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虢公醜,生卒年不详,姓,虢叔氏,名春秋时期西虢国末代君主。

虢公丑
别称 虢公
虢叔
时代 春秋
国家 西虢国
身份 西虢国君主
在位年代 ?—前655年
都城 上阳

目录

生平编辑

拥立惠王编辑

虢公醜早年事迹不详,主要活跃于周惠王时期。[1]周惠王之弟王子颓周庄王和宠姬姚氏所生之子,深得周庄王的宠爱,周庄王任命蒍国担任王子颓的师傅。周惠王继位后,夺取了蒍国的菜园来蓄养野兽,还一并夺取了边伯的住宅、子禽祝跪詹父的田地、收回了膳夫石速的俸禄。五位大臣心怀不满,于前675年秋以拥立王子颓为名,联合苏国国君发动叛乱,但遭到失败。五大夫出奔至温(今河南省温县),苏子和王子颓则逃亡到卫国。后在卫国和南燕国的帮助下,周惠王被赶出王都。同年冬,王子颓被立为周天子。[2]

逃亡的周惠王得到了郑厉公的保护,郑厉公得知王子颓继位后沉湎于歌舞酒色之中,便同虢公醜在弭地(今河南省新密市境内)会谈,商议如何帮助周惠王复位。前673年夏,郑厉公联合虢公醜进攻雒阳(今河南省洛阳市王城公园附近)王城,郑厉公率军带领周惠王从圉门入城;虢公醜率军从北门入城,诛杀王子颓和五大夫,平定了王子颓之乱。战后郑厉公在宫门口西阙设宴招待周惠王,席间周惠王把王后的鞶鉴赐给他。虢公醜也请求赏赐,周惠王于是把青铜酒杯赐给他。由于青铜酒杯比鞶鉴贵重,郑厉公因为奖赏不公而怨恨周惠王。[3][4]

同年,周惠王在虢国[註 1]巡视时,虢公醜为周惠王在玤(今河南省渑池县境内)建造行宫。周惠王感激虢公醜,便将酒泉(今河南省渑池县境内)的土地赏赐给他。[5]

重神轻民编辑

前662年,有丹朱之神降临在虢国的莘地(今河南省陕县硖石镇西),周惠王向内史过询问是何征兆。内史过对周惠王说:“正直的君主遇到神,叫做迎福;淫邪的君主遇到神,叫做遭祸。如今虢公醜逐渐荒淫,恐怕虢国要灭亡了吧?”周惠王于是派太宰忌父太祝太史以及丹朱的后裔傅氏带着牲畜、谷物、玉帛等祭品献给神灵,内史过也随行来到虢国。虢公醜也派祝应宗区史嚚去祷告神灵,请求丹朱神赐予他土地。内史过返回后向周惠王断定虢国必将在五年之内灭亡,又指出虢公醜不诚心祭祀而向神灵求福,滥用民力来满足自己的私欲,神灵一定会降祸于他。史嚚认为虢公醜重神轻民、多行不义,神灵又怎么可能会赐给他土地。[6][7]

有一次虢公醜做梦梦见有一个脸上长着白毛虎爪的神,拿着斧钺站在虢国宗庙西边的屋檐下,虢公醜受到惊吓而逃走。神说:“不要走!上天命令说:‘让晋国人进入你的国门’。”虢公醜下拜磕头后惊醒,于是向史嚚询问这个梦的吉凶。史嚚回答说:“虢公你所描述的是西方之神蓐收,他主管天上刑杀,上天命令的事情都是由神完成的。”虢公醜竟然下令囚禁史嚚,并要求国人祝贺他这个梦是吉利的。舟之侨据此判断虢国即将灭亡,于是带领族人逃亡至晋国。[8]

对外战争编辑

虢公醜在位期间,数次发动对外战争。前664年,虢公醜奉周惠王之命讨伐樊国,将前年背叛周惠王的樊仲皮押解至京师。[9][10]前660年,虢公醜在渭汭(今陕西省华县渭河入河口地带)击败犬戎[11]前658年,虢公醜又在桑田(今河南省灵宝市境内)击败当地的戎族。[12]虢公醜多次兴师动众、滥用武力,一方面消耗了虢国的国力,另一方面也破坏了与邻近诸侯国的关系,为虢国的灭亡埋下了伏笔。[1]

