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光达

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大将

许光达(1908年11月19日-1969年6月3日),原名许德华湖南省善化縣人。中国工农红军中国人民解放军主要领导人之一,军事家大將軍銜。许光达被誉为“中国装甲兵之父”。[1]

大将
许光达
许德华
Xu Guangda.jpg
许光达像
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司令员
任期
1950年6月-1969年6月
继任陈宏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1908-11-19)1908年11月19日
 大清湖南省长沙府善化縣
逝世1969年6月3日(1969-06-03)(60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政党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配偶邹靖华
儿女儿子许延滨
女儿许玲玲
母校长沙师范学校
黄埔军校第五期
职业军事家
获奖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八一勋章(1955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独立自由勋章(1955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解放勋章(1955年)
军事背景
效忠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服役国民革命军
中国工农红军
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
服役时间1926 - 1969
军衔PLA dà jiàng Type 55 (Infobox).svg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1955年)
参战第一次国共内战
抗日战争
第二次国共内战

许光达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之后参加红军,曾任红六军17师、红三军8师师长等职,后因重伤赴苏联养病学习。抗日战争期间,在抗日军政大学任教,后任八路军120师独立第2旅旅长。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任晋绥军区第三纵队司令员、西北野战军第3军军长、第一野战军第2兵团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司令员、中国国防部副部长、国防委员会委员。文化大革命期间被迫害致死。1977年6月3日中央军委签发六号文件为其平反。

生平编辑

 
湖南省长沙县黄兴镇的许光达故居

早期革命生涯编辑

 
共产党员许德华(即许光达)的黄埔军校毕业证书。一级文物。现藏军事博物馆。

1908年11月19日,许光达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府东乡萝卜冲,为家中老五,原名许德华。1916年,进入长沙县许家园小学读书,后转入长沙县梨镇第一小学。1921年秋,考入长沙师范学校。1925年,由毛东湖曹典奇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编入第二团炮科十一大队[2]。之后黄埔军校师生随邓演达迁往武昌,次年毕业后到江西九江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直属炮兵营。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爆发。许德华与几位同学赶赴南昌,但错过起义,后追至宁都赶上起义部队,被编入二十五师七十五团三营十一连任三排长,师长为周士第[3]。起义军到达汀州后兵分两路。许德华随二十五师留驻三河坝,跟随朱德,掩护主力进军潮汕。在战役中,许身负重伤,被留于老乡家养伤。伤愈后与廖浩然潮汕寻找部队,后因部队起义失败,他前往上海。1928年,其到皖系柏文蔚部任职三十三军学兵团教育副官[4]。后率众起义失败,返回长沙老家,并与邹靖华结婚。次月,长沙警备队奉何键命令,缉拿许德华,许被迫改名许泛舟,逃亡河北,曾任清河县公安局局长。

1929年,许德华再被通缉,被迫逃往北平,后经廖运周介绍,到无锡皖系独立旅警卫营当排长。此后因偷步枪十余支,逃离警卫营,后改名洛华,进入上海中共中央军事训练班学习。9月,与孙一中一起被派往洪湖苏区从事军事斗争,最终改名许光达。1930年,洪湖地区两支游击队会师,成立红六军孙德清任军长,周逸群任政委,许光达任参谋长[5]。同年7月,红四军与红六军公安会师,组成红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许光达任红六军17师师长。

1931年3月,红二军团奉中央指示缩编为红三军,许光达任八师二十二团团长[6]。同年5月,许光达在对抗国军十余个团合围时,被国军隔断、与主力失去联系,乃率22团向西突围。两月后,率部赴房县与红三军主力会合,改任八师师长。1931年10月,夏曦接任三军政委,部队撤消军、师番号,许光达任25团团长。1932年1月,许光达在率部参加瓦庙集战斗中身负重伤,被送往上海治疗,但因子弹在心脏附近开刀未能取出。1932年5月,被送往苏联学习并治伤,伤愈后在列宁学院中国班学习。1934年底,奉命借调到苏军边防军司令部,派往新疆调解盛世才马仲英的冲突[7]

