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沙圈

澳门娱乐场所

「葡京沙圈」澳門葡京酒店地下商場內紅燈區之俗稱。自1970年代起,商場內一段50米長的環形迴廊開始出現大量流鶯徘徊遊蕩兜搭生意,猶如賽馬場內出賽前的馬匹在沙圈踱步讓賭客觀察下注,因而被謔稱為「葡京『沙圈』」。2015年1月,澳門司警發動大規模掃黃行動搗破葡京沙圈,拘捕涉嫌為賣淫集團主腦的何鴻燊姪兒、葡京酒店時任行政董事何猷倫及時任酒店經理王巧遇。經此一役,擁有四十多年歷史的葡京沙圈遭受重創,自此正式宣告瓦解,商場迴廊內的流鶯就此絕跡[1][2][3]

葡京沙圈位於葡京酒店地下商場的長迴廊

歷史编辑

 
一座馬場

自1970年代起,葡京商場便是流鶯聚集兜搭生意的熱點,她們每天濃妝豔抹地在酒店地下商場的迴廊內來回徘徊遊蕩以兜搭生意,更有顧客在網上分享在沙圈的「體驗報告」,甚至發展成為澳門一處反映夜生活特色的獨特及著名遊覽景點[2][3][4]

1990年代後期,由於中國大陸的娛樂事業日趨興旺,葡京沙圈面臨激烈競爭,但因其本身擁有內地缺乏的國際化優勢(妓女主要來自中國大陸、東歐東南亞國家)而仍能成功保留一定競爭力及客源[1][5]

2012至2015年期間,由於價格高昂以及受到中國內地反腐敗工作的影響,導致富有客人逐漸減少,沙圈出現衰退跡象。2013年,有「賭王」之稱的何鴻燊的侄兒何猷倫聘請原本在2010年從中國內地到澳門從事賣淫行業的王巧遇出任葡京酒店副經理,王巧遇進入酒店管理層後著手進行沙圈管理的改革工作,以規範酒店的賣淫活動,在為沙圈情色事業提供更周詳保護的同時要求妓女繳交15萬人民幣的「入場費」,又規定妓女必須通過評級,而評委則由王巧遇和何猷倫等人組成[1][6]

瓦解编辑

2015年1月,大批司警突然攻進葡京酒店掃黃,搗破在「沙圈」運作的賣淫集團,拘捕涉嫌賣淫的96名中國女子及六名懷疑操控賣淫集團的疑犯,包括何猷倫和王巧遇。賣淫集團轄下涉及的妓女可能多逾2,000人以及涉及4億澳門元不法收益,是澳門回歸以來最大宗操控賣淫集團案。經此一役,擁有四十多年歷史的葡京沙圈遭受重創,自此正式宣告瓦解,商場迴廊內的流鶯就此絕跡[6][7][8]

澳門當局數十年來對當地的色情產業一直睜一眼閉一眼,除了偶然有小規模的掃黃行動外,雙方一直相安無事,此前警方亦未曾有過任何針對沙圈的掃黃行動,因此外界對司警突然的大規模掃黃、甚至拘捕權貴名流的舉動感到不尋常,有意見稱澳門當局的行動是為了配合國家反貪腐的政策,中國中央政府在葡京沙圈被搗破前已在內地多個城市打擊黃賭毒,多名涉貪高官落台後,認為是著手整頓澳門的適當時機。此外,在澳門規模甚大的沙圈在中央政府積極反黑打貪之際沒有收斂,在沙圈的規劃經過關鍵人物王巧遇的改革後,酒店方面也變得跟澳門警方不合作,多種原因導致葡京沙圈成為中央的打擊目標[9][10]

經營手法编辑

門檻及評審编辑

沙圈的妓女透過中國大陸的網上廣告或朋友介紹等方法到葡京酒店從事賣淫活動,她們都要向集團繳交10至15萬人民幣的「入閘費」(或稱「入場費」、「介紹費」),還要接受評級和分級,評級者為王巧遇和何猷倫等人,得到授權到沙圈工作的女子也要每月給予1萬元的「保護費」以及每日1000多元的房租[4][6][9][11]

規定及收費编辑

王巧遇不容許沙圈的妓女在沙圈範圍內停步和圍著客人,規定她們在沙圈內不停走動,衣著方面只能穿,違者會受到被趕走及禁止在酒店租住房間的處罰。此外,每名妓女的費用劃一收費1,500港元[11]

等級列表编辑

賣淫集團於2002年前已設立一個名為「YSL」(即是「Young Single Lady」,意指年輕的單身女子)的電腦系統,為妓女分級及設立代號及。初期分別有C、T、P三種代號等級,C的級別最高,基本上可以租用酒店房間工作,T為中等,最低級別的P不可在酒店租房工作。王巧遇進入酒店管理層後,等級從三個增加至五個[6][9]

  • 最優質為C級,可長期租房工作;
  • 第二級為CT級,有空房即可租房工作;
  • 第三級為T級,淡季(空房多於100間)時才可租房工作;
  • 第四級為PT,特殊情況時才可租房工作;
  • 最低級為P,不可租房工作。

通道及代號编辑

酒店內五樓和六樓內的共120個客房全用作安排妓女與嫖客交易的房間,俗稱「炮房」,酒店亦設有專門的櫃台讓被分級的賣淫女子取房,又以「code 1」和「code 2」分別作為通知有警察查牌和被打劫的代號,前者用來讓保安員通知妓女留在房間暫避以逃避警方查證,待警方離去後才再繼續辦事[9]

參見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1.0 1.1 1.2 環形通道 艷女穿梭. 蘋果日報. 2016-03-18. 
  2. ^ 2.0 2.1 "娼盛"衝擊澳門形象 鐵腕難敵需求 色情業應否合法化?. 澳亞網. 2016-01-20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31). 
  3. ^ 3.0 3.1 葡京“沙圈”春光不再. 澳門日報. 2015-01-13. 
  4. ^ 4.0 4.1 葡京沙圈4億元賣淫案 賭王侄仔移送檢察院. 論盡媒體. 2015-01-12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7). 
  5. ^ 探射燈:中央整頓澳門淫業大清洗. 東方日報. 2015-01-14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3). 
  6. ^ 6.0 6.1 6.2 6.3 15萬「入閘」妓女5級制 葡京沙圈運作揭秘. 東周網. 2016-03-25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7). 
  7. ^ 直搗黃龍 踩入葡京「沙圈」 黃少澤︰打擊歪風不斷有來. 論盡媒體. 2015-01-13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7). 
  8. ^ 澳門消息:葡京沙圈賣淫案何猷倫等人提上訴. 東網. 2016-04-07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7). 
  9. ^ 9.0 9.1 9.2 9.3 四億元「沙圈案」開審爆猛料 炮房120間 妓女不踱步受重罰. 力報. 2016-01-11. 
  10. ^ 疑因「籠裡雞作反」惹司警查沙圈. 論盡媒體. 2016-01-22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7). 
  11. ^ 11.0 11.1 何鴻燊侄涉案 葡京「沙圈」賣淫案 女子需繳逾10萬元兼通過樣貌審查. 明報. 2016-01-16 [2018-10-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