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裴庆孙(?-?),字绍远河东郡闻喜县(今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人,出自河东裴氏定著五房之一的中眷裴,北魏官员。

生平编辑

裴庆孙少年时父亲去世,性格倜傥不群,重信守诺,以员外散骑侍郎起家官[1][2]

正光末年,汾州吐京胡薛悉公马牒腾都自立为王,聚众作乱,人数多达数万。朝廷诏令裴庆孙为募人别将,招募率领乡豪,得到数千战士前往讨伐。胡人贼寇屡次前来挑战,裴庆孙身先士卒,多次摧折敌军的锋芒,乘胜深入到云台郊。各路贼寇互相勾结,与北魏军队在郊西大战,从早上到黄昏,裴庆孙亲自冲锋陷阵,斩杀贼王郭康儿,贼寇全面溃败大溃。皇帝诏令裴庆孙前往京城,授任直后[3][2]

此后贼寇又聚集起来,北连刘蠡升,南通绛蜀陈双炽,势力转强,裴庆孙再度出任别将,从轵关进军前往讨伐。到达齐子岭以东时,贼寇统帅范多范安族等人率领部众前来抵抗,裴庆孙与之交战并斩了范多的首级。北魏军队深入二百余里,到达阳胡城。北魏朝廷认为此地披山带河,是地势冲要之地,魏孝明帝元诩末年设置邵郡,于是以裴庆孙为邵郡太守、假节辅国将军、邵郡都督。百姓在经历贼寇的战乱之后,纷纷流亡逃窜,裴庆孙想尽办法招抚安顿,百姓都前来邵郡回复本业。永安年间,裴庆孙回朝,被授任太中大夫[4][2]

尔朱荣死后,尔朱世隆率领部众北渡黄河,朝廷诏令裴庆孙为大都督,与行台源子恭率领军队追击。军队驻扎在太行时,裴庆孙与尔朱世隆秘密勾结,事情泄露,朝廷将裴庆孙追召回河内斩首处决,裴庆孙当时虚岁三十六[5][2]

裴庆孙有豪侠之气,同乡壮士以及好事之徒大多追随依附他,他收纳供养都有恩情。在邵郡期间,正值饥荒年岁,四方的流浪者常有百余人,裴庆孙以自家的粮食拿来接济他们。裴庆孙虽然粗犷好武,也喜爱文士之流,与文人学士互相来往,轻财重义,经常宾客满堂,因此为当时人们所称道[6][7]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良从父兄子庆孙,字绍远。少孤,性倜傥,重然诺。释褐员外散骑侍郎。
  2. ^ 2.0 2.1 2.2 2.3 《北史·卷三十八·列传第二十六》:良从父兄子庆孙,字绍远,少孤,性倜傥,重然诺。正光末,汾州吐京群胡薛悉公、马牒腾并自立为王,众至数万。诏庆孙为募人别将,招率乡豪以讨之。庆孙每摧其锋,进军深入,至云台郊,大战郊西,贼众大溃。征赴都,除直后。于是贼复鸠集,北连蠡升,南通绛蜀,凶徒转盛。以庆孙为别将,从轵关入讨,深入二百余里,至阳胡城。朝廷以此地被山带河,衿要之所,明帝末,遂立邵郡,因以庆孙为太守。庆孙务安缉之,咸来归业。尔朱荣之死也,世隆拥众北度,诏庆孙为大都督,与行台源子恭率众追击。庆孙与世隆密通,事泄,追还河内斩之。
  3.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正光末,汾州吐京群胡薛悉公、马牒腾并自立为王,聚党作逆,众至数万。诏庆孙为募人别将,招率乡豪,得战士数千人以讨之。胡贼屡来逆战,庆孙身先士卒,每摧其锋,遂深入至云台郊。诸贼更相连结,大战郊西,自旦及夕,庆孙身自突陈,斩贼王郭康儿。贼众大溃。敕征赴都,除直后。
  4.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于后贼复鸠集,北连蠡升,南通绛蜀,凶徒转盛,复以庆孙为别将,从轵关入讨。至齐子岭东,贼帅范多、范安族等率众来拒,庆孙与战,复斩多首。乃深入二百余里,至阳胡城。朝廷以此地被山带河,衿要之所,肃宗末,遂立邵郡,因以庆孙为太守、假节、辅国将军、当郡都督。民经贼乱之后,率多逃窜,庆孙务安缉之,咸来归业。永安中,还朝,除太中大夫。
  5.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尔朱荣之死也,世隆拥众北渡,诏庆孙为大都督,与行台源子恭率众追击。军次太行,而庆孙与世隆密通,事泄,追还河内而斩之,时年三十六。
  6.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庆孙任侠有气,乡曲壮士及好事者,多相依附,抚养咸有恩纪。在郡之日,值岁饥凶,四方游客常有百余,庆孙自以家粮赡之。性虽粗武,爱好文流,与诸才学之士咸相交结,轻财重义,座客常满,是以为时所称。
  7. ^ 《北史·卷三十八·列传第二十六》:庆孙任侠有气,乡曲壮士及好事者多相依附,抚养咸有恩纪。在郡日,逢岁饥凶,四方游客恒有百余,庆孙自以家粮赡之。性虽粗武,爱好文流,与诸才学之士咸相交结,轻财重义,坐客恒满,是以为时所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