刊行后,萨福的诗作仍然在其他诗集中流传。比如科隆莎草纸保存的提托诺斯诗歌是一部希腊诗歌集的一部分。这部诗集以诗歌主题来编排诗歌,而不是像亚历山大本那样以韵律或首字母排序。

相关条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Greek Lyric vol. 1: Sappho and Alcaeus. Edited and translated by David A. Campbell. Loeb Classical Library (1982, reprinted with corrections 1990). [希英對照本,包括古代作家對其生平、詩歌的記載]
  • Re-reading Sappho: Reception and Transmission. Edited by Ellen Green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6).

註釋编辑

  1. ^ Lachlan MacKinnon, "The new Sappho",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 July 15, 2005.
  2. ^ 見《希臘詩選》(Anthologia Graeca)9卷506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