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褚淵(435年-482年9月19日),彥回河南陽翟人。父親時宋尚書左僕射褚湛之,母親郭氏,嫡母吳郡公主。褚淵歷仕宋齊兩代,他不僅是宋明帝的顧命大臣,更是蕭齊的開國元勛,他向宋明帝推薦蕭道成任要職,後又多次協助道成,令道成藉以篡宋稱帝。褚淵在宋齊皆任三公,但當時及後世都對褚淵政治上的作為有很大非議,認為他負了明帝託付,將江山拱手相讓給蕭道成。

目录

生平编辑

褚淵年輕時在當世就有聲譽,娶宋文帝南郡獻公主,拜駙馬都尉。褚淵歷任著作佐郎、太子舍人、太宰參軍、太子洗馬及秘書丞。元嘉三十年(453年),太子劉劭弒父篡位後,面對孝武帝的討伐,曾命湛之領水軍和他一同進攻對方據點新亭壘。不過湛之此時卻帶著褚淵和褚澄南奔孝武帝陣營,劉劭遂殺了褚淵剛出生的兒子[1]。大明四年(460年),褚湛之去世,褚淵襲父爵都鄉侯。後歷中書郎、司徒右長史及吏部郎。

泰始元年(465年),宋明帝即位,以褚淵為侍中、知東宮事,後轉吏部尚書。泰始二年(466年),褚淵隨建安王劉休仁統大軍抵抗奉晉安王劉子勛為帝的聯軍,休仁派褚淵到軍中並給了他決定包括將帥以下人員勳賞的權力。同年子勛政權覆滅,褚淵加驍騎將軍。不過,徐州刺史薛安都因宋明帝受降的強硬姿態而叛歸北魏,致令宋廷最終丟失了淮北大片土地,褚淵受命到北方勞軍後回來,向明帝陳述北方軍情,並建議增加盱眙以西諸鎮的裝備,明言歷陽瓜步鍾離義陽四鎮必須以重兵及有才能者駐守,不可能只依靠壽春的軍力防守。明帝早年就和褚淵交好,到了現在就視其為親信,對其言聽計從,並改封其為雩都縣伯,食邑五百戶。明帝一朝,褚淵歷任侍中領右衞將軍、散騎常侍兼丹楊尹以及吳興太守兼散騎常侍。泰始七年(471年),明帝病重,急派使者到吳興郡召褚淵入朝,改授尚書右僕射,領衞尉,想將身後之事交付給他,那時明帝擔憂任建安王劉休仁會在其死後威脅到太子的地位而想殺掉他,褚淵雖極力勸阻,但明帝卻不聽,褚淵亦無奈接受。泰豫元年(472年),明帝去世,遣詔以褚淵為中書令、護軍將軍,加散騎常侍,與尚書令袁粲劉勔蔡興宗沈攸之共五人同獲顧命[2]。此時,褚淵又向明帝舉薦他一直都很欣賞的將領蕭道成,令蕭道成獲授右衞將軍、領衞尉的官職,得掌禁軍並與袁粲等參機要事[3]

宋後廢帝即位後,褚淵及袁粲二人共輔朝政,雖然他們齊心處事,亦大倡儉約,接見大量來訪人客都未曾表露過驕慢懈怠的神色。然而他們對於真正掌握大權的明帝倖臣王道隆阮佃夫卻無力牽制[4]。褚淵生母郭氏同年冬季亦去世,褚淵因而離職,但下月就以中軍將軍還攝本職。元徽二年(474年),桂陽王劉休範起兵直撲建康,褚淵和當時因母喪而拒絕復職的袁粲都入衞宮省,以安定眾心,而亂事亦被蕭道成統領的軍隊所平定。元徽三年(475年)進爵為雩都縣侯,增邑一千戶;守喪期過後獲授中書監,兼侍中及護軍將軍。休範之亂被平定以後,褚淵與袁粲、劉秉蕭道成輪流入朝決事,時稱「四貴」[5],不過當時後廢帝行為率性猖狂,更加猜忌有功的蕭道成,道成遂有廢立之意,遂向三人表達意向,袁粲及劉秉皆反對廢立,但褚淵卻默不作聲,心中支持道成。元徽五年(477年),蕭道成廢殺了後廢帝,當晚「四貴」集議後事,袁粲及劉秉都不肯主事,褚淵此時則推舉了道成,道成於是下令改立安成王劉準為帝。劉準隨後即位,是為宋順帝,褚淵改號衞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侍中如故。

