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警探

(重定向自虎胆龙威

虎胆龙威》(英語:Die Hard)是約翰·麥提南导演、杰布·斯图尔特斯蒂芬·德索萨编剧的1988年美国動作片布鲁斯·威利斯艾倫·瑞克曼亚历山大·乔杜诺夫邦妮·比蒂丽娅主演。影片根据罗德里戈·索普1979年小说《世事无常》改编,讲述纽约市警察局警探約翰·麥克連到洛杉矶摩天大楼探视关系疏远的妻子时意外陷入恐怖分子劫持危机。电影其他演员包括雷金纳德·维尔约翰逊威廉·阿瑟頓保罗·格里森哈特·巴克纳

虎胆龙威
Die hard.jpg
电影海报
基本资料
导演約翰·麥提南
监制
编剧史蒂文·E·德·蘇沙[*]
杰布·斯图尔特[*]
羅德里克·索普[*]
剧本
原著世事无常
罗德里戈·索普作品
主演
配乐邁克爾·凱曼
摄影扬·德邦特
剪辑
制片商西佛影業[*]
Gordon Company[*]
二十世紀福斯
片长132分钟[1]
产地美国
语言英语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 1988年7月15日 (1988-07-15)
发行商二十世纪福克斯
预算2500至3500万美元
票房1亿3980万至1亿4150万美元
前作与续作
续作終極警探2
各地片名
中国大陆虎胆龙威
香港虎膽龍威
臺灣終極警探

二十世纪福克斯1987年聘请斯图尔特把索普的小说改编成剧本,公司急于在第二年推出暑期大片,很快就为他写好的剧本开绿灯阿诺·施瓦辛格席維斯·史特龍等20世纪80年代最热门的男演员谢绝出演麦克莱恩,此前主要出演电视的威利斯以500万美元片酬接演,数额之高已位居好莱坞男影星前列。业界专家认为福克斯此举欠妥,电影上映前还引发显著争议。《虎胆龙威》1987年11月开拍,第二年3月收尾,预算2500至3500万美元,基本在洛杉矶福克斯广场及周边取景。

业界对本片期望不高,营销人员认为故事背景与男主角人选重要程度半斤八两,有时市场宣传甚至没提威利斯。1988年7月电影上映后反响不一,针对暴力、剧情和威利斯演技的批评升级,麦克蒂尔南的导演、瑞克曼对大反派汉斯·格鲁伯充满魅力的演绎赢得赞誉。《虎胆龙威》1.4亿的票房远超业界预测,在全年电影票房榜排名第十,是成绩最好的动作片。影片获四项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威利斯跃跻身一线男星,瑞克曼也打响名气。

白驹过隙,《虎胆龙威》顶住时间考验,业界评价不断提升,在史上最佳动作片和圣诞电影评选名列前茅。威利斯扮演的麦克莱恩有缺点、会出错,与同时代其他电影里肌肉发达所向披靡的英雄截然不同,很大程度上促使动作片复兴。学界回顾时分析本片主题,如复仇、男子气概、性别定位,以及当代美国对外国影响的焦虑。片名“Die Hard”成为英语新短语,意指英雄人物面对重重限制和困境与强大对手抗争、获胜希望极其渺茫。电影催生虎胆龙威系列,如续集《終極警探2》、《終極警探3》、《終極警探4.0》、《虎胆龙威5》,还有电子游戏、漫画图书及其他商品。2017年,本片因“文化、历史和美学领域的显著成就”,入选美国国会图书馆國家影片登記表

剧情编辑

纽约市警察局警探約翰·麥克連趁圣诞假期抵达洛杉矶,计划探望关系疏远的妻子霍莉(Holly),在她公司举办的圣诞晚会上重归于好。豪华轿车司机阿盖尔(Argyle)把他送到霍莉公司楼下,而且愿意在停车场等他下来。麦克莱恩换衣服时,德国激进分子汉斯·格鲁伯(Hans Gruber)带领卡尔(Karl)与西奥(Theo)等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占领大楼,除麦克莱恩趋乱溜走外,其他人都被劫为人质。

格鲁伯一行打算盗取楼内6.4亿美元无法追踪的不記名債券,他杀害未提供密码的高管约瑟夫·高木(Joseph Takagi),要求西奥负责突破金库。恐怖分子发现麦克莱恩潜逃后派托尼(Tony)追杀,但麦克莱恩反杀托尼并取走武器和通讯设备通知洛杉矶警察局。警局对报案将信将疑,派阿尔·鲍威尔Al Powell)警佐前去查看。麦克莱恩在此期间杀死别的恐怖分子,发现他们的背包装有C4炸药和雷管。鲍威尔没有发现任何可疑动静准备离开,麦克莱恩把恐怖分子尸体从楼上抛下且正掉上警车。鲍威尔马上呼叫总部支援,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企图突击但遭恐怖分子狙击,麦克莱恩将C4炸药扔进电梯井,炸死部分恐怖分子,掩盖遇袭警方撤离。

霍莉的同事哈利·埃利斯(Harry Ellis)代表恐怖分子劝麦克莱恩投降遭拒后被格鲁伯杀害,后者在楼顶检查炸药时遇到麦克莱恩,急中生智自称逃脱的人质,麦克莱恩给他手枪防身,格鲁伯朝对方开枪时才发现里面没子弹,正好此时其他恐怖分子赶到才没被麦克莱恩反杀,逃脱的麦克莱恩被碎玻璃刺伤而且雷管遗落。联邦调查局在大楼外接管现场,而且正如格鲁伯预料的那样下令断电,金库最后的关卡因此失效,恐怖分子拿到不记名债卷。

联邦调查局同意格鲁伯的要求派直升机停在楼顶,打算用武装直升机消灭恐怖分子。麦克莱恩发现格鲁伯计划炸毁楼顶杀害人质,让当局以为恐怖分子也在爆炸中丧生。格鲁伯看到新闻采访麦克莱恩夫妇的孩子,推断麦克莱恩就是霍莉的丈夫。恐怖分子把人质赶上屋顶,但格鲁伯把霍莉留下。麦克莱恩开枪把人质赶离屋顶,直升机以为他是恐怖分子马上开枪,格鲁伯此时引爆,炸毁屋顶和直升机。西奥在停车场寻找车辆准备撤离,但被从车载无线电了解情况的阿盖尔打倒。

