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薛安都(410年-469年),字休达河东郡汾阴县(今山西省运城市万荣县)人,南北朝时期著名军事将领。其後代為唐朝名將薛仁貴,護主有功的薛楚玉(薛仁貴之子)等人。

目录

生平编辑

初仕北魏编辑

河东薛氏世代为强宗大族,同族有三千家。薛安都的父亲薛广,在东晋末期刘裕北伐灭后秦后,拜为上党太守。薛安都身长七尺八寸,生性勇猛,善于骑射[1]。安都年輕時常交結輕俠,引起其兄長們不滿,安都遂提出分家,並且不取一分家財。不過分家後,人們不論遠近爭相送物給安都,衣服牛馬都充裕起來[2]。安都後憑助協助秦州刺史北賀汨擊滅叛胡白龍子而凭军功升为、秦二州都统。北魏太平真君五年(444年),趁着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北伐柔然失败的机会,与同族薛永宗起兵叛变,薛永宗占领汾曲,薛安都攻陷弘农,時東雍州刺史沮渠秉亦與安都聯結[3]。翌年北魏爆发盖吴起义,永宗及安都遂与盖吴联合。同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率军亲自讨伐,攻陷汾曲,灭薛永宗一族,又率军进攻盖吴军队。薛安都知道自己兵力微弱,随即放弃弘农,南下奔宋[4]。薛安都在朝見宋文帝劉義隆時表示希望在北方招募义军对抗北魏,宋文帝也給了他百疋錦布及三百疋雜繒,作軍資,但安都回去時盖吴已经被北魏消灭,北魏在關中的軍力亦大為增強,只好退回后方的上洛

投奔刘宋编辑

武陵王劉駿後擔任雍州刺史,板授安都揚武將軍,北弘農太守,後北魏軍力愈見強盛,駐於北方前線的安都被逼退還雍州治所襄陽。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宋发大军分兵东西两路北伐。东路军由王玄谟率领,为北伐主力,进攻滑台(今河南滑县),薛安都則獲時任雍州刺史随王劉誕任命为建武将军,率步骑兵作为前军,在建成将军、后军中兵参军柳元景所统领的西线军队指揮下进军关陕,策应东路军主力北伐。安都與奮武將軍魯方平、略陽太守龐法起及後軍外兵參軍龐季明兵進盧氏,並招引關陝一帶民眾豪強歸附。十月,安都等軍進兵至白亭,接著再進至熊耳山,終在閏十月攻佔了盧氏,殺掉了北魏縣令李封,改以歸附的盧氏人趙難為盧氏縣令,並讓他召集當地人作為眾軍嚮導。安都等軍接著繼續北進,並攻到離弘農僅五里遠的方伯堆,並大造攻城器具準備攻城。魏弘農太守李初古拔嬰城固守,安都等軍就在城外鼓譟,接著循多道攻城,魏軍本還在南門抵抗,但城內人民卻在北樓舉起白幡,或射沒箭頭的箭,薛安都的軍副譚金及薛係孝就率先登城,並生擒李初古拔父子,魯方平亦攻下南門,擒得郡丞,攻下了弘農[5]


