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抹煞

古罗马时期由元老院批准的抹去特定人士的功绩记录的惩罚

除忆诅咒拉丁語Damnatio Memoriae),或稱為記錄抹煞之刑,是一個拉丁文詞語。按字面上的解釋是「記憶上的懲罰」,意指從人們的記憶中抹消某一個人的存在。通常對於叛國者、或敗壞羅馬帝國名聲的上層人士死後,經由元老院通過決議,消除特定公眾人士的所有記錄。對被加上除憶詛咒的人來說,這是最嚴重的恥辱,對一些人而言,這是一種比苦刑、死刑還苛刻的處罰。

塞維魯王朝的家族壁畫。皇帝卡拉卡拉登基後,抹除畫中其兄弟蓋塔的臉

這個詞彙也可用於其他社會中的類似習俗,像是古埃及於西元前十四世紀抹去女性法老哈特谢普苏特及西元前十三世紀抹去試圖推行宗教改革的男性法老阿肯那顿的存在紀錄的嘗試即為一例。

意義编辑

該詞語最主要用於古羅馬時期,由元老院立法通過對於某些已故人士的懲罰,消除他們在世時的一切功蹟,彷彿他們不曾存在過一樣。這些遭到除憶之刑的人士,在其生前曾經出現過的銘文、雕像、貨幣、文字記錄等等,全都要被銷毀、抹去或改寫。

然而應當注意的是,雖然古羅馬確實有此項刑罰,但現代對此刑罰的拉丁語稱呼Damnatio Memoriae並不見於古羅馬文獻中,而Damnatio Memoriae一詞遲至西元1689年才在一篇於現今德國地區寫成的論文中出現。[1]

成效编辑

理論上,如果一個記錄抹煞行動是彻底成功(即此人的存在已經完全抹去,與“不曾存在”毫無区別)的,则后世无法得知其任何事迹(甚至不会知道有过记录抹煞这件事);但在實行上,除憶詛咒有時並不容易施行。所有政治人物都有其盟友與政敵,因此這種消除當事人一切存在證據事物的作法,在實際上很難甚至不可能做得相當徹底。歷史上亦有多次失敗的抹煞行動,像是對妄圖以犯罪成名的黑若斯達特斯的抹煞就是一個例子。

當代分析编辑

在現代學界的研究中,此詞彙指稱各種嘗試在物理上或記憶上將一個死去的人給抹消的官方或非官方的裁決。[2][3]

查理·赫德里克(Charles Hedrick)指出,在實務操作上,是存在著「記憶詛咒」(拉丁語:damnatio memoriae,在此指的是「對死者的譴責」)和「記憶抹消」(拉丁語:abolitio memoriae,在此指的是「對某人的記憶的抹消」)的區別的。[4]在檢視現代愛爾蘭歷史上類似除憶詛咒的行為後,歷史學家蓋伊·貝納(Guy Beiner)指出,對某人存在的記錄進行偶像破壞般的破壞的作法,總會喚起對受到如此恥辱的人的注意,因此這反而是讓這些人被記住的方法之一,[5]他並指出說除憶詛咒不僅不會將受詛咒的人從歷史上抹去,反在實際上會讓他們被記住。[6]貝納總結說,參與破壞紀念物的人,應當被視為是記憶的主體。[7]

實行编辑

古羅馬编辑

在古羅馬時期,當一位羅馬精英階層的公民(特別是從事政治方面),或帝國時期的羅馬皇帝,在他們亡故之後,由元老院討論並決議是否對其施以這種懲罰。這是一種對於已故公民最嚴厲的懲罰。

以下是幾個已知受到記錄抹煞處罰的例子:

其他社會中的類似慣例编辑

古埃及编辑

古埃及新王朝中,哈特謝普蘇特以女性身份擔任法老;在她過世之後,後繼的法老图特摩斯三世為消滅曾有女性當政的證據,下令刮除她在神廟中的銘刻。此外,信仰阿頓並實施宗教改革的法老阿肯納頓,在他死後也被後繼者斥為「異端」,並將他的紀念銘文上的「王名章(Cartouche)」加以塗抹,以此對後人表示「懲戒」。

古代中國编辑

中國傳統上對歷史一向有秉筆直書,甚至把有過錯一方的人的姓名給特別提出的做法,如《春秋·左傳》在宣公四年的部分曾註解說:「凡弒君,稱君,君無道也,稱臣,臣之罪也。」但類似記錄抹煞的事情在中國歷史上一樣發生過,像例如前述的《春秋·左傳》就幾乎沒有提及周攜王的事蹟,被視為中國第一部正史的《史記》對周攜王更是隻字未提。

類似紀錄抹煞的事情在後來的朝代一樣發生,像是據史書記載,秦始皇有多名子女,但史書從未提及秦始皇的王后,後來經過一些考古的發現,秦始皇的王后應該是來自楚國的公主。

学者党斌认为唐朝初年的唐太宗李世民可能是為了避談自己逼父弑兄、篡奪皇位的過往緣故,因此隱太子李建成的事蹟也遭到抹煞。[8]

