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宽 (南北朝)

裴宽(?-?),字长宽河东郡闻喜县(今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人,出自河东裴氏定著五房之一的东眷裴,北魏、西魏、北周官员。

生平编辑

裴宽的祖父裴德欢是北魏中书侍郎、河内郡太守,父亲裴静虑是北魏银青光禄大夫,死后被赠予汾州刺史[1][2]

裴宽仪表容貌气概非凡,广泛涉猎各种书籍,还未成人就为家乡人所称道,与两个弟弟裴汉裴尼一起知名。父母去世后,抚养弟弟以深厚友爱而知名,荥阳郑道邕经常对堂弟郑文直说:“裴宽兄弟之间,天伦深厚和睦,是人之表率,我喜爱他们敬重他们,你可以与他们交游相处。”裴宽虚岁十三时,因为被选为魏孝明帝元诩的挽郎,以员外散骑侍郎起家官魏孝武帝元修末年,裴宽出任广陵王府直兵参军,加宁朔将军员外散骑常侍。魏孝武帝西迁关中时,裴宽对弟弟们说:“有权势的大臣擅自发号施令,皇帝流离失所,战争刚刚开始,我们将要依附谁?”弟弟们都不能回答。裴宽说:“君臣之间的叛逆归顺,大道理清清楚楚。如今天子向西而去,按道理没有向东的,以免臣子气节受损。”裴宽就带领家属到大石岭避难。独孤信镇守洛阳时,裴宽才出来相见[3][4][5]

当时汾州刺史韦子粲向东魏投降,韦子粲兄弟在关中的都已受牵连被定罪。韦子粲小弟弟韦子爽起先在洛阳,走投无路,前来投奔裴宽。裴宽敞开心怀接纳了韦子爽。遇上大赦,有传言韦子爽应该免罪,韦子爽就出来了,最终还是被依法处死。独孤信召见裴宽责备他,裴宽说:“走投无路才来归附我,按道理不能将他逮捕送官。今日有罪,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因为已经有大赦宽恕,裴宽得以不受牵连定罪[6][4]

大统五年(539年),裴宽出任都督同轨防长史,加征虏将军。大统十三年(547年),裴宽跟随防主韦法保前往颍川,解除侯景遭受东魏的围困。侯景密谋向南叛逃,军中很多人都知道,因为事情计划未能成功,侯景对外表示没有异心,往来各个军队之间,侍从很少。西魏军中的名将,侯景必定亲身造访,他对韦法保尤其亲近。裴宽对韦法保说:“侯景阴险狡猾,一定不肯去关中,虽然他表面向您表示忠心,恐怕未必可信,如果埋下伏兵杀掉他,也是一时的功勋。如果不这样,就应该严加警戒,不可信他的诱骗,造成自己的悔恨。”韦法保采纳了裴宽的建议,但不能谋划杀掉侯景,只是自我防备[7][8][9]

大统十四年(548年),裴宽与东魏将领彭乐乐恂在新城交战,因为受伤被俘。到了河阴,见到高澄。裴宽举止安详文雅,擅于应对,高澄对他非常赏识,对裴宽说:“你是三河地区的世家大族,才能见识如此,我必定让你富贵。关中贫困狭小,哪里值得依附,不要怀有别的意图了。”于是解除裴宽的枷锁,交付宾馆,优厚的加以礼遇。裴宽裁开睡觉的垫布,系成绳子趁夜缒城而出,因此逃回西魏,见到宇文泰。宇文泰对公卿们说:“上阵战斗或许有其人,疾风识劲草,天气寒冷才能检验出来。裴长宽被高澄如此优厚对待,还能冒着生命危险回来。即便是古代史书有记载的人,怎么超过的了他?”宇文泰亲手书写在裴宽名下,授予裴宽持节、帅都督,封夏阳县男,食邑三百户,并赐马一匹、衣服一套,立即任命裴宽为孔城城主[10][11][12]

