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謝太寶博士(Dr Chia Thye Poh;1941年)是新加坡政治犯,因為涉嫌进行反政府的亲共活动,在《新加坡内部安全法英语Internal Security Act (Singapore)》下被扣留,在未經由提控或者审判的情况下,被监禁23年,随后被軟禁9年——先是被禁闭在圣淘沙,后來限制其住址、就业权、旅行权以及行使政治权利。他被扣留前曾經担任教师大学物理學助理教授、社会主义活动家以及新加坡国会议员。[3]获释后,他担任博士生口译人員。

谢太宝
Chia Thye Poh
新加坡国会议员
任期
1963年[1][2]-1966年10月[3]
前任 曹煜英
继任 何家良
选区 裕廊
个人资料
出生 1941年
新加坡
政党 社会主义阵线

謝太寶于1997年前往德国旅行,最晚至2000年時還訪問過荷兰。他在发展经济学的博士论文于2006年完成。

早年生涯编辑

谢太宝于南洋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短暂时间担任中学教师,然后在南洋大学当助教。[3]

政治生涯编辑

1963年,谢太宝代替被新加坡政府逮捕的党员,代表社会主义阵线当选裕廊选区英语Jurong Single Member Constituency立法议员。[1][2][4]任內還在大学兼任物理學教授。

1966年4月24日,他向马来西亚劳工党霹靂州分部发表政治演讲,因而被永久禁止入境马来西亚。[4]

 
旧新加坡国会大厦英语Old Parliament House, Singapore社会主义阵线1966年政治斗争的示威地点之一。

1966年7月,他因在党中文报发布“煽动性的文章”而被定罪。[5]同月,他与25人参与示威,抗议美国卷入越南战争,导致与警方公开对抗,被控非法集会[6][7]值得注意的是,他活跃于和平活動,呼吁美方停止1960年代在越戰中对中南半島进行的轰炸。[3]

1966年10月初,谢太宝与其他8名社会主义阵线议员對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脱离马来西亚的决定表達抗議,並杯葛国会。[8]这是社阵抗议政府的“不民主行为”[9]的策略,将与行动党之間的斗争带出国会以外。[9]他表示,斗争的方式将是“上街示威、抗议会议以及罢工”。[10]

1966年10月8日,他率领30名支持者非法游行到国会大厦英语Old Parliament House, Singapore,将一封信递交给国会秘书,要求大选必須在達到八個先決條件後才能進行,當中包括釋放所有政治拘留犯,以及废除所有“不民主”法律。[9]

入狱编辑

1966年10月29日,[11]谢太宝和其他22名社阵领导人在内部安全法英语Internal Security Act (Singapore)之下被捕。[8]政府发出的官方声明中,称社阵试图在国会外激起大规模斗争,使新加坡陷入不稳定状态。这一轮逮捕行动是政府进行的的第二轮,第一次是1963年的冷藏行动。谢因为组织和领导10月8日的街头游行,特别被拘留。[9]

其他被扣留者各自签署承诺放弃暴力及与马来亚共产党终止关系的文件后陆续获得释放。[9]然而,他因为认为这么做将意味着自己与马共有关联,而斷然拒簽。他说:“放弃暴力就是说你曾经提倡过暴力。如果我签署了该声明的话,我不会过得安宁。”[4]因此,不经起诉或审讯的情况下,谢太宝失去了长达32年的自由,成为全世界服刑最长的政治犯之一。而与谢太宝相比,纳尔逊·曼德拉是在经过审判的情况下,叛国、破坏及其他政治罪行英语Political crime成立,被监禁长达27年。[3]

因为无法出示出生证证明自己在新加坡出生,他于1968年2月丧失新加坡公民权。1968年8月,他收到驱逐令,在女皇镇监狱的拘留所“等待驱逐”,直到1976年,驱逐令被取消,同年6月,他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收到全新的拘留令。[6]

入狱时期,谢太宝有很長一段時間在怀特里路(Whitley Road)的拘留中心被单独囚禁英语Solitary confinement[6]1978年末,國際特赦組織证实他被拘留在位于樟宜監獄的明月湾(Moon Crescent)拘留中心。[6]

1982年,他出了监狱,被关进政府的中途宿舍英语Halfway house[12]

1985年,新加坡政府声称,谢太宝被扣留的目的与他是马共党员的指控有关联,意味着他愿意参与反新加坡的政治暴力和恐怖主义。[3]

禁闭圣淘沙编辑

 
新加坡圣淘沙岛的位置(以红色标记)

谢太宝在新加坡本岛不经提控和审判的情况下,被监禁23年,于1989年5月17日获释,[9]软禁圣淘沙一间保安室,[4]需自费缴付租金及购买粮食,假借“自由”人的名义。由于他身上没钱,政府建议他接下岛上西部的西乐索炮台英语Fort Siloso的助理馆长的工作。他拒绝了提议,他知道这份工作是政府公务员的职位,他可能在未经官方批准之下,不准与媒体对话。[3][4]于是,他与政府协调,安排他到圣淘沙发展局英语Sentosa Development Corporation担任自由译员。大约在那个时候,他对自己持续被扣留的情况以及新加坡总体的政治文化发表如下言论:[13]

最终释放编辑

1990年,政府放宽了对谢太宝的一些限制。[4]谢表示,1980年代中期,西德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的代表[14]曾经为谢太宝请求新加坡政府软化对谢的立场。[4]