筋疲力尽而且遍体鳞伤的麦克莱恩发现格鲁伯和同伴劫持霍莉,他向格鲁伯投降,但就在对方准备开枪时用背后只余两颗子弹的隐藏枪支打伤格鲁伯并打死他身边最后一名恐怖分子。格鲁伯摔出窗户时抓住霍莉的手表要拖她陪葬,麦克莱恩解开手表,格鲁伯摔死。卡尔对弟弟托尼的死难无法释怀,在外面伏击麦克莱恩,但被鲍威尔所杀。此前在新闻中暴露麦克莱恩夫妇身份的记者理查德·索恩伯格(Richard Thornburg)又想上前采访,霍莉当头就是一拳。阿盖尔开着豪华轿车冲出车库,带上麦克莱恩夫妇离开。

演员编辑

布鲁斯·威利斯(左,摄于2018年)与艾倫·瑞克曼(右,摄于2011年)
  • 布鲁斯·威利斯約翰·麥克連,纽约市警察局警探[2]
  • 艾倫·瑞克曼饰汉斯·格鲁伯,冷酷无情的恐怖分子首脑[3]
  • 亚历山大·乔杜诺夫(Alexander Godunov)饰卡尔,格鲁伯的副手[2]
  • 邦妮·比蒂丽娅(Bonnie Bedelia)饰霍莉,麦克莱恩的夫人,两人关系疏远[4]
  • 雷金纳德·维尔约翰逊(Reginald VelJohnson)饰阿尔·鲍威尔,洛杉矶警察局警佐[5]
  • 保罗·格里森(Paul Gleason)饰德韦恩·罗宾逊(Dwayne T. Robinson),洛杉矶警察局副局长[6]
  • 德沃罗克斯·怀特De'voreaux White)饰阿盖尔,豪华轿车司机[5]
  • 威廉·阿瑟頓饰理查德·索恩伯格,毫无底线的电视记者[7][8]
  • 小克拉伦斯·吉尔亚德Clarence Gilyard)饰西奥,格鲁伯手下的技术专家[4]
  • 哈特·巴克纳(Hart Bochner)饰哈利·埃利斯,霍莉的同事,为人低俗[9]
  • 詹姆斯·繁田James Shigeta)饰约瑟夫·高木义信,霍莉公司总裁[4]

其他演员及其角色包括:布鲁诺·多勇(Bruno Doyon)饰演的弗朗哥(Franco)、安德雷斯·魏斯涅夫斯基Andreas Wisniewski)诠释的托尼、乔伊·普列瓦(Joey Plewa)出演的亚历山大(Alexander)、洛伦索·卡克西尔兰萨Lorenzo Caccialanza)扮演的马可(Marco)、格拉德·波恩(Gerard Bonn)饰演的克里斯托夫(Kristoff)、丹尼斯·海登Dennis Hayden)诠释的埃迪(Eddie)、阿尔·梁Al Leong)出演的乌利(Uli)、加里·罗伯茨(Gary Roberts)扮演的海因里希(Heinrich)、汉斯·布林格(Hans Buhringer)饰演的弗里茨(Fritz)、威赫姆·冯·霍姆伯格Wilhelm von Homburg)诠释的詹姆斯都是格鲁伯手下恐怖分子。勞勃·戴維格兰德·布什Grand L. Bush)分别出演联邦调查局特工大小约翰逊。特雷西·赖纳Tracy Reiner)扮演索恩伯格的助理,泰勒·弗里(Taylor Fry)与诺亚·兰德(Noah Land)分别诠释麦克莱恩夫妇的孩子露西(Lucy)和小约翰(John Jr.)。[10]

制作编辑

前期和编剧编辑

 
2014年的导演約翰·麥提南

1987年,剧作家杰布·斯图尔特(Jeb Stuart)身陷财政困境,哥倫比亞影業买下他的剧本后搁置项目,与华特迪士尼影片签署的合约没产生足够收入。斯图尔特有六周空闲时间,经纪人杰里米·齐默Jeremy Zimmer)联系二十世纪福克斯旗下制片商戈登公司的开发部主任劳埃德·莱文(Lloyd Levin)。[11]

罗德里戈·索普Roderick Thorp)曾是警察,观看1974年灾难片《沖天大火災》后梦见武装分子在大楼内追杀某人,进而以此为灵感在1978年推出小说《世事无常》(Nothing Lasts Forever[11][12]。福克斯曾在1968年把索普1966年小说《大侦探》(The Detective)改编成同名电影法蘭·仙納杜拉扮演纽约市警察局警察乔·利兰德(Joe Leland[11][12]。续作《世事无常》出版前福克斯就买断电影改编版权,莱文要求斯图尔特改编成剧本[11][13]

莱文只要求保留洛杉矶和圣诞节背景,其他方面由斯图尔特自行发挥,觉得故事构想很吸引人[11]。电影的初步构思类似“办公大楼里的兰博”,借势热卖的兰博系列电影[14]。制片人劳伦斯·戈登Lawrence Gordon)与喬·西佛与麦克蒂尔南合作的1987年动作片《鐵血戰士》非常成功,决定请他导演本片[15][16][17]。麦克蒂尔南同意但提出条件:本片不能像其他恐怖主义电影那样只有“肮脏与恶毒的行径”,必须包含“欢乐”情节[12]

斯图尔特在伯班克迪斯尼制片厂办公室每天工作18小时,累到筋疲力尽、濒临崩溃边缘。他与妻子吵架后开车出门,看到车道上的盒子后已经避之不及只能压过去,所幸后来发现盒子是空的。斯图尔特自称在高速公路边上停车时心中砰砰乱跳,由此决定在剧本加入男子向夫人道歉,避免事态恶化成灾难的核心主题。他开车回家向妻子致歉,当晚就写出35页剧本。为让麦克莱恩夫妇的关系更加真正可信,斯图尔特还在剧本中描绘麦克莱恩同事的婚姻问题,如离婚、配偶改回娘家姓氏等。[11]