薛安都隨後留守弘農,龐法起進兵潼關而龐季明、魯方平及趙難等就攻陝城。十一月,柳元景大軍進至弘農,就派薛安都與尹顯祖增援尚在攻陝城的龐季明,而諸軍到後即入陝城郭城內並在城內列營壓逼魏軍,更大舉製造攻城器具。魏軍恃著倚傍黃河而堅守,薛安都等軍頻密地三度進攻都無法攻下。不久魏洛州刺史張是連提以二萬兵增援陝城,安都等軍就在城內列陣待敵。魏軍到後,先以輕騎挑戰,安都單騎衝擊魏軍,向著四方魏軍奮勇攻擊,魏軍都不能抵擋,殺傷無數,由此激起宋軍士氣,都鼓譟進攻。北魏最初以騎兵衝擊宋軍軍陣,給了宋軍不少麻煩,安都憤怒之下將身上鎧甲都脫了,只穿短袖衣上陣,戰馬也解掉鎧甲,這樣衝入敵陣,勇猛咆哮,所向無前,嘗試擋在其前面的全部都應刃而倒,魏軍試圖以箭射他但都射不中,安都如是者四度衝入魏陣,每次都戰勝。就在兩軍大戰之時,本守函谷關魯元保軍因魏軍太強而退還,結函箱陣並多樹旗幟,魏軍看到元保軍就以為是柳元景的後援大軍趕至,時間亦近黃昏,魏軍於是退入陝城中。翌日早上,魏軍又出城列陣,魯方平諸軍亦列陣,安都領騎兵而方平步兵,互為掎角,其餘諸軍則在城西南列陣。魯方平對安都說:「今天勁敵當前,堅固的城池在後,是我們求死的日子。你若果不前進,我就要斬殺你;我若果不前進,你就要斬殺我。」薛安都答:「是,你說得很對。我怎會是貪生怕死的人。」接著宋魏兩軍再次交戰,其時潛軍增援的柳元怙軍趕至陝城,其突然出現令魏軍驚駭。元怙軍更派騎兵衝擊魏軍,這更激起安都等軍的戰意,薛安都又在魏軍陣中進進出出,殺傷甚多,流血在肘上凝結了,矛也打得斷了,也只換了一支矛就再衝擊過。兩軍打至午後,魏軍潰敗,張是連提被殺,三千多人被殺殺,不少人在黃河或護城河中遇溺死,另有二千多人在軍門投降。攻下陝城後,龐法起更進據潼關,但此時王玄謨等軍戰敗,魏太武帝所領的軍隊乘勝深入,宋文帝不欲元景軍獨自前進,於是下令班師,安都於退軍時領軍斷後。戰後安都轉為後軍行參軍。[6]

元嘉二十九年(452年),安都除始興王劉濬的征北行參軍,加建武將軍。同年,北伐再起,魯爽領兵進攻虎牢,安都再次在柳元景帶領下進行北伐,成功攻下關城,並打算與魯爽一同渡過黃河攻取蒲坂。然而又由於東線戰敗,魯爽被逼退兵,柳元景及薛安都亦只好退軍。[7]

元嘉三十年(453年),薛安都參與討伐西陽郡的五水蠻,期間發生了太子劉劭弒父奪位的事件,武陵王劉駿就起兵討伐劉劭,轉安都參軍事,加寧朔將軍,領馬軍,與柳元景作為前鋒兵向建康。後劉駿在新亭即位為帝,是為宋孝武帝,以其為右軍將軍。五月四日(5月27日),安都率領所領騎兵為前鋒,進攻劉劭殘餘部眾所據守的建康宮殿,殘餘的數百人一時間都潰散了,劉劭等人遂被殺。安都因功獲封南鄉縣男,食邑五百戶。不過同年就因剛直被免官[8]

孝建元年(454年),安都轉任左軍將軍,同年豫州刺史魯爽聯同南郡王劉義宣、江州刺史臧質等起兵反對孝武帝,孝武帝遂遣安都與冗從僕射胡子反及龍驤將軍宗越領步騎兵進兵歷陽。當時魯爽軍也派了楊胡興攻歷陽,安都就派宗越及程天祚攻滅敵軍。隨後孝武帝詔命安都留三百人守歷陽,自己領兵返回採石,轉輔國將軍,竟陵內史。四月,魯爽大軍駐守大峴,安都奉命領八千步騎渡江挑戰,但因歷陽太守張幼緒恐懼退返,安都亦只好退兵歷陽。孝武帝隨後派了沈慶之來統率各軍,魯爽知慶之前來,且軍糧不足,於是讓軍隊撤後,自己更親自斷後,慶之就派安都前往追擊。四月丙戌(6月1日),安都在小峴追上魯爽斷後部隊,安都看到魯爽就立即躍馬大呼,直接衝過去,魯爽因為酒醉,一下子就被薛安都打下馬,並遭斬首。魯爽因為勇猛善戰而有「萬人敵」的稱號,這回薛安都單騎擊倒魯爽,當時人都用關羽顏良一事去作比較。薛安都亦因功獲進爵為南鄉縣侯,增邑至一千戶。其時王玄謨仍領軍與臧質、劉義宣聯軍相持,安都也領兵前往支援,並在劉諶之及臧質聯攻玄謨東壘一戰中領騎兵出現在敵陣右方,並在兩軍交戰良久時乘隙以騎兵突入敵陣,遂讓敵軍潰敗。戰後安都改任太子左衞率[9][10][11]

