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葛西大崎一揆(かさいおおさきいっき)是发生于天正18年(1590年),在丰臣秀吉奥州仕置中被改易的葛西氏大崎氏的旧臣对新领主・木村吉清清久父子发动的叛乱。

背景编辑

葛西氏大崎氏同是陆奥国中部(今宮城县北部~岩手县南部)的战国大名。从伊达政宗的曾祖父・稙宗一代从属于伊達氏,并没有能力独自派兵参加小田原征伐

天正18年(1590年)7月26日,葛西晴信大崎義隆因为没有参加小田原之战这一理由被秀吉没收领地。葛西・大崎两家的旧领13郡(胆泽・江刺・磐井・气仙・本吉・登米・桃生・牡鹿・栗原・遠田・志田・玉造・加美)被转封给木村吉清,安排吉清住进葛西氏的居城・寺池城,其子清久住进大崎氏居城・名生城,开始经营领国。但两人的统治手法引起了旧葛西・大崎家臣的强烈反弹。浅野长吉完成仕置离开之后的10月初旬,木村领的加美郡米泉(現加美町米泉)围绕着传马役问题起了纷争。领民们公然抵抗正规的传马役,参加者推测在100名以上,可以看出这已经成为一揆的前兆。

经过编辑

一揆发生编辑

10月16日岩手泽城的旧城主・氏家吉继的家臣和领民一同起事,占领城池。以此为契机一揆扩大到了全部的领内。清久前往寺池城同父亲商讨对策,在回到名生城的途中暂住佐沼城,结果被一揆势包围、赶来救援的吉清也一同被困于佐沼城内。结果一揆势一并夺取了寺池城・名生城,根据『伊達家文書』,木村领“完全被一揆占领”(「一揆もち」)。

回京途中的浅野长吉白河城逗留时听说此事,马上返回二本松城,命令蒲生氏乡伊达政宗救出木村父子。10月26日氏乡和政宗在伊达领的黒川郡下草城会谈,商定从11月16日共同出兵镇压一揆。然而在约定共同行动之前的15日,政宗家臣・须田伯耆来到氏乡的阵中,报告说煽动一揆的其实就是政宗,政宗的右笔曾根四郎助更交出了政宗援助一揆的密信。氏乡另接到报告,政宗军向一揆势射击其实是在放空枪,于是氏乡16日单独行动占领名生城,并一面笼城,一面防备着政宗,一面派使者向秀吉报告情况。接到报告的秀吉派出石田三成处理此事。另一方面,政宗也开始单独行动,攻下了高清水城宮泽城,24日解佐沼城之围救出木村父子,并送往氏乡的大本营名生城。氏乡在救出木村父子以后也解除了对政宗的防备,决定直到第二年初都在名生城笼城,并为了确保归路安全向政宗要求人质,提出要政宗的一门重臣伊达成实国分盛重两人。

此时另一方面,旧领主・大崎义隆上洛,就不参加小田原征伐一事向秀吉谢罪,提出想要恢复旧领。12月7日秀吉允许义隆在检地结束以后恢复三分之一的旧领,并发出朱印状。

传讯政宗及镇压编辑

天正19年(1591年)1月1日,氏乡得到了政宗派出的人质,离开名生城返回会津。10日三成来到相马领,向政宗传达秀吉的上洛命令,随后同氏乡・木村父子等人一同回京。2月4日,在对已经上洛的政宗进行审问的过程中,政宗主张煽动一揆的证据密信是伪造的,而如果是真正的亲笔信,花押鹡鸰的眼睛处会用针开一个小孔。秀吉认同了这一主张,重新命令政宗镇压一揆,另派出丰臣秀次德川家康为援军。

5月政宗回到米泽城,6月14日再次出阵,正式着手镇压一揆,然而遭到一揆势的强烈抵抗,滨田景隆佐藤为信等重臣相继战死,虽然如此仍然得以在7月4日攻陷寺池城,降服一揆势的残党,终于平息了一揆。8月14日政宗在桃生郡须江山召集一揆主谋,命令泉田重光屋代景赖将其悉数处决。12月7日,命令秋保氏一族的马场定重赖重父子杀害小野城主・长江胜景葛西晴信相马义胤的义兄)。

领主・木村吉清被追责改易,吉清改投氏乡并成为其客将。木村领的葛西・大崎13郡被授予政宗,前年授予大崎义隆的朱印状被撤销,大崎氏终究没有恢复大名身份。9月23日,秀吉命令家康完成葛西・大崎13郡的检地和城砦改修,完成之后让渡给政宗。政宗把岩手泽城改名为岩出山城,直到庆长6年(1601年)另筑青叶城之前都作为居城。

政宗和一揆的关系编辑

关于政宗是否给一揆送信参与煽动一揆的疑问,有否定观点认为是氏乡的策略,须田伯耆诬告,或者是一揆众的宣传工作等,然而政宗确实煽动一揆的看法更为有力。奥州仕置之后根据总无事令政宗获得的会津8郡被没收。政宗计划作为收复失地的手段煽动一揆让新领主木村失脚,然后再以镇压一揆的功绩获得葛西・大崎的旧领。在须江山处决一揆主谋也被认为是为了湮灭证据。

秀吉在表面上接受了政宗的申辩,但是其处置措施又明显是在惩罚政宗,应该也是判断政宗才是一揆的幕后人物。

战后处理及影响编辑

秀吉把葛西・大崎的13郡30万石封给政宗,但作为交换,其原本所领的12郡72万石中,没收6郡(長井・信夫・伊達・安達・田村・刈田)44万石给予氏乡。这样一来政宗的所领就变成19郡58万石。

政宗新获得的葛西・大崎13郡因为一揆的缘故久已荒废,加上丧失了伊达氏领有200余年的伊達・信夫・長井3郡,实际遭受的经济损失远在减封的14万石以上。葛西・大崎13郡完成复兴,仙台藩号称实高100万石,还要等到宽永3年(1626年川村重吉完成北上川改修工事以后。

伴随着转封,伊达家中的家臣知行也必须重新安排,因为减封的影响,所有家臣的知行高都被削减,而且很多分到的封地都是实际收获达不到石高的荒地和野谷地,贫困的家臣团不满情绪高涨。除了拒绝转封的北目城主・粟野重国被攻陷居城以外,伊达成实国分盛重鬼庭纲元远藤宗信等重臣纷纷出奔。另外,因为被给予广大知行地的重臣们全身心投入领地复兴,仙台藩无法加强集权,直到幕末还在采用地方知行制而不是俸禄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