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琬(2世紀-246年),字公琰三國時代蜀漢的重臣,是劉敏潘濬表兄。荊州零陵湘鄉(今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區)人,蜀汉四英之一。初随刘备入蜀,诸葛亮卒后封大将军,辅佐刘禅,主持朝政,统兵御。采取闭关息民政策,国力大增。官至大司马蜀漢安阳亭侯,諡號

蔣琬畫像

生平编辑

蔣琬二十歲左右,和表弟劉敏都知名於當世。

方整威重编辑

他在跟隨劉備自荊州入蜀之前,就已擔任州書佐一職。入蜀後,劉備任命他當廣都。在任期間,因貪杯怠惰了公事,劉備打算重罰他,後來軍師將軍諸葛亮替他求情,並稱讚他說:「蔣琬是國家的棟樑之材,而非平庸之輩。他推行政務皆以安定百姓為根本,也不會用表面功夫來敷衍,希望主公能再三考慮。」劉備向來很敬重諸葛亮,聽他這麼說之後,就不再追究蔣琬的過失,只是倉促間免去蔣琬的官職。過沒多久,蔣琬就升職為什邡令,以試其才。後來劉備做漢中王、開府的時候,調任為尚書郎

建興元年,丞相諸葛亮開府,徵召蔣琬擔任東曹掾一職,又舉薦他為茂才,蒋琬坚持让给刘邕阴化庞延廖淳。後來諸葛亮曾私下上表給後主表示:「臣如果遭遇不幸,往後的軍國重任可以託付給蔣琬。」諸葛亮去世之後,朝廷便任用蔣琬當尚書令,不久後又加官行都護、假節、領益州刺史;一路升遷至大將軍錄尚書事,爵封安陽亭侯。

負荷時命编辑

 
位于四川绵阳西山的蒋琬墓

蔣琬在接替諸葛亮的重任之後仍如往常專心國政,以中庸的態度處理大小事,未因此顯得特別高興或悲傷。延熙二年(239年),加官為大司馬。這期間,蔣琬吸取諸葛亮北伐的教訓,改以經水路進攻魏興上庸等地為目標,但因自身患病無法指揮,且朝中反對者眾,故計劃最終未能付諸實行。延熙三年,任命姜維為鎮西大將軍,領涼州刺史,並上疏自領兵屯於涪,獲得朝廷認可。

蔣琬為人公私分明,不憑自己的好惡處理政務或決策。督农杨敏曾经在背后诋毁蒋琬:“蒋公这个人作事愦愦(糊涂、昏庸),实在是不如诸葛亮。”有人向蒋琬告发,建议蒋琬请示刘禅治杨敏之罪,蒋琬心平气和地说:“我实在是不如前人,没有什么可请示的。”别人不理解,就问蒋琬你有什么愦愦之状,蒋琬答道:“如果我真的在处理某些事上不如前人,肯定是事不在理;事不在理,处理起来自认就糊涂了。还用再问吗?”后来杨敏因为别的事被逮捕入狱,众人都以为蒋琬会借机处死杨敏,但是蒋琬“心无适莫”,没有因此落井下石,而是就事论事,没有治杨敏的重罪。

延熙九年(公元246年)十一月[1]去世,諡號「恭」。葬于今四川绵阳西山,蒋琬墓至今保存完好。

軼事编辑

早期蔣琬被劉備免官後,夜裡夢見一個牛頭於門前,流血滂沱,蔣琬十分厭惡這個夢,於是找了趙直問其凶吉。趙直說:“見血之事,是事已有分明。牛角和鼻子,是‘公’字之象,您的職位必定達到公卿,此乃大吉的徵兆。”[2]後蔣琬官至大司馬、安陽亭侯。

馬謖街亭戰敗被諸葛亮斬首後,當時蔣琬漢中向諸葛亮說:「以前楚文王成得臣,然後晉文公聽到這件事情相當高興,天下還沒一統就殺了這樣智慧謀略的策士,怎一點都不可惜啊!」於是諸葛亮流淚反駁:「孫武當時能勝任天下人的原因,就是用法明確。當時揚干亂了法律,魏絳就殺了他的僕人。現在四海分裂,才開始出兵打仗,如果現在還恢復那些廢法,我們還用來討賊(曹魏)做什麼啊!」[3]

十人十色编辑

東曹掾楊戲性格簡單直率[4],蔣琬一次跟楊戲談話時,楊戲都不回答,當時有人向蔣琬說:「蔣公您和楊戲對話時,他都不回應你,而且還對你很傲慢,這不會太過分嗎?」蔣琬回答:「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個性,也有他各自的面子,如果在背後指責,自古以來人都避忌的。楊戲如果要故意稱讚我,這就不是他的心態了。如果他想批評我,就直接當面批評我了,楊戲剛才都不回答,就是他那麼坦然的性格了。」[5]這也成為日本語成語「十人十色」典故。

