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吉(6世纪-614年),隋朝学者,字文休,出自兰陵萧氏梁武帝兄长沙宣武王萧懿之孙。

萧吉博学多通,尤精阴阳算术。江陵陷落,于是归顺北周,为仪同。周宣帝时,萧吉见到朝政日乱,上书恳切劝谏。周宣帝不纳。隋朝建立,进上仪同,以本官太常的身份考定古今阴阳书。萧吉性情孤僻,不与公卿合流,又和杨素不协,于是被世俗排斥,郁郁不得志。见隋文帝喜爱预卜吉凶灾祥,想要通过这些仕进,于是改变行为取悦皇帝。开皇十四年(594年)上书:“今年是甲寅年,十一月辛酉朔那天冬至。来年是乙卯年,正月朔旦,以庚申为正月初一,冬至之日,就在朔旦。《乐汁图徵》上说:‘天元十一月朔旦冬至,圣王受享祚。’现在圣主在位,居于天元之首,朔旦冬至,这是第一件喜庆。冬至辛酉日,正是陛下的本命日。辛德在丙,这个十一月建丙子;酉德在寅,正月建寅,为本命与月德合,而居元朔之首,这是第二件喜庆。庚申日,即是行年,乙德在庚,卯德在申,来年乙卯,是行年与岁合德,而且在元旦,这是第三件喜庆。《阴阳书》上说:‘年命与岁月合德者,必有福庆。’《洪范传》上说:‘岁之朝,月之朝,日之朝,主王者。’经书都说年月日三长相应和,延年有福吉庆。况且甲寅年冬至在年初,十一月是阳之始,初一是冬至,是圣王的上元日。正月是正阳之月,岁之首,月之先。朔旦是岁之元,月之朝,日之先,好日子的会聚合。本命为九元之先,行年为三长之首,都和年月合德。所以《灵宝经》上说:‘角音龙精,其祚日强。’明年命纳音都说角音,历法按照常规推算,吻合如同符契。甲寅、乙卯之年,是天地阴阳之气相互交合的时候。甲寅之年,以辛酉冬至,来年乙卯,甲子那天夏至。冬至过后阳气开始上升,是祭天的日子,那天即是至尊本命,这是第四件喜庆。夏至过后阴气开始上升,是祭地的时刻,那天正是皇后的本命日,这是第五件喜庆。陛下的恩德如同天之覆育众生,皇后的仁爱如同地之载养万物,所以天地两仪的元气一起聚合在陛下和皇后的生辰日期上。”文帝听后大喜,于是赏赐萧吉五百段帛。

杨勇太子,说东宫多鬼怪,多次见老鼠捣鬼。隋文帝令萧吉到东宫,驱除邪气。在宣慈殿设神坐,有回风从艮地鬼门吹来,扫过太子座位。萧吉以桃汤苇火驱逐,风出宫门就停止。又祭祀土地,在未地设坛,建造四门,设置五帝座位。当时很冷,有蛤蟆从西南来,进入人门,登上赤帝座,又从人门而出。走了数步,忽然不见。文帝大惊,赏赐优厚。又上书说太子坐不稳宝座,当时文帝暗中想要废立,听他的话认为很对。于是经常被顾问。

独孤皇后崩,文帝命令上仪同三司萧吉为独孤皇后选择葬地。萧吉选到一块吉地,说:“占卜年可以延续杨家基业二千年,占卜世可以延续皇统二百世。”文帝说:“吉凶之事在于人不在于地。北齐后主高纬埋葬他的父亲难道就没有占卜吗?但是北齐很快就亡国了。正如我家的墓地,如果说不吉,我就不应作天子,如果说不凶,我弟弟就不应战死。”但最后文帝还是听从了萧吉的建议。萧吉上表:“上个月十六日,皇后山陵西北,没叫之前,有黑云方圆五六百步,从地连到天。东南又有旌旗车马帐幕,布满七八里,还好像有人往来检查,部伍很整齐,日出才消失,一起见到的有十余人。谨考察《葬书》上说:‘气王与姓相生,大吉。’现在黑气当冬王,与姓相生,是大吉利,子孙无疆的征兆。”隋文帝大悦。其后皇帝将亲临送葬,萧吉再上奏:“至尊本命辛酉,今年斗魁和天冈临于卯酉,谨考察《阴阳书》,不得临丧。”文帝没有采纳。萧吉退朝后告诉族人萧平仲说:“皇太子杨广派宇文左率向我深表谢意说:‘您从前说我会当太子,竟然得到了验证。我终归是不能忘记您的。现在您占卜陵地,务必让我早些继承皇位,我作了皇帝后,一定以富贵来报答你。’我对他说:‘四年之后,太子应会君临天下。’现在山陵云气感应,皇帝又临丧,征兆更加显现了。其实要是太子得掌朝政,隋朝就要灭亡了!当有真君主来出治世。我先前哄骗人说:‘占卜可以延续二千年’,“二千”其实是“三十”二字,连起来写很相似;‘占卜可以延续二百世’是只传二世的意思。你记住这事。”

隋炀帝嗣位,拜萧吉为太府少卿,加位开府。曾经路过华阴,见杨素墓地上有白气连天,秘密告诉隋炀帝。隋炀帝问原因,萧吉说:“这预示杨素家当有兵祸,灭门之象。改葬或许可以免祸!’隋炀帝后来从容对杨玄感说:“你家应该早早改葬。”杨玄感不知道原因,以为吉祥,托辞辽东高句丽未灭,没有时间料理自己家门之事。不久,杨玄感造反族灭,隋炀帝更相信萧吉。一年多后,在官任上去世。著有《金海》三十卷,《相经要录》一卷,《宅经》八卷,《葬经》六卷,《乐谱》二十卷及《帝王养生方》二卷,《相手版要决》一卷,《太一立成》一卷。

参考文献编辑

  • 隋书》,卷七十八 列传第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