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戒

菩薩戒梵語bodhisattva-śīla藏語:byang chub sems dpa'i tshul khrims),大乘佛教菩薩道菩薩修行者遵守的戒律,為尸羅的一種,又叫菩薩齋大乘戒佛性戒菩薩律儀梵語bodhisattva-saṃvara藏語:byang chub sems dpa'i sdom pa)。

有《梵網菩薩戒經》的梵網菩薩戒、《瑜伽師地論》的瑜伽菩薩戒等數種。 其種種戒條,可攝為三聚淨戒(梵語:trividhāni śīlāni)[1],爲菩薩戒的三種概括。聲聞戒律重視種種威儀事相的防護,而菩薩戒則重在菩提心的守護。

概论编辑

大乘佛教将菩萨戒总结爲三大类,因為戒的精神及戒相乃是為令眾生無漏清淨,所以稱為“淨戒”[2],即三聚淨戒,或叫三聚戒[3],分别是:

  1. 攝律儀戒:以禁防為體
  2. 攝善法戒:以勤勇為體
  3. 攝眾生戒(饒益有情戒):以勤勇為體

漢傳佛教编辑

漢傳佛教的菩薩戒來自二大傳統,第一個傳統來自瑜伽行唯識學派的《菩薩地持經》及其《菩薩戒本》,由曇無讖傳入。後來有三種其他的譯本傳出,包括求那跋摩的《菩薩善戒經》及其《菩薩受戒法》、失譯的《優婆塞五戒威儀經》、玄奘的《瑜伽師地論·菩薩地》及其《菩薩戒本》。不同譯本之輕戒數目不一,以玄奘本的「四重四十三輕戒」最為通行(又因開合不同,玄奘本的輕戒尚有四十二、四十四、四十五之判分),有慧遠[4]窺基[5]、道倫[6]等疏;第二個傳統來自《梵網經盧舍那佛說菩薩心地戒品》的“十重四十八輕戒”,特別著重於佛性,相傳是由鳩摩羅什譯出,有智顗[7]法藏[8]、明曠[9]等疏。

天監十八年(519年)五月梁武帝敕寫《出家人受菩薩戒法卷第一》,其〈序〉中詳記菩薩戒法所依據的經典以及編撰旨趣[10]

「戒本宗流,大抵有二:一出菩薩地持經,二出梵網經。……後有求那跋摩於祇洹寺,譯出菩薩善戒經。地持、善戒,大意相似,曲細推檢,多有不同。......世間所傳菩薩戒法,似欲依二經(地持經、梵網經),多附小乘行事。撰菩薩戒法,乃有多家。鳩摩羅什所出菩薩戒法。高昌曇景口所傳受菩薩戒法。羅什是用梵網經。高昌云彌勒所集。亦梵網經,長沙寺玄暢所撰菩薩戒法[11]。京師有依優婆塞戒經撰菩薩戒法。復有依瓔珞本業經撰菩薩戒法。復有依觀普賢行經撰菩薩戒法。粗是所見,略出六家。......今所撰次,不定一經。隨經所出,採以為證。於其中間,或有未具,參以所聞,不無因緣。不敢執己懷抱,妄有所作。唯有撰次,是自身力集,為在家、出家受菩薩戒法」。

按照法藏大師《華嚴經探玄記》所示菩薩戒,列舉十項如下[12]

  • 依《梵網》等,有菩薩三歸戒。
  • 依《優婆塞戒經》,列五戒、六重二十八輕戒,在家菩薩受。
  • 依《文殊師利問經》,列八戒(八關齋戒),名為世間菩薩戒。
  • 依《文殊師利問經》,列沙彌十戒,名為出家菩薩戒。
  • 依《大方等陀羅尼經》,列二十四重戒,亦在家菩薩受。
  • 依《瓔珞》、《梵網》,列十無盡戒(梵網又多四十八輕戒),通在家、出家菩薩。
  • 依《瑜伽》、《地持》,列四重四十三輕戒,多分出家、亦兼在家。
  • 依《善戒經》,列聲聞四重戒、菩薩四重戒,局為出家菩薩受。
  • 依《毘奈耶瞿沙方廣契經》,菩薩戒有十萬種差別。
  • 依《華嚴經·十無盡藏品》、《華嚴經·離世間品》,列十無盡戒藏、菩薩十種清淨戒。

法鼓山聖嚴法師論及菩薩戒時,認為「十善法不僅是貫串世出世間凡聖五乘的基本善法,也是從凡入聖乃至成等正覺的根本軌範,故被以印度大乘佛教為依歸的漢藏諸大論師們,將之當作菩薩戒的共軌。……以十善法配合三聚淨戒為菩薩戒受持準則的觀念和作法;這是回歸佛陀本懷的無上功德……在他種菩薩戒無法一一遵守的情況下,能以十善戒作為菩薩戒而來涵蓋一切戒,應該是最合佛旨的。」[13]