1936年8月,为创建红军的特种兵部队培养人才,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列宁学院东方大学选调许光达、李国华孙三刘大祥蒋泽民李林等40余人,成立东方大学军事训练队坦克技术学习班,许光达担任副班主任兼学员党支部书记。该学习班对外称东方大学坦克特种兵学习分部,位于莫斯科东南约10公里的一所沙俄别墅内,教学工作由外号“大皮袄”的苏军克林莫夫少将主持。学员按文化程度分为两个班次,学习的课程主要分战术和技术两部分。战术课内容主要为坦克分队及步兵师、团的攻防作战,技术课内容包括坦克的构造、驾驶、射击、通信等,重点速成坦克驾驶和坦克分队战术,一般上午以室内授课为主,下午自习或以班为单位到汽车和坦克上实习操作。第一辆用作教学的坦克是T-26坦克,而后又增调两辆的英制维克斯Mk.II中型坦克以提高学习效果。理论讲解完毕后,先在教室外的空地上由辅导员手把手地教学员驾驶坦克,每个动作都做到准确熟练,然后分批到苏军坦克部队的教练场进行越野、越障等训练,并在射击场进行原地和行进短停间对固定目标的射击训练,其中少数学员进行火炮的实弹射击,多数学员以并列机枪代替。这批学习坦克专业的人自1937年11月起经新疆迪化返回延安。许光达任抗日军政大学训练部长。

抗日战争及二次国共内战编辑

 
1948年2月,许光达(右)等在宜川、瓦子街战役时,在前沿阵地察看地形。

1938年以后,许光达任抗日军政大学教育长、第三分校校长[8]。1941年,调任中央军委参谋部部长,兼延安卫戍司令、防空、交通司令。后调中央情报部一室主任。1942年春,到晋绥军区第二分区任司令员兼120师独立第2旅旅长,驻山西保德[9]。1945年8月,许光达任雁门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为吕正操[10],随后指挥北线部队向平绥线进攻,并率独二旅攻占清水河、率三十六团占领和林格尔,击溃马占山的东北挺进军第五师,占领凉城新堂。之后与傅作义的部队交战,并歼灭国民党暂十七师第一团。9月,部队南下大同,攻占口泉煤矿,随后许光达率独二旅北上商都,参加绥远战役

1946年2月,奉命参加军事调处执行小组,奔赴大同太原沈阳抚顺等地执行军事调处任务。同年11月,成立第三纵队,下辖独二旅、独三旅、独五旅。许光达任纵队司令员,孙志远任政委。1947年8月,奉命率三纵队西渡黄河,归西北野战军建制[11],参加攻击榆林战役、攻克高家堡,随后掩护中央,执行乌龙铺战斗[8]。随后参与延长延川清涧战役。1948年2月,率部参加宜川瓦子街战役,歼灭国军刘戡主力。4月,率部参加黄龙山战役,围攻洛川,之后再次占领延安。8月,率部参加澄郃阳战役。10月,指挥荔北战役。11月,率部参加冬季战役,与二纵、六纵组成左翼兵团,东渡洛河,全歼国军七十六军。

1949年2月1日,西北野战军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三纵整编为第三军,许光达任军长[12]。7月,中共部队开始全面进攻,三军,四军、六军组成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许光达任兵团司令员,王世泰任政委[13]。同年7月7日,许光达率二兵团参加扶郿战役,攻占扶风宝鸡凤翔。8月12日,参加兰州战役,并于月底攻占兰州[8]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编辑

1950年4月,许光达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开始组建装甲兵的各项工作[14],并着手研究新型国产式坦克(包括59式坦克62式轻型坦克等)[15]。同年9月,许光达兼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战车学校校长。1951年1月,到朝鲜战争前线考察,回国后,组织中国人民志愿军后续坦克部队入朝作战。1955年9月,许光达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荣膺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6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共中央委员[16]。1959年9月,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副部长。

