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素(英語:morpheme[1]词素[2],又称形态素義基,可定义为语言中最小的有意义单位,[3]或者说语言中最小的语音语义结合体(声音和意思的结合体),[4][5]这种定义在汉语中最为常见;也可定义为语言中最小的有意义或语法功能的单位。[6]以汉语为例,“人”、“仿佛”均是语素。语素的长度各异,例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单独一个语素。由一个或多个语素构成,例如“人马”一词中的“人”与“马”是两个语素;语素不一定是词,例如现代汉语中的语素“民”不属于词,不过汉语中的语素大部分是词,具有高度的分析特征。

语素的识别编辑

难点编辑

汉语中语素的识别的难点在于,一些词是否可分为更小的有意义单位。[7](以下的语素定义为最小的有意义单位)

1)一些双/多音节结构包括多少语素不确定,这需要对词源的研究。[7]

含糊、含混、犹豫、麻烦、警察

2)叠音结构包括多少语素不确定。[7]

AA式

  1. 爸爸、爷爷、叔叔、舅舅
  2. 看看、想想、走走
  3. 人人、年年、月月

按照最小的有意义单位这一定义,1类的意义不可分割,如“爸爸”的意思等于“爸”; 2类的“看看”不等同与看,有程度的变化,视为两个语素;3类的“人人”是每人的意思,应视为两个语素。[7]

AAB式:毛毛虫、毛毛雨、蒙蒙亮

ABB式:冷清清、热乎乎、绿油油、红彤彤、慢吞吞

AABB式:1)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2)吃吃喝喝、吵吵闹闹

ABAB式:学习学习、研究研究

替换法编辑

一些语素可以采用替换其中一部分的方法来辨识语素的个数。[8]例如:

蝴蝶

  • ~蝶:彩蝶、黑蝶
  • 蝴~:?

由此可以确认“蝴蝶”和“蝶”都是语素,而“蝴”不是语素。需要注意替换的时候不能改变原有成分的意义,例如,不能用“马车”或“老虎”替换“马虎”。

按音节分类编辑

因為漢語是一字一音节,所以可按照音节的個數,區分成單音節語素、雙音節語素、多音節語素和非音節語素。[5]

單音節語素编辑

由單個音节,即單個漢字組成的語素。例如:天、地、人、中、左、大、了、嗎、哈……等。

雙音節語素编辑

由兩個音节,即兩個漢字組成的語素。例如:蘿蔔、蘇打、蜻蜓、蜘蛛、吩咐、參差、徘徊、芙蓉……等。
部分双音节语素可以独立构成连绵词

多音節語素编辑

由多個音节,即三個以上的漢字所組成的語素。例如:巧克力、奧林匹克、羅曼蒂克、凡士林。

非音節語素编辑

如花(huār)、鳥的「」(兒化音)不算一個音节,所以被歸為非音節語素。

雙音節語素和多音節語素都可以單獨成詞(單純詞),单音节则不一定。

按结构分类编辑

語素依據是否可獨立構詞可分為自由語素规范语素[9]能獨立構詞的為自由語素,否則為规范语素。[10][5]

自由语素/成词语素编辑

自由語素是可以自由構詞的語素。也就是可以单独构成词,也可以和其他语素构成词。例如:

  • 独立构词:好、人、蓝、猫、火、车、hot、dog、land、mine、give、write
  • 两个自由语素组合构词:好人、蓝猫、火车、hotdog、landmine

规范语素/黏着语素/不成词语素/不自由语素编辑

规范语素是不能獨立構詞的语素,必须和自由語素或规范语素自己構成詞。例如:

  • writer 的 -er、active 的 -tive,recieve 的 -ceive。

规范语素包括派生語素和屈折語素。汉语没有屈折变化,所以没有这种区分。

派生語素/衍生语素编辑
与自由語素组合后会构成一个相关的新词,[6]会改变词类或语义。[11]例如un-dead、happy-ness

屈折語素编辑

与自由語素组合后只会构成一个基本意思不变的新词。[a][6][11]例如:read-ing、work-ed、book-s等。现代英语有8个屈折语素,其位置必须出现在派生语素之后。[6]

有些语言没有自由语素,依靠各种派生/屈折变化构词,如意大利语。[11]

按位置分类编辑

语素可按组成词后所处的位置是否固定分类。[8]

定位语素编辑

语素组成词后的位置固定。

  • ~子:桌子、椅子
  • 第~:第一

非定位语素编辑

语素组成词后的位置不固定。

  • 农:农夫、佃农
  • 民:民主、人民

有些定位语素由非定位语素发展而来,如:员,在古汉语中是非定位语素,而在现代汉语中更具定位语素性质,这样的语素被称为“类词缀”。[8]

