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袁顗(420年-466年),景章,陳郡陽夏人。袁顗出身高門甲族陳郡袁氏,其叔就是因反對劉劭弒逆而被殺的袁淑。袁顗歷仕內外,義嘉之難時支持尋陽劉子勛政權,並以都督征討諸軍事領導大軍,但因遭明帝軍阻斷糧道、主將逃亡而棄軍潰逃,不久被殺。

生平编辑

袁顗初獲授豫州主簿,舉秀才,但他沒有應職。後來當過始興王劉濬的後軍行參軍、著作佐郎、龐陵王劉紹的南中郎主簿、武陵王劉駿的征虜及撫軍主簿、廬江太守、尚書都官郎、江夏王劉義恭的驃騎記室參軍,汝陰王文學、太子洗馬等職。元嘉三十年(453年),劉劭起兵變弒宋文帝,當時袁顗跟著擔任吳郡太守的父親袁洵住在吳郡,及後會稽太守隨王劉誕出兵討伐劉劭,板授袁顗為其諮議參軍。

同年劉劭被殺,武陵王劉駿即位,是為宋孝武帝,當過正員郎及晉陵太守。袁洵去世後,袁顗在守喪期過後再出仕,任中書侍郎,再除晉陵太守,並承襲父爵南昌縣五等子大明二年(458年),袁顗出任東海王劉褘的平南司馬,兼尋陽太守,行江州事。同年十月,義陽王劉昶代劉褘江州刺史[1],袁顗留任尋陽太守,轉為劉昶的前軍司馬,但不久劉昶罷前將軍府,袁顗就解司馬職。大明四年(460年),孝武帝以尋陽郡為尋陽國,封第六皇子劉子房為尋陽王,袁顗職位就改為尋陽內史,加寧朔將軍。不久又1轉任劉子房的冠軍司馬,以寧朔將軍行淮南宣城二郡事。

大明五年(461年),袁顗受召入朝尚太子中庶子,御史中丞,領本州大中正,終於大明七年(463年)升任侍中。大明八年(464年)加領前軍將軍;當年孝武帝去世,皇太子劉子業即位為帝,即宋前廢帝。前廢帝在當太子時時常犯錯,而且孝武帝在位後期寵愛殷淑儀所生的兒子劉子鸞,一度有廢太子的念頭,但袁顗卻在孝武帝面前極言太子好學,並每日進步,最終都讓前廢帝保住了太子地位。另一方面,孝武帝原本對沈慶之的才能不太欣賞,言談間都當貶損他,袁顗又對孝武帝稱許慶之忠誠勤懇,又有才略,足以擔當重任。這兩事都讓前廢帝及沈慶之記在心中,而直至景和元年(465年)前廢帝消滅了以江夏王劉義恭為首的幾名大臣,得以自主朝政後就升袁顗為吏部尚書,並進封新淦縣子,正打算重用。可是沒多久,前廢帝發現袁顗的想法與他並不合拍,就不再寵信他了,原本命令袁顗和沈慶之和及徐爰參與選舉事,不久卻以此為罪狀命有司彈劾他;一次隨同出遊湖熟,共數日的行程都不獲召見。袁顗見此,害怕大禍臨頭,於是託辭請求外任,時任太尉的沈慶之也出言襄助,終讓前廢帝批准袁顗任使持節、督北秦四州郢州竟陵二郡諸軍事、領寧蠻校尉、雍州刺史[2]。臨行前,袁顗舅舅蔡興宗說代表雍州的星象很差,不應冒險。袁顗卻認為這次外任是逃出虎口保命,緩急先後這正如白刃交前而暫時不避流矢一樣,最終狼狽上路,一直走到江州尋陽時仍看不見前廢帝有派人追還他,才放下心頭大石,高興地說:「今始免矣。」在尋陽時與行江州事鄧琬相當親好,每次拜會都達一整日夜,人們認為二人籍貫本就不同,這樣親好當有異志。袁顗到襄陽後就與將領劉胡修繕城牆,招集士兵,為作戰做準備。後前廢帝以何邁事遣使到尋陽賜死子勛,在鄧琬主持下抗命,以子勛為主起兵反抗前廢帝[3]

