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帝國

1915年至1916年袁世凱所建帝國
(重定向自袁世凯称帝

中華帝國,亦称洪憲帝制,是指1915年12月12日至1916年3月22日间,時任中華民國大總統袁世凯在多重因素影响下预备成立的一个君主立宪制政權名称。原定年号洪宪,定1916年為洪憲元年,首都位于北京。但各方勢力接連挑戰,包括蔡锷領導的護國軍日本支持的中华革命党以及宗社党前朝遺老[1],使中华帝国还未对外國宣布成立便以失败收场;在此期間,袁世凱對內並沒有正式登基為皇帝,對外則仍以「中華民國」為國號[2] 。中華帝國從袁世凯接纳国民代表推戴为皇帝的1915年12月12日起算僅102天,從改元的1916年1月1日起算僅82天。

中華帝國
1915年—1916年
中華帝國国旗(1916年初)
国旗(1916年初)
国歌:中華雄立宇宙間
1915年-1916年中華帝國疆域版圖
1915年-1916年中華帝國疆域版圖
地位備案政權(未成立政權)
首都北京
常用语言漢語
宗教儒教
政府二元君主立憲軍政府
皇帝
(实际仍称大总统
 
• 1915-1916
袁世凱
政事堂國務卿 
• 1915-1916
陸徵祥
立法机构参政院
历史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戰
1915年12月12日
1915年12月25日
• 终结
1916年3月22日
货币銀元
前身
继承
北洋政府
北洋政府

興衰經過

编辑

背景

编辑
 
1914年12月23日冬至,袁世凯在北京天坛祭天
 
袁世凯祭祀冠服用具,中国国家博物馆

中国为应付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条》要求,经三个多月交涉,签订了《關於南滿洲及東部內蒙古之條約》及《關於山東之條約》,1915年6月,条约文本互换后,忽然有日本报章传说袁世凯有意称帝,虽然袁世凯极力否认[3],但“共和不适于中国国情”的言论,渐渐在社会上传播[4]。7月6日,袁世凯任命杨度梁启超等10人为宪法起草委员[5],再次草拟新宪法,预期于是年11月完成[6]。8月3日,由通晓中国事务的前哈佛大学校长查尔斯·艾略特为袁世凯安排的美籍憲法顧問古德諾教授发表的《共和与君主论》称:“......大多数之人民智识不甚高尚......由专制一变而为共和,此诚太骤之举动,难望有良好结果......總統繼承問題,尚未解決……他日或因此種問題酿成祸乱,如一时不即扑灭,或驯至败坏中国之独立......中国如用君主制,较共和制为宜,此殆无可疑者也。”[7]

1915年8月19日,楊度串聯孫毓筠李燮和胡瑛劉師培嚴復成立籌安會,聲言「共和不適用於中國」。愈來愈多的「請願團」上書,要求變更國體。也有部分反对的声音,如進步黨黨首、前司法總長梁啟超發表《異哉所謂國體問題者》在《大中华》月刊发表,堅持其對變更國體的一貫反對。而籌安會却发表大量支持實行君主立憲的文章,楊度认为国家必须「定于一」(一元化领导),才能安定,在安定的环境中才能立宪,并逐渐富强。他提出了两个论据来证明只有实行君主立宪才能救中国。其一:中国人文化程度低,共和难以立宪,只有君主才能立宪,与其名共和专制,不如名正言顺君主立宪。其二,共和国选举总统时容易发生动乱。他说:「非先除此竞争元首之弊,国家永无安宁之日,计唯有易大总统为君主,使一国元首立于绝对不可竞争之地位,庶几足以止乱」[8][9]。另外,袁世凯还收到《全国护军使劝进称帝文书》,全国各省督军都有签名[a],包括云南代表蔡锷唐继尧[10]两人日后发动护国战争讨伐袁世凯。劝进文书写道:

 
在洪憲帝制汉服被恢复

8月23日成立后的「籌安會」召集各省文武官吏和商会团体进京商讨国体事宜,各文武官吏除少数表示拥护共和外,大都表示必须改变国体。[11]8月25日,蔡锷领导军人请愿帝制。袁世凯的儿子袁克定亦偽造《順天時報[b],營造日本帝國支持袁世凱稱帝的氛圍。