順帝即位那年十二月,荊州刺史沈攸之便起兵,袁粲及劉秉等人都暗中響應攸之。褚淵亦已預料到袁粲等人的取態,故道成在攸之起兵時召褚淵議事,褚淵就說:「西方變亂肯定不成功,但當先防備京內生變。」讓蕭道成早作預備;及至袁粲將起兵圖謀透露給褚淵,褚淵亦即向道成報告[6]。翌年春,沈攸之等人被平定後,褚淵進位中書監、司空。

昇明三年(479年),蕭道成受封齊公,建齊臺,褚淵以當年任曹魏司徒的何曾求為晉臺丞相為先例而自求任齊相,但為道成所讓。同年四月甲午日(5月29日),道成篡位,是為齊高帝,褚淵以本官加使持節兼太保身份與王僧虔奉皇帝璽綬予高帝[7][8],隨後高帝以褚淵為司徒、侍中、領中書監,封南康郡公,食邑三千戶,九月丙午日(10月8日)再加尚書令[9]。褚淵卻一直辭讓司徒,並寫信給王儉表示想依東晉蔡謨先例只領司徒,惟在王儉反對及高帝於建元二年(480年)正月再申前命下仍不受;建元二年十二月戊戌(481年1月22日)齊高帝又再任命褚淵為司徒。入齊後,高帝很多時都諮詢褚淵朝廷機要之事,意見亦多見聽從,禮遇甚重。建元四年(482年),高帝去世,遣詔褚淵錄尚書事,與王儉一同輔政。不久,再加班劍三十人,五日上一次朝的禮待。

褚淵在該年患病,又見上相星有異變,因而求退,堅持之下獲改授司空,領驃騎將軍,侍中、錄尚書如故。至八月癸卯日(9月19日),褚淵去世[10],享年四十八歲,死時家無餘財並欠下數十萬錢債,齊武帝策贈棺槨及朝服一套,衣一襲,錢二十萬,布二百疋,蠟二百斤,又贈太宰,諡文簡,葬禮依宋太保王弘先例進行。

性格特徵编辑

  • 褚淵外表俊美,亦有儀態,行止皆有風範,每當朝會時百官及外國使者都引頸看他,宋明帝也曾說:「褚淵遲行緩步,憑此就能當宰相了。」[11]會稽長公主劉楚玉亦曾貪戀褚淵美貌,請求宋前廢帝讓其入侍,褚淵就與公主相對了十日,期間硬頂住公主的逼迫不肯就範,公主沒辦法才放了他[12]
  • 褚淵會清談議論,更擅長彈琵琶,齊武帝尚為皇太子時就曾送褚淵一個金鏤柄銀柱琵琶[13]。又有一次褚淵與王景文謝莊等人到袁粲家中聚會,時值秋夜,景色很美,褚淵即席以琴彈一曲《別鵠》,王景文及謝莊都讚嘆不已[14]
  • 褚淵為人溫和文雅,不輕舉罔動,早在瓜步之戰時,因著魏軍兵臨瓜步聲言渡江,時任丹陽尹的褚湛之就命褚家子弟在齋前著芒履學行,說要居安思危,時年十多歲的褚淵面對旁人譏笑則面有慚色[15]。長大後,一次遇到火災,火和煙都很大,身邊的人都緊張起來,但褚淵卻慢慢叫來乘輦,從容坐著離開[16]
  • 褚淵不愛錢財,湛之死時褚淵將家產都讓給了弟弟褚澄,自己只拿走數千卷書籍。當吏部尚書之時有人用金餅賄賂他以求官,反為褚淵拒絕,聲言:「你憑你自己就本值得一官職,不必靠這東西。若你必定要給我,我不能不上奏呀。」嚇得對方立即收起金餅離去。及後褚淵向人提及此事時卻不肯指出那人是誰[17]。又在宋失淮北地後,人們再難得到鰒魚,間中有些從北方偷偷運來,一條值上數千錢。有人就送了三十條鰒魚給褚淵,門生見褚淵經濟環境不好,就提出將魚都賣掉,說可換到十萬錢,但褚淵卻嚴辭拒絕並和親好們分享食用,很快就吃光了[18]
  • 褚淵雙眼看起來眼白佔比較大,當時反對他的人稱其為「白虹貫日」,以此古人認為不詳的天象譏諷褚淵將斷送宋室江山[19]