 
杰布·斯图尔特在加利福尼亚州伯班克的迪斯尼制片厂(图)办公室创作剧本初稿

约翰·麦克莱恩原名约翰·福特,但福克斯觉得这对已故同名导演不敬,本是凯尔特人后裔的斯图尔特于是改用麦克莱恩,觉得这是典型的苏格兰人姓氏。在他看来,男主角身上有缺点,从最恶劣的处境中学到教训变得更好,但还不至脱胎换骨。斯图尔特还是第一次为动作片编剧,他借鉴以往惊悚片的创作经历,力图让观众关心麦克莱恩夫妇以及他们是如何和解。斯图尔特向福克斯高层介绍构想时被戈登打断,对方要求他写完剧本就离开会场,斯图尔特此后用接近六周写好初稿。[11]

斯图尔特自称是在莱文帮助下理解《世事无常》[11],剧本许多情节忠于原著,如扔进电梯井的C4炸药、核心人物靠楼顶机动等。不过小说完全是从男主角的视角讲述,他没有参与的情节不详,[11][18][19]而且基调更显讥诮和虚无:男主角去克拉克森(Klaxon)大楼探望染上毒瘾的女儿,反派安东·格鲁伯(Anton Gruber)对克拉克森公司支持独裁政府不满,派童军游击队抢劫大楼,结果与男主角的女儿从楼上摔下双双丧命。如此设定令男主角的行为动机更加复杂,特别是在他杀死童军士兵、特别是女童的时候。另外,小说中的男主角年纪更大,是经验丰富的安全顾问。[11][17][19]斯图尔特觉得原著的格调太过伤感,年过花甲的动作英雄实在荒谬。他为麦克莱恩不在场的情节增加素材,扩充人物设定或者加入新角色,鲍威尔变得拖家带口所以更理解麦克莱恩,小说仅有早期出场的阿盖尔在剧本中反复露面,向恐怖分子的无线电播放说唱音乐来帮助男主角。无良记者索恩伯格是剧本原创人物。[11]

斯图尔特很喜欢西部片影星約翰·韋恩,决定为剧本加入牛仔术语等西部片元素。他结识在建的洛杉矶福克斯广场建筑总监,得以进出大楼,构想如何布置桥段、展开人物。1987年6月斯图尔特上交定稿,次日更获绿灯,福克斯公司急于在1988年推出暑期票房大片[11]

选角编辑

 
威利斯对《我心不停转》中邦妮·比蒂丽娅的演出很满意,请她出演霍莉

《世事无常》是《大侦探》的续作,福克斯受合约限制必须邀请辛纳特拉出清空男主角,但已是古稀之年的辛纳特拉谢绝[13][12][17]。其他获邀影星包括席維斯·史特龍李察·基爾克林·伊斯威特哈里森·福特[16][20]畢·雷諾斯[21]尼克·诺尔蒂梅尔·吉布森唐·強生李察·狄恩·安德森[13]保羅·紐曼[22]占士·堅[23]。此时动作片市场是以阿诺·施瓦辛格这类肌肉发达、男子气概十足的无敌硬汉为主流,施瓦辛格接到邀约但决定拓展戏路,主演喜剧片《龙兄鼠弟[13]。威利斯此时主要靠与斯碧尔·谢波德Cybill Shepherd)搭戏的搞笑爱情电视剧《蓝色月光》(Moonlighting)出名,一度因该剧合同制约谢绝出演本片,但《蓝色月光》因谢泼德怀孕中断制作11周,威利斯在足够时间参演电影[13]

麦克蒂尔南的女友得以和影院评分代表面谈,请他们分析威利斯主演电影的前景,结果表明不会对电影不利,两周后威利斯确认参演[24]。威利斯此前只主演过成绩中等的喜剧片《相亲》( Blind Date),选他主演本片引发争议[13][25]。此时电视和电影演员泾渭分明,虽有《魔鬼剋星》证明电视演员主演的电影同样有望大卖,但谢莉·朗Shelley Long)和比爾·寇司比前不久尝试转战电影界的作品都以失败告终[16][26]

威利斯拿到500万美元本酬,与德斯汀·荷夫曼沃伦·比蒂勞勃·瑞福等成名影星处在同等水平。二十世纪福克斯总裁伦纳德·戈德堡宣称《虎胆龙威》需要威利斯这样有潜力的演员,所以开出这么高的本酬。[15]戈登认为威利斯身上这种平常人的特点对观众相信英雄也会失败至关重要[27]。另有消息称大批知名演员谢绝出演令福克斯孤注一掷[28]。威利斯本人表示:“他们认为我对该片来说值这价”[29];在他看来,麦克莱恩与史泰龙、施瓦辛格所演那些超出生活的人物不同,“他是英雄,也是普通人,是身陷极端境地的平凡人物”[25]。威利斯把新泽西州南部的工薪家庭成长经历融入角色塑造,包括“渺视权威的人生态度、黑色幽默、以及不情不愿之下诞生的英雄”[13]

《虎胆龙威》是瑞克曼的银幕处女作,此时他已年过四十。西尔弗对他在百老汇舞台剧《危险关系》(Les Liaisons Dangereuses)诠释的大反派很满意,请他出演汉斯·格鲁伯。[13][30]威利斯对比蒂丽娅在1983年传记片《我心不停转》(Heart Like a Wheel)的表现满意,剧组接受他的建议[31]。选角主任杰基·伯奇(Jackie Burch)曾与维尔约翰逊合作,《虎胆龙威》是后者首度主演电影,剧组还曾考虑勞勃·杜瓦金·哈克曼勞倫斯·費許朋[32][33]。与西尔弗相熟的巴克纳扮演埃利斯,戏份按时间顺序用三个多礼拜才拍完。麦克蒂尔南本期望埃利斯像加里·格兰特般风度翩翩,但巴克纳认为人物吸食可卡因成因而且缺乏安全感,所以会有片中那些举动。导演本对巴克纳的演出颇为反感,但在看到戈登和西尔弗都很喜欢这种滑稽演出后改变主意。[34]

改写剧本编辑

 
約翰·麥克連的口头禅“狗娘养的速来受死”源自西部片影星罗伊·罗杰斯的台词“小儿速来受死”

剧作家斯蒂芬·德索萨Steven E. de Souza)曾有融合动作和喜剧的创作经验,受命改写斯图尔特的剧本[35]。他从格鲁伯担任主角的角度重塑情节:如果格鲁伯“没有计划并落实抢劫,(麦克莱恩)就会到聚会上与夫人和解,如此不难看出是反派推动电影情节,应该不时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电影”[18]。德索萨利用福克斯广场的蓝图展开剧情,安排大楼内的人物位置[35]