國民代表大會

编辑
 
1915年讽刺袁世凯的“国体投票”全票通过的漫画

1915年9月1日,参政院举行开幕典礼,沈云沛周家彦楊纘緒等人请愿改变国体,此后数日,支持帝制的请愿团纷纷向参政院投递请愿书,掀起了请愿实行君主立宪风潮[13],这是第一次请愿。面對愈來愈多聲稱代表民意支持袁世凱即帝位的民意團體(即請願團),9月6日,袁世凯派楊士琦到参政院代行立法院宣读他的意见书:“本大总统所见,改革国体,经纬万端,极应审慎;如急遽轻举,恐多窒碍。本大总统有保持大局之责,认为不合事宜。”[14]风潮似是稍稍平息,但14日,沈云沛、烏泽声赵倜等又有第二次请愿[15],梁士诒等人更在19日成立「全国请愿联合会」,鼓动组织请愿团,向参政院呈上第三次请愿书[16],要求召开国民会议,由全国选出代表決定国体问题。10月6日,參政院代行立法院通過《國民代表大會組織法》[17],袁世凯于8日公布施行[18],后由全国选出1993名國民代表。12月11日上午9時,國民代表就國體變更进行投票,结果国民代表大会以全票通过同意君主立宪制。上午11時許,各省代表民意第一次请求袁世凯就任中华帝国皇帝[19],袁以无德无能婉拒,下午六時,代表再請袁爲皇帝[20][21]。12月12日,袁接纳代表们第二次推戴,但假惺惺的说:

第创造弘基,事体繁重,洵不可急遽举行,致涉疏率,应饬各部院就本管事务,会同详細筹备,一俟筹备完竣,再行呈請施行。[22]

未有立即登基,但早已于11月29日秘密成立大典筹备处[23],准备登基事宜,择日即皇帝位[24],更由朱啓鈐監修紫禁城內各宮殿[25]。袁的法律顾问日本人有贺长雄仿照《日本皇室典范》拟定《新皇室规范》:

12月21日、22日及23日,袁世凯大封各省将军、巡按使、护军使、镇守使、各師師長及手握军权之人五等爵(详下)。31日,宣佈改次年为洪憲元年[27],取「弘扬宪法」之意[28],並預備改国号为中华帝国,大總統府則改爲新華宮(今中南海)。

南方起义

编辑

1915年11月10日,上海镇守使鄭汝成被刺殺,12月5日,革命党又在上海夺取肇和艦,炮击製造局,南方局势渐见不稳。曾表示支持君主立宪的蔡锷于11月中逃离北京,回到云南后,即与唐继尧等人在12月25日联名通电全国,宣布云南独立,讨伐袁世凯。蔡锷在雲南起義之后,袁世凱下令征伐滇军,北洋軍和滇军互有勝負,但是北洋軍不能扑滅護國軍。與此同時,中華革命黨也趁機活動。1915年11月日本情报组织东亚同文会成员、日本众议员犬养毅的亲信萱野长知被孙中山委任为中华革命军中国东北军顾问,在山东青岛设置司令部,日本军队控制的胶济铁路沿线全力协助。中华革命军所用枪械全部由日本供应,日本人还组织一些野战医院专程负责战场医疗。[29]

日本作梗

编辑

日本提出《二十一条》後,袁世凯政府通過簽訂中日民四条约來應付,未能全部滿足日本的要求,袁世凯在《二十一条》交涉前后逐渐向欧美各国靠拢用来制衡日本,日本决定推翻袁世凯政权。在南方發動動亂和起义后,日本政府在背后提供多方面的支持。

