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類

一個詞在句子裡的角色

词类(英語:part of speechword class),或称词性,是一个语言学术语,是一种语言语法分类,是以语法特征(包括句法功能和形态变化)为主要依据、兼顾词汇意义对词进行分类的结果。词性可特指词的性质,作为划分词类的依据,[1]因确定了词的性质也就等于确定了词类,所以二者常混用。

组合聚合关系来看,一个词类是指:在一个语言中,众多具有相同句法功能、能在同样的组合位置中出现的词,聚合在一起形成的范畴。词类是最普遍的语法的聚合。[2]

历史编辑

在印度,早在公元前5世纪,语法学家耶斯迦就在著作《尼禄多》中划分了梵语的四个词类,大约相当于名词或实词、动词、前动词前缀小品词或不变词(可能指前置词)。

在西方,词类问题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代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约公元前一百年的狄俄尼索斯·特拉克斯(Διονύσιος ὁ Θρᾷξ)分出名词、代词冠词分词、动词、副词、前置词、连词八个词类。这些语法范畴后来成为传统,不同程度地沿用至今。[3]

传统的词类划分以“意义”为基础,部分则以“功能”来定义,在标准上不统一,导致结果不一致。例如,以“名词”为指具体或抽象事物的词,是从意义出发;以“副词”为修饰动词的词,则又从功能出发。比如英语中,home(家)在he goes home(他回家去)中修饰动词goes,从语法功能上说是副词,但人们仍从它仍旧是 “命名词”,可见其混乱。

二十世纪的语言学家试图与这种传统绝裂,以求确定更适合某一语言的词类范畴,并使划分标准更为一致。一些语法学家把传统的术语拿过来,重新给它们下定义,同时补充一些必要的新术语;另一些人则完全抛弃传统术语,创造新的名称以防混淆,甚至采取给词类编号的作法[4]。极度形式化的定义如转换生成语法中的定义,根据句子深层语法中的成分结构给词标出范畴,凡是可以在句子中起相同成分作用的词均作为同一类别。[3]

汉语划分词类的观点编辑

汉语语言学界在1930年代时提出了关于如何划分词类的问题。学界有以下观点:[5]

  • “依句辨品,离句无品”(黎锦熙)
  • “汉语无词类”(高名凯)
  • “分布”词类观(朱德熙)
  • “表述功能”词类观(郭锐)
  • “名动形层层包含”词类观(沈家煊)

比较一致的结论是:汉语有自己的词类;不能单纯以意义为标准区分词类。有的学者认为意义是标准之一,有的认为只是参考而不能作为依据,但都同意最重要的标准是形式上的(如句法功能和形态变化)。[來源請求]

划分标准编辑

划分词类的依据包括形态、意义和词的语法功能,三者合称词性。就汉语来说,语法功能是主要依据,形态和意义是参考依据。这三者的重要性在不同语言中各不相同,在词的形态变化丰富的印欧语里,划分词类主要凭词的形态标记,虚词无词类形态标记和功能[6]可言,只好凭语法意义。[7]

形态编辑

这在屈折语黏着语等语言中非常常见。如英语中,名词可以加“-s”变成复数形式、加“-'s”变成所有格形式,动词可以加“-ing”变成现在分词、加“-ed”变成过去式过去分词

形态标准不具有普遍性,只适合分析形态发达的语言。

意义编辑

语法特征相同的词,在词汇意义上往往有共同点,因此词义可以做为词类划分的参考,不能不顾词义或者完全脱离词义;但不能说词汇意义共通的词,其语法特征相同,因此词义不能做为划分词类的标准。

比如汉语中的“重”和“聪明”都是形容词;但是在西非的伊博语(Igbo)中,“重”属于动词,而“聪明”属于名词[8]

语法功能编辑

又叫词的分布功能,主要指实词在与距离充当句法成分的能力,还包括词语词之间的组合能力。功能标准在全世界语言中更具有覆盖力[9]。从表面上看,有形态的语言常常根据形态确定词类,但是形态变化从根本上说是反映功能分布的形式标签;所以从本质上讲,也是根据句法功能来分类。