1992年,谢太宝获准回到本岛探望双亲,[3]但是旅游权以及参与活动等权利仍受限制。

1997年11月,政府进一步放宽对谢太宝的限制,准许他接受德国政府汉堡基金会颁发给被政治迫害者的奖学金。他随后在汉堡花了一年的时间学习经济、政治及德语。[3][15]他也获准无需先前向新加坡内部安全局局长征求批准更换住址并寻找工作。[4]

1998年8月,谢太宝在新加坡接受了前列腺手术。[4]

1998年11月,据报道谢太宝的收入来自自由译员的工作。[4]

1998年11月27日,政府完全取消对谢太宝实行的限制。[4][12]因此,谢太宝正式恢复公开发表声明、召开公众集会以及参与政治活动的权利。[4]他随即呼吁政府废除内部安全法,[14]表示他有意参与政治活动。[4][16]

释放后编辑

2000年末,谢太宝正在海牙社会科学国际学院英语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al Studies争取发展学英语Development studies硕士学位,预计同年12月完成学业,回到新加坡。[17]

2006年,他的博士论文的监督完毕,获授予博士学位。[18][19]

谢太宝在2008年3月版社会科学国际学院的职员个人资料称其为“蘇利南公共行政碩士管治项目助理”。

2011年末,谢太宝在吉隆坡获得林連玉精神奖。[19][20][21]

著作编辑

  • Transplanted or Endogenized? FDI and Industrial Upgrading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Case study of Indonesia (2006), Shaker Publishing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1.0 1.1 1963 Legislative Assembly Election Results [1963年立法议会选举结果]. Elections Department Singapore. [2013-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6) (英语). 
  2. 2.0 2.1 Singapore Legislative Assembly General Election 1963 - Jurong [1963年新加坡立法议会大选结果—裕廊选区]. Singapore Elections. [2013-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5) (英语). 
  3.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Ang, Hiok Ga. Chia Thye Poh: Spirit of Asia's Mandela [谢太宝:亚洲曼德拉精神] (转载). Singapore Window (Malaysiakini). 2000-10-14 [2013-12-12] (英语). 
  4.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Barry Porter. Singapore's gentle revolutionary (转载). Singapore Window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98-11-30 [2013-12-12] (英语). 
  5. Seow, Francis T. The Media Enthralled: Singapore Revisited.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1998: 130. ISBN 1555877796 (英语). 
  6. 6.0 6.1 6.2 6.3 Report of an Amnesty International Mission to Singapore, 30 November to 5 December 1978. Amnesty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1980. ISBN 0-86210-002-X. 
  7. 海峡时报》,1966年10月26日
  8. 8.0 8.1 Looking Back. Asiaweek. 2000-12-01, 26 (47). 
  9. 9.0 9.1 9.2 9.3 9.4 9.5 Hussin Mutalib. Parties and Politics: A Study of Opposition Parties and the PAP in Singapore. Singapore: Eastern Universities Press. 2003: 70, 106–107. ISBN 981-210-211-6. 
  10. 《Plebeian》(社会主义阵线党报),1966年10月8日
  11. Ministry refutes Chia Thye Poh's claim that he was never under any communist party and that he was merely performing duties as a MP [内政部对谢太宝声称从未属任何共产党,只是履行议员的义务进行反驳] (新闻稿). Ministry of Home Affairs. 1998-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13) (英语). 
  12. 12.0 12.1 Restriction on Chia Thye Poh lapse [终止对谢太宝的限制] (新闻稿). Ministry of Home Affairs. 1998-11-26 (英语). [失效連結]
  13. Gomez, James; Chua, Susan. Chia Thye Poh - The Man Himself [谢太宝本人] (转载). Think Centre (PHILOTIN(新加坡国立大学哲学会刊物)). 2000-12-07, (2): 4 (1989年8月) [2013-12-18] (英语). 
  14. 14.0 14.1 Security act must go, says victim of 32-year ordeal [失去32年自由,立志废除内安法] (转载). Singapore Window (Deutsche Presse-Agentur). 1998-11-28 [2013-12-18] (英语). 
  15. Ex-detainee Chia Thye Poh muzzled for trip [前拘留犯获准出国] (转载). Singapore Windows (Associated Press). 1997-07-19 [2013-12-18] (英语). 
  16. Chia Thye Poh a free man [谢太宝重获自由]. 海峡时报. 1998-11-27 (英语). 
  17. Chia Thye Poh: Return to Singapore [谢太宝将回国]. Think Centre. Amnesty International-Canada. 2000-12-20 [2013-12-18] (英语). 
  18. ISS Alumnus Wins Prestigious Award [社会科学国际学院校友荣获名望奖]. Institute of Social Studies. 2012-01-19 [2013-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19) (英语). 
  19. 19.0 19.1 Chia Thye Poh receives award [谢太宝获奖]. 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2011-12-03 (2011-12-01) [2013-12-18] (英语). 
  20. Chua, Alvin. Chia Thye Poh. Singapore Infopedia. National Library Board. [2013-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3) (英语). 
  21. Dr Chia Thye Poh (视频). YouTube. 2011-12-21 [2013-12-18]. 

外部链接编辑

議會席位
前任:
曹煜英
新加坡裕廊选区立法议员
1963年—1965年
已废止
新选区 新加坡裕廊选区国会议员
1965年—1966年
繼任:
何家良