  • 1915年10月28日,日本代理公使小幡酉吉与英、俄两国公使到外交部面晤陸徵祥[30],提出劝告[31],缓行帝制。
  • 1916年1月9日,孙中山电告上海总机关部,日本政府派青木海军中将来沪,嘱与联络;[1]
  • 1916年1月19日,大隈重信内阁通过注意中国南方动乱的决议[32],日本领事退回有「洪宪元年」四字的外交文书[33]
  • 1916年2月19日,孙中山与日人久原房之助订立借款七十万日元;[1]
  • 1916年2月21日,大陆政策急先锋田中义一冈市之助建议采取手段让袁世凯退出并扶植日本的政治势力;
  • 1916年3月1日,日本驻沪武官青木中将晤梁启超,商量讨袁一事,并设法赴广西;[1]
  • 1916年3月7日,大隈重信内阁决定要袁世凯退出权力圈,因为袁世凯不能保障日本在华利益;[34]
  • 1916年3月15日,代理奉天日本总领事矢田七太郎电告外务省,日本人策动宗社党起事;
  • 1916年3月30日,日本太仓喜八郎以百万日元资助前清肃亲王善耆的宗社党;
  • 1916年5月4日,中华革命军东北军得到日本资助,从青岛潍县,攻击东城。

帝制取消

编辑

袁世凱在1916年3月22日宣布取消帝制[35],其筹备帝制時間前後共計102天(此年為閏年),又于23日,废止洪宪年号[36]

直至袁世凯对内宣布取消帝制都未正式登基,年号洪宪仅在内部流传,对外仍称民国,故袁世凯仍是民国大总统,但滇军坚持要袁世凯下台。革命党人继续行動。5月4日,梁启超电劝段祺瑞出以果断,劝袁世凯退位。5月6日,袁世凯通电陈宧,同意退位,但需要先商定善后。1916年5月8日,在广东肇庆护国军军务院,梁啟超任抚军政务委员长继续护国运动。5月下旬袁世凯忧愤成疾,冯国璋联络各省于5月17日组织召开南京会议,因各省区将军代表谋略不一,会议无果而终。在重大打击及交煎下,袁世凯于6月6日上午10时15分逝世。

國旗、國徽、國歌

编辑

中華帝國雖未能成立,但已預先定立國旗國歌國徽則沿用北洋政府十二章國徽[來源請求]國歌沿用1915年5月制定的北洋政府国歌《中華雄立宇宙間》,但歌词“共和五族”改为“勋华揖让”。

封爵

编辑

自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接受推戴,至1916年3月22日申令撤销承认帝制案,其间有关帝制的命令主要为封爵。以下列出封爵名单及封爵时间:[38]

旧侣 1915-12-18 黎元洪奕劻载沣世续那桐锡良周馥
故人[c] 1915-12-18 徐世昌赵尔巽李经羲张謇
耆硕 1915-12-18 王闿运马相伯
武義親王 1915-12-15 黎元洪
衍圣公(袭封) 1916-1-1 孔令贻[d]
一等忠襄公(追封) 1915-12-22 赵秉钧
一等公 1915-12-21 龍濟光[e]張勳馮國璋姜桂題段芝貴倪嗣沖
二等公 1915-12-23 劉冠雄
一等侯 1915-12-21 湯薌銘李純朱瑞陸榮廷趙倜陳宧唐繼堯閻錫山王占元
一等昭勇伯(追封) 1915-12-22 徐宝山
一等伯 1915-12-21 張錫鑾朱家宝張鳴岐田文烈靳雲鵬楊增新陸建章孟恩遠屈映光齐耀琳曹錕楊善德
1915-12-23 雷震春
一等子 1915-12-21 朱慶瀾張廣建李厚基劉顯世
1915-12-23 陈光远米振标张文生马继曾张敬尧
二等子 1915-12-23 倪毓棻张作霖萧良臣
一等男 1915-12-21 許世英戚揚呂調元金永蔡儒楷段書雲任可澄龍建章[f]王揖唐沈金鑑何宗蓮張懷芝潘榘楹龍覲光陳炳焜盧永祥
1915-12-23 林葆怿饶怀文吴金彪王金镜鲍贵卿宝德全马联甲马安良白宝山昆源施从滨黎天才杜锡钧王廷桢杨飞霞江朝宗徐邦杰李进才吕公望马龙标吴炳湘
1916-1-28 李嘉品
二等男 1915-12-21 李兆珍王祖同
1915-12-23 吴俊陞王怀庆吴庆桐冯德麟王纯良李耀汉马春发胡令宣莫荣新谭浩明周骏刘存厚叶颂清张载阳张子贞刘祖武石星川
1916-2-21 熊祥生
三等男 1915-12-23 石振声何丰林臧致平吴鸿昌王懋宾唐国谟方更生张仁奎陈德修殷恭先周金城李绍臣康永胜常德盛张殿如马福祥张树元李长泰许兰洲朱熙孔庚方玉普马龙潭裴其勋朱福全隆世储方有田陈树藩陆裕光杨以德
1916-2-21 李炳之吴佩孚
1916-3-7 馮玉祥
一等轻车都尉世职 1915-12-23 曾兆麟林永谟杜锡珪汤廷光