評價编辑

  • 諸葛亮:“公琰讬志忠雅,当与吾共赞王业者也。”“蒋琬,社稷之器,非百里之才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三国志·卷四十四·蜀书十四·蒋琬费祎姜维传第十四》)
  • 陳壽《三國志·蔣琬費禕姜維傳》評曰:「蔣琬方整有威重,費禕寬濟而博愛,咸承諸葛之成規,因循而不革,是以邊境無虞,邦家和一,然猶未盡治小之宜,居靜之理也。」
  • 袁宏:“公琰殖根,不忘中正。岂曰模拟,实在雅性。亦既羁勒,负荷时命。推贤恭己,久而可敬。”(《三国名臣颂》)
  • 裴松之補充陳壽評價:「臣松之以為蔣、費為相,克遵畫一,未甞徇功妄動,有所虧喪,外郤駱谷之師,內保寧緝之實,治小之宜,居靜之理,何以過於此哉!今譏其未盡而不著其事,故使覽者不知所謂也。」(《三国志·卷四十四·蜀书十四·蒋琬费祎姜维传第十四》)
  • 王夫之:“蒋琬改诸葛之图,欲以舟师乘汉、沔东下,袭魏兴、上庸,愈非策矣。魏兴、上庸,非魏所恃为巖险,而其赘余之地也。纵克之矣,能东下襄、樊北收宛、雒乎?不能也。何也?魏兴、上庸,汉中东迤之余险,士卒所凭以阻突骑之重突,而依险自固,则出险而魂神已惘,固不能逾阃限以与人相搏也。且舟师之顺流而下也,逸矣;无与遏之而戒心弛,一离乎水而衰气不足以生,必败之道也。先主与吴共争于水而且溃,况欲以水为势,而与车骑争于原陆乎?魏且履实地、资宿饱,坐而制之于丹、淯之湄,如蛾赴燄,十扑而九亡矣。故蒋琬死,费祎刺,而蜀汉无人。”(《读通鉴论·卷十·三国》)
  • 端木埰:“诸贤早世,宿将只一赵云,内治只一蒋琬,向宠董允以下力皆有不逮将相之任。”(《有不为斋集》)
  • 汤鹏:“蒋琬为广都长,不治事;为大将军录尚书事,则群僚服。当其蓄也,畴必之?迨其发也,乃称之。”(《浮邱子·卷五》)

家庭编辑

從弟编辑

  • 刘敏,与蒋琬都因才学而知名。官至左护军、扬威将军,曾协助费祎击退魏军,封云亭侯。
  • 潘濬,字承明,原本侍奉關羽,後為吴国重臣,官至太常,封刘阳侯。曾率军大破五溪蛮夷。

儿子编辑

艺术形象编辑

三国演义编辑

  • 形象与正史相似。刘备在荆州时成为刘表属下,在内政方面发挥才能。北伐之时在后方支援大军。诸葛亮死后,刘禅依诸葛亮遗言加蒋琬为丞相、大将军,录尚书事,与费祎一起处理丞相事务。

影视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公元246年)《三國志·後主傳》:(九年)冬十一月,大司馬蔣琬卒。
  2. ^ 《三國志·蔣琬傳》:琬以州書佐隨先主入蜀,除廣都長。先主嘗因遊觀奄至廣都,見琬眾事不理,時又沉醉,先主大怒,將加罪戮。軍師將軍諸葛亮請曰:「蔣琬,社稷之器,非百里之才也。其為政以安民為本,不以修飾為先,願主公重加察之。」先主雅敬亮,乃不加罪,倉卒但免官而已。琬見推之後,夜夢有一牛頭在門前,流血滂沱,意甚惡之,呼問占夢趙直。直曰:「夫見血者,事分明也。牛角及鼻,『公』字之象,君位必當至公,大吉之徵也。」
  3. ^ 《三國志‧馬謖傳》裴松之注引《襄陽記》「於時十萬之眾為之垂涕。亮自臨祭,待其遺孤若平生。蔣琬後詣漢中,謂亮曰:「昔得臣,然後文公喜可知也。天下未定而戮智計之士,豈不惜乎!」亮流涕曰:「孫武所以能製勝於天下者,用法明也。是以揚干亂法,魏絳戮其僕。四海分裂,兵交方始,若復廢法,何用討賊邪!」
  4. ^ 《三國志·楊戲傳》戲性雖簡惰省略,未嘗以甘言加人,過情接物。
  5. ^ 《三國志·蔣琬傳》東曹掾楊戲素性簡略,琬與言論,時不應荅。或欲搆戲於琬曰:「公與戲語而不見應,戲之慢上,不亦甚乎!」琬曰:「人心不同,各如其靣;靣從後言,古人之所誡也。戲欲贊吾是耶,則非其本心,欲反吾言,則顯吾之非,是以默然,是戲之快也。」
官衔
前任:
诸葛亮
益州牧
蜀汉益州刺史
234年—244年
繼任:
费祎


蜀漢四英
诸葛亮 | 蔣琬 | 費禕 | 董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