电影开拍后剧本仍在修改,开拍后前几周威利斯还在参与《蓝色月光》制作,白天拍电视剧最多达十小时,晚上再参与《虎胆龙威》拍摄。麦克蒂尔南给予威利斯休息时间,要求德索萨加入新情节,这么多次要情节和人物就是这段时间加入,如霍莉的管家、霍莉在高木死后质问格鲁伯、介绍索恩伯格出场,以及鲍威尔与其他警察的行动。[35]

西尔弗希望电影结尾前就让麦克莱恩和格鲁伯产生交集,德索萨无意中听到瑞克曼练习美国口音后想到,格鲁伯可以在遇到麦克莱恩时伪装,于是他改写高夫遇害的桥段,确保麦克莱恩此时不知道格鲁伯的身份。加入两人遇面的情节后,麦克莱恩杀死西奥的情节删除。[35]

斯图尔特的原版剧本情节持续三天,但麦克蒂尔南在莎士比亚喜剧《仲夏夜之夢》影响下决定把剧情收缩到一个晚上。他还决定不把恐怖分子塑造成“恶魔”,取消政治诉求,直接把他们塑造成只想发财的窃贼。导演认为,这样的安排更适合暑期娱乐大片。[36]

麦克莱恩的人物形象是在电影制作完全近一半时才定型。麦克蒂尔南与威利斯认为男主角自我观感不佳,只是面对恶劣局势尽力而为。[36]麦克莱恩的口头禅“狗娘养的速来受死”源自老牛仔术语,如西部片演员罗伊·罗杰斯的口头禅“小儿速来受死”,突出人物美国普通人的一面[13][18]。剧组还曾探讨口头禅的发音,最后采纳威利斯的提议[13]

摄制编辑

 
洛杉矶的福克斯广场是片中大楼外景地

电影1987年11月开始主体拍摄,1988年3月上旬收尾,预算2500至3500万美元[13][25][37][38][39][40],基本在洛杉矶福克斯广场及周边取景[17][41][42]美術指導总监杰克逊·德戈维亚(Jackson De Govia)在制作后期选中福克斯广场[36],大楼还在建设所以基本没人,符合拍摄需要[41],剧组承诺不在白天拍摄、而且大楼不会因爆破损伤后获许进楼摄制[17]

摄影师扬·德邦特认为设计独特的大楼本身就很有戏,隔老远便能看清,方便拍摄男主角靠近楼盘的镜头。建筑内部可以看到周边城市,增强真实感。德邦特经常用手持相机拍摄人物特写令镜头更显“亲密”。他觉得一旦采用错综复杂的分鏡,摄影师的工作就变得按部就班毫无挑战,所以电影基本不事先采用分镜。德邦特与麦克蒂尔南详细探讨每天如何拍摄,想要镜头传达何等感受。与镜头美观相比,摄影师更注重营造戏剧效果。片中采用真实的火焰拍摄,产生的烟雾难以预料,有时还会阻挡画面。[41]

威利斯1987年11月2日首度抵达片场,是直接从《蓝色月光》片场赶来拍摄麦克莱恩的关键桥段,即人物跳着脚狼狈逃离,屋顶就在身后爆炸,靠水管才免于摔死[13]。在威利斯看来,参与《虎胆龙威》的演出更加困难,和过去的摄制经历相比他的独角戏大幅增多,与其他人物缺乏接触[29]。他在拍摄空隙也很少与其他演员交流,基本是和新情侣黛米·摩尔在一起。比蒂丽娅与维尔约翰逊戏外大部分时间与瑞克曼交流,与戏内截然相反。[43][44]

电影开拍时尚未敲定结局。成片最后是西奥从恐怖分子来时所乘卡车内开出救护车用于逃生,但这段内容是开拍后加入,恐怖分子乘车抵达大楼的镜头已经拍好,卡车尺寸根本装不下救护车。随后恐怖分子调节各自泰格豪雅手表的时间保持同步,镜头显示卡车里面是空的。为适应新结尾,这些镜头只能剪掉。根据剧本,麦克莱恩发现恐怖分子都戴着泰格豪雅手表,进而意识到刚遇到的美国人质其实是格鲁伯。[36][45]阻止西奥逃脱的是阿盖尔,所以有必要增加表现他英勇行为的情节。这场戏是在摄制最后十天加入,拍摄时怀特的确打到吉尔亚德[35][44]

部分人物根据演员表现灵活调整,有些人物早早被杀,有些戏份更多[35]。演员有一定的即兴发挥空间,如西奥的台词“四分卫完蛋啦”、巴克纳的台词“汉斯哥们,我就是你的大救星”、乌利在偷袭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时偷巧克力棒吃[34][44]法國新浪潮电影对导演剪辑本片很大,他聘请弗兰克·乌里奥斯特Frank J. Urioste)和约翰·林克John F. Link)一起承担剪辑工作,而且与当时的主流剪辑手法不同,三人是在拍摄期间一边剪辑[46]

配乐编辑

凯曼用经典歌曲和雪橇铃铛声为蓝本创作配乐,突出电影的暴力成分

播放此文件有问题?请参见媒體幫助

麦尔蒂尔南对斯坦利·库布里克电影《发条橙》采用的选段贝多芬第九交响曲选段《欢乐颂》印象很深,聘请作曲家邁克爾·凱曼前就决定在片中采用[47]:568–569。凯曼反对用动作片“糟蹋”如此经典,提议折腾德国作曲家威廉·理查德·瓦格纳的作品[47]:568–569[48]:13。导演向作曲家介绍《发条橙》是如何用第九交响曲彰显极端暴力,凯曼这才理解他的用心[47]:568–569。不过,作曲家坚持认为在片中还应采纳《发条橙》用过的歌曲《雨中哼唱》,以及1934年的圣诞颂歌《冬季仙境》(Winter Wonderland[48]:13。他把《欢乐颂》与上述两首歌的旋律融入配乐,主要用来突出片中反派[46][47]:561[48]:13。《欢乐颂》的曲调降音,令音乐听起来更具威胁,格鲁伯终于打开金库时,背景音乐的第九交响曲随之进入高潮[48]:13[49]。《让雪下吧》也是本片配乐的重要参考[50][51][47]:561