大统十六年(550年),裴宽升任河南郡太守,仍镇守孔城,很快加抚军大都督通直散骑常侍。魏废帝元钦元年(551年),裴宽进号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周孝闵帝宇文觉登基,裴宽爵位升为子爵。裴宽在孔城十三年,与北齐洛州刺史独孤永业相对峙。独孤永业有计谋,多诡诈,有时声称春天出发,直到秋天才发兵,封锁消息,转眼就到了。裴宽每次都能揣测到实情,领兵拦截攻击,没有不取胜的。独孤永业经常告诫部下说:“只要好好的慎对孔城,此外不值得忧虑。”他害怕裴宽就到如此地步。北齐伊川郡太守梁鲊经常在边境抢掠。宇文泰为此担忧,命令裴宽策划处理。梁鲊出行经过妻子家,杀牛设置宴饮,醉倒之后不设防备。裴宽暗中知道后,派兵前往偷袭,斩杀了梁鲊。宇文泰称赞裴宽,赏赐奴婢、金带、粟帛等。武成二年(560年),裴宽被征拜司土中大夫[13][14]

保定元年(561年),裴宽外任沔州刺史,很快转任鲁山防主。保定四年(564年),裴宽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天和二年(567年),裴宽代理复州刺史,天和三年(568年)出任温州刺史。起初南陈与北周交往和好,经常派使者修好。自从华皎归附北周后,南陈就图谋侵犯抢掠。沔州连接南陈国境,事关把守防备,于是裴宽再度出任沔州刺史。沔州城低城墙狭小,器物用具又少,裴宽知道难以防守,深以为忧虑,又担心秋天江水突然上涨,陈人得以乘机获利,就禀告襄州总管,请求增加防守士兵,并请求将城池移动到羊蹄山,姑且避开水患。总管府答应增兵守备,不同意迁移州城。裴宽就丈量每年大水所到之处,在岸上竖起大木头,以防备船只航行。襄州派遣的士兵未到,南陈将领程灵洗已经率兵到了沔州城下,分别布置战船,四面进攻。此时水势尚小,程灵洗未能靠近州城。裴宽经常挑选招募勇猛的士兵,下令趁夜进攻,多次挫伤对方的锐气。相持一旬,程灵洗无可奈何。不久雨水突然上涨,裴宽所树立的大木头上面都能通行船只。程灵洗就用大船临近逼迫,拍干打楼,应手立即摧毁破碎,弓弩和石头日夜攻打。苦战三十多天后,北周军队死伤过半。城墙上的凹凸小墙全部崩塌,南陈军队得以登上城,短兵相接还进行了两天。因为没有外部援军,北周军队兵力屈竭。沔州被攻克后,洪水就退去了。南陈将裴宽逮捕送到扬州,很快送到南岭以外[15][16][17]。经过数年后,裴宽回到建业,在江南去世,虚岁六十七。裴宽的儿子裴义宣后来跟随御正杜杲出使南陈,才得以将裴宽的棺木运回。开皇元年(581年),隋文帝杨坚诏令赠予裴宽襄州郢州二州刺史[18][19],谥号忠武[20]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 裴汉,北周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 裴尼,北周御正下大夫

