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味道

(重定向自蘇味道

苏味道(648年-705年),唐朝大臣,文学家。赵州栾城(今河北栾城)人。高宗乾封年间进士武则天当政时为宰相数年,凡事都阿谀奉迎,自称凡事模棱两端即可,史載“处事不欲决断明白,若有错误,必贻咎谴,常模棱以持两端可矣。”故时人称为“苏模棱”。中宗时因依附张易之兄弟被外贬。少时以文章知名,与李峤合称“苏李”。

又与李峤,崔融杜审言合称“文章四友”[1]。今存有诗稿十餘首。

入仕编辑

本来,苏味道只是个进士,是没有大几率进朝为官的。但是他的才学已经不胫而走,远远地传到了京城。某天,武则天狄仁杰,有没有什么人值得推荐。狄仁杰想都不想,就说了一段话,前几句大致的意思就是:“不知陛下叫此人干什么。若只是起草文书的话,苏味道是首选,他的才学谁都替代不了……”连见多识广的狄仁杰都当着武则天的面夸他的文采,可见苏味道的才学是多么出众。随即,武则天就把苏味道招进朝来,而苏味道则做了下一任宰相。

而苏味道当了宰相后,一次听说某人(身份记载不详)进献了一块石头。本来一块石头就是一块石头,但是由于此石洁白如玉,上面有几个红点,此人就说这代表了赤胆忠心,武则天看后极为高兴,当下赏了此人百两文银,又受到了特殊的表彰。苏味道一看,这都行?于是就开始有样学样。过了没多长时间,在夏历三月(格列高利历的三至五月)时,往常是莺飞草长的景象,但今年不同,京城突然迎来了一场鹅毛大雪。这次寒潮冻死了许多未作准备的人以及他们的牲畜,和田野里的麦苗。但苏味道一看机会来了,机不可失,连夜写了一篇奏章递到了武则天手中。主要内容就是:“三月飘雪,此乃瑞雪也。天公肯定了陛下您的功绩”。历代皇帝大多数都爱被奉承,武则天也不例外。她把文章传给所有人,叫大家都看一遍。待所有人都看完了,大臣王求礼说话了。此人秉性耿直,冒失。其他人一看就不言语了,想听听他的意见。王求礼说:“陛下,此次‘瑞雪’冻死了多少人多少牲畜您还不知道,怎么就敢肯定这是祥瑞呢?如果三月的雪能称作‘瑞雪’的话,那腊月(春节后)的雷就可以称作‘瑞雷’了,是不是?“几乎所有人,包括武则天都笑了,遂武则天收回了褒赏苏味道的命令。苏味道这次的奉承自讨没趣,赶紧找了个别的话题岔开。而进谏的王求礼也因为自己幽默的话语和武则天的一笑免受处罚。

模棱两可编辑

武则天称帝建立了大周朝之后,关于“立何人为太子”的纷争与辩论便不曾停止。因为武则天唐高宗李治的儿子全部被废为庶人,或关进大牢,抑或遭到殺害。所以现在朝中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立武家的嫡亲为下一任皇帝,代表人物是武承嗣;另一派就是要立李家的前皇帝李显为皇帝,代表人物是右相李昭德。苏味道是左相,所以很多拿不定主意的人都来问他,结果他和他们一样,都拿不定主意。武承嗣也想試探苏味道支持谁,就在某天来苏味道的家里来吃午饭。蘇味道心裡知道武承嗣的來意,于是苏味道开始奉承武承嗣。左一句“陛下这几天说您能干”右一句“陛下准备杀干净维唐派的人”,武承嗣聽了蘇味道的話後很是歡喜。武承嗣吃完午饭後便離開了,到了晚上李昭德也來吃晚飯。蘇味道自知这虽然不是皇上的亲属,但得罪了亦對自己不利,然而李昭德不蠢,因此苏味道並沒有過分諂媚。招待完了,李昭德觉得苏味道对自己不错,想必是尊重维唐派的人。李昭德走後,苏味道长出了一口气,说:“做事不能太直接,否则就会犯错误。就像摸椅子的棱角,两边都摸到,这样怎样说都行(处事不欲决断明白,若有错误,必贻咎谴,常模棱以持两端可矣)。”这也是成语“模棱两可”的来源。

武承嗣真的是被苏味道说得得意忘形了,回到家後便安排人去找长安城里所有的地痞流氓。全找到了后,令他们每个人写一张奏章,內容大概是“支持武承嗣,反对李昭德”一類的言論。第二天,又令他们集体上奏。武则天一看,便察覺有異,立刻就安排了人看过奏章后去处理这件事。好巧不巧,處理這件事的偏偏是维唐派的代表李昭德李昭德便絲毫不留情面,將參與者全都抓住,斩首示众(此舉也正好帮百姓除害)。

最后的时光编辑

武则天很奇怪,俗话说“无风不起浪”,但这是怎么回事?叫来李昭德,但没有结果。最后武则天叫来了武承嗣武承嗣说是苏味道叫我干的。武则天一看这还了得,当时就把苏味道叫来,痛斥一顿(罔上附下,不可匡正),贬官。苏味道坚持圆滑的处事方式,想谁都不得罪,但官位还是不保。最后又被一贬再贬,甚至死于贬所,让后来的众人“耻于其人品”。

子孫编辑

苏味道有四個孩子:

參考資料编辑

  1. ^ 全唐詩/卷62 杜審言:"少與李嶠、崔融、蘇味道爲文章四友。"
文章四友
杜審言 - 蘇味道 - 李 嶠 - 崔 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