法律地位

编辑

中華帝國實為一在成立過程中即告流产的國家。成立過程前後有關的憲法和國際法問題,自引起學者[谁?]之關注。然而直到袁世凱宣布废除帝制都未正式登基,也无在国际上正式宣布成立中华帝国,任何國家無從承認中華帝國,在外交中袁世凱一直用「中華民國大總統」的身份應對各國。

评价

编辑

中共学者、甘肃社科院研究员张永东,为世人不解袁世凯称帝而痛心疾首,他说:“袁世凯的这个改朝换代没花任何代价,他只不过就是议会里的人,通过请求的办法,让袁世凯来改制,这个有什么错呢?咱们大家都知道称帝只有在暴力的条件下才叫称帝,如果不在暴力的条件下不叫称帝。”“袁世凯的共和改制,主要是为了避免中国出现争总统这个问题。当时想当总统的人太多了,孙中山想当总统,广东的胡汉民都想当总统。当时有两个大学问家,一个叫杨度,咱们现在知道,还有美国的一个人,他是美国政治学会的会长、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他就给袁世凯讲,你现在这个办法,搞一个固定的,大家都不争,这样的话国家就平稳地过渡。其实袁世凯当时也出于好心。”“避免国内出现战争,这是当时袁世凯最大的想法,我觉得袁世凯在这方面做的牺牲太大了。”[39]

严家祺将袁世凯和习近平并排,指出终身制反而会导致战争:“在共和政体下,国家首脑的任期有严格的限制。如果他不称职,可以通过投票撤换,而国王只能通过武力撤换。一旦人民苦难的呼声被国王封闭起来,人民只能通过暴力的道路来表达自己的要求。”[40]

中国周刊》副总编陈远,指出袁世凯称帝有强大的民意基础,尽管“从理念上来说,它确实是一个历史的倒退。但是做历史研究,一方面是理念,再一方面,应该回到历史的具体情境来讲。当时从民众这个基础来看,有很多电视剧里其实有体现,可能有很多史家不太注意这一点。当时清王朝退位以后,老百姓有很多都是说,我不知道怎么过,没有皇帝我怎么过日子,这是一个很强大的民众基础。”[39]河南人、安阳师范学院教授端木赐香补充道:“你不要认为老百姓不接受皇帝。不接受皇帝的就是国民党,你也不要认为国民党有多高尚或者维新派有多高尚。”[39]安阳师范学院历史系博士研究生许小政评价说:“当时的政策,不是袁世凯一个人的主意。而是时代精英集体智慧的结晶,得到了袁世凯的认可和支持。”[39]

Newtalk新闻作者陳重生撰文称,1915年“依參政院起草的《國民代表大會組織法》,由全國選出的國民代表共計1993人,於12月11日就國體變更問題投票。結果以1993票全票贊成,無一人反對下,通過君主立憲制。”然而,百分之百的支持率反而说明,支持共和的声音遭到禁止,稱帝不具多少民意基礎。并引用新闻加以说明:“習近平當選沒有任期限制的國家主席得票率,與當年袁世凱稱帝前在國民代表大會的國體變更問題投票其贊成票得票率,同樣都是‘100趴’圓滿通過。可是,在真正民主的國家,無論是總統制或內閣制中,都不可能出現如此‘完美’的投票結果。”[41]