歷史發展编辑

漢傳佛教菩薩戒之起源:

  • 曇無讖(或載曇無懺、曇摩懺),中天竺人,受學於沙門達摩耶舍(譯為法明),後遇白頭禪師,授以涅槃經本。曇無懺攜涅槃經、菩薩地持經等東來傳法,約在北涼玄始元年(412年)至姑臧。有張掖沙門道進向其求受菩薩戒,道進於三年且禪且懺,而得傳授。
  • 宋文帝元嘉八年(431年)時,祇洹慧義請求那跋摩出《菩薩善戒》,始得二十八品,其弟子代出二品,成三十品。未及繕寫,失序品及戒品,故今猶有兩本,或稱《菩薩戒地》。
  • 據《高僧傳》所載,《梵網經菩薩戒本》是由道融鳩摩羅什所出。不過《出三藏記集》於羅什譯作不列《菩薩戒本》或《梵網經》,僅於「總經序」收錄《菩薩波羅提木叉》後記。學術界認為此經非由羅什譯出,而是在五世紀中至末之間在漢地造出流傳[14]。屈大成同意非是羅什譯出,但認為本經是有梵本根據的失譯經[15]
  • 禪宗菩薩戒起自四祖道信禪師(580-651)作《菩薩戒法》。北宗《大乘無生方便門》載神秀傳菩薩戒儀,認為「菩薩戒是持心戒,以佛性為戒性」,末後跏趺坐念佛看心淨,其與署名慧思(作者或為慧威[16][17]的《受菩薩戒儀》有許多相似處,而更為簡要[18]。敦煌本《壇經》載南宗惠能授「無相戒」之內容,其菩薩戒儀依次是:見自三身佛、發四弘誓願、無相懺、受無相三歸依戒、末後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無相戒是南宗禪門獨創的弘戒法門,結合《金剛經》的中道思想,與《維摩詰經》的戒律觀[18]神秀的「佛性戒」和惠能的「無相戒」,提倡「戒禪合一」,是以自性清淨為戒的心地法門,不重戒相。其根源來自《梵網經盧舍那佛說菩薩心地戒品》[19][18]
  • 玄奘於貞觀二十三年(公元649年)於大慈恩寺翻經院譯出《菩薩戒本》一卷、《菩薩戒羯磨文》一卷,瑜伽師地論第四十卷末至第四十一卷即《菩薩戒本》。窺基著有《受菩薩戒法》為敦煌法藏P.2147號抄本。慧沼《勸發菩提心集》收有「大唐三藏法師所傳西域正法藏受菩薩戒法」,並闡述菩薩戒之內涵。道世(?-683)律師解釋四分律的《毘尼討要》,其中有「受菩薩戒章」,窺基及慧沼的受菩薩戒法在結構和內容上與其有諸多類似處[20]
  • 天台宗荊溪湛然(711-782)的《授菩薩戒儀》依古德及《梵網》、《瓔珞》、《地持》、並高昌等文,編撰授菩薩戒行事之儀式,分為十二門。之後諸多的菩薩戒儀,皆以此為定準[21]。慧沼的受菩薩戒法對湛然的授菩薩戒儀有重大影響[20]

藏傳佛教编辑

西藏佛教的菩薩戒有兩個傳統,第一個傳統,主要依用《虛空藏菩薩經》,出自寂天入菩薩行論》與《大乘集菩薩學論》,十八重八十輕戒,謂為龍樹深見傳承,儀軌由勝敵(梵語:Jetāri)等人據寂天著作編成。第二個傳統,依用《菩薩地·戒品》,即瑜伽師地論的藏譯本,其註釋有月官英语Chandragomin《菩薩律儀二十頌》等,分為「願菩提心戒」:四不可毀犯共戒及八不可輕棄戒,以及「行菩提心戒」:四重四十六輕戒,謂為無著廣行傳承,儀軌由阿底峽等人據月官著作編成[22]

最早將菩薩戒傳入西藏的是寂護,其內容及形式未見記載。不過藏史《拔協》記錄了當時有「二十根本教誡」的傳譯,或許類似於寂天的《大乘集菩薩學論》。《大乘集菩薩學論》將《虛空藏菩薩經》十八重戒攝為十四,《大方廣善巧方便經》二重戒攝為一,再加上《菩薩地·戒品》的後三重戒(第一重戒已在虛空藏菩薩經中),總成十八數。而二十根本教誡可能就是虛空藏的十八重戒與善巧方便的二重戒[22]

