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織造署遺址

蘇州織造署遺址,位于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原苏州城东南的带城桥下塘[1]:15、孔付司巷内。最早可追溯至明末外戚周奎的故居[2]:85

苏州织造署遗址
苏州织造署·苏州市第十中学·航拍正门.jpg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所在江苏省苏州市
分类古建筑
时代
编号7-0970
登录2013年

初建编辑

明朝初年,明廷在苏州设置的苏州织染局到崇祯年间完全停废除。清兵入关后的顺治二年(1645年),清廷重建南京苏州杭州织造事务。顺治三年(1646年),工部右侍郎陈有明到任苏州。陈有明选择在带城桥东的孔付司巷、明代外戚周奎故居,设立苏州总织局[2]:85。机房工场在天心桥[3]:78,即明代织染局旧址。顺治四年(1647年),曾对明代织染局旧址增建和修理[2]:85

《苏州织造局志·卷三》所述建筑布局,“总织局前后有两所,三个大门,三间验缎厅,一百九十六间机房,四百五十张织机,五间绣缎房,七间局神祠,五间染房,厨房等二十几间。四面的围墙长一百六十八丈,开沟一带,长四十一丈,厘然成局,灿然可观”[2]:85

顺治年间,织造衙门在苏州城内有带城桥的“南局”、天心桥“北局”、洞桥地方“南新局”、顾家桥“北新局”等办公、生产经营场所。康熙十三年(1674年),南局的南半部被划定为办公衙门,称苏州织造府(苏州织造衙门、苏州织造署)。北半部为织造场[3]:79

康熙四十年(1701年),苏州织造李煦奉旨为礼部侍郎孙岳颁造住宅,占用“北新局”。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李煦以织造府西花园为康熙帝南巡行宫。太湖石“瑞云峰”移置行宫。咸丰十年(1860年),太平军攻占苏州城,苏州织造毁于庚申之劫[3]:82—83

重建、湮灭编辑

同治二年(1863年),清军李鸿章部收复苏州。清廷下令修复苏州织造,但因缺乏资金未成。织造局暂时安置于颜家巷民房内[2]:85。同治十年(1871年),苏州织造德寿在原址重建织署。次年落成。“此次培宽临河之岸,新砌砖石照壁,费钱四万二千余串,建设房廊四百余间,其它司库库使笔帖式等署亦修缮一新”[3]:83。至清末,苏州织造已日见式微。光绪三十三年(1906年),苏州织造局停织[2]:85—86。日本人小此木藤四郎在清末所见:“柱倾壁斜,机台尘封,杂草丛生,鸡犬不出没。”[3]:84

1911年武昌起义后,苏州织造府建筑遭到破坏,挪为他用,为“警察训练所”。1928年,吴县教育局将织署及行宫旧址拨给苏州私立振华女校(今江苏省苏州第十中学),多为公堂和机房建筑。此后改建为中学部校舍。1934年,振华高一学生徐湘贞撰文描述:“垂花门以西有瑞云峰一座,耸峙屹立该处,下瞰全宫,历历在目。今全宫被毁无遗,而该峰犹巍然独存。”[3]:83—84

遗存、文物保护编辑

目前是江苏省苏州第十中学校园。除瑞云峰外,大门外有石狮、头门、仪门、多祉堂、数块清朝碑石遗存。多祉堂边的龙井、西花园的水海皆称为织署旧物,但现代研究者指,“经过时代变幻,这恐怕已经很难说清了。”[3]:83—84

1980年,列为苏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后以织造署旧址之名列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5月,苏州织造署遗址被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该处遗址未对外开放。有作者指出,遗址“应开放,改变目前封闭孤立式的保护模式”,并提高“保护的层次”,“仅存的丝绸国保应当融入丝绸文化的研究”[1]:16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李世超. 《苏州织造署遗址“国保”后的启示》. 江苏丝绸 (江苏省南京市: 江苏苏豪传媒有限公司、江苏省丝绸协会). 2015, (2015年第1期): 15—16. ISSN 1003-9910 (简体中文). 
  2. ^ 2.0 2.1 2.2 2.3 2.4 2.5 董粉和. 《中国古代官营手工业技术特点分析与思考——以清代苏州织造局为中心的考察》. 兰州学刊 (甘肃省兰州市: 兰州市社会科学院、兰州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2018, (2018年第5期): 84—97 [2021-11-04]. ISSN 1005-349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4) (简体中文).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汪建红、吴建华. 《中央皇朝与江南社会:“苏州织造”述论》. 苏州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现名:苏州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江苏省苏州市: 苏州科技学院(苏州科技大学)). 2015, (2015年第4期): 76—85 [2021-08-28]. ISSN 2096-326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8)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