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蓋寬饒(?-前60年),字次公西汉政治人物,魏郡(今河北省临漳县西南)人。

经書为郡文学,举孝廉为郎。举方正,以優秀的策论,遷諌大夫,代行郎中户将(光禄勋属官)。他弹劾卫将军張安世之子侍中張彭祖在宮殿之門前没有下車,言及張安世处于高位但没有尽到辅佐皇帝的责任。实际,張彭祖当时下車了、蓋寬饒以弹劾大臣不实的理由,左遷衛司馬(衛尉属官)。

蓋寬饒着任衛司馬,慣例衛尉私下派衛司馬出去买东西。卫尉私下派蓋寬饒外出時,他向尚書報告。尚書責问衛尉,以後卫尉不再私自使派候和司马。

蓋寬饒着短衣,戴大冠長剑,亲自走遍兵卒宿舍,对有病的士兵亲自去慰问,给他们药物。衛尉属下兵卒都非常感念他。兵卒一年間兵役结束交替時,皇帝犒赏之际,兵卒数千人自愿在承担一年勤服役,来报答蓋寬饒之恩。

漢宣帝任命蓋寬饒為太中大夫,讓他考察各地風俗。称揚好官,彈劾惡官,出色完成使者職務,被提拔為司隷校尉

他任司隷校尉大小事情都上奏糾劾,被弹劾的人很多,實際廷尉对他的意见采用一半,一半不采用。大臣、貴人和出使長安的地方官吏,都懼怕彈劾而不敢犯罪,都城於是清平。

外戚(宣帝皇后許平君之父)平恩侯許廣漢房屋建完成,入居之際,丞相魏相以下大臣、御史、将军、以及俸禄为中二千石都去参加祝賀宴會,蓋寬饒沒有去。許廣漢特地邀請他,他才去,从西阶上到厅堂,独自向东而坐。許廣漢勸酒,他說:「不要多给我斟酒,我酒喝多了要发狂的」。丞相魏相笑着说「次公醒着时就有些发狂,哪用喝酒呢?」在座的人都以轻视的眼光看蓋寬饒。長信少府檀長卿表演猿和犬搏斗的舞蹈,其他人都大笑,只有蓋寬饒不喜,看着屋顶嘆息:「美哉!然富贵无常,忽则易人,此如传舍,所阅多矣。唯谨慎为得久,君侯可不戒哉!」,然後就走了。弹劾檀長卿以高位表演弥猴舞,不敬。宣帝要處罰檀長卿,許廣漢為他謝罪,宣帝才不追究了。

蓋寬饒剛直,有高风亮节,家貧但把俸禄一半分給自己的耳目,幫他偵查吏民。他擔任司隷校尉,自己的兒子步行到北邊警備服兵役,他清廉如此。但是他为人峻刻,大臣、貴人很多人怨恨他。他向皇帝進言又常常冒犯皇帝的旨意。宣帝以他是個儒者,优待宽容,但不見進升,後輩上位升為九卿很多。蓋寬饒不滿,多次上書諌言。太子庶子王生勸他自重,他卻不聽。

神爵二年(前60年),宣帝信任中書宦官,蓋寬饒反對,進言:「今聖人之道廢棄,儒学不行。罪人擔任周公的地位,法律取代《詩经》、《書经》」、「五帝時代天下傳給賢人,三王時代天下傳給子孫。五帝官天下,三王家天下,家以传子,官以传贤,若四时之运,功成者去,不得其人则不居其位」。宣帝以為他誹謗,把他的上書給中二千石大臣議論。執金吾說蓋寬饒自己想要皇帝禅讓給他,大逆不道。諌大夫鄭昌辯解蓋寬饒忠節,宣帝把蓋寬饒下獄。蓋寬饒拔出佩刀在北阙下自刎、百姓憐之。

参考文献编辑

  • 班固著《汉书》卷8宣帝紀、卷19下百官公卿表下、卷77蓋寬饒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