泰始元年(465年),前廢帝被湘東王劉彧親信阮佃夫等人所派的主衣壽寂之刺殺,眾人於建康奉劉彧為主,不久更稱帝,是為宋明帝。明帝進袁顗為右將軍。當時袁顗根本無意奉戴明帝,然而礙於糧食和武器都未足夠,故打算先奉表歸順,但在兒子袁戩建議下,決定假稱得太皇太后命令起兵,建牙奉江州刺史、晉安王劉子勛為帝,並寫信給鄧琬,要他不要解甲。而鄧琬接到明帝詔命後亦決意不從,並向四方徵兵。泰始二年(466年)二月,子勛於尋陽稱帝,進袁顗為安北將軍,加尚書左僕射。其年六月,劉胡所率領的大軍於鵲尾與明帝軍隊相持不下,鄧琬以子勛名義下詔徵袁顗到尋陽增援,袁顗就率領二萬雍州軍共千船樓船下江州,並加入鵲尾大軍,更獲加都亮征討諸軍事。可是,袁顗並無將帥才略,性格又怯橈,在軍中未穿過戎裝,談話也無關戰陣,只是在賦詩談義,更沒有撫慰將士,於是令眾人相當失望,劉胡亦很恨他。時尋陽運來的物資未到,劉胡見軍需不足就向袁顗求取雍州軍物資,不過袁顗就以都下兩間宅第未建成,需要資源而拒絕;而袁顗又相信當時說建康城內米價飛漲,認為只需等待對方自潰就可以。不過,明帝軍的張興世以奇計繞過鵲尾大軍到上游的錢谿立寨,劉胡試圖進攻不果,回來後對袁顗表示張興世暫時無法攻滅,但不足為患,但袁顗認為糧道已被阻塞,形勢嚴峻,不久讓劉胡再攻立寨未穩興世。明帝前鋒都督沈攸之等人為支援興世,派軍直攻鵲尾濃湖,袁顗統軍與其苦戰,仍見不利,於是急急召還劉胡[4]

張興世的營寨成攻斷絕鵲尾大軍的糧道,軍中缺糧之下,劉胡迎糧不果,終在八月二十四日向袁顗謊稱要再攻興世並取糧,實質上就是率眾逃走。袁顗發現劉胡出走後,大怒而命人取坐騎「飛鷰」,對部眾說要追劉胡,實質上是棄軍逃走。袁顗到鵲頭,與戍主薛伯珍及數千人同行至青林,打算走回尋陽,並在夜間露宿時殺馬勞軍,對薛伯珍說:「我舉八州以謀王室,未一戰而散,豈非天邪。非不能死,豈欲草間求活,望一至尋陽,謝罪主上,然後自刎耳。」並大聲向身邊人索取符節,但再無人理他。翌日早上,薛伯珍以有事相問為由請見,將袁顗斬首,送給錢谿馬軍主俞湛之,俞湛之殺伯珍而獻首,以求獨佔功勞。袁顗死時四十七歲,明帝痛恨袁顗,將他的屍首丟到長江中,更將他的首級漆上袁顗二字,收藏於武庫[5]。袁顗侄兒袁彖在江中找了四十一日才找回其屍身,與一舊奴僕將之秘密葬在石頭城後岡,直到宋明帝去世後才得改葬。袁顗著有文集八卷,收錄於《隋書經籍志注》。

子女编辑

  • 袁戩,長子,以黃門侍郎駐盆城,尋陽失陷後亦被殺死。
  • 袁昂,幼子,父兄死時得沙門協助逃走,後獲赦但仍一度被流放,隨後先後仕南齊及南梁二朝,在梁官至司空。


參考資料编辑

  1. ^ 《宋書·孝武帝紀》:「大明二年冬十月甲午,以中軍將軍義陽王昶為江州刺史。」
  2. ^ 《宋書》卷7:〔九月〕甲寅,以安西長史袁顗為雍州刺史。
  3. ^ 《宋書·鄧琬傳》:「前廢帝狂悖無道,以太祖、世祖並第數居三以登極位,子勳次第既同,深構嫌隙,因何邁之謀,乃遣使齎藥賜子勳死。使至,子勳典簽謝道遇、齋帥潘欣之、侍書褚靈嗣等馳以告琬,泣涕請計。琬曰:「身南土寒士,蒙先殊恩,以愛子見托,豈得惜門戶百口,其當以死報效。幼主昏暴,社稷危殆,雖曰天子,事猶獨夫。今便指率文武,直造京邑,與群公卿士,廢昏立明。」景和元年十一月十九日,稱子勳教,即日戒嚴。」
  4. ^ 《宋書·鄧琬傳》:「琬進袁顗都督征討諸軍事,給鼓吹一部。六月十八日,顗率樓船千艘,來入鵲尾,張興世建議越鵲尾上據錢溪,斷其糧道。胡累攻之,不能克……胡率其餘舸馳還,謂顗曰:『興世營寨已立,不可卒攻,昨日小戰,未足為損。陳慶已與南陵、大雷諸軍共遏其上,大軍在此,鵲頭諸將又斷其下流,已墮圍中,不足複慮。』顗怒胡不戰,謂曰:『糧運梗塞,當如此何?』胡曰:『彼尚得溯流越我而上,此運何以不得沿流越彼而下邪!』顗更使胡率步卒二萬,鐵馬一千,往攻興世。休仁因此命沈攸之、吳喜、佼長生、劉靈遺、劉伯符等進攻濃湖,造皮艦十乘,拔其營柵,苦戰移日,大破之。顗被攻既急,馳信召胡令還。」
  5. ^ 《南史·卷二十六》:「初顗敗傳首建鄴,藏於武庫,以漆題顗名以為志,至是始還之。昂號慟嘔血,絕而復蘇,以淚洗所題漆字皆滅,人以為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