句法编辑

指词能否充当句子成分以及充当何种句子成分的情况。如汉语中实词、虚词的区分就主要是根据能否充当句子成分这条标准。又如英语中只有名词和代词可以以原形单独做主语和宾语。

结合能力编辑

指词和其他词汇组合成词组的情况,这包括实词和虚词。实词与另一类实词的组合能力,包括这一类能不能和另一类组合,用什么方式组合,组合后发生什么关系等。如汉语和英语中,形容词的前面常常能加“很、太/very, too”等程度副词,而名词和动词前一般不能加。虚词没有作句法成分的功能,但有依附实词表示语法意义的能力。例如“的”用在偏正短语里表示修饰与被修饰的关系,“吗”用在句末表示疑问语气。[7]

综合判断编辑

上述标准一般来说是协调的,所得结果是一致的,但有时候也会出现矛盾,需要综合判断。一般来说,一个词类要有一个必须具备的特征,一些必要的特征,一个不容许的特征,一些可容许的特征。[10]

兼类编辑

兼类是指一种语言中的某一个词经常具备几类词的主要语法特征,可以在一种组合关系中的不同组合位置上出现。兼类的词在甲场合里有甲类词的功能,在乙场合里有乙类词的功能;不是说在同一场合里有甲乙两类词的功能。[11]比如“工作”,可以作名词,如“他的工作”;也可以作动词,如“努力地工作”。

两个同形同音但不同源的词的关系不能称为兼类。比如“春天万物都充满生气”中的“生气”是名词,“他很生气”中的“生气”是形容词,但这两个词只是恰巧同音、同字,根本不是一个词,不属于兼类。

一个词的兼类是固定的、经常的,不是临时的、偶然的。后者称为词类活用。如古代汉语中,“君”是名词,但在“晋灵公不君”中被“不”修饰,临时活用为动词,表示“行君道”。

各种语言的词类编辑

汉语编辑

现代汉语中词类的划分具有层次性。词可分为实词虚词,实词可分为体词谓词等,体词又可分为名词代词等。

英语编辑

传统上,英语中有八个词类:名词、代词、形容词、动词、副词、介词、连词、感叹词。而在更前沿的语法研究中,语法学家们分出了更多、更细的词类,如限定词句首助动词等。

在一些场合的言语中,一些词可以变成其他词性。如“we must look to the hows and not just the whys”(我们必须关注怎么做而不是为什么做)中,副词“how”(怎么)和“why”(为什么)可以像名词一样加上“-s”的屈折变化表示数范畴,也可以做介词宾语。

日语编辑

日语中,有所谓十大品词,其中有一些词类可明显标记出来。如,动词原型是段假名结尾,形容词原型是结尾等。但反过来不成立,并不是所有段假名结尾的词都是动词等。

日语的词性分类也和印欧语系的语言不同。日语中有两类形容词(形容词和形容动词),形态规律不同。形容词能够像动词一样附加时态,而形容动词和名词在很多方面类似。一些变化后的动词反过来也很像形容词。

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黄 & 廖 2017,第7頁.
  2. ^ 叶 & 徐 2010,第100頁.
  3. ^ 3.0 3.1 冯春田、梁苑、杨淑敏. 王力语言学词典. 济南: 山东教育出版社. 1995: 93–95. ISBN 9787532821457. 
  4. ^ 虽然词类只是在一种语言中进行划分,但因为近似的思维和逻辑观念可以跨语言而存在,因此给不同语言中的词类命名为同样的名称是有意义的,有助于语言类型学的研究。
  5. ^ 语言资源观引导下的语言经济研究和语言经济规划 (PDF). 
  6. ^ 即句法功能,专指作句法成分和实词与实词组合的能力,而非“功用、作用、用途“等。
  7. ^ 7.0 7.1 黄 & 廖 2017,第8頁.
  8. ^ (澳)罗伯特·迪克森(Dixon,R. M. W.)著;朱晓农等译. 语言兴衰论.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0: 105. ISBN 9787301170809. 
  9. ^ 岑运强等编. 语言学基础理论. 北京: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 ISBN 9787303034635. 
  10. ^ 周一民. 现代汉语. 北京: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6: 286. ISBN 7303034609. 
  11. ^ 黄 & 廖 2011,第35頁.

参考书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