註釋

编辑
  1. ^ 签名如下:奉天段芝贵;云南蔡锷,唐敬尧;广东龙济光;河南赵侗;山东靳云鹏;湖北王占元;安徽倪嗣冲;四川陈宦;江西李纯;陕西陆建章;甘肃张广建;湖南汤乡铭;浙江朱瑞;山西阎锡山;吉林孟恩远;黑龙江朱庆嗣;福建李厚基;绥远潘钜楹;察哈尔张怀芝;广西陆荣廷。[10]
  2. ^ 此事被袁世凱次子袁克文和女兒袁叔楨無意中發現,袁世凱曾責袁克定「欺父誤國」。[12]
  3. ^ 1915年12月20日,该四人被封为“嵩山四友”
  4. ^ 1916年1月1日封,并加郡王衔
  5. ^ 1916年1月28日加郡王衔
  6. ^ 1916年1月21日准龙建章奏请收回封爵成命

参考文献

编辑
  1. ^ 1.0 1.1 1.2 1.3 郭廷以. 1916──中華民國五年丙辰. 《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79年 [2013-07-21]. ISBN 978666671294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4). 
  2. ^ Kuo T'ing-i et al. Historical Annals of the ROC (1911–1949). Vol 1, pp. 207–41.
  3. ^ 專電. 申報 (上海). 1915-06-16. 日報近有記載大總統將登帝位者,有人譯呈,大總統謂:『革命風潮最烈時,清皇族有建議禪位於予者,予誓死不肯,今乃改初志耶?』 
  4. ^ 關於國體問題之一席談. 新聞報 (上海). 1915-07-09. 馮華甫上將軍到京後,已進見大總統數次......馮將軍自稱在南時,頗聞種種風說,曾以私函來京詢問其詳......大總統告之曰:『外間種種風傳,余亦略有所聞,有謂此事由余主動者,亦有謂由兒子克定主動者......』 
  5. ^ 命令 (PDF). 政府公報. 1915-07-07, (1136號). 
  6. ^ 憲法誕生之期限. 盛京時報 (奉天). 1915-07-09. 
  7. ^   共和與君主論. 维基文库 (中文). 
  8. ^ 楊度.   君憲救國論. 维基文库 (中文). 
  9. ^ 追溯近现代中国起源与历史 第四章(上). Matthew Henry. : 166 [2021-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6) (中文). 辛亥革命时期期刊介绍. 辛亥革命时期期刊介绍 第4卷. 人民出版社. 1982: 117 [2021-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6) (中文). 
  10. ^ 10.0 10.1 10.2 赵焰. 第16章:公心,还是私利?. 《晚清有个袁世凯》.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9年11月1日. ISBN 9787563391288. 
  11. ^ 張豈之,陳振江,江沛:《晚淸民國史》,頁266-268,台湾: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12. ^ 袁世凯称帝的几个幕后推手. 人民网. 2009年6月1日 [2013年7月1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年6月8日). 
  13. ^ 請願國體變更者之領袖. 盛京時報 (奉天). 1915-09-07. 
  14. ^ 大總統對於國體問題意見書. 盛京時報 (奉天). 1915-09-11. 
  15. ^ 十四日之參政院請願書. 盛京時報 (奉天). 1915-09-19. 
  16. ^ 杜亞泉.   帝制運動始末記. 東方雜誌. 1916, 13卷 (中文). 請願聯合會……乃由梁士詒發起……九月十九日成立,推沈雲沛爲正會長,那彥圖、張鎭芳爲副會長……是會成立後,卽舉行各請願機關聯合之總請願,卽所謂第三次請願也 
  17. ^ 法律 (PDF). 政府公報. 1915-10-09, (1229號). 
  18. ^ 命令 (PDF). 政府公報. 1915-10-09, (1229號). 於十月六日開會,議決國民代表大會組織法,經三讀會通過 