凯曼起初看到的电影版本还不完整,感觉不怎么样[48]:13,好像就讲反派能力非凡,麦克莱恩对比之下根本无足轻重[48]:13。凯曼对电影配乐观感也很一般,认为一旦脱离电影情境,配乐就像一文钱买个夜壶,贵贱不说,根本不是个东西[52]。他创作的配乐包含拨弦、拉弦、铜管、木管乐器,并在出现威胁时配以雪橇铃铛声,与铃铛通常代表的喜庆气氛相对[51][49]。片中还有其他古典曲目充当有源音乐,如音乐家在聚会上演奏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勃兰登堡G大调第三协奏曲[49]

麦克蒂尔南对片尾卡尔企图杀害麦克莱恩时的配乐很不满意,觉得改用詹姆斯·霍纳为《異形2》创作但没有沿用的曲段。1987年动作片《怒火救援》(Man on Fire)也曾采用这段乐曲的主题动机。[36][50]此外,片中还采用Run-DMC的歌曲《霍利斯圣诞》(Christmas in Hollis),促使歌曲后来成为圣诞经典[53]

特技与设计编辑

特技编辑

1982年的阴阳魔界电影拍摄事故导致多人丧生,电影特技的流程和片场安全标准生变,优先保证剧组人员安全而非电影制作[54]。但威利斯还是坚持不用替身亲自参与危险镜头摄制,如从楼梯上滚下,站在正常使用的电梯上面[13][41]。他拍摄的第一组镜头是用水管裹住脚,从广场顶楼跳下逃生。镜头拍摄时,他需要从停车场五层跳到7.6米下的安全气囊上,身后是18米高的火墙爆炸。威利斯自认这段特技拍起来非常困难。[13][25]爆炸的冲击将他推向安全气囊边缘,剧组人员一度以为他没命了[13]。麦克莱恩吊在大楼外的镜头是替身演员肯·贝茨(Ken Bates)代劳[55]

 
艾倫·瑞克曼吊在升高的平台上,然后掉在下面的安全气囊上。为追踪拍摄掉落画面,剧组用自动系统控制摄影机动对焦,确保演员一直在拍摄焦距范围

麦克莱恩从楼上跳下后开枪打破窗户进入楼内的镜头是在拍摄周期约过去一半时摄制并另行搭建外景,此时所有参与特技演出的剧组人员都已积累一定经验。窗户是用易碎的糖玻璃制成,要两个小时才搭好,所以这场戏不适合反复重拍。替身演员站在窗户下方拉住水管,把威利斯朝楼房边缘拉进,这样一旦男主角摔落,他们也能更准确地控制落点。[54]剪辑师乌里奥斯特决定保留麦克莱恩掉落通风井并撞到下方开口的镜头,威利斯的替身演员因意外导致摔落位置比预期远[36]。威利斯拍摄麦克莱恩朝桌子开枪杀死恐怖分子的镜头时因空包彈开火时离头太近、声音太响导致左耳听力永久减弱三分之二[56][57]

格鲁伯摔落大楼的镜头说法不一,瑞克曼拍摄时的跌落高度在6到21米不等[36][41][58]。他先吊在升高的平台上,然后掉到下面的蓝屏安全气囊上[36][58],再与福克斯广场所拍画面及类似不记名债卷纸屑的镜头合成。瑞克曼需要向后摔上气囊,通常替身演员为控制跌落过程都要避免面部朝上摔落。[58]为说服瑞克曼同意,麦克蒂尔南亲自示范向后倒在纸板箱上。[54]剧组向瑞克曼谎称会数到三再把他摔落,实际上提前放手来捕捉他深感意外的表情。导演对此表示:“这种情况他可没法儿假装。”[36][54]这场戏本来一遍就已拍好,但麦克蒂尔南说服瑞克曼多拍一遍备用[58]

瑞克曼以每秒9.8米的速度掉落,拍摄难度很大,人根本不可能如此迅速地调整镜头焦距,防止瑞克曼变模糊[54]老板制片厂在视觉特效师理查德·艾德兰德Richard Edlund)督导下研发电脑控制的自动系统,能利用马达迅速调节摄影机焦距[58]。拍摄时采用每秒270帧的广角镜头,拍摄的画面比正常情况慢十倍。不过,这些创新手段仍然难以在人物跌落的1.5秒内完全保持对焦,最后只能在可取部分用完后切换镜头。为拍完这场戏,贝茨从福克斯广场跌落97米,并在靠近地面时用安全带减速保障安全。[54][58][59]广场住户对建筑周边的垃圾和破坏不满,在剧组拍摄广场外景时拒绝关掉办公室的灯[59]

剧情需要把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的车开上福克斯广场台阶,剧组为争取管理人员同意持续谈判数月。拍摄期间撞倒的栏杆后来一直没换。[36][42]剧组沿导线布置少量炸药并伪装成恐怖分子使用的火箭弹,营造车辆火箭弹袭击的单机。为拍摄麦克莱恩把C4炸药扔进电梯井制止恐怖分子袭击警方的镜头,特效组意外炸毁大楼其中一层所有的窗户而不自知。[41]片尾的直升机桥段单准备就耗时半年,而且必须在两小时内拍好。剧组共在福克斯广场楼顶尝试三次,动用九个摄制组并采用24种摄像机。[36][41]德邦特认为从不同角度拍摄令画面更具现场真实感[41]

剧组用类似迫击炮的设备装满丙烷拍摄爆炸镜头,十分钟安装换来的火焰只能持续六秒[54]。大厦楼顶的爆炸是用微缩模型制作,这也是片中唯一采用微缩模型的镜头[41]。扮演弗里茨的布林格演出经验不足,电影拍摄进度落后,剧组安全美國原住民替身演员戴上金色假发,身上带有爆管,以求一次拍好弗里茨丧生的桥段[44]

设计编辑

福克斯广场的办公室采用标准螢光燈照明,为防止室内镜头雷同,德邦特在高处藏有小型电影灯。这样他不但能灵活调整照明,增强戏剧效果,还能尝试不同寻常的照明定位。他还在地板上放置荧火灯管拍摄,令观众以楼房还在建设,灯管都没装好。[41]剧本持续调整意味着部分内景或外景设计完成后才知道用途[36]

