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袁彬(1401年-1477年),字文质江西新昌县义钧乡(今宜丰县澄塘镇秀溪村)人。明朝軍事人物,明英宗宠臣。

生平编辑

父袁忠於建文四年(1402年)为锦衣卫校尉。袁彬自幼聪颖,善屬文。正统四年(1439年)袁忠以疾辭官,袁彬代其校卫职。随明英宗北征,土木堡之变时,英宗被挾持北上,只有袁彬與哈銘随侍左右。當時英宗在荒漠,上下山阪,涉溪澗,冒危險,均有两人于一旁照顧。袁彬與英宗周旋患難,晚上與英宗同寢,天寒時,常以脅部溫英宗腳[1]。當時,投降蒙古的太監喜寧為也先腹心,屢次欲殺害袁彬與哈銘,一日捆綁袁彬欲將其肢解,明英宗聽聞后,急忙跑去救下。袁彬曾患傷寒,明英宗以以身體壓在其背上,使得汗浹而康愈。明英宗在漠北一年間,視袁彬為骨肉[2]

景泰元年(1450年)八月,英宗返回北京,明代宗只授其为锦衣卫试百户。英宗復辟後,升为指挥佥事,之後改為指揮同知。明英宗十分眷待袁彬,袁彬所請之事無不聽從。當時內閣首輔商輅罷免,袁彬乞其居所,之後又請別建,都得到批准。袁彬娶妻,英宗命舅父孫顯宗主婚。并時常召入宴請,談論當年患難時事,歡洽如故。成化二年(1466年),進都指挥同知,又進都指挥使,與都指揮僉事王喜同掌錦衣衛。二人嘗受太監夏時囑咐,私遣百戶季福偵事江西。季福為英宗乳母之夫君。英宗問誰所派遣,兩人請罪,英宗稱必有後面主事者,御史逮捕夏時,仍恢復兩人官職,但下詔以後受囑遣官者必殺無赦。之後王喜解職,袁彬掌管錦衣衛。天順五年,因平定曹石之變有功,進升都指揮僉事[3]

當時錦衣衛指揮門達恃帝寵,勢傾朝野,廷臣多下詔獄,唯獨袁彬不屈服。門達於是誣陷,請求逮捕袁彬,明英宗雖欲法行,卻對之說:「任汝往治,但以活袁彬還我。」之後多虧漆工楊塤訟冤,方才解獄。但袁彬仍被調南京錦衣衛,帶俸閑住。隨後明英宗駕崩,門達得罪,被貶都勻。召袁彬恢復原職,仍掌管錦衣衛。不久,門達下獄,充軍至南丹。袁彬在郊外設宴送別并贈予金錢。成化年間,袁彬晉升爲都指揮同知、都指揮使。成化十三年,为前军都督府佥事掌府事,卒于任上。後代世襲錦衣僉事[4]。著有《北征事迹》。

家族编辑

据袁彬母邹氏、继室王慧全墓志,袁彬原配廖氏早亡,另有侧室何氏、甄氏。王氏为武德将军义勇右卫正千户王钦与妻申氏的女儿,出身英宗舅孙显宗的姻家,由英宗赐婚袁彬为续弦,生长子袁勋,何氏生次子袁熹。廖氏生三女,王氏生第四女,甄氏生第五女。袁勋娶王骥孙女,袁彬第四女和第五女分别嫁给定国公徐永宁徐世英和西宁侯宋恺

《明实录·英宗实录》:“辛未,封隰川王逊熮次女为太平县主,配袁彬,赐诰命冠服鞍马等物。”似以袁彬为隰川國太平縣主儀賓,但与袁彬母邹氏、继室王氏墓志铭矛盾,此仪宾或为同名同姓袁彬。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167):“袁彬,字文質,江西新昌人。正統末,以錦衣校尉扈帝北征。土木之變,也先擁帝北去,從官悉奔散,獨彬隨侍,不離左右。也先之犯大同、宣府,逼京師,皆奉帝以行。上下山阪,涉溪澗,冒危險,彬擁護不少懈。帝駐蹕土城,欲奉書皇太后貽景帝及諭群臣,以彬知書令代草。帝既入沙漠,所居止毳帳敝幃,旁列一車一馬,以備轉徙而已。彬周旋患難,未嘗違忤。夜則與帝同寢,天寒甚,恒以脅溫帝足。”
  2. ^ 明史》(卷167):“中官喜寧為也先腹心。也先嘗謂帝曰:「中朝若遣使來,皇帝歸矣。」帝曰:「汝自送我則可,欲中朝遣使,徒費往返爾。」寧聞,怒曰:「欲急歸者彬也,必殺之。」寧勸也先西犯寧夏,掠其馬,直趨江表,居帝南京。彬、銘謂帝曰:「天寒道遠,陛下又不能騎,空取凍饑。且至彼而諸將不納,奈何?」帝止寧計。寧又欲殺二人,皆帝力解而止。也先將獻妹於帝,彬請駕旋而後聘,帝竟辭之。也先惡彬、銘二人,欲殺者屢矣。一日縛彬至曠埜,將支解之。帝聞,如失左右手,急趨救,乃免。彬嘗中寒,帝憂甚,以身壓其背,汗浹而愈。帝居漠北期年,視彬猶骨肉也。”
  3. ^ 明史》(卷167):“及帝還京,景帝僅授彬錦衣試百戶。天順復辟,擢指揮僉事。尋進同知。帝眷彬甚,奏請無不從。內閣商輅既罷,彬乞得其居第。既又以湫隘,乞官為別建,帝亦報從。彬娶妻,命外戚孫顯宗主之,賜予優渥。時召入曲宴,敘患難時事,歡洽如故時。其年十二月進指揮使,與都指揮僉事王喜同掌衛事。二人嘗受中官夏時囑,私遣百戶季福偵事江西。福者,帝乳媼夫也。詔問誰所遣,二人請罪。帝曰:「此必有主使者。」遂下福吏,得二人受囑狀。所司請治時及二人罪。帝宥時,二人贖徒還職,而詔自今受囑遣官者,必殺無赦。已而坐失囚,喜解職,彬遂掌衛事。五年秋,以平曹欽功,進都指揮僉事。”
  4. ^ 明史》(卷167):“時門達恃帝寵,勢傾朝野。廷臣多下之,彬獨不為屈。達誣以罪,請逮治。帝欲法行,語之曰:「任汝往治,但以活袁彬還我。」達遂鍛煉成獄。賴漆工楊塤訟冤,獄得解。然猶調南京錦衣衛,帶俸閑住。語詳《達傳》。越二月,英宗崩,達得罪,貶官都勻。召彬復原職,仍掌衛事。未幾,達征下獄,充軍南丹。彬餞之於郊,饋以贐。成化初,進都指揮同知。久之,進都指揮使。先是,掌錦衣衛者,率張權勢,罔財賄。彬任職久,行事安靜。十三年擢都督僉事,蒞前軍都督府。卒於官。世襲錦衣僉事。”
官衔
大明錦衣親軍都指揮使(檢校)
前任:
門達
袁彬 繼任:
哈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