  19. ^   中華民國參政院第一次推戴書. 维基文库 (中文). 
  20. ^   中華民國參政院第二次推戴書. 维基文库 (中文). 
  21. ^ 杜亞泉.   帝制運動始末記. 東方雜誌. 1916, 13卷 (中文). 計是日初次開會爲上午九時五十分,經彚查票數及討論表決,至十一時半而第一次推戴書已擬就繕送,下午袁總統之復咨到院,五時復行開會,至六時而第二次推戴書亦卽擬呈,僅僅八小時,而參政院與政府文書往還兩次 
  22. ^   袁世凱接受帝制申令. 维基文库 (中文). 
  23. ^ 杜亞泉.   帝制運動始末記. 東方雜誌. 1916, 13卷 (中文). 十一月…… 二十九日,設立大典籌備處於昭德門內之東朝房,十二月一日,開成立會,朱啓鈐爲辦事員長 
  24. ^ 宣佈展緩登極理由. 時事新報 (上海). 1916-01-01. 新皇帝正式登極之日期,現爲政界中首先討論之重要問題,有主張陽歷元旦登極者,有主張陽歷正月四號登極者,主張陰歷正月一號登極者亦復不少…… 
  25. ^ 杜亞泉.   帝制運動始末記. 東方雜誌. 1916, 13卷 (中文). 一月以前,業由內務總長朱啓鈐派員督修,自中華門以內,天安、端午各門,修飾業已完畢,內廷太和門、太和殿,已改名爲承運門、承運殿,中和殿改名體元殿,保和殿改名建極殿,均已將匾額更換。各殿蓋瓦,舊爲黃色,以新朝尚赤,故均塗以朱紅,其門窗舊爲方格,用紙糊裱,亦均改用西式,嵌鑲玻璃。太和門旁之宏儀、體仁兩閣,午門旁之左翼右翼,闕左闕右、協和熙和、左腋右腋等八門,亦皆加工修理,且將協和、熙和兩門,改名經文、緯武 
  26. ^ 刘成禺:《洪宪纪事诗本薄注》,第66页。转引自《北洋政府简史》,第336页
  27. ^ 命令. 新聞報 (上海). 1916-01-03. 十二月卅一日,即舊歷十一月廿五日,申令:大典籌備處奏請改元一項,明年改年爲洪憲元年。此令 
  28. ^ 作者:刘路生,统筹:梅志清 李汉荣 吴义雄 何文平. “洪宪” 即弘扬宪法?袁并无完整制度建设构想. 南方日報網. 2011年10月14日 [2011年10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10月16日) (中文(简体)). 
  29. ^ 張家鳳. 中山先生與國際人士. 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0年: 第81页. ISBN 9789862215104. 
  30. ^ 杜亞泉.   帝制運動始末記. 東方雜誌. 1916 (中文). 
  31. ^ 日政府忠告緩行帝制之全文. 盛京時報 (奉天). 1915-11-02. 
  32. ^ 《日本外交文书》大正5年,第2册,第13页
  33. ^ 洪憲年之被駁. 時事新報 (上海). 1916-01-27. 二十日,《滿州日報》載云:吉長道尹郭家熙近日有關於交涉事項之公文數件送致長春日領署,因該公文內書有洪憲元年字樣,當經日領山內氏概行退回 
  34. ^ 田崎末松:《评传.田中义一》,和平战略综合研究所,1981年,第546页
  35. ^   撤销帝制令. 维基文库. 1916-03-22 (中文). 
  36. ^ 命令. 新聞報 (上海). 1916-03-25. 三月二十三日,即舊歷二月二十日,告令:前據大典籌備處長奏請建元,現在承認帝位一案,業己撤銷,籌備亦經停辦,所有洪憲年號應即廢止,仍以本年爲中華民國五年。此令 
  37. ^ https://auction.artron.net/paimai-art0075362188
  38. ^ 钱实甫,北洋政府职官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
  39. ^ 39.0 39.1 39.2 39.3 骆宝善、马勇、张耀杰等. 袁世凯与辛亥革命. 中华文史网. 国家清史纂修工程. 
  40. ^ 严家祺:中国一定会从新帝制走向新共和. 自由亚洲电台. 
  41. ^ 陳重生. 從袁世凱到習近平:暗藏「稱帝密碼」?. yahoo新闻. 新頭殼newtalk. 

参见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