片中人质被控制在大楼30层,剧组需搭建外景[35][36]。外景内重现弗蘭克·勞埃德·賴特设计的落水山莊,德戈维亚声称此举旨在反映日本企业购买美国企业资产的当代潮流。片中霍莉任职公司的商标起初与非常相似,后来改成类似日本武士头盔。大楼30层看向城市的镜头采用长达120米的接景摄制,并以动画灯光及其他照明手段呈现日间和夜间的交通情况。[36]

发行编辑

背景编辑

 
《虎胆龙威》商标

电影业界高管预测动作和喜剧片将主导1988年暑期市场,不过这年发行的电影类似远不止这两类[38][60]。面向老年观众的电影超过青少年观众,表明观众平均年龄上升[60]。预计《鳄鱼邓迪2》(Crocodile Dundee II)、《第一滴血3》这类卖座大片续集将主导五月票房,打破上映首周营收纪录;业界高管还对《來去美國》和《谁陷害了兔子罗杰》等喜剧片寄予厚望[38]

《虎胆龙威》面对强劲对头竞争,前景不为业界看好,施瓦辛格主演的《红色警探》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主演的《賭彩黑名單》都是威胁很大的动作片。《纽约时报》指出,电影业界会密切关注《虎胆龙威》与喜剧片《小人物历险记》(Big Top Pee-wee)和《百萬金臂》的成败,文章还专门强调威利斯拿到极高片酬的《鼠胆龙威》,特别是他不久前上映的西部片《落日》(Sunset)惨淡收场,令人质疑他是否具备男一号的实力。[38]劳伦斯·戈登承认,没有史泰龙或施瓦辛格主演,观众对本片的兴趣必然低于预期。他们的高片酬主要源于票房号召力,能在上映首周引来大批影迷入场,此后再靠口耳相传吸引其他观众,但威利斯显然不具备如此条件。[27]

市场营销编辑

威利斯在电影宣传早期地位显著,但情况随发行日期临近生变[20][27][61]。威利斯此前名声不佳,外界认为他为人傲慢,只关心自家名声。对此他毫不在意而且拒绝向传媒透露私生活内容,令外界成见更形稳固。威利斯本人表示希望媒体只关注他的演艺事业。[29][62]另据报道,影院观众看到《虎胆龙威》预告片上出现威利斯时就会抱怨、叹气,某连锁影院商家为此撤掉预告片[61]。许多电影制片厂的研究结果表明,观众对威利斯观感不佳,没什么兴趣观看他出演《虎胆龙威》[27]。《新闻周刊》的大卫·安森(David Ansen)称,从来没有哪位拿到500万美元片酬的影星像威利斯这般不受大众待见[16]

二十世纪福克斯对威利斯的信心动摇,电影海报随之改成突出事发大楼,威利斯的姓名改用小字[20][61]。七月中旬制片商刊登电影的首份整版报纸广告,上面没有威利斯的形象[27]。福克斯公司高管汤姆·谢拉克Tom Sherak)声称变更营销策略不是要把威利斯藏起来,而是因为大楼本身就是电影的重要组成,与演员同样重要[61]。预览观众的反响远超预期,电脑上映一周后,宣传广告开始以更显眼的手段强调威利斯[27]。不愿接受采访的威利斯多次走上日间电视节目为电影摇旗呐喊。自称“对该片备感兴奋……这正是我想当演员的原因”[29][61]

票房编辑

1988年7月12日,《虎胆龙威》在洛杉矶雅科剧院首映[63],7月15日开始北美限量放行并收入60万1851美元,平均每家电影院2万8659美元,按平均收入可谓非常卖座[64]。《洛杉磯時報》声称宣传中后期改变策略、动作片人气消退本应对《虎胆龙威》不利,是良好的评价和有限范围试映将之塑造成“必看”影片[65]

7月22日,电影在1276家剧院全面上映并收入710万美元,平均每家5569美元,在周末票房榜排第三,仅次于上映第五周的《谁陷害了兔子罗杰》(890万美元)和第四周的《來去美國》(880万美元)[66]。上映第三周本片以610万美元跌至第四位,新上映的爱情喜剧《鸡尾酒》以1170万美元跃居榜首,《來去美國》和《谁陷害了兔子罗杰》分别进账640和650万美元[67]。第四周《虎胆龙威》收入570万美元重返季军位置[68]。影片上映期间从未登上票房榜冠军宝座,但连续十周都在前五名[16][69][70],在1988年票房榜北美电影票房榜排第七,仅次于《雨人》(1亿7280万美元)、《谁陷害了兔子罗杰》(1亿5410万美元)、《來去美國》(1亿2810万美元)、《飛進未來》(1亿1490万美元)、《龙兄鼠弟》(1亿1190万美元)、《鳄鱼邓迪2》(1亿零930万美元)[71]

电影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上映估计收入5770万美元,总票房在1亿3910万到1亿4070万美元范围[69][70],在1988年全球电影票房榜排第十,落后《雨人》(3.54亿美元)、《谁陷害了兔子罗杰》(3.29亿美元)、《来去美国》(2.88亿美元)、鳄鱼邓迪2》(2.39亿美元)、《龙兄鼠弟》(2.16亿美元)、《第一滴血3》(1.89亿美元)、《一条叫旺达的鱼》(1.77亿美元)、《鸡尾酒》(1.71亿美元)和《飛進未來》(1.51亿美元)[70][72][73][注 1]

1988年暑期北美票房总额达17亿美元,比上一年的纪录高一亿[60],是1984年仅三部电影票房破亿以来成绩最好的暑期档[74]。《虎胆龙威》取得远超预期的巨大成功[13][74],在喜剧片主导的1988年表现格外亮眼,特别是与未达预期的《第一滴血3》、《红色警探》等动作片对比之下[14][75]

反响编辑

专业评价编辑

注释编辑

  1. ^ The NumbersBox Office Mojo提供的1988年电影票房数据大部分只包含北美洲,如果只按网站提供的数据,《虎胆龙威》在全年世界电影票房榜排第八,但《综艺》杂志的文章宣称《鸡尾酒》和《一条叫旺达的鱼》全球票房高于《虎胆龙威》,所以后者排名降至第十[70][72][73]

