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薩拉爾[1](?-1760年),其名又作薩賴爾、薩喇爾、薩喇勒,厄魯特蒙古準噶爾部人,後被編入蒙古正黃旗,清朝政治人物、軍事將領。

薩賴爾
薩拉爾

紫光閣功臣像》之紫光閣五十功臣


大清定邊右副將軍
爵位 一等超勇公
族裔 蒙古準噶爾部
旗籍 正黃旗蒙古
原名 薩拉爾
出生 不詳
逝世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

生平编辑

薩賴爾原本是準噶爾部的宰桑,隸屬於準噶爾權臣達什達瓦台吉。乾隆十五年,準噶爾內亂,其率領所屬四十七戶歸鄉清朝,安置於察哈爾。後邊入八旗,授散秩大臣準噶爾部渾台吉喇嘛達爾扎請遣薩賴爾歸,沒有得到批准,后授參贊大臣,出北路。乾隆十九年,烏梁海得木齊(官名)扎木參侵犯邊界, 薩賴爾以五百人抵禦,逮捕扎木參,后授內大臣。當時薩賴爾言雅爾都等親至,許起駐特斯河,否則驅之阿爾台山之外;同時請求請發厄魯特兵聽調。兵部尚書舒赫德認為此舉不方便,乾隆帝命薩賴爾相機而行;同時命舒赫德會同薩賴爾及車凌選台吉宰桑可信任者將兵二百人,並令侍衛永柱會總管阿敏道選察哈爾八旗兵五百,交薩賴爾為招諭驅逐之用[2]

之後薩賴爾率兵抵達卓克索,烏梁海宰桑雅爾都車根赤倫察達克圖布慎瑪濟岱各鄂拓克全部撤退到阿爾台山此外,之後招降輝特部台吉阿睦爾撒納,擊退雅爾都、車根、赤倫、察達克四宰桑,后賜雙眼孔雀翎[3]。此後率兵抵達登努勒台,與班第等會合,平定伊犁,詔封薩賴爾一等超勇公。此後薩賴爾同班第鄂容安駐守伊犁,後阿睦爾撒納叛亂,其徒克什木進攻,班第、鄂容安陣亡,薩賴爾被俘。乾隆二十一年正月,逃出抵達吐魯番,之後薩賴爾疏請罪,乾隆帝命駐特訥格爾,仍授定邊右副將軍。

同年三月,策楞上疏稱:“侍衛巴寧阿伊犁歸,談到克什木之亂中,將軍班第等自固勒扎赴崆格斯防衛。敵軍趕來時,薩賴爾欲逃跑。鄂容安稱:‘敵人來了應當抵擋,爲什麽要著急逃走’。薩賴爾答言:‘你怎麼會知道?’於是策馬逃走,眾人跟隨。班第等僅餘司員侍衛及衛卒六十人抵擋;當夜敵軍抵達,班第等人遂自殺。”乾隆帝看後,命逮捕薩賴爾入京師,入獄查實,后命押至大牢。班第等喪還,執克什木耳朵以祭,令薩賴爾觀看。之後因叛黨漸次就擒,釋放出獄。乾隆二十四年,授散秩大臣、鑲白旗蒙古副都統、乾清門行走。旋擢內大臣,復封二等超勇伯。之後去世,圖形紫光閣[4]

