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諸葛璩(?-508年),幼玟琅邪陽都[1][2]南北朝南齊南梁士人

諸葛璩年幼時跟隨徵士關康之學習,廣泛涉獵經史,又師承徵士臧榮緒。臧榮緒寫下《晉書》,稱諸葛璩有揭發惡行的功勞,好像壺遂一樣[1][2]。南齊建武初年,南徐州行事江祀齊明帝舉薦他:「諸葛璩安貧守道,按照《詩經》、《禮記》做事,不曾向地方長官投遞名帖或擔當權貴的食客,如果選任他這位不仕的人,可以揚清厲俗,請徵召他擔任議曹從事。」明帝准許,不過他婉拒了。陳郡謝朓擔任東海太守期間,指示表揚諸葛璩風度氣概,賞賜百斛餉穀。南梁天監年間,太守蕭琛、刺史安成王蕭秀、鄱陽王蕭恢都特別禮遇他;之後他的母親逝世,居喪期內很是瘦弱,蕭恢不斷慰問。服喪完畢,得推舉秀才,他不就[3][4]

諸葛璩個性盡心教誨誘導,年輕學生經常來學習,他的家宅狹小,無法容納所有學生,太守張友為他建造講舍。他為人廉潔,妻子和子女沒有見過他表現喜怒,早晚講授不停,當時的人慢慢尊崇他。天監七年(508年),梁武帝下詔詢問太守王份,王份立刻如實應答,但未及徵用諸葛璩,就在同年於家中去世。他寫下文章二十卷,由門人劉曒收集記錄[5][6]

引用编辑

  1. ^ 1.0 1.1 梁書·卷五十一·列傳第四十五》:諸葛璩字幼玟,琅邪陽都人,世居京口。璩幼事徵士關康之,博涉經史。復師徵士臧榮緒。榮緒著《晉書》,稱璩有發擿之功,方之壺遂。
  2. ^ 2.0 2.1 南史·卷七十六·列傳第六十六》:諸葛璩字幼玫,琅邪陽都人也。世居京口。璩幼事徵士關康之,博涉經史。復師征士臧榮緒,榮緒著晉書,稱璩有發擿之功,方之壺遂。
  3. ^ 《梁書·卷五十一·列傳第四十五》:齊建武初,南徐州行事江祀薦璩於明帝曰:「璩安貧守道,悅《禮》敦《詩》,未嘗投刺邦宰,曳裾府寺,如其簡退,可以揚清厲俗。請辟爲議曹從事。」帝許之,璩辭不去。陳郡謝朓爲東海太守,教曰:「昔長孫東組,降龍丘之節;文舉北輜,高通德之稱。所以激貪立懦,式揚風範。處士諸葛璩,高風所漸,結轍前脩。豈懷珠披褐,韜玉待價?將幽貞獨往,不事王侯者邪?聞事親有啜菽之窶,就養寡藜蒸之給,豈得獨享萬鐘,而忘茲五秉?可餉穀百斛。」天監中,太守蕭琛、刺史安成王秀、鄱陽王恢並禮異焉。璩丁母憂毀瘠,恢累加存問。服闋,舉秀才,不就。
  4. ^ 《南史·卷七十六·列傳第六十六》:齊建武初,南徐州行事江祀薦璩於明帝,言璩安貧守道,悅禮敦詩,如其簡退,可揚清厲俗,請辟為議曹從事。帝許之。璩辭不赴。陳郡謝朓為東海太守,下教揚其風概,餉穀百斛。梁天監中,舉秀才,不就。
  5. ^ 《梁書·卷五十一·列傳第四十五》:璩性勤於誨誘,後生就學者日至,居宅狹陋,無以容之,太守張友爲起講舍。璩處身清正,妻子不見喜慍之色。旦夕孜孜,講誦不輟,時人益以此宗之。七年,高祖敕問太守王份,份卽具以實對,未及徵用,是年卒於家。璩所著文章二十卷,門人劉曒集而錄之。
  6. ^ 《南史·卷七十六·列傳第六十六》:璩性勤於誨誘,後生就學者日至。居宅狹陋,無以容之。太守張友為起講舍。璩處身清正,妻子不見喜慍之色,旦夕孜孜,講誦不輟,時人益以此宗之。卒於家。璩所著文章二十卷,門人劉暾集而錄之。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五十一·列傳第四十五
  • 南史》·卷七十六·列傳第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