1967年,康生林彪诬陷贺龙搞“二月兵变”,把许光达也冠以“兵变总参谋长”的罪名。1967年1月16日,造反派抄了许光达的家,并将他非法关押。1969年6月,许光达在经历十八个月审讯、迫害下去世,享年61岁[17]。1977年6月3日,中央军委签发六号文件为其平反。

逸事与评价编辑

1955年,许光达得知自己被授予大将军衔之后,曾多次上书毛泽东贺龙中央军委领导人,要求将军衔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

中央军委对此高度评价,但没有同意其请求。后来许光达在其夫人建议下不再申请降军衔,转而提出将行政级别降为5级(按当时规定,解放军大将行政级别通常为4级),获中央军委批准。从而成为10名解放军大将中唯一行政5级的。此外,由于许光达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部队改造做出的杰出贡献,他也被称为“中国装甲兵之父”[14]

家庭编辑

许光达独子许延滨,1939年5月出生,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2军坦克2师师长、装甲兵指挥学院副院长、装甲工程学院副院长。少将军衔。现任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工程应用研究中心顾问[18]

纪念地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蒋志斌. 长沙县:弘扬革命传承,做好故居修缮. 星沙时报. 2018. 
  2. ^ 杨艳. 许光达的黄埔军校五期毕业照. 人民网. 2008年11月6日 [2010-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17) (中文(简体)‎). 
  3. ^ 陈荣华. 中国革命史手册.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1986: 307. 
  4. ^ 王永均. 黄埔军校三百名将传. 广西人民出版社. 1989: 173. 
  5. ^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编写组.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第一卷. 军事科学出版社. 2010: 131. ISBN 978-7-80237-381-5. 
  6. ^ 范济国. 中国革命史人物传略. 武汉: 湖北教育出版社. 1987: 86 (中文(简体)‎). 
  7. ^ 王嘉翔. 大将许光达.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88: 177 (中文(简体)‎). 
  8. ^ 8.0 8.1 8.2 8.3 8.4 欧阳青. 大授衔:1955共和国将帅授衔档案. 北京: 长城出版社. 2011年: 306–311. ISBN 9787548300588 (中文(简体)‎). 
  9. ^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编写组.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第二卷. 军事科学出版社. 2010: 243. ISBN 978-7-80237-381-5. 
  10. ^ 张明金、刘立勤. 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的200个军区. 北京: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10: 194. ISBN 978-7-5033-2252-5 (中文(简体)‎). 
  11. ^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战史》编审委员会.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战史.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95: 78. ISBN 978-7-5065-5402-2 (中文(简体)‎). 
  12. ^ 张明金赵功德. 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的70个军. 北京市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40号: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06: 138. ISBN 978-7-5033-1940-2 (中文(简体)‎). 
  13. ^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编写组.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第三卷. 军事科学出版社. 2010: 323. ISBN 978-7-80237-381-5 (中文(简体)‎). 
  14. ^ 14.0 14.1 何立波. “中国装甲兵之父”许光达与军事教育的不解之缘. 人民网(转自《湘潮》). 2010年3月24日 [2010年6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4月29日) (中文(简体)‎). 
  15. ^ 共产党人自身的明镜——许光达大将.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08-11-15 [201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12) (中文(简体)‎). 
  16. ^ 雷秀珍 编著. 中国共产党党史人物介绍.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991: 43. ISBN 978-7-300-01040-3 (中文(简体)‎). 
  17. ^ 李意根. 大将许光达的“文革”岁月. 凤凰网(转自人民网). 2008年6月17日 [201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16) (中文(简体)‎). 
  18. ^ 董振霞. 许光达之子——许延滨:“父亲用‘冷漠’温暖我”. 老同志之友. 2011, (2) [2015-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6)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