儿子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周书·卷三十四·列传第二十六》:裴宽字长宽,河东闻喜人也。祖德欢,魏中书郎、河内郡守。父静虑,银青光禄大夫,赠汾州刺史。
  2. ^ 《北史·卷三十八·列传第二十六》:裴宽字长宽,河东闻喜人也。祖德欢,魏中书侍郎、河内郡守。父静虑,银青光禄大夫,赠汾州刺史。
  3. ^ 《周书·卷三十四·列传第二十六》:宽仪貌瑰伟,博涉群书,弱冠为州里所称。与二弟汉、尼是和知名。亲殁,抚弟以笃友闻。荥阳郑孝穆常谓从弟文直曰:“裴长宽兄弟,天伦笃睦,人之师表。吾爱之重之。汝可与之游处。”年十三,以选为魏孝明帝挽郎,释褐员外散骑侍郎。魏孝武末,除广陵王府直兵参军,加宁朔将军、员外散骑常侍。及孝武西迁,宽谓其诸弟曰:“权臣擅命,乘舆播越,战争方始,当何所依?”诸弟咸不能对。宽曰:“君臣逆顺,大义昭然。今天子西幸,理无东面,以亏臣节。”乃将家属避难于大石岩。独孤信镇洛阳,始出见焉。
  4. ^ 4.0 4.1 《北史·卷三十八·列传第二十六》:及孝武西迁,宽谓其诸弟曰:“君臣逆顺,大义昭然,今天子西幸,理无东面以亏臣节。”乃将家属避难于大石岭。独孤信镇洛阳,始出见焉。时汾州刺史韦子粲降于东魏,子粲兄弟在关中者咸已从坐。其季弟子爽先在洛,窘急乃投宽,宽开怀纳之。遇有大赦,或传子爽合免,因尔遂出,子爽卒以伏法。独孤信知而责之,宽曰:“穷来见归,义无执送,今日获罪,是所甘心。”以经赦宥,遂得不坐。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七·梁纪十三》:孝武帝之西迁也,散骑常侍河东裴宽谓诸弟曰:“天子既西,吾不可以东附高氏。”帅家属逃于大石岭。独孤信入洛,乃出见之。
  6. ^ 《周书·卷三十四·列传第二十六》:时汾州刺史韦子粲降于东魏,子粲兄弟在关中者,咸已从坐。其季弟子爽先在洛,窘急,乃投宽。宽开怀纳之。遇有大赦,或传子爽合免,因尔遂出。子爽卒以伏法。独孤信召而责之。宽曰:“穷来见归,义无执送。今日获罪,是所甘心。”以经赦宥,遂得不坐。
  7. ^ 《周书·卷三十四·列传第二十六》:大统五年,授都督、同轨防长史,加征虏将军。十三年,从防主韦法保向颍川,解侯景围。景密图南叛,军中颇有知者。以其事计未成,外示无贰,往来诸军间,侍从寡少。军中名将,必躬自造,至于法保,尤被亲附。宽谓法保曰:“侯景狡猾,必不肯入关。虽托款于公,恐未可信。若仗兵以斩之,亦一时之计也。如曰不然,便须深加严警,不得信其诳诱,自贻后悔。”法保纳之,然不能图景,但自固而已。
  8. ^ 《北史·卷三十八·列传第二十六》:大统五年,授都督、同轨防长史,加征虏将军。十三年,从防主韦法保向颍川,解侯景围。景密谋南叛,伪亲狎于法保。宽谓法保曰:“侯景狡猾,必不肯入关,虽托款于公,恐未可信,若伏兵以斩之,亦一时之功也。如曰不然,便须深加严警,不得信其诳诱,自贻后悔。”法保纳之,然不能图景,但自固而已。
  9.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梁纪十六》:景阴谋叛魏,事计未成,厚抚韦法保等,冀为己用,外示亲密无猜间,每往来诸军间,侍从至少,魏军中名将,皆身自造诣。同轨防长史裴宽谓法保曰:“侯景狡诈,必不肯入关,欲托款于公,恐未可信。若伏兵斩之,此亦一时之功也。如其不尔,即应深为之防,不得信其诳诱,自贻后悔。”法保深然之,不敢图景,但自为备而已;寻辞还所镇。
  10. ^ 《周书·卷三十四·列传第二十六》:十四年,与东魏将彭乐、乐恂战于新城,因伤被擒。至河阴,见齐文襄。宽举止详雅,善于占对,文襄甚赏异之。谓宽曰:“卿三河冠盖,材识如此,我必使卿富贵。关中贫狭,何足可依,勿怀异图也。”因解锁付馆,厚加其礼。宽乃裁卧毡,夜缒而出,因得遁还,见于太祖。太祖顾谓诸公曰:“被坚执锐,或有其人,疾风劲草,岁寒方验。裴长宽为高澄如此厚遇,乃能冒死归我。虽古之竹帛所载,何以加之!”乃手书署宽名下,授持节、帅都督,封夏阳县男,邑三百户,并赐马一疋、衣一袭,即除孔城城主。