语素与词根词缀编辑

标准汉语中,词根包括成词语素(猫、狗等)和非定位不成词语素(如:农、民),而定位不成词语素为词缀(如:阿~、~儿、~子、老~、~头、第~)。[10]

而现代英语中,词根即自由语素,词缀即规范语素。

语素与词根词干编辑

词根词干的区别在于词根只能由一个语素组成,而词干可以由多个语素组成。以英語为例,unbreakable 這個词有三個語素:un-(规范语素,表示否定)、break(自由語素,表示破坏)和 -able(规范语素,表示具有可能性),合起来的意思是不可破坏的。[12]其中 break 和 -able 组合表示可破坏的,break是词根,也是词干;un- 和 breakable 组合表示不可破坏的,其中breakable不是词根,是词干。

按意义虚实分类编辑

语素依据是否有实际意义可以分为实语素和虚语素。自由语素大多数是实语素;规范语素可以是实语素,也可以是虚语素。[11]

实语素/自由词根/free root编辑

例如“老人”表示年长的人,这里的“老”表示年长,是实语素。

虚语素/规范词根/bound root编辑

没有实际意义,也不存在任何语法功能的语素。例如“老虎”表示动物—虎,这里的“老”没有实际意义,是虚语素。

而有的语法书按词汇意义和语法意义区分语素的虚实,例如:书,词汇意义是书本,语法意义是名词;吗,只有表疑问的语法意义,没有词汇意义。[4]

剩余语素编辑

剩余语素[13]又称蔓越莓语素(Cranberry morpheme),这是一种没有意义、也不带语法功能的语素,只用来和其他类似的词做区分,[14]仅在一个词中出现。[15]例如:

  • cranberry[b]:cran-没有意义,但能和raspberry、blueberry等词做区分,并且语素 cran- 只出现在 cranberry 这一词中。
  • raspberry

如果按“最小意义单位”作为语素的定义,剩余语素的不被视为一种语素。而语言的发展使非语素变为语素,例如啤酒的啤,最早只用于和红酒、白酒、黄酒等酒区分,但随着生啤、熟啤、黑啤的出现,“啤”成为语素。[8]

语素变体编辑

语素变体是同一个语素的不同发音或书写形式。儿化可以看做是一种语素变体现象。

语素分析编辑

自然语言处理中,语素分析是把一个句子分解为一连串的语素的过程。

杂项编辑

汉语中的单音节词逐渐往双音节词演变,其结果是成词语素逐渐变为不成词语素,比如”民、祖、语、言“,只留在成语等熟语中继续沿用,如“民以食为天”、“数典忘祖”、“三言两语”等。[10]

语素如何组合成词有时会有歧义,比如“非理性主义”,可以认为是 非-理性主义 或 非理性-主义 两种不同组合,分别表示“不是理性主义”和“不理性的主义”;同理可见,unlockable,可以认为是 un-lockable 或 unlock-able,分别表示“不可上锁的”和“可解锁的”。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词”的定义有歧义,例如:花与花-儿、read与read-ing、book与book-s、可以当成不同的词,也可以当成相同词的不同形式。或者可以说与词根组合后不会构成一个新的词位
  2. ^ cran的词源是crane(鹤),蔓越莓的颜色与鹤顶的相似。

引用编辑

  1. ^ 语素 术语在线. termonline.cn. [2022-07-27]. 
  2. ^ 词素 术语在线. termonline.cn. [2022-07-28]. 
  3. ^ 元任 1979,第79頁.
  4. ^ 4.0 4.1 黄 & 廖 2017,第201頁.
  5. ^ 5.0 5.1 5.2 刘 & 庞 1999.
  6. ^ 6.0 6.1 6.2 6.3 Delahunty & Garvey,第76頁.
  7. ^ 7.0 7.1 7.2 7.3 杨 & 陈 2019.
  8. ^ 8.0 8.1 8.2 8.3 张 2019.
  9. ^ Kemmer, Suzanne. Words in English: Structure. [10 April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8-31). 
  10. ^ 10.0 10.1 10.2 黄 & 廖 2017,第202頁.
  11. ^ 11.0 11.1 11.2 11.3 Melinger 2001.
  12. ^ https://www.vocabulary.com/lists/39617
  13. ^ 陆 & 沈 2004,第第二讲頁.
  14. ^ Lexicon of Linguistics. lexicon.hum.uu.nl. [28 July 2022]. 
  15. ^ How Is a Cranberry Morpheme Used in English Grammar?. ThoughtCo. [30 July 2022]. 

参考文献编辑

书籍
论文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