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論(1487年-1559年),廷議默齋河南靈寶人,明朝政治人物,同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許進八子。許誥許讚之弟。嘉靖五年(1526年)登丙戌科進士,授順德府推官,入為兵部主事,改禮部主事。許論喜談軍事,由於從小跟從父親在邊境,盡知厄塞險易,特著《九邊圖論》上呈。世宗大喜,頒給邊臣議行,許論自此有知兵之名。之後,許論累遷南京大理寺丞,當時朝廷推舉順天巡撫,論名列第二。世宗道:「是上《九邊圖論》者」,即拜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命其上任。錄功,進右副都御史,因病免職。俺答汗進犯京畿,起為山西巡撫,進兵部右侍郎,總理京營戎政,以築京師外城之功,轉兵部左侍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出任宣大總督,因功進右都御史、再進兵部尚書,蔭子錦衣衛世襲千戶。隨後率部擊退蒙古進犯,加太子太保[1]

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兵部尚書楊博因父喪去職,許論代任。時值嚴嵩父子當朝,將士均因賄賂兩人以求晋升。丁汝夔王邦瑞趙錦聶豹等人均不得善去。許論因年老,尋求自保,將帥升遷事宜,均聽嚴世蕃指揮,名望因此受損。俺答汗之子辛愛因憤恨總督楊順納其逃,率眾包圍大同右衛城。世宗聽聞,深為擔憂,密問嚴嵩。給事中吳時來劾楊順,又稱許論昏聵失職,致使邊疆出警。世宗因此削去許論官籍,嚴嵩試圖勸解,亦不能救[2]

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許論重獲起用,任薊遼總督,擊退把都兒等進犯。之後奏請增加兵餉,給事中鄭茂批評許論請求過多,申請調查其侵冒之弊,世宗命許論回籍待命。給事中鄧棟往核,果然發現虛報,許論因此被奪官閑住,不久去世。隆慶初年(1567年)恢復官職,恭襄[3]

註釋编辑

  1. ^ ·張廷玉等,《明史》(卷186):“論,字廷議,進少子也。嘉靖五年進士。授順德推官,入為兵部主事,改禮部。好談兵,幼從父歷邊境,盡知厄塞險易,因著《九邊圖論》上之。帝喜,頒邊臣議行,自是以知兵聞。累遷南京大理寺丞。會廷推順天巡撫,論名列第二。帝曰:「是上《九邊圖論》者」,即拜右僉都御史,任之。白通事以千余騎犯黃崖口,論督將士敗之。再犯大木谷,復為官軍所卻。錄功,進右副都御史。歲餘,以病免。俺答薄都城,起故官撫山西。錄防秋功,進兵部右侍郎,召理京營戎政。以築京師外城轉左。三十三年出督宣、大、山西軍務。奸人呂鶴初與邱富以左道惑眾。富叛降俺答,為之謀主。鶴遣其黨闌出塞外,引寇入犯,為偵卒所獲。論遣兵捕鶴,並誅其黨。以功進右都御史,再以功進兵部尚書,蔭子錦衣世千戶。翁萬達為總督,築大同邊墻六百裏,裏建一墩臺於墻內。後以兵少墻不能守,盡撤而守臺。論言:「兵既守臺,則寇攻墻不得用其力。及寇入墻,率震駭逃散。請改築於墻外,每三百步建一臺,俾矢石相及。去墻不得越三十步,高廣方四丈五尺,其顛損三之一,上置女墻、營舍,守以壯士十人。下築月城,穴門通出入。度工費不過九萬金,數月而足。」詔立從之。寇萬騎犯山西,論督軍遮破之朔州川。其犯宣府、龍門者,亦為將士所敗,先後俘斬五百三十有奇。加太子太保,蔭子如初。”
  2. ^ ·張廷玉等,《明史》(卷186):“三十五年,兵部尚書楊博以父喪去,召論代之。當是時,嚴嵩父子用事,將帥率以賄進。南北用兵,帝責中樞甚急。丁汝夔、王邦瑞、趙錦、聶豹,咸不得善去。論時已老,重自顧念。一切將帥黜陟,兵機進止,悉聽世蕃指揮,望由此損。俺答子辛愛憤總督楊順納其逃妾,擁眾圍大同右衛城數重,城中析屋而爨。帝聞,深以為憂,密問嵩。嵩意欲棄之而難於發言,則請降諭問本兵。論請復右衛軍馬,歲辦五十萬金,故為難詞,冀以動帝。帝顧亟措餉發兵,易置文武將吏,右衛圍亦尋解。給事中吳時來劾楊順,因言論雷同附和,日昏酣,置邊警度外。帝遂削論籍。嵩微為之解,亦不能救也。”
  3. ^ ·張廷玉等,《明史》(卷186):“三十八年復起故官,督薊、遼、保定軍務。把都兒犯薊西,論厚集精銳以待。至則為遊擊胡鎮所破。分掠沙兒嶺、燕子窩,又卻,乃遁去。事聞,厚賫銀幣。尋又奏密雲、昌平二鎮防秋,須餉銀三十余萬。給事中鄭茂言論奏請過多,請察其侵冒弊,詔論回籍聽勘。給事中鄧棟往核,具得虛冒狀,奪官閑住。未幾卒,年七十二。隆慶初,復官,謚恭襄。”

參考文獻编辑

  • 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點校本
官衔
前任:
應檟
明朝山西巡撫
1550年-1553年
繼任:
趙時春
前任:
侯鉞
明朝大同巡撫
1554年
繼任:
王忬
前任:
楊博
明朝兵部尚書
1556年-1558年
繼任:
楊博
前任:
楊博
明朝薊遼總督
1559年-1561年
繼任:
楊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