評價编辑

齊代人士大多鄙視褚淵,譏笑他貪生怕死、辜負宋明帝顧托,如有「可憐石頭城,寧為袁粲死,不作褚淵生!」的歌謠傳唱。他的長子褚賁在褚淵死後,即使在喪期過後仍不肯拜侍中,領步兵校尉,左民尚書,散騎常侍,秘書監的官職。永明六年(488年)更上表將由他繼嗣的南康郡公爵位讓給了其弟褚蓁,當時人都認為他是憤恨其父失節於宋室而不肯仕齊[20]。褚淵堂弟褚炤向來亦不滿褚淵身仕兩朝,正以褚淵當蕭齊開國功臣為「家門不幸」,甚至指褚淵不若在當中書郎時就死了,更能保名士之名。[21]鬱林王蕭昭業蕭鸞所廢以前,驃騎錄事參軍樂預對丹陽尹徐孝嗣說:「外面傳得很盛,似將有廢立之事,你蒙受武帝特別的恩德,受託付的重責,恐怕不能贊同這事。人們當日譏笑褚公,到今天仍看不起他。」正以褚淵事勸諫孝嗣[22]。當時出身高門的隱士何點在王儉及褚淵二人位居蕭齊宰相之時說道:「我已經寫好《齊書》贊文了:『淵既世族,儉亦國華;不賴舅氏,遑恤國家。」』諷刺二人既為高門精英,亦是劉宋姻親,如今連親族也不幫助,還怎能顧上國家。[23]。又一次褚淵入朝時以腰扇擋太陽,向來敢言的劉祥走過其側時向他說:「做出了這樣的事,都該羞愧得不敢見人了,用扇遮又有何用?」褚淵反擊道:「寒門人士出言不遜。」劉祥再說:「殺不了劉秉和袁粲,怎能不當個寒門呀。」[24]。不甘褚淵以其高門欺壓的沈文季亦曾在尚為皇太子的齊武帝面前罵褚淵:「褚淵自稱忠臣,不知道去世那天有甚麼面目去見宋明帝?」[25]