大明元年(457年),因應北魏南侵兗州,薛安都領騎兵抵抗,與率領水軍的沈法系同受徐州刺史申坦節度。不過安都北上後魏軍已退,申坦就求得改攻在任城一帶為亂的任榛。安都奉命進兵左城,去到東坊城時遇上三個任榛騎兵,安都只俘得一個,其餘兩回就回去通報,於是任榛都抓住時機逃散,而安都等軍礙於天旱乏水,士馬都疲乏,根本無力遠追,安都及法系終被究,被罰白衣領職。翌年,安都復職,改封武昌縣侯,並加散騎常侍。大明七年(463年),安都更獲加征虜將軍,而太子左衞率一職自孝建元年上任後直至大明八年(464年)孝武帝去世都一直擔任[12]

宋前廢帝於大明八年即位後,轉安都為右衞將軍,加給事中。永光元年(465年)出任使持節、督兗州諸軍事、前將軍、兗州刺史。景和元年(465年),前廢帝誣陷義陽王劉昶而逼令其叛逃北魏後,安都接替其為督徐州豫州之梁郡諸軍事、平北將軍、徐州刺史。泰始元年(465年),湘東王劉彧在宋前廢帝被壽寂之刺殺後數天即位,是為宋明帝,進安都為安北將軍,給鼓吹一部,然而安都當時與全國大多數地方一樣都拒絕承認明帝政權,轉而支持尋陽的晉安王劉子勛。當時安都堂侄薛索兒在建康,安都就秘密寫信給他,又派了數百人到瓜步迎接他。最終在泰始二年(466年)正月,薛索兒連同與安都有通謀的右衞將軍柳光世以及安都諸子及家眷北走徐州[13]。八月,尋陽政權覆滅,安都命別駕從事史畢眾愛及下邳太守王煥等奉書向宋明帝歸降,但宋明帝故意派張永沈攸之以重兵迎降,以示威淮外,然而此舉令安都很不安,擔心明帝不肯赦免其罪,於是轉而向北魏求援[14]

再投北魏编辑

泰始三年(467年)正月,北魏派了尉元孔伯恭領一萬騎支援薛安都,張永等軍戰敗退走,安都即開門迎降,接受北魏任命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徐南北兗青冀五州豫州之梁郡諸軍事,鎮南大將軍、徐州刺史、賜爵河東公。不過,歸魏的安都不久就有所後悔,甚至意圖殺掉尉元再叛,但因尉元察知其謀而沒有動手,接著安都更以大量物資賄賂尉元,將罪責推給女婿裴祖隆,尉元就殺了祖隆抵罪,絕口不提安都叛逆圖謀[15]