亡国之君编辑

虢、晋两国隔黄河相邻,春秋初年,晋国国内屡次发生旁族曲沃(今山西省闻喜县东)一支与晋国国君争夺君位的冲突,而虢国国君屡次秉承周天子之意,干涉晋国内政,致使两国关系不睦。虢公醜在位时,更加激化了两国的矛盾。[1]前679年,曲沃武公攻灭晋侯缗,又用宝器贿赂周僖王,周僖王遂承认曲沃一支代替晋国公族成为诸侯,曲沃武公正式更名为晋武公,而此前屡次兴兵讨伐曲沃一支的虢国国君又转而支持晋武公。[13][14]前676年,虢公丑和晋国新任国君晋献公共同朝见周惠王。席间周惠王用甜酒招待,允许他们向自己敬酒,又各赐给他们玉五对,马四匹。同年,虢公丑又与晋献公、郑厉公一起派原庄公陈国迎接周惠王的王后陈妫[15]晋献公继位后,为彻底解决国内君位隐患,采纳士蔿的建议,唆使诸公子诛灭游氏家族,然后将他们集中起来筑城居住,最后派兵全部诛杀。[16]侥幸逃脱的公子出奔至虢国,在他们的教唆下,虢公醜于前668年两次派兵攻打晋国,但未能取胜。[17][18]次年,晋献公准备攻打虢国,但被士蔿以时机不成熟而劝阻。[19]晋献公在完全解除国内隐患后,决定灭亡虢国。前658年,晋献公派大夫荀息屈地(山西省吉县东北)出产的马和垂棘出产的璧玉贿赂虞国国君,向虞国借道攻打虢国。虞公贪图晋国的宝物,不顾宫之奇的劝谏,率军回合晋国里克、荀息的军队,攻取了虢国的重镇下阳(又称北虢,今山西省平陆县东北盘南村遗址)。[20]随后命瑕父吕饴甥驻扎于此。[21]而虢公醜不顾亡国的威胁,反而兴兵攻打桑田的戎族。[12]前655年,晋献公再次使用假道伐虢之计,向虞国借道。宫之奇以唇亡齿寒的道理劝谏虞公,虞公不听。同年冬,晋军会和虞师夺取上阳(又称南虢,今河南省陕县东南李家窑遗址),攻灭虢国,虢公醜出奔至东周京师。[註 2]晋军又以驻军为名趁机灭亡虞国,俘虏了虞公和他的大夫井伯[22]虢公丑后又辗转来到苏国,客死于此。据记载,温县境内的虢公冢虢公台都与虢公丑有关。[23]

评价编辑

虢公醜是一位残暴昏庸的君主,政治上他轻民重神、贪婪专横;外交上他追随日益衰落的周王室,交恶诸侯;军事上他穷兵黩武,滥用武力,他的一系列决策失误最终导致虢国灭亡。[1]历史上对于虢公醜多有负面评价:内史过称他“虐而听于神”;史嚚称他“虢多凉德”;[24]舟之侨称虢公醜“无德而禄”。[25]晋国的卜偃评价虢公醜:(虢公醜)亡下阳不惧,而又有功,是天夺之鉴,而益其疾也。[26]

文学形象编辑

长篇历史小说《东周列国志》中,虢公醜于第二十五回《智荀息假途灭虢 穷百里饲牛拜相》中登场。篇中描写虢、虞两国唇齿相依,虢公醜屡次派兵袭扰晋国南方而晋国无可奈何。晋献公决定攻灭虢国,于是采纳荀息的建议,向虢公醜献能歌善舞的美女使其耽于声色。虢公醜不顾舟之侨的劝谏,与晋国结盟。他又怒于舟之侨的屡次劝谏,令其防守下阳的边关。晋献公用重金贿赂犬戎,让他们骚扰虢国边境。虢公醜先在渭汭击败犬戎,但犬戎随后倾全国之兵与虢国对抗,虢公醜于是率兵与犬戎相持于桑田。晋献公又采纳荀息的建议,用宝马玉璧贿赂虞国国君。宫之奇以唇亡齿寒的道理苦劝虞公,虞公不听,宫之奇想要再进谏,被百里奚劝阻。晋献公于是任命里克为主将、荀息为副将率兵车四百攻打虢国。荀息以虞国为内应,用铁叶车百乘内藏有晋兵的方式,攻占舟之侨防守的下阳,舟之侨被迫降晋。虢公醜在桑田得知下阳失陷,急忙撤兵回守上阳,途中遭到犬戎的掩杀,身边只剩数十乘。晋兵围困上阳四个月后,上阳投降,虢公醜带领家眷出奔京师,晋国随后攻灭虞国。[27]