子女编辑

  • 褚賁
  • 褚蓁,仕齊至太子詹事,度支尚書,領軍將軍。

註釋與參考文獻编辑

  1. ^ 《南史·卷二十八》
  2. ^ 《宋書·明帝紀》:「尚書右僕射褚淵為護軍將軍……袁粲、褚淵、劉勔、蔡興宗、沈攸之同被顧命。」
  3. ^ 《南齊書·高帝紀上》:「明帝崩,遺詔為右衞將軍,領衞尉,加兵五百人。與尚書令袁粲、護軍褚淵、領軍劉勔共掌機事。」
  4. ^ 《宋書·阮佃夫傳》:「太宗晏駕,後廢帝即位,佃夫權任轉重,兼中書通事舍人,加給事中、輔國將軍,餘如故。欲用張澹為武陵郡,衞將軍袁粲以下皆不同,而佃夫稱敕施行,粲等不敢執。」
  5. ^ 《宋書·袁粲傳》:「時粲與齊王、褚淵、劉秉入直,平決萬機,時謂之『四貴』。」
  6. ^ 《資治通鑑·卷一三四》:「初,褚淵為衞將軍,遭母憂去職,朝廷敦迫,不起。粲素有重名,自往譬說,淵乃從之。及粲為尚書令,遭母憂,淵譬說懇至,粲遂不起,淵由是恨之。及沈攸之事起,道成與淵議之。淵曰:「西夏釁難,事必無成,公當先備其內耳。」粲謀旣定,將以告淵;衆謂淵與道成素善,不可告。粲曰:「淵與彼雖善,豈容大作同異!今若不告,事定便應除之。」乃以謀告淵,淵卽以告道成。」
  7. ^ 《南齊書·高帝紀上》載宋帝禪位璽書:「今遣使持節、兼太保、侍中、中書監、司空、衞將軍、雩都縣侯淵,兼太尉、守尚書令僧虔奉皇帝璽綬。」
  8. ^ 《南齊書·高帝紀下》:「建元元年夏四月甲午,上即皇帝位於南郊。」
  9. ^ 《南齊書·高帝紀下》:「丙午,司空褚淵領尚書令。」
  10. ^ 《南齊書·武帝紀》:「八月癸卯,司徒褚淵薨。」
  11. ^ 《南齊書·褚淵傳》:「淵美儀貌,善容止,俯仰進退,咸有風則。每朝會,百僚遠國使莫不延首目送之。宋明帝嘗歎曰:「褚淵能遲行緩步,便持此得宰相矣。」」
  12. ^ 《宋書·前廢帝紀》:「主以吏部郎褚淵貌美,就帝請以自侍,帝許之。淵侍主十日,備見逼迫,誓死不回,遂得免。」
  13. ^ 《南齊書·褚淵傳》:「淵涉獵談議,善彈琵琶。世祖在東宮,賜淵金鏤柄銀柱琵琶。」
  14. ^ 《南史·卷二十八》:「尝聚袁粲舍,初秋凉夕,风月甚美,彦回援琴奏《别鹄》之曲,宫商既调,风神谐畅。王彧、谢庄并在粲坐,抚节而叹曰:"以无累之神,合有道之器,宫商暂离,不可得已。"」
  15. ^ 《南史·卷二十八》:「宋元嘉末,魏軍逼瓜步,百姓咸負擔而立。時父湛之為丹陽尹,使其子弟并著芒履,於齋前習行。或譏之,湛之日:『安不忘危也。』彥回時年十餘,面有慚色。」。
  16. ^ 《南齊書·褚淵傳》:「性和雅有器度,不妄舉動,宅嘗失火,煙焰甚逼,左右驚擾,淵神色怡然,索轝來徐去。」。
  17. ^ 《南史·卷二十八》:「宋明帝即位,累遷吏部尚書。有人求官,密袖中將一餅金,因求请間,出金示之,曰:『人無知者。』彦回曰:『卿自應得官,無假此物。若必見與,不得不相啟。』此人大懼,收金而去。彥回敍其事,而不言其名,时人莫之知也。」。
  18. ^ 《南史·卷二十八》:「時淮北屬,江南無復鰒魚,或有間關得至者,一枚直數千錢。人有餉彦回鰒魚三十枚。彦回時雖貴,而貧薄過甚,門生有獻計賣之,云可得十萬錢。彦回變色曰:『我謂此是食物,非曰財貨,且不知堪賣錢,聊爾受之。雖復儉乏,寧可賣餉取錢也?』悉与亲游啖之,少日便尽。」
  19. ^ 《宋書·褚淵傳》:「輕薄子頗以名節譏之,以淵眼多白精,謂之『白虹貫日』,言為宋氏亡徵也。」
  20. ^ 《宋書·褚淵傳》:「淵薨,服闋, 見世祖,賁流涕不自勝,上甚嘉之,以為侍中,領步兵校尉,左民尚書,散騎常侍,秘書監,不拜。六年,上表稱疾,讓封與弟蓁,世以為賁恨淵失節於宋室,故不復仕。」
  21. ^ 《南史·卷二十八》:(褚炤)常非彥回身事二代。彥回子賁往問訊炤,炤問曰:「司空今日何在?」賁曰:「奉璽紱,在齊大司馬門。」炤正色曰:「不知汝家司空將一家物與一家,亦復何謂。」彥回拜司徒,賓客滿坐,炤歎曰:「彥回少立名行,何意披猖至此!門戶不幸,乃復有今日之拜。使彥回作中書郎而死,不當是一名士邪?名德不昌,遂有期頤之壽。」
  22. ^ 《宋書·孝義·樂頤傳》:「隆昌末,預謂丹陽尹徐孝曰:『外傳藉藉,似有伊周之事,君蒙武帝殊常之恩,荷託付之重,恐不得同人此舉。人咲褚公,至今齒冷。』」
  23. ^ 《梁書·處士·何點傳》:初,褚淵、王儉爲宰相,點謂人曰:「我作《齊書贊》,雲『淵旣世族,儉亦國華;不賴舅氏,遑恤國家』。」
  24. ^ 《南齊書·劉祥傳》:「司徒褚淵入朝,以腰扇鄣日,祥從側過,曰:『作如此舉止,羞面見人,扇鄣何益?』淵日:『寒士不遜。』祥日:『不能殺袁、劉,安得免寒士?』」
  25. ^ 《南齊書·沈文季傳》:「文季諱稱將門,因是發怒,啟世祖日:『褚淵自謂是忠臣,不知身死之日,何面目見宋明帝?』」
政府职务
前任:
蕭道成
劉宋南齊司空
478年-480年
482年
繼任:
蕭嶷
前任:
蕭嶷
空缺期
下一位相同頭銜:王敬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