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謝幾卿(5世紀-6世紀),陳郡陽夏[1][2]南北朝南齊南梁官員與文學家

謝幾卿是劉宋臨川內史謝靈運的後裔,他自幼思路清晰,獲當時的人稱為神童。後來父親謝超宗因事連坐調職到越州,經過新亭渚,謝幾卿不忍心辭別就跳河,旁人立刻營救才不至溺水。父親去世,他哀傷超過禮儀,服喪完畢後得召補國子生文惠太子親自主考,對祭酒王儉說:「謝幾卿擅長玄理,可以用經義考問。」王儉承旨發問,謝幾卿作答順暢,沒有遲疑,文惠太子大為讚賞。王儉對人說:「謝超宗沒有死啊。」[1][2]長大後的謝幾卿個性好學,涉獵多方面而有文采,從豫章王國常侍起家,遷任車騎法曹行參軍、相國祭酒,外任寧國縣令,入朝補尚書殿中郎、太尉晉安王蕭寶義的主簿。南梁天監初年,他除授征虜將軍鄱陽王蕭恢記室、尚書三公侍郎,不久轉為治書侍御史;以前郎官轉任此官職,都被認為要南行,謝幾卿於是覺得失意多稱病,不理御史台事務,再改任散騎侍郎,累遷中書侍郎國子博士尚書左丞[3][4]

他詳細了解歷史,僕射徐勉一有疑問就會詢問他,然而他不拘小節,隨心行事,沒遵從朝廷法令。曾經因為參與宴會沒有喝醉,在路邊酒館提起車上布條和養馬人對酒,大量路人圍觀,但他處之泰然;之後因為於晚上在官署穿著短褲和門生飲酒免任官職。不久朝廷起用他為國子博士,除授河東太守,未任滿因久病解任;又任職太子率更令,遷轉鎮衛將軍南平王蕭偉長史普通六年(525年),朝廷下詔差遣領軍將軍西昌侯蕭淵藻督導軍隊北伐,謝幾卿上啟請求同行,因此擢升為軍師長史,加威戎將軍。臨行前他和徐勉告別,徐勉說:「以前淮淝之役,你祖先謝玄曾立下大功勞,這次你會如何?」他回答:「你也比你的祖先優勝,我亦不需要愧對祖先。」徐勉默然。之後軍隊在渦陽敗退,他坐事被免官[5][6]

謝幾卿住在白楊石井,在朝中和他友好的人帶酒來喝,賓客滿座;其時尚書左丞庾仲容亦被免官歸鄉,兩人意志相投,肆意放誕,乘搭無帷蓋的車子遊覽郊野,喝醉就拿起樂器唱歌,不理會旁人議論;湘東王蕭繹在荊州鎮守,寫信勸勉謝幾卿。謝幾卿雖然不保持操行,但家門和睦,兄長謝才卿早逝,留下兒子謝藻,他就好好撫養謝藻。謝藻長大,歷任清官公府祭酒、主簿,都是他教導勸誡的結果,獲得世人稱頌。謝幾卿未及提拔就病逝,遺下文集傳世[7][8]