明朝初年的燕王朱棣靖难之役中取胜,在南京即位称帝,下令废除建文年号,改建文四年为洪武三十五年,废除朱标朱允炆父子的皇帝尊号,对朱标父子大肆诋毁,以消除他们的影响力,提升自己的合法性,建文年号直到万历年间才得以恢复,朱标父子直到南明弘光年间才被恢复名誉。

俄羅斯帝國编辑

俄国女皇伊丽莎白推翻尚在襁褓中的伊凡六世后,下令抹去他的一切痕迹,直到1913年的罗曼诺夫王朝300周年纪念物上仍然没有伊凡六世的只字片语。

近現代编辑

随着近代照相技術的興起,許多政治人物在後來的生涯失勢之後,可能會在許多檔案照的相片中被「修改」而消失,讓後人誤判他過去在政治上的影響力。

现今支持幽灵太空人假说的证据通常不被认为是可信的,而且数个案例已被证实是骗局。1980年代蘇聯政府走向開放政策之後,美国记者詹姆斯·奥伯格英语James Oberg研究了苏联的太空相关灾难,但找不到证实幽灵太空人假说的证据。[9]苏联解体后,更多此前苏联的保密文件解密,包括在做太空模拟训练时意外身亡的瓦连京·邦达连科,但消息被苏联政府压制的事件,不论是解密的苏联文件还是俄罗斯探索太空先驱的回忆录,都没有证明發射過幽灵太空人传闻的证据。

    • 史達林死後,秘密警察頭子貝里亞在政治鬥爭中遭清算。他生前其生平事蹟在《大蘇維埃百科全書》有長篇介紹。死後,購買該書的人均獲通知。要他們割掉有關貝里亞的資料,而以有關白令海峽的長篇說明來取代貝里亞這個項目。[10]

虛構作品中的類似慣例编辑

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中,unperson(非人)指的是一个人不仅被当局杀害,而且他在现实生活中的信息也被一同抹去。这样的人会从书中、照片中和文章中完全抹去,以至于在历史记载中不会留下一丝痕跡。这样做是因为依照双重思想的原则,这样的人应该被完全地忘却,即便是亲人和朋友也不应该记得他的存在。

在电视剧後宮甄嬛傳中,雍正皇后烏拉那拉·宜修在雍正駕崩後被成為太后的鈕祜祿·甄嬛處以記錄抹煞之刑,指他日史書工筆都不能記載有關宜修的隻字片語。

小說《尋秦記》中,秦始皇(趙盤)聽從李斯的建議,以「焚書坑儒」的形式把主角項少龍從歷史中抹去。

另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Omissi, Adrastos. Emperors and Usurpers in the Later Roman Empire: Civil War, Panegyric,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Legitimacy. OUP Oxford. 28 June 2018: 36 [2022-02-15]. ISBN 978-0-19-255827-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7). 
  2. ^ Varner, Eric R. Monumenta Graeca et Romana: Mutilation and transformation: damnatio memoriae and Roman imperial portraiture. BRILL. 2004: 2. 
  3. ^ Friedland, Elise A.; Sobocinski, Melanie Grunow; Gazda, Elaine K. The Oxford Handbook of Roman Sculpture. Oxford. : 669. 
  4. ^ Hedrick, Charles W., Jr. History and Silence: Purge and Rehabilitation of Memory in Late Antiquity. 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0: 93 [20 February 2021]. ISBN 978-029271873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1). 
  5. ^ Beiner, Guy. Forgetful Remembrance: Social Forgetting and Vernacular; Historiography of a Rebellion in Ulste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8: 380–381 [2022-02-15]. ISBN 978-019874935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7). 
  6. ^ Beiner, Guy. Remembering the Year of the French: Irish Folk History and Social Memory. Madison: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2007: 305 [2022-02-15]. ISBN 978-0-299-21824-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8). 
  7. ^ Beiner, Guy. When Monuments Fall: The Significance of Decommemorating. Éire-Ireland. 2021, 56 (1): 33–61. 
  8. ^ 党斌. 初唐權力之爭與國史的篡改 ——李建成夫婦墓志相關問題. 東亞漢學研究. 2014年5月, (第 4 號): 103–108. 
  9. ^ See Oberg's Uncovering Soviet Disasters (1988) ISBN 0-394-56095-7, 156–76
  10. ^ 王曾才,《世界現代史(下)》,臺北:三民書局,2009年11月。頁162。
  11. ^ 朝鮮官媒刪除所有與張成澤有關文字. BBC中文網. 2013-12-18 [2013-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1) (中文(繁體)). 
  12. ^ 金正恩照片 張成澤身影全被修. 中央社. 2013-12-19 [2013-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19). 
  13. ^ 北京2022年冬奥会. 解说版_哔哩哔哩_bilibili. www.bilibili.com. [2022-11-06] (中文(简体)).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