参考资料编辑

  1. ^ Die Hard. British Board of Film Classification. 1988-08-08 [2020-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2. ^ 2.0 2.1 Thomas, Kevin. Movie Reviews : 'Die Hard' A Slick Flick for Bruce Willis. Los Angeles Times. 1988-07-15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0). 
  3. ^ James, Caryn. 'Die Hard' (1988) Review. The New York Times. 1988-07-15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0). 
  4. ^ 4.0 4.1 4.2 Brody, Richard. Eighties Action Movies I've Never Seen: "Die Hard"'s Culture Of Violence. The New Yorker. 2017-08-03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30). 
  5. ^ 5.0 5.1 Howe, Desson. Die Hard. The Washington Post. 1988-07-15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4). 
  6. ^ Sanchez, Omar. The Cast Of 'Die Hard,' Then And Now. The Hollywood Reporter. 2018-07-13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8). 
  7. ^ King, Danny; Valentino, Silas. The Ten Absolute Worst Journalists In The Movies. The Village Voice. 2015-07-13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8). 
  8. ^ Brewer, Simon. Ranking The Die Hard Movies. Den of Geek. 2016-12-19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9. ^ Longridge, Chris. The Top 20 Biggest Douchebags In Movie History, Ranked – From Die Hard To Trainspotting. Digital Spy. 2016-09-29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7). 
  10. ^ Die Hard (1988). British Film Institute.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4). 
  11. ^ 11.00 11.01 11.02 11.03 11.04 11.05 11.06 11.07 11.08 11.09 11.10 11.11 Mottram, James; Cohen, David S. Book Excerpt: Inside The Making Of 'Die Hard' 30 Years Later. Variety. 2018-11-05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24). 
  12. ^ 12.0 12.1 12.2 12.3 Collins, K. Austin. Die Hard Is As Brilliantly Engineered As A Machine Gun, Even 30 Years Later. Vanity Fair. 2018-07-13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1). 
  13. ^ 13.00 13.01 13.02 13.03 13.04 13.05 13.06 13.07 13.08 13.09 13.10 13.11 13.12 13.13 13.14 13.15 Power, Ed. Die Hard At 30: How The Every-dude Action Movie Defied Expectations And Turned Bruce Willis Into A Star. The Independent. 2018-11-26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14. ^ 14.0 14.1 Zoller Seitz, Matt. "Die Hard" In A Building: An Action Classic Turns 25. RogerEbert.com. 2013-07-15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4). 
  15. ^ 15.0 15.1 Harmetz, Aljean. If Willis Gets $5 Million, How Much for Redford?. The New York Times. 1988-02-16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3).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Bailey, Jason. How Die Hard Changed The Action Game. Vulture. 2018-07-10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6).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Hewitt, Chris. Empire Essay — Die Hard Review. Empire. 2007-03-09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3). 
  18. ^ 18.0 18.1 18.2 Frazier, Dan.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n Action Movie." Steven E. de Souza On Screenwriting. Creative Screenwriting. 2015-08-24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6). 
  19. ^ 19.0 19.1 Vlastelica, Ryan. The Novel That Inspired Die Hard Has Its Structure, But None Of Its Holiday Spirit. The A.V. Club. 2017-12-11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5). 
  20. ^ 20.0 20.1 20.2 Doty, Meriah. Actors Who Turned Down 'Die Hard'. Yahoo! Movies. 2013-02-13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3). 
  21. ^ Gharemani, Tanya. A History Of Iconic Roles That Famous Actors Turned Down. Complex. 2013-06-23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7). 
  22. ^ Rothman, Michael. 'Die Hard' Turns 30: All About The Film And Who Could Have Played John McClane. ABC News. 2013-06-23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4). 
  23. ^ Dyer, James. Die Hard: The Ultimate Viewing Guide. Empire. 2019-09-26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24. ^ Lawrence, Christopher. Las Vegan's Polling Company Keeps Tabs On Hollywood. Las Vegas Review-Journal. 2016-08-30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9). 
  25. ^ 25.0 25.1 25.2 25.3 Modderno, Craig. Willis Copes With The Glare Of Celebrity. Los Angeles Times. 1988-07-03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6). 
  26. ^ Ramis Stiel, Violet. On My Dad Harold Ramis And Passing The Ghostbusters Torch to A New Generation Of Fans. Vulture. 2016-07-14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9). 
  27. ^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Harmetz, Aljean. Big Hollywood Salaries A Magnet For The Stars (And The Public). The New York Times: C13. 1988-07-25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4). 
  28. ^ Harmetz, Aljean. Bruce Willis Will 'Die Hard' For $5 Million. Chicago Tribune. 1988-02-18 [2020-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0). 
  29. ^ 29.0 29.1 29.2 29.3 Gross, Ed. 'Die Hard' Is 30 — Meet The 1988 Bruce Willis In A Recovered Interview (Exclusive). Closer. 2018-06-06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9). 
  30. ^ The 100 Greatest Movie Characters — 17. Hans Gruber. Empire. [2015-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31. ^ Bruce Willis Personally Picked Bonnie Bedelia As His Die Hard Costar. Start TV. 2018-12-19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7). 
  32. ^ Pearson, Ben. 'Die Hard' 30th Anniversary: The Cast and Crew Reflect on the Making of an Action Classic [Interview] — Reginald VelJohnson Interview. /Film. 2018-07-12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33. ^ 5 Revelations From The New 'Die Hard' Oral History That You Probably Didn't Know. Maxim. 2016-06-15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6). 
  34. ^ 34.0 34.1 Brew, Simon. Hart Bochner Interview: Ellis In Die Hard, Directing, And More. Den of Geek. 2012-11-06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6). 
  35. ^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Pearson, Ben. 'Die Hard' 30th Anniversary: The Cast and Crew Reflect on the Making of an Action Classic [Interview] — Steven E. de Souza Die Hard Interview. /Film. 2018-07-12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6). 
  36. ^ 36.00 36.01 36.02 36.03 36.04 36.05 36.06 36.07 36.08 36.09 36.10 36.11 36.12 36.13 Kirk, Jeremy. 31 Things We Learned From The 'Die Hard' Commentary Track. Film School Rejects. 2011-07-19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1). 