  11. ^ 《北史·卷三十八·列传第二十六》:十四年,与东魏将彭乐、乐恂战于新城,因伤被禽。至河阴,见齐文襄。宽举止详雅,善于占对,文襄甚赏异之,解锁付馆,厚加礼遇。宽乃裁所卧毡,夜缒而出,因得遁还,见于周文帝。帝顾谓诸公曰:“被坚执锐,或有其人,疾风劲草,岁寒方验。裴长宽为高澄如此厚遇,乃能冒死归我,虽古之竹帛所载,何以加之。”乃手书署宽名下,授持节、帅都督,封夏阳县男,即除孔城城主。
  12.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一·梁纪十七》:魏同轨防长史裴宽与东魏将彭乐等战,为乐所擒,澄礼遇甚厚,宽得间逃归。
  13. ^ 《周书·卷三十四·列传第二十六》:十六年,迁河南郡守,仍镇孔城。寻加抚军、大都督、通直散骑常侍。魏废帝元年,进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孝闵帝践阼,进爵为子。宽在孔城十三年,与齐洛州刺史独孤永业相对。永业有计谋,多谲诈,或声言春发,秋乃出兵,掩蔽消息,倏忽而至。宽每揣知其情,用兵邀击,无不克之。永业常戒其所部曰:“但好镇孔城,自外无足虑。”其见惮如此。齐伊川郡守梁鲊,常在境首抄掠。太祖患之,命宽经略焉。鲊行过妻家,椎牛宴饮,既醉之后,不复自防。宽密知之,遣兵往袭,遂斩之。太祖嘉焉,赐奴婢、金带、粟帛等。武成二年,征拜司土中大夫。
  14. ^ 《北史·卷三十八·列传第二十六》:十六年,迁河南郡守,仍镇孔城。废帝元年,进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周孝闵帝践阼,进爵为子。宽在孔城十三年,与齐洛州刺史独孤永业相对。永业有计谋,多谲诈,或声言春发,秋乃出兵,或掩蔽消息,倏忽而至,宽每揣知其情,出兵邀击,无不克之。
  15. ^ 《陈书·卷十·列传第四》:因进攻周沔州,克之,擒其刺史裴宽。
  16. ^ 《南史·卷六十七·列传第五十七》:因进攻,克周沔州,禽其刺史裴宽。
  1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陈纪四》:周与陈既交恶,周沔州刺史裴宽白襄州总管,请益戍兵,并迁城于羊蹄山以避水。总管兵未至,程灵洗舟师奄至城下。会大雨,水暴涨,灵洗引大舰临城发拍,击楼堞皆碎,矢石昼夜攻之三十馀日;陈人登城,宽犹帅众执短兵拒战;又二日,乃擒之。
  18. ^ 《周书·卷三十四·列传第二十六》:保定元年,出为沔州刺史。寻转鲁山防主。四年,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天和二年,行复州事。三年,除温州刺史。初陈氏与国通和,每脩聘好。自华皎附后,乃图寇掠。沔州既接敌境,事资守备,于是复以宽为沔州刺史。而州城埤狭,器械又少,宽知其难守,深以为忧。又恐秋水暴长,陈人得乘其便。即白襄州总管,请戍兵,并请移城于羊蹄山,权以避水。总管府许增兵守御,不许迁移城。宽乃量度年常水至之处,竖大木于岸,以备船行。襄州所遣兵未至,陈将程灵洗已率众至于城下。遂分布战舰,四面攻之。水势犹小,灵洗未得近城。宽每简募骁兵,令夜掩击,频挫其锐。相持旬日,灵洗无如之何。俄而雨水暴长,所竖木上,皆通船过。灵洗乃以大舰临逼,拍干打楼,应即摧碎,弓弩大石,昼夜攻之。苦战三十余日,死伤过半。女垣崩尽,陈人遂得上城。短兵相拒,犹经二日。外无继援,力屈。城陷之后,水便退缩。陈人乃执宽至扬州,寻被送岭外。经数载,后还建业,遂卒于江左。时年六十七。子义宣后从御正杜杲使于陈,始得将宽柩还。开皇元年,隋文帝诏赠襄郢二州刺史。
  19. ^ 《北史·卷三十八·列传第二十六》:天和三年,除温州刺史。初,陈氏与周通和,每修聘好,自华皎附后,乃图寇掠,沔州既接敌境,于是以宽为沔州刺史。陈将程灵洗攻之,力屈城陷。陈人乃执宽至扬州,寻被送岭外,经数载,复还建邺,遂卒于江左。子义宣后从御正杜杲使于陈,始得将宽柩还。隋开皇元年,文帝诏赠襄、郢二州刺史。
  20. ^ 20.0 20.1 《碑林集刊 6》. 西安: 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2年11月: 41–43. ISBN 7-5368-1306-6 (中文(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