安都歸魏翌年與畢眾敬等人入魏都平城,得到很大的禮待和重視,安都的子侄和下屬們都以上賓對待及封侯,又為他們建華麗的屋宅和給予財資。北魏皇兴三年(469年),薛安都死,享年六十歲。北魏赠予假黄钺、泰州刺史、河东王,谥号[16][17]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宋書·薛安都傳》:世為強族,同姓有三千家,父廣為宗豪,高祖定關、河,以為上黨太守。安都少以勇聞,身長七尺八寸,便弓馬。
  2. ^ 《魏書·薛安都傳》:安都少驍勇,善騎射,頗結輕俠,諸兄患之。安都乃求以一身分出,不取片資,兄許之,居於別廄。遠近交遊者爭有送遺,馬牛衣服什物充牣其庭。
  3. ^ 《魏書·薛安都傳》:真君五年,與東雍州刺史沮渠秉謀逆,事發,奔於劉義隆。
  4. ^ 《宋書·薛安都傳》:元嘉二十一年,索虏主拓跋焘击芮芮大败,安都与宗人薛永宗起义,永宗营汾曲,安都袭得弘农。会北地人盖吴起兵,遂连衡相应。焘自率众击永宗,灭其族,进击盖吴。安都料众寡不敌,率壮士辛灵度等,弃弘农归国。
  5. ^ 《宋書·柳元景傳》:二十七年八月,誕遣振威將軍尹顯祖出貲谷,奮武將軍魯方平、建武將軍薛安都、略陽太守龐法起入盧氏,廣威將軍田義仁入魯陽,加元景建威將軍,總統群帥。後軍外兵參軍龐季明年已七十三,秦之冠族,羌人多附之,求入長安,招懷關陝。乃自貲谷入盧氏,盧氏人趙難納之,弘農強門先有內附意,故委季明投之。十月,魯方平、薛安都、龐法起進次白亭,時元景猶未發。法起率方平、安都諸軍前入,自脩陽亭出熊耳山。……閏月,法起、安都、方平諸軍入盧氏,斬縣令李封,以趙難為盧氏令,加奮武將軍。難驅率義徒,以為眾軍鄉導。……法起諸軍進次方伯堆,去弘農城五里,賊遣兵二千餘人覘候,法起縱兵夾射之,賊騎退走。諸軍造攻具,進兵城下,偽弘農太守李初古拔嬰城自固,法起、安都、方平諸軍鼓譟以陵城,季明、趙難並率義徒相繼而進,衝車四臨,數道俱攻,士皆殊死戰,莫不奮勇爭先。時初古拔父子據南門,督其處距戰,弘農人之在城內者三千餘人,於北樓豎白幡,或射無金箭。安都軍副譚金、薛係孝率眾先登,生禽李初古拔父子二人,魯方平入南門,生禽偽郡丞,百姓皆安堵。
  6. ^ 《宋書·柳元景傳》:初,薛安都留住弘農,而諸軍已進陝,元景既到,謂安都曰:『無為坐守空城,而令龐公深入,此非計也。直急進軍,可與顯祖并兵就之。吾須督租畢,尋後引也。』眾並造陝下,即入郭城,列營於城內以逼之,並大造攻具。賊城臨河為固,恃險自守,季明、安都、方平、顯祖、趙難諸軍,頻三攻未拔。虜洛州刺史地河公張是連提眾二萬,度崤來救,安都、方平各列陣城南以待之,顯祖勒精卒以為後柱。季明率高明、宜陽義兵當南門而陣,趙難領盧氏樂從少年,與季明為掎角。賊兵大合,輕騎挑戰。安都瞋目橫矛,單騎突陣,四血奮擊,左右皆辟易不能當,殺傷不可勝數,於是眾軍並鼓譟俱前,士皆殊死戰。虜初縱突騎,眾軍患之,安都怒甚,乃脫兜鍪,解所帶鎧,唯著絳納兩當衫,馬亦去具裝,馳奔以入賊陣,猛氣咆勃,所向無前,當其鋒者,無不應刃而倒。賊忿之,夾射不能中,如是者數四,每一入,眾無不披靡。