  37. ^ Die Hard (1988). Box Office Mojo.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3). 
  38. ^ 38.0 38.1 38.2 38.3 Harmetz, Aljean. Hollywood Opens Its Summer Onslaught. The New York Times. 1988-05-26: C27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1). 
  39. ^ Pecchia, David. Films Going Into Production. Los Angeles Times. 1987-11-01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5). 
  40. ^ Die Hard (1988). American Film Institute.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22). 
  41. ^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Pearson, Ben. 'Die Hard' 30th Anniversary: The Cast And Crew Reflect On The Making Of An Action Classic [Interview] — Jan De Bont Die Hard Interview. /Film. 2018-07-12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5). 
  42. ^ 42.0 42.1 Lussier, Germain. I Went To Die Hard's Nakatomi Plaza And Not A Single Hostage Was Taken. Gizmodo. 2018-03-08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6). 
  43. ^ Fernandez, Alexia. Die Hard 30 Years Later: Bruce Willis Was 'Distracted' By Demi Moore, Jokes Costar Bonnie Bedelia. People. 2018-08-10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6). 
  44. ^ 44.0 44.1 44.2 44.3 Marsh, Steve. 10 Die Hard Tidbits We Learned From Its Biggest Scene-Stealers. Vulture. 2013-07-16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9). 
  45. ^ Daly, Rhian. 'Die Hard' Co-writer Explains 29-Year-Old Plot Hole. NME. 2017-03-05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6). 
  46. ^ 46.0 46.1 Lichtenfield, Eric. Die Hard (PDF). Washington, D.C., United States: Library of Congress. 2017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4-05). 
  47. ^ 47.0 47.1 47.2 47.3 47.4 Stilwell, Robynn J. 'I Just Put a Drone under Him...': Collage and Subversion in the Score of 'Die Hard'. Music & Letters (Oxford, Englan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11, 78 (4): 551–580. JSTOR 737639. doi:10.1093/ml/78.4.551. 
  48. ^ 48.0 48.1 48.2 48.3 48.4 48.5 Shivers, Will. Kamen Hard (PDF). Film Score Monthly. No. 58 (Los Angeles, California: Lukas Kendall). 1995-06: 12–15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6). 
  49. ^ 49.0 49.1 49.2 Durnford, Mark J. Die Hard: The Original (PDF). Film Score Monthly. No. 58 (Los Angeles, California: Lukas Kendall). 1995-06: 16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6). 
  50. ^ 50.0 50.1 Filmtracks: Die Hard (Michael Kamen). Filmtracks.com.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8). 
  51. ^ 51.0 51.1 Vlastelica, Ryan. Allmusic Review By Neil Shurley. AllMusic.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5). 
  52. ^ Smith, Giles. POP / Interview: The Man Who Gets All The Credits: When The Composer Michael Kamen Gave Us 'Everything I Do', It Hung Around For Months. Now 'All For Love' Looks Set To Do The Same. Can We Forgive Him? Giles Smith Thinks So. The Independent. 1994-01-20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4). 
  53. ^ Hart, Ron. Run-D.M.C.'s 'Christmas In Hollis' At 30: Darryl McDaniels On Keith Haring, 'Die Hard' & His 'Real' Rhyme. Billboard. 2017-12-21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7). 
  54. ^ 54.0 54.1 54.2 54.3 54.4 54.5 54.6 Abrams, Simon. Die Hard's Director Breaks Down Bruce Willis's Iconic Roof Jump. Vulture. 2018-11-12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1). 
  55. ^ Meares, Hadley. The Real-Life Tower That Made 'Die Hard'. Curbed. 2019-12-13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9). 
  56. ^ Greenstreet, Rosanna. Q&A. The Guardian. 2007-07-07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1). 
  57. ^ Furn, Daniel. 30 Die Hard Facts You May Not Know About The Christmas Classic. Radio Times. 2019-12-19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58. ^ 58.0 58.1 58.2 58.3 58.4 58.5 Failes, Ian. The Science Project That Resulted In 'Die Hard's Most Killer Stunt. Thrillist. 2018-08-13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3). 
  59. ^ 59.0 59.1 Mottram, James; Cohen, David S. Die Hard: The Ultimate Visual History. Bankside, London: Titan Books. 2018-11-20: 95. ISBN 978-1-7890-9051-2. 
  60. ^ 60.0 60.1 60.2 Harmetz, Aljean. A Blockbuster Summer Of Blockbusters. The New York Times. 1988-09-06: C17 [2021-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61. ^ 61.0 61.1 61.2 61.3 61.4 Broeske, Pat H. High-Rising Career. Los Angeles Times. 1988-07-17 [2021-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62. ^ Willistein, Paul. Bruce Willis A Die-Hard For Privacy. The Morning Call (Allentown, Pennsylvania). 1988-07-22: 50 D [2021-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63. ^ "Die Hard" Los Angeles Premiere — July 12, 1988. Getty Images. 1988-07-12 [2021-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64. ^ Harmetz, Aljean. 'Last Temptation' Sets A Record As Pickets Decline. The New York Times. 1988-08-15: C14 [2021-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4). 
  65. ^ Voland, John. Weekend Box Office : Audiences Make Eastwood's Weekend. Los Angeles Times. 1988-07-19 [2021-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66. ^ Weekend Domestic Chart For July 22, 1988. The Numbers. [2020-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30). 
  67. ^ Weekend Domestic Chart For July 29, 1988. The Numbers. [2021-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5). 
  68. ^ Die Hard (1988) — Box Office. The Numbers. [2021-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4). 
  69. ^ 69.0 69.1 Die Hard (1988) — Summary. The Numbers. [2021-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4). 
  70. ^ 70.0 70.1 70.2 70.3 1988 Worldwide Box Office. Box Office Mojo. [2021-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8). 
  71. ^ Top 1988 Movies At The Domestic Box Office. The Numbers. [2021-0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1). 
  72. ^ 72.0 72.1 Top 1988 Movies At The Worldwide Box Office. The Numbers. [2020-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9). 
  73. ^ 73.0 73.1 Groves, Don. UIP Up, Up and Away for Year; Rentals Take Off. Variety. Vol. 336 no. 4. 1989-08-09: 11. 
  74. ^ 74.0 74.1 Easton, Nina J. Summer Box Office Heats Up : Despite Higher Ticket Prices, Biggest-Grossing Season Since '84 Seen. Los Angeles Times. 1988-09-01 [2021-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4). 
  75. ^ Harmetz, Aljean. Funny Meant Money At The Movies In 1988. The New York Times. 1989-01-17 [2021-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5).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