注释编辑

  1. ^ 本条目的虢国为南、北虢国的简称。
  2. ^ 《古本竹书纪年·晋纪》记载为虢公丑出奔至卫国。[21]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梁宁森; 郑建英. 《虢国研究》. 郑州市: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07年6月: 第68页、第167页、第170页至第171页、第186页. ISBN 9787215062559. 
  2. ^ 《左传·庄公十九年》:初,王姚嬖于庄王,生子颓。子颓有宠,蒍国为之师。及惠王即位。取蒍国之圃以为囿,边伯之宫近于王宫,王取之。王夺子禽祝跪与詹父田,而收膳夫之秩。故蒍国、边伯、石速、詹父、子禽祝跪作乱,因苏氏。秋,五大夫奉子颓以伐王,不克,出奔温。苏子奉子颓以奔卫。卫师、燕师伐周。冬,立子颓。
  3. ^ 《左传·庄公二十年》:冬,王子颓享五大夫,乐及遍舞。郑伯闻之,见虢叔…虢公曰:「寡人之愿也。」
  4. ^ 《左传·庄公二十一年》:春,胥命于弭。夏,同伐王城。郑伯将王,自圉门入,虢叔自北门入,杀王子颓及五大夫。郑伯享王于阙西辟…王巡虢守。虢公为王宫于玤,王与之酒泉。郑伯之享王也,王以后之鞶鉴予之。虢公请器,王予之爵。郑伯由是始恶于王。
  5. ^ 《左传·庄公二十一年》:王巡虢守。虢公为王宫于玤,王与之酒泉。
  6. ^ 见《国语·卷一·周语上·内史过论神》。
  7. ^ 《左传·庄公三十二年》:神居莘六月。虢公使祝应、宗区、史嚚享焉。神赐之土田。史嚚曰:「虢其亡乎!吾闻之:国将兴,听于民;将亡,听于神。神,聪明正直而一者也,依人而行。虢多凉德,其何土之能得!」
  8. ^ 《国语·卷八·晋语二·虢将亡舟之侨以其族适晋》:虢公梦在庙,有神人面白毛虎爪,执钺立于西阿,公惧而走。神曰:“无走!帝命曰:‘使晋袭于尔门’。”公拜稽首,觉,召史嚚占之,对曰:“如君之言,则蓐收也,天之刑神也,天事官成。”公使囚之,且使国人贺梦。舟之侨…以其族适晋。
  9. ^ 《左传·庄公二十九年》:樊皮叛王。
  10. ^ 《左传·庄公三十年》:春,王命虢公讨樊皮。夏四月丙辰,虢公入樊,执樊仲皮,归于京师。
  11. ^ 《左传·闵公二年》:春,虢公败犬戎于渭汭。
  12. ^ 12.0 12.1 《左传·僖公二年》:虢公败戎于桑田。
  13. ^ 《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晋侯二十八年,曲沃武公伐晋侯缗,灭之,尽以其宝器赂献于周釐王。釐王命曲沃武公为晋君,列为诸侯,於是尽并晋地而有之。
  14. ^ 《左传·庄公十六年》:王使虢公命曲沃伯以一军为晋侯。
  15. ^ 《左传·庄公十八年》:春,虢公、晋侯朝王,王飨醴,命之宥,皆赐玉五珏,马三匹。非礼也…虢公、晋侯、郑伯使原庄公逆王后于陈。陈妫归于京师,实惠后。
  16. ^ 《左传·庄公二十五年》:晋士蒍使群公子尽杀游氏之族,乃城聚而处之。冬,晋侯围聚,尽杀群公子。
  17. ^ 《左传·庄公二十六年》:秋,虢人侵晋。冬,虢人又侵晋。
  18. ^ 《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晋武公)九年,晋群公子既亡奔虢,虢以其故再伐晋,弗克。
  19. ^ 《左传·庄公二十七年》:晋侯将伐虢,士蒍曰:「不可,虢公骄,若骤得胜于我,必弃其民。无众而后伐之,欲御我谁与?夫礼乐慈爱,战所畜也。夫民让事乐和,爱亲哀丧而后可用也。虢弗畜也,亟战将饥。」
  20. ^ 《左传·僖公二年》:晋荀息请以屈产之乘与垂棘之璧,假道于虞以伐虢…乃使荀息假道于虞…虞公许之,且请先伐虢。宫之奇谏,不听,遂起师。夏,晋里克、荀息帅师会虞师伐虢,灭下阳。
  21. ^ 21.0 21.1 《古本竹书纪年·晋纪》:晋献公十有九年,献公会虞师伐虢,灭下阳。虢公丑奔卫(应为晋献公二十二年,虢公丑亡国后出奔)。献公命瑕父、吕甥邑于虢都(应为下阳)。
  22. ^ 《左传·僖公五年》:晋侯复假道于虞以伐虢。宫之奇谏曰:「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从之。晋不可启,寇不可玩,一之谓甚,其可再乎?谚所谓『辅车相依,唇亡齿寒』者,其虞、虢之谓也。」…弗听,许晋使…冬十二月丙子朔,晋灭虢,虢公醜奔京师。师还,馆于虞,遂袭虞,灭之,执虞公及其大夫井伯。
  23. ^ 《史记集解·晋世家》引皇览:虢公冢在河內溫縣郭東,濟水南大冢是也。其城南有虢公臺。
  24. ^ 见《左传·庄公三十二年》。
  25. ^ 见《左传·闵公二年》。
  26. ^ 见《左传·僖公二年》。
  27. ^ 见《东周列国志·第二十五回·智荀息假途灭虢 穷百里饲牛拜相》。
前任:
虢公林父
南、北虢国君主
?-前655年
繼任:
无,国家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