初,元景令將魯元保守函谷關,賊眾既盛,元保不能自固,乃率所領作函箱陣,多列旗幟,緣險而還,正會安都諸軍與賊交戰,虜三郎將見元保軍從山下,以為元景大眾至,日且暮,賊於是奔退,騎多得入城。賊之將至也,方平遣驛騎告元景,時諸軍糧盡,各餘數日食。元景方督義租,并上驢馬,以為運糧之計,而方平信至,元景遣軍副柳元怙簡步騎二千,以赴陝急。卷甲兼行,一宿而至。詰朝,賊眾又出,列陳於城外。方平諸軍並成列,安都并領馬軍,方平悉勒步卒,左右掎角之,餘諸義軍並於城西南列陳。方平謂安都曰:『今勍敵在前,堅城在後,是吾取死之日。卿若不進,我當斬卿;我若不進,卿當斬我也。』安都曰:『善,卿言是也。我豈惜身命乎。』遂合戰。時元怙方至,悉偃旗鼓,士馬皆銜枚,潛師伏甲而進,賊未之覺也。方平等方與虜交鋒,而元怙勒眾從城南門函道直出,北向結陳,旌旗甚盛,鼓譟而前,出賊不意,虜眾大駭。元怙與幢主宗越,率手下猛騎,以衝賊陳,一軍皆馳之。安都、方平等督諸軍一時齊奮,士卒無不用命。安都不堪其憤,橫矛直前,出入賊陳,殺傷者甚多,流向凝肘,矛折,易之復入。軍副譚金率騎從而奔之。自詰旦而戰,至于日昃,虜眾大潰,斬張是連提,又斬三千餘級,投河赴塹死者甚眾,面縛軍門者二千餘人。……時北討諸軍王玄謨等敗退,虜遂深入。太祖以元景不宜獨進,且令班師。元景乃率諸將自湖關度白楊嶺,出于長洲,安都斷後,宗越副之。……薛安都為後軍行參軍。
  7. ^ 《宋書·薛安都傳》:二十九年,除始興王濬征北行參軍,加建武將軍。魯爽向虎牢,安都復隨元景北出,即據關城,期俱濟河取蒲坂。會爽退,安都復率所領隨元景引還。
  8. ^ 《宋書·薛安都傳》:仍伐西陽五月蠻。世祖伐逆,轉參軍事,加寧朔將軍,領馬軍,與柳元景俱發。……世祖踐阼,除右軍將軍。五月四日,率所領騎為前鋒,直入殿庭,賊尚有數百人,一時奔散。以功封南鄉縣男,食邑五百戶。……其年,以憚直免官。
  9. ^ 《宋書·薛安都傳》:孝建元年,復除左軍將軍。二月,魯爽反叛,遣安都及冗從僕射胡子反、龍驤將軍宗越率步騎據歷陽。爽遣將鄭德玄戍大峴,德玄使前鋒楊胡與輕兵向歷陽。安都遣宗越及歷陽太守程天祚逆擊破之,斬胡與及其軍副……世祖詔安都留三百人守歷陽,渡還採石,遷輔國將軍、竟陵內史。四月,魯爽使弟瑜率三千人出小峴,爽尋以大眾阻大峴。又遣安都步騎八千度江,與歷陽太守張幼緒等討爽。安都軍副建武將軍譚金率數十騎挑戰,斬其偏帥。幼緒恇怯,輒引軍退還,安都復還歷陽。臧質久不至,世祖復遣沈慶之濟江督統諸軍。爽軍食少,引退,慶之使安都率輕騎追之,四月丙戌,,及爽於小峴,爽自與腹心壯騎斷後。譚金先薄之,不能入,安都望見爽,便躍馬大呼,直往刺之,應手而倒,左右范雙斬爽首。爽累世梟猛,生習戰陳,咸云萬人敵,安都單騎直入,斬之而反,時人皆云關羽之斬顏良,不是過也。進爵為侯,增邑五百戶,并前千戶。時厂王玄謨距南郡王義宣、臧質於梁山,安都復領騎為支軍。……義宣遣將劉諶之及質攻玄謨,玄謨命眾軍擊之,使安都引騎出賊陣右。其副建武將軍譚金三歷賊陳,乘其隙縱騎突之,諸將係進。是朝,賊馬軍發蕪湖,欲來會戰,望安都騎甚盛,隱山不敢出。賊陣東南猶堅,安都橫擊陷之,賊遂大潰。安都隊主劉元儒於艦中斬諶之首。轉太子左衞率。
  10. ^ 《宋書·魯爽傳》:鎮軍將軍沈慶之係安都進軍,與爽相於小峴。爽親自前,將戰,而飲酒過醉,安都刺爽倒馬,左右范雙斬首,傳送京都。