参见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oxford reference. śīlatraya. ( T. tshul khrims gsum; C. sanju jingjie; J. sanju jōkai; K. samch’wi chŏnggye 三聚淨戒). [2022-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8). 
  2. ^ 《大乘莊嚴經論》卷8〈17 度攝品〉:「菩薩有三聚戒。一律儀戒。二攝善法戒。三攝眾生戒。初戒以禁防為體。後二戒以勤勇為體。諸菩薩一切時恒守護故。離戒及善趣者。謂不著得戒及不求愛果故。」 (CBETA, T31, no. 1604, p. 630, c13-16)
  3. ^ 《法門名義集》:「三聚淨戒 一切惡無不斷。是攝律儀戒。一切善無不修。是攝善法戒。一切眾生無不度。是攝眾生戒。此三聚戒者菩薩道。」
  4. ^ 慧遠《地持論義記·釋方便處戒品之餘》
  5. ^ 窺基《瑜伽師地論略纂·初持瑜伽處戒品》
  6. ^ 道倫《瑜伽論記·戒品》
  7. ^ 智顗《菩薩戒義疏》
  8. ^ 法藏《梵網經菩薩戒本疏》
  9. ^ 明曠《天台菩薩戒疏》
  10. ^ 顏尚文. 梁武帝受菩薩戒及捨身同泰寺與「皇帝菩薩」地位的建立. 東方宗教研究: 43–89. [2018-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11. ^ 菩薩戒義疏:「高昌本者或題暢法師本,原宗出地持而作法小廣......已三說受一切(地持)菩薩律儀戒竟,次說(梵網)十重相竟。......自齊宋已來多用此法......宗出彼郡故名高昌本......又元嘉末有玄暢法師......宣授菩薩戒法大略相似,不無小異,故別有暢法師本。」
  12. ^ 法藏《華嚴經探玄記》:「菩薩戒以三業善為性。二約本亦以真如為性。……一、依梵網等經有菩薩三歸戒。二、依善生經五戒,是在家菩薩戒。三、依文殊問經八戒名世間菩薩戒。四、亦依彼經十戒。謂即沙彌所持者名出家菩薩戒。五依方等經二十四戒亦在家菩薩受。六依瓔珞梵網十無盡戒通在家出家菩薩所受。七依瑜伽地持四波羅夷戒。觀此戒相多分似是出家所受。亦兼在家。八善戒經及重樓戒經等八重戒。謂聲聞四重上加瑜伽中四重。故為八。此文局為出家菩薩受。以先受五戒十戒具戒方得受菩薩戒。如四重樓閣漸次成等故也。九依梁攝論戒學云如毘奈耶瞿沙毘佛略經說。菩薩戒有十萬種差別。十依華嚴經有十十等無盡戒品。如十藏品及離世間說。」
  13. ^ 釋聖嚴. 十善業道是菩薩戒的共軌論. 中華佛學學報. 1995: 17–40 [2020-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9). 
  14. ^ 紀贇. 中古漢語佛教文獻、制度與思想研究的峰巒: 評船山徹先生的研究路徑及其新著《六朝隋唐仏教展開史》 (京都:法藏館,2019) (PDF). 華林國際佛學學刊. 2019, 2 [2022-04-1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3-09). 
  15. ^ 屈大成. 從古文本論《梵網經》之真偽 (PDF). 普門學報. 2007年5月, (39): 5,18 [2018-01-02]. 
  16. ^ 按呂姝貞 〈慧沼《勸發菩提心集》的戒律思想初探 〉一文,本書題為慧思撰,但在《續高僧傳》卷十七、《大唐內典錄》卷五、《佛祖統紀》卷二十五等所載慧思之著作中,均未見著錄。僅在《傳教大師將來臺州錄》、《天台宗章疏》及《大唐國法華宗章疏目錄》諸錄中始有記載。
  17. ^ 陳英善. 天台智者的戒體論與《菩薩戒義疏》. 佛學研究中心學報.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5). 如其所言的「天宮之具緣」,可能是指天宮慧威所作的《受菩薩戒儀》(《卍續藏》冊105,頁1下),此戒儀一向被視為慧思之作,但近代日本學者研究之下,認為天宮慧威之作 
  18. ^ 18.0 18.1 18.2 高毓婷. 北宗神秀菩薩戒研究. [2019-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4). 
  19. ^ 釋印順. 中國禪宗史-第二節 東山門下的種種相. [2019-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21). 
  20. ^ 20.0 20.1 雒少锋. 窥基《受菩萨戒法》的发现及其学术价值.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8. 
  21. ^ 呂姝貞. 慧沼《勸發菩提心集》的戒律思想初探 (PDF). [2020-05-0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0-12-21). 
  22. ^ 22.0 22.1 釋堅慧. 西藏佛教二種菩薩戒之傳承與其發展之研究 (PDF).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