家族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梁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四》:謝幾卿,陳郡陽夏人。曾祖靈運,宋臨川內史;父超宗,齊黃門郎;並有重名於前代。幾卿幼清辯,當世號曰神童。後超宗坐事徙越州,路出新亭渚,幾卿不忍辭訣,遂投赴江流,左右馳救,得不沉溺。及居父憂,哀毀過禮。服闋,召補國子生。齊文惠太子自臨策試,謂祭酒王儉曰:「幾卿本長玄理,今可以經義訪之。」儉承旨發問,幾卿隨事辨對,辭無滯者,文惠大稱賞焉。儉謂人曰:「謝超宗爲不死矣。」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南史·卷十九·列傳第九》:谢晦,字宣明,陈郡阳夏人,晋太常裒之玄孙也。裒子奕、据、安、万、铁,并著名前史。……謝靈運,安西將軍奕之曾孫而方明從子也。祖玄,晉車騎將軍。父瑍,生而不慧,位秘書郎,早亡。……靈運子鳳,坐靈運徙嶺南,早卒。鳳子超宗。……明年,超宗門生王永先又告超宗子才卿死罪二十餘條。……才卿弟幾卿,清辯,時號神童。超宗徙越嶲,詔家人不得相隨。幾卿年八歲,別父于新亭,不勝其慟,遂投于江。超宗命估客數人入水救之,良久湧出,得就岸,瀝耳目口鼻,出水數斗,十餘日乃裁能言。居父憂哀毀過禮。年十二,召補國子生。齊文惠太子自臨策試,謂王儉曰:「幾卿本長玄理,今可以經義訪之。」儉承旨發問,幾卿辯釋無滯,文惠大稱賞焉。儉謂人曰:「謝超宗為不死矣。」
  3. ^ 《梁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四》:旣長好學,博涉有文采。起家豫章王國常侍,累遷車騎法曹行參軍、相國祭酒。出爲寧國令,入補尚書殿中郎、太尉晉安王主簿。天監初,除征虜鄱陽王記室、尚書三公侍郎,尋爲治書侍御史。舊郎官轉爲此職者,世謂爲南奔。幾卿頗失志,多陳疾,臺事略不復理。徙爲散騎侍郎,累遷中書郎、國子博士、尚書左丞。
  4. ^ 《南史·卷十九·列傳第九》:及長,博學有文采。仕齊為大尉晉安王主簿。梁天監中,自尚書三公郎為書侍御史。舊郎官轉為此職者,世謂之南奔。幾卿頗失志,多陳疾,台事略不復理。累遷尚書左丞。
  5. ^ 《梁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四》:幾卿詳悉故實,僕射徐勉每有疑滯,多詢訪之。然性通脫,會意便行,不拘朝憲。嘗預樂游苑宴,不得醉而還,因詣道邊酒壚,停車褰幔,與車前三騶對飲,時觀者如堵,幾卿處之自若。後以在省署,夜著犢鼻褌,與門生登閣道飲酒酣嘑,爲有司糾奏,坐免官。尋起爲國子博士,俄除河東太守,秩未滿,陳疾解。尋除太子率更令,遷鎮衛南平王長史。普通六年,詔遣領軍將軍西昌侯蕭淵藻督衆軍北伐,幾卿啓求行,擢爲軍師長史,加威戎將軍。軍至渦陽退敗,幾卿坐免官。
  6. ^ 《南史·卷十九·列傳第九》:幾卿詳悉故實,僕射徐勉每有凝滯,多詢訪之。然性通脫,會意便行,不拘朝憲。嘗預樂游苑宴,不得醉而還,因詣道邊酒壚,停車褰幔,與車前三騶對飲。時觀者如堵,幾卿處之自若。後以在省署夜著犢鼻褌,與門生登閣道飲酒酣呼,為有司糾奏,坐免。普通六年,詔西昌侯藻督眾軍北侵,幾卿啟求行,擢為藻軍師長史。將行,與僕射徐勉別,勉云:「淮、淝之役,前謝已著奇功,未知今謝何如?」幾卿應聲曰:「已見今徐勝於前徐,後謝何必愧于前謝。」勉默然。軍至渦陽退敗,幾卿坐免官。
  7. ^ 《梁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四》:居宅在白楊石井,朝中交好者載酒從之,賓客滿坐。時左丞庾仲容亦免歸,二人意志相得,並肆情誕縱,或乘露車歷遊郊野,旣醉則執鐸輓歌,不屑物議。湘東王在荊鎮,與書慰勉之。幾卿雖不持檢操,然於家門篤睦。兄才卿早卒,其子藻幼孤,幾卿撫養甚至。及藻成立,歷清官公府祭酒、主簿,皆幾卿獎訓之力也。世以此稱之。幾卿未及序用,病卒。文集行於世。
  8. ^ 《南史·卷十九·列傳第九》:居白楊石井宅,朝中交好者載酒從之,客恒滿坐。時左丞庾仲容亦免歸,二人意相得,並肆情誕縱,或乘露車歷遊郊野,醉則執鐸輓歌,不屑物議。湘東王繹在荊鎮與書慰勉之。後為太子率更令。放達不事容儀。性不容非,與物多忤,有乖己者,輒肆意罵之,退無所言。遷左丞。僕射省嘗議集公卿,幾卿外還,宿醉未醒,取枕高臥,傍若無人。又嘗於閣省裸袒酣飲,及醉小遺,下沾令史,為南司所彈,幾卿亦不介意。轉左光祿長史。卒,文集行於世。幾卿雖不持檢操,然於家門篤睦。兄才卿早卒,子藻幼孤,幾卿撫養甚至。及藻成立,歷清官,皆幾卿獎訓之力也。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四
  • 南史》·卷十九·列傳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