  11. ^ 《宋書·臧質傳》:質欲仍攻東城,義宣遣劉諶之就質,陳軍城南。玄謨留羸弱守城,悉精兵出戰,薛安都騎軍前出,垣護之督諸將繼之。戰良久,賊陣小拔,騎得入。劉季之宗越又陷其西北,眾軍乘之,乃大潰。
  12. ^ 《宋書·薛安都傳》:大明元年,虜向無鹽,東平太守劉胡出戰失利。二月,遣安都領馬軍北討,東陽太守沈法係水軍向彭城,並受徐州刺史申坦節度。上戒之曰:『賊若可及,便盡力殄之。若度已回,可過河耀威而反。』時虜已去,坦求回軍討任榛,見許。安都當向左城,左城去滑臺二百餘里,安都以去虜鎮近,軍少不宜分行。至東坊城,遇任榛三騎,討擒其一,餘兩騎得走。任榛聞知,皆得逃散。時天旱,水泉多竭,人馬疲困,不能遠追,安都、法係並白衣領職,坦繫尚方。……安都明年復職,改封武昌縣侯,加散騎常侍。七年,又加征虜將軍,為太子左衞率十年,終世祖世不轉。
  13. ^ 《宋書·薛安都傳》:前廢帝即位,遷右衞將軍,加給事中。永光元年,出為使持節、督兗州諸軍事、前將軍、兗州刺史。景和元年,代義陽王昶督徐州豫州之梁郡諸軍事、平北將軍、徐州刺史。太宗即位,進號安北將軍,給鼓吹一部。安都不受命。舉兵同晉安王子勛。初安都從子索兒,前廢帝景和中,為前軍將軍,直閤,從誅諸公,封武安縣男,食邑三百戶。太宗即位,以為左將軍,直閤始故。安都將為逆,遣密信報之,又遣數百人至瓜步迎接。時右衞將軍柳光世亦與安通謀。泰始二年正月,索兒、光世並在省,安都信催令速去,二人俱自省逃出,携安都諸子及安累,席卷北奔。
  14. ^ 《南史·薛安都傳》:子勛平定,安都遣別駕從事史畢眾愛、下邳太守王煥等奏啟事詣明帝歸款。索兒之死也,安都使柳光世守下邳,至是亦率所領歸降。帝以四方已平,欲示威於淮外,遣張永、沈攸之以重軍迎安都,懼不免罪,遂降魏。
  15. ^ 《魏書·薛安都傳》:乃遣鎮東大將軍、博陵公尉元,城陽公孔伯恭等率騎一萬赴之。拜安都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徐、南、北兗、青、冀五州、豫州之梁郡諸軍事,鎮南大將軍,徐州刺史,賜爵河東公。安都以事窘歸國,元等既入彭城,安都乃中悔,謀圖元等,欲還以城叛,會元知之,遂不果發。安都因重貨元等,委罪於女婿裴祖隆,元乃殺祖隆而隱安都謀。《宋書·薛安都傳》所稱尉元及孔伯恭所領為二萬騎,另稱「前軍將軍裴祖隆謀殺苟人(即尉元),舉彭城歸順,事洩見誅」,並獲宋廷追贈寧朔將軍,今皆據《魏書》及《資治通鑑·卷一三一》。
  16. ^ 《魏書·薛安都傳》:皇興二年,與畢眾敬朝于京師,大見禮重,子姪群從並處上客,皆封侯,至于門生無不收敘焉。又為起第宅,館宇崇麗,資給甚厚。三年卒。贈本將軍、秦州刺史、河東王,諡曰康。校磡記認為秦州刺史當為泰州刺史,以合安都本州。
  17. ^ 《宋書·薛安都傳》:泰始五年,死於虜中,時年六十。
  18. ^ 《洛阳出土《薛府君夫人张氏墓志》、《薛文休墓志》考释》, 《唐史论丛》, 2015年, (年01期): 4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