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沈良方

版本源流考编辑

蘇沈良方》又名《蘇沈內翰良方》、《內翰良方》。《苏沈良方》现存十卷本和八卷本两种。十卷本见吴郡沈永培刻《六醴斋医学丛书》中,阙图,内容出自明代嘉靖本,现存清乾隆、光绪两种刻本,及1925年千顷堂书局石印本,此版本为1956年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苏沈良方》十卷的底本。八卷本为《苏沈良法》,见于《钦定四库全书》子部五,医家类,此版本的底本辑录自《永乐大典》,列入《武英殿聚珍板丛书》中,仅有一百六十八篇。清光绪二十一年,福建省增修《聚珍板丛书》,以武英殿八卷本为主,但据《知不足斋丛书》本辑录《殿珍》所缺隔片,编录《拾遗》两卷附于后,达二百二十八篇。光绪二十五年广州广雅书局刊《聚珍板丛书》,《苏沈良方》以八卷本附加《拾遗》二卷语气中。1937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印行《丛书集成初编》,所收《苏沈良方》即依照闽《聚珍》本排印。[1]

成书考编辑

《宋史·艺文志》载沈括《灵苑方》二十卷,《良方》十卷,别出《苏沈良方》十五卷。晁公武《郡斋读书志》与之类似,在沈括《良方》下云有苏子瞻论医集说附入,且令别《苏沈良方》条,云沈括效方一书后人附益以苏轼医学集说的内容。尤袤《遂初堂书目》和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载《苏沈良方》十卷,未将沈括书单列。原书序为沈括所作,未提及苏轼。[2]可见,此书初为沈括所集的医方书,后人以苏轼之说附于其内,故称《苏沈良方》,并非最初由二人合著之作。此外,盖宋时人即完成了二书的合编,并以《苏沈良方》的形式盛行,故陈目和尤目不载其原本。

作者考编辑

由于此书为后人合录,其中内容间杂来自苏轼与沈括二人,且没有标明,故而其内部具体内容作者归属问题,也是学者们的关注点之一。就目前而言,已经有学者针对苏方和沈方长期混杂的问题,进行了初步区分和较为精细的考证。[3]

综合学者已有观点来看,《苏沈良方》中的医方及药论约有230到250则,不同的版本数量不同。学者胡道静根据各方所记载的内容与苏轼和沈括各自的人生经历进行对照,并考虑各方、论的内容来源,及后世与《苏沈良方》有同源关系的医书对这些方、论的转述引用来区分作者。[4]学者李淑慧则在前人基础上,增加写作风格和内容偏重的考量,对前人研究进行补充和订正。目前根据已有认识统计,在《苏沈良方》中有51则定为苏作,192则定为沈作,另有5则难以进行区分,这5则药方未见于《苏轼文集》。[5]


此書內容繁雜,有內科外科眼科婦科小兒科等各科簡易療法,並針對細辛枳實等各種“一物多名”、“一名多物”草本植物進行考據,又指出《神農本草經》的錯誤之處,還記載有日常生活飲食起居的調理宜忌,內有「辰砂散」藥方可治精神病[6]。有多種版本行世。


注釋编辑

  1. ^ 胡道静. 《苏沈内翰良方》楚蜀判——分析本书每个方、论所属的作者:“沈方”抑为“苏方”. 社会科学战线. 1980, (03). 
  2. ^ Internet Archive Search: 蘇沈良方. archive.org. [2022-01-21] (英语). 
  3. ^ 胡惠滨章原. 《苏沈良方》研究综述. 中医文献杂志. 2020, (05). 
  4. ^ 胡道静. 《苏沈内翰良方》楚蜀判——分析本书每个方、论所属的作者:“沈方”抑为“苏方”. 社会科学战线. 1980, (03). 
  5. ^ 李淑慧. 《苏沈良方》作者区分新考. 中医文献杂志. 2010, (03). 
  6. ^ 《蘇沈良方》卷二:“辰砂一兩、酸棗仁、乳香各半兩。右量所患人飲酒幾何?先令恣飲,沈醉但勿令吐,靜室中服藥訖,便安置床枕,令睡前藥為一服,溫酒一盞調之,頓服令盡。如素飲酒少人,但隨量取醉,病淺人一兩日,深者三五日,睡不覺,令家人潛伺之,覺即神魂定矣!”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