参考文献编辑

  1. ^ 欽定八旗通志 ,325卷 ,396
  2. ^ 民国·趙爾巽等,《清史稿》(卷314):“薩賴爾,蒙古正黃旗人。本厄魯特頭人,隸準噶爾台吉達什達瓦宰桑。乾隆十五年,準噶爾內亂,薩賴爾率所屬四十七戶降,安置察哈爾。命入旗,授散秩大臣。準噶爾台吉喇嘛達爾扎請遣薩賴爾歸,不許。授參贊大臣,出北路。十九年,烏梁海得木齊扎木參入邊, 薩賴爾以五百人禦之,擒扎木參,而遣收凌、朔岱、訥庫勒等十人還。事聞,授內大臣。既,遣還諸人來告宰桑雅爾都得木齊阿茂海欲來歸,乞駐牧烏蘭固木克木克木齊克。薩賴爾言雅爾都等親至,許駐特斯河,否則驅之阿爾台山外;並請發厄魯特兵聽調。尚書舒赫德以為未便,上諭薩賴爾相機而行。命舒赫德會同薩賴爾及車凌等選台吉宰桑可信任者將兵二百人,並令侍衛永柱總管阿敏道察哈爾旗兵五百,交薩賴爾為招諭驅逐之用。”
  3. ^ 民国·趙爾巽等,《清史稿》(卷314):“薩賴爾兵至卓克索,烏梁海宰桑雅爾都車根赤倫察達克圖布慎瑪濟岱各鄂拓克竄徙阿爾台山外。 薩賴爾 奏:「烏梁海等已遠遁,但貪戀故土,必仍回牧。彼時整兵速出,易於收服。請暫撤兵還。」允之。輝特台吉阿睦爾撒納來降,命 薩賴爾 迎勞頒賞。旋偕喀爾喀貝子車木楚克扎布等以千八百人擊雅爾都、車根、赤倫、察達克四宰桑於察罕烏蘇,敗之,獲牛馬無算。初,有扎哈沁宰桑庫克新瑪木特者犯卡倫,追之弗獲,達青阿誘執之。上責其不武,令縱之去。瑪木特移牧布拉罕託輝,不即降。道遇通瑪木特,被擒,縶之諾海克卜特勒。 薩賴爾詗知之,自烏蘭山後掩擒通瑪木特,並護庫克新瑪木特送軍營,安置其戶畜於庫卜克爾克勒。上嘉之,授子爵世襲,遷正白旗領侍衛內大臣。時定議征達瓦齊,命薩賴爾 為定邊右副將軍。二十年正月,率師偕參贊大臣鄂容安等出西路。師行,厄魯特降者於途中肆劫。上戒鄂容安,以己意喻薩賴爾使自歛戢。阿睦爾撒納請移牧烏里雅蘇台,招輝特部眾。上察其意叵測,諭 薩賴爾 令防範,並促其進兵。 薩賴爾等疏報扎哈沁得木齊巴哈曼集以三百餘戶,宰桑敦多克以千餘戶來降。復遣侍衛瑚集圖招諭達瓦齊同族台吉噶勒藏多爾濟,尋率台吉諾海奇齊等三十餘人來降,詔封為綽羅斯汗。上諭獎薩賴爾,解所佩荷包以賜,並賜雙眼孔雀。三月, 薩賴爾與諸將和起齊努渾羅克倫督兵赴博羅塔拉,與北路班第等軍合。疏言:「招撫綽羅斯台吉袞布扎卜等,皆率所屬來降,凡四千餘戶。葉爾羌喀什噶爾卓木獻玉盤請降,令各回原牧;降人請與地耕牧,令往吐魯番莽阿里克處受地。阿睦爾撒納屬人二百餘及額林哈畢爾噶窮夷八百餘戶,令附屬扎哈沁宰桑,有牲畜者,畀耔種,令其耕牧。並自羅克倫啟行,馳檄達瓦齊,曉諭利害。」上獎其籌畫妥協,以御用寶石朝珠賜之。”
  4. ^ 民国·趙爾巽等,《清史稿》(卷314):“薩賴爾兵至登努勒台,將軍班第等亦至尼楚袞,兩軍合。達瓦齊居伊犂河西格登,不設備。五月,西路軍自固勒扎渡口越推墨爾里克嶺直抵格登,達瓦齊驚遁,未幾就擒。伊犂平,詔封薩賴爾一等超勇公,賜寶石頂、四團龍服。六月,軍還。徵阿睦爾撒納入覲,薩賴爾同班第、鄂容安駐守伊犂,留兵五百為衛。七月,阿睦爾撒納謀叛,逗遛途中。班第等屢疏入告, 薩賴爾亦以為言。上密諭諸臣擒治,弗能決,阿睦爾撒納遂遁。其徒克什木等為亂,班第、鄂容安死之, 薩賴爾更衣降。十二月,薩賴爾遣使詣巴里坤辦事大臣和起,以阿睦爾撒納蹤跡告,請發兵往擊。和起以聞,上令將軍策楞傳諭慰勞,賚荷包、鼻煙壺,俟其至賜之。又命理藩院員外郎唐喀祿董其游牧。二十一年正月,薩賴爾脫出,至吐魯番巴里坤參贊大臣達爾黨阿率兵往會。 薩賴爾疏請罪,上令駐特訥格爾,仍授定邊右副將軍。三月,策楞疏言:「侍衛巴寧阿自伊犂歸,言克什木之亂,將軍班第等自固勒扎赴崆格斯禦之。賊甫至,薩賴爾欲奔。鄂容安曰:『賊來當戰,胡急走?』 薩賴爾答言:『爾何知?』遂策馬去,眾從之。班第等僅餘司員侍衛及衛卒六十人。夜賊至,班第等遂自殺。」上命逮薩賴爾入都,鞫實,以薩賴爾降人,貸其死,命錮之獄。班第等喪還,執克什木馘以祭,令薩賴爾觀之。尋以叛黨漸次就擒,釋出獄。二十四年,授散秩大臣鑲白旗蒙古副都統、乾清門行走。旋擢內大臣,復封